M虛弱的躺在沙發上相當狼狽,像是被蹂躪過後的破抹布被扔在一旁。
 
  來一發沒問題,就算是男男也沒關係,要生孩子也行,魅魔是雌雄同體可以隨時切換器官。
 
  不過--
 
  要用男人的身體生出八個月大的嬰兒,這根本是要他死。
 
  對新生惡魔來說,生小孩是相當消耗生命力和力量的事情,因為他們生的孩子基本上沒有生命,純粹是惡魔用力量所製造的分靈體,大概就是折斷一隻手,用那隻手捏造出小孩的模樣。
 
  根據小孩的年齡需要的力量有所不同,現在的M最大極限就是八個月大的嬰兒,那孩子一生下來M就虛弱到連說話都沒辦法,而且視力變得很模糊,只能看見光源變化,剩下的都是糊糊的色塊。
 
  「真的生出來了耶,好厲害!是男孩子呢。」寧理事跟幸亞在吧檯邊喝咖啡。
 
  兩個人類對於這種不合理的現象非常習慣,甚至沒把快死的M放在眼裡,開心的談論著二次創作和如何使喚惡魔做更多事情。
 
  幸亞確認寧理事是同類後,也把S介紹給寧理事認識,未來想要奴役惡魔的計畫自然也是告知寧理事。
 
  金德斯抱著孩子表情相當嚴肅,但他不敢插嘴多說什麼,就怕自己會變得跟M一樣。
 
  就算知道幸亞瘋狂的計畫,金德斯也無法阻止,況且他也不認為幸亞有辦法透過寧理事控制他。
 
  令他最不安的是,原本願望的單純的寧理事,現在已經變成心思複雜的女人。
 
  幸亞所謂的『同類』,不是在找性偏離(paraphilia)的人,而是有骯髒心靈的變態。
 
  他們不把惡魔當作生命看待,利用惡魔達成在人類世界中無法辦到的慾望。
 
  假使今天他們在路邊綁架一個男人,並且逼他生小孩,這就牽扯到法律和道德問題。
 
  但現在,他們凌辱的對象是一個當今社會完全不承認的存在,所以這沒有犯法、沒有道德問題。
 
  對他們來說虐待惡魔的行為,就像在家看A片腦補劇情一樣,這不構成犯罪。
 
  大家都是成年人,有正常工作也沒侵犯他人權利,只是在家裡玩惡魔而已,沒問題的。
 
  我們都是守法的社會人喔!為了世界正義正在和惡魔對抗呢!
 
  到底,誰才是惡魔?
 
  金德斯越想越不對勁,此時的他有一種不妙的預感,如果不快點跟寧理事解約的話,搞不好會比M還慘。
 
  「親愛的,那個孩子可以處理掉了。」寧理事喝著咖啡,像是在叫下人出去丟垃圾的貴婦,「還以為惡魔會生出什麼,結果是普通的嬰兒啊。」
 
  「處理是指……」
 
  「啊、丟垃圾桶會被人說閒話的,你可以現在吃乾淨嗎?」
 
  「可以。」
 
  要吃掉別的惡魔的力量金德斯非常樂意,但他覺得寧理事變了,自從跟幸亞對話過後,就好像變得更成熟?他無法用更精準的句子形容,總之現在的寧理事已經不是過去活在粉色泡泡裡的少女。
 
  把嬰兒吃乾淨後,金德斯想要提出解約卻被S打斷。
 
  「寧理事,您現在是不是有更遠大的夢想呢?」S咧嘴而笑,雖然是在問寧理事話,但卻看著金德斯。
 
  「是呀,看過令人興奮的場景,就會想看更刺激的畫面。」寧理事扶著下顎感嘆,如果有更多元的配對能看那該有多好,可是現在M快死了,又沒辦法抓其他惡魔。
 
  「來合作吧,寧理事。」幸亞友善的伸出手,露出手背上的藍雪花,「我們的計畫需要龐大的財力和值得信賴的夥伴,因此我第一個找上您,因為您不但有錢更有才華,我們不會讓您失望的。」
 
  「唉呀!亞真是會說話,不過合作也是要付出代價的吧。」
 
  「是的,不瞞您說,我希望您讓金總裁成為我的奴隸,作為素材讓我目前的惡魔提升等級,這是為了之後捕捉其他惡魔的必要準備。」幸亞毫不忌諱的說出目的。
 
  寧理事側過臉看著金德斯,稍微想了幾秒後回答:「這樣放手太無趣了,親愛的你和亞玩個遊戲吧!你贏了我們就回到以前的關係,但亞贏了,我會毫不猶豫的放棄你。」
 
  「了解。」
 
  金德斯鬆了口氣,還好寧理事沒有殘忍到直接放生,對於玩遊戲他可是很有自信。
 
  過去人類常玩的賭博、下棋、競賽他都玩過,而且知道出老千的方法絕對能贏。
 
  「老婆,你覺得我們該玩什麼?」幸亞先諮詢S的意見,他知道惡魔很會耍手段,普通的遊戲是絕對贏不了惡魔的,為了安全起見先跟S討論一下。
 
  「我剛剛用讀心術讀了寧理事的腦子,他好像對蜚蠊很有興趣。」S歪著頭想要探索更多資訊,但覺醒的寧理事心理狀況非常堅強,沒辦法看到他與蜚蠊的關係。
 
  「還以為大家都會討厭那種東西,不過寧理事家太乾淨了,要去哪裡找蜚蠊?」
 
  「我可以召喚一大堆喔!如果那是幸亞的願望,我會努力達成。」
 
  幸亞放心的點點頭,老婆果然還是最強的,但就算知道寧理事對蜚蠊有興趣,還是不知道該怎麼玩跟蜚蠊有關的遊戲,而且是要絕對沒辦法讓對方出老千的類型。
 
  咚!
 
  S召喚出一個大浴缸,裡面裝滿各種品種的蜚蠊。
 
  「啊啊啊!好噁!」寧理事的反應如同多數人,嚇得起雞皮疙瘩躲到幸亞背後。
 
  奇怪,寧理事不是喜歡蜚蠊嗎?幸亞摸著下巴想了想,看著M又看看金德斯。
 
  如果寧理事是『同類』,那麼他喜歡的應該不是單純的蜚蠊,而是跟蜚蠊有關的事物。
 
  「來一場賭局如何?」幸亞抱起M,感覺到他體重變得異常輕盈,好像快消失了,但幸亞沒因此動搖,「我賭你無法泡在浴缸裡五分鐘,但M可以。」
 
  「什麼?你的意思是我會怕小蟲嗎?」金德斯覺得自己被看扁有點不爽,「要泡就來吧!」
 
  M基本上快回天乏術,現在被丟進充滿蜚蠊的浴缸根本不算什麼,搞不好泡一泡就解脫了也說不定。
 
  被放進浴缸左側,數隻蜚蠊簇擁而上,還爬進M的口中和耳朵裡,神奇的是M一點感覺都沒有,知道這是蜚蠊,能感覺到他們小腳磨蹭肌膜的觸感,不過就像吸呼那樣平常。
 
  M生無可戀的靠在浴缸上,雖然惡魔本來就不會討厭骯髒的東西,但也不至於無感成這樣。
 
  啊啊、我果然快不行啦……
 
  看到M的模樣,金德斯嘲諷的冷笑著,認為幸亞提出的遊戲一點意義都沒有,惡魔對人間的事物基本上都無感,除非是特別的力量,否則小蟲子什麼的根本沒影響。
 
  只要泡在浴缸裡十分鐘,就能結束這場鬧劇,他會贏回寧理事,也能將幸亞和他的惡魔吞入腹中。
 
  金德斯扶著浴缸正要進去,忽然一陣暈眩,胃裡感到脹熱奔騰令他作嘔。
 
  盯著浴缸裡密密麻麻的蟲子,原本應該無感的他瞬間頭皮發麻。
 
  噁心、厭惡、嫌棄、逃離等複雜情緒灌進腦子中,身體無法克制的往後退,就算蟲子離開視線但光聽見沙沙沙的聲響,那不舒服的感覺依舊徘徊不去。
 
  這、這難道是--
 
  金德斯錯愕地看著寧理事,他貼在幸亞背後雙眼空洞地盯著浴缸,嘴角不斷上揚似笑非笑,那嬌小的身子不斷扭動摩擦著幸亞厚實的背部。
 
  寧理事生理上極度排斥骯髒的蜚蠊,卻會因為有人遭受蜚蠊之苦而覺得興奮。
 
  「嗚嘔噁噁!」金德斯跪在浴缸旁乾嘔,他現在所有的感受都源自於寧理事,這種強烈排斥感交融著讓人心跳加速的亢奮,錯綜複雜的資訊使他無法負荷。
 
  M遲遲等不到金德斯泡浸來,四處張望幾秒後才想起自己弱視的狀態,放棄尋找對手的身影,M靠著浴缸仰起臉等待時間過。
 
  就在此時,一雙溫暖的手捧著他的臉。
 
  「你這個樣子,我不討厭呢。」幸亞貼近M,就算蟲子爬到他身上也不在意,「不過就是蜚蠊而已,沒什麼好怕的對吧。」
 
  M這時才發現自己無感的原因,並不是自己變弱,而是幸亞對蜚蠊一點感覺都沒有,他確實也覺得蜚蠊很噁心,不過這坨蜚蠊是S召喚出來的,也就是說那些蟲身體富含S的力量。
 
  「因為是老婆召喚出來的,所以也愛這些蟲嗎?」M抽著嘴角傻笑。
 
  「正確答案。」幸亞輕柔著淡藍色長髮愜意的笑了笑,接著進到浴缸裡抱著M說,「就讓我們沐浴在宋琴芝的力量之中吧!整缸滿滿的都是宋琴芝呀!」
 
  就算老婆變成蟑螂也會愛他,幸亞真的是瘋子。
 
  M靠在幸亞身上,雖然看不見幸亞的表情,但從他胸口的起伏變化能知道幸亞終於興奮了,雖然沒有寧理事那樣誇張的色氣,不過幸亞確實散發著讓人飢渴難耐的氣味。
 
  這對魅魔來說十分致命,比起隨時都能吞噬的色氣,幸亞散發的是比色氣還要醇厚的物質。
 
  「亞!你竟然、竟然……」寧理事癱軟在吧檯邊表情極度扭曲,覺得很噁的同時又想著下流的畫面,他不知道幸亞正在享受『泡在老婆中』的體感,誤以為幸亞在跟自己的奴隸玩蜚蠊PLAY。
 
  「寧理事,要不要一起來泡澡呢?」幸亞摸摸懷裡的M。
 
  「嘔嘔嘔--」金德斯把胃酸吐了出來。
 
  寧理事厭惡蜚蠊的程度已經突破天際,然而更讓他感到噁心的是,他要在充滿蜚蠊的浴缸裡跟兩個男人泡澡。
 
  太不要臉了!好討厭!不是的!我不要那樣、那種事情怎麼能做!
 
  我真正想要的是……
 
  寧理事的唾液沿著唇邊流出,他像條狗一樣朝浴缸爬去,大口大口喘著氣攀在旁邊,「我其實……很想看某人被蜚蠊侵犯的模樣,嘿嘿。」
 
  「您可以下命令啊。」幸亞撇了一眼金德斯,抓起一把蜚蠊往M嘴裡塞,「傲慢又自戀的傢伙,被骯髒的蜚蠊侵犯,那落魄悽慘的模樣您能想像嗎?蜚蠊充斥在他的口耳鼻中,吸到的空氣都有滿滿的蜚蠊,多麼令人作嘔窒息呀。」
 
  「小、小寧不可以,不要去想--」
 
  「嗯啊啊啊!太棒了親愛的!」寧理事發出淫蕩的呻吟,雙手十指快速扭動,大腿不斷夾擠摩擦像是有什麼要出來似的,「我想看!我想看那墮落頹喪的模樣啊!原本高傲目中無人的大總裁,被蜚蠊狠狠玩弄的樣子!」
 
  「我……」
 
  「做不到嗎?」幸亞扳起M的大腿,露出他腿上的藍雪花,用力揉捏的那個圖樣,幸亞的露出惡意的微笑說:「那就成為我的奴隸吧。」
 
  「親愛的!快點!快點做啊!」
 
  「金總裁你怎麼了?根據設定你應該沒這麼優柔寡斷吧。」
 
  「你不是說會實現我許的願望嗎?那快點讓蜚蠊侵犯你呀!」
 
  「就這麼害怕蜚蠊嗎?怕到要違抗寧理事的命令?」
 
  「親愛的!你到底在猶豫什麼?」
 
  「我會拜託老婆溫柔對待你,所以快點進來。」
 
  「親愛的--」
 
  「金總裁--」
 
  「閉嘴!你們這群該死的神經病!」金德斯失控地大吼。
 
  在寧理事和幸亞的逼迫下,金德斯第一次知道什麼叫做恐懼,他決定不再猶豫,想要馬上斷開與寧理事的契約,正要這麼做時,S突然像兇猛的獅子撲過來壓倒金德斯。
 
  S猙獰的笑著,掐住金德斯說道,「時間--到了,你輸囉。」
 
  「啊啊啊啊!」金德斯身上也出現複雜花紋,幾秒後一朵藍雪花在他的後頸綻放。
 
  金德斯成為幸亞的奴隸,並且被S關進『房間』裡,同時浴缸和蜚蠊也消失了。
 
  S揉揉手捏出一塊粉色結晶,那是變成素材的金德斯,將水晶交給幸亞,告訴幸亞只要把水晶放在惡魔口中,就等於是讓惡魔進食力量的意思,這個動作必須由主人來執行才有效果。
 
  幸亞用拇指撬開M的嘴,把水晶塞到他口中,沒過多久M就恢復以往的氣色,而且好像變得比之前更強了一點。
 
  「主、主人?」M受寵若驚,還以為自己被用完就會被丟棄,沒想到幸亞拿到水晶第一個先給他。
 
  「嘖!你怎麼還是銅級呀。」幸亞睥睨的看著M,明明稍微改變了一點,結果還是最低階,「算了,反正多吃幾隻惡魔應該就會升級了。」
 
  丟了一件外套給M,幸亞整理好儀容後把寧理事扶到沙發區,他與惡魔之間的遊戲結束,現在該來討論人類的合作事宜。
 
  寧理事同意給予幸亞所有金錢資源,幸亞能住他名下的每間房子,出門吃喝玩樂也能用黑卡解決,惡魔的事情他也會保密,為了不讓公司的人問東問西,寧理事以調派人力為由,讓幸亞不用回公司上班。
 
  不過寧理事有三個交換條件:
 
  一、抓到新惡魔要提交相關報告。
 
  二、每個月要提供最少兩位惡魔陪他玩。
 
  三、我也要成為收服惡魔大師!
 
  「寧理事,這樣好嗎?萬一失敗被反噬的您。」幸亞有點擔心寧理事。
 
  「不要再對我使用敬詞了,現在我們是盟友!叫我小寧啦!」小寧雙手搭在幸亞肩上,很有朝氣的說,「走吧!替我抓隻惡魔奴隸。」
 
  說的好像去抓野狗那樣簡單,幸亞苦笑著嘆口氣,「如果能共用惡魔就好了。」
 
  「當然可以唷!」S從後放環住幸亞的頸子,淘氣的掛在他身後碎唸著,「吾將成為汝等結盟的見證者,鮮血交合後汝等立誓成為互相依靠、決不背叛的同根之花,共生、共死直到上帝的曙光將你們拆散。」
 
  小寧拇指突然感到一陣刺痛,仔細一瞧,左手拇指指甲下浮出藍雪花圖樣。
 
  這是他與幸亞結盟的證明。
 
  目前小寧的位階,低於幸亞但高於奴隸,也有使用『房間』的權限,可以捕捉惡魔和使喚惡魔,但無法使用素材或將惡魔變成素材,一次只能召喚兩隻惡魔。
 
  「好酷喔!」小寧眼中閃爍晶光,他已經迫不及待命令惡魔讓蜚蠊侵犯了。
 
  「目前惡魔的數量太少,小寧還是先維持正常生活,等我抓多一點惡魔再讓你慢慢挑。」
 
  「亞!你一定要抓有趣的惡魔給我玩喔!」小寧對幸亞投以期待的目光。
 
  「不會讓你失望的。」
 
  幸亞離開小寧的別墅,拿著一串鑰匙在車上沉思。
 
  M已經累倒在後座,S則在手機裡寫著新程式,似乎正在為抓惡魔做準備。
 
  接下來要去哪裡呢?看著大串鑰匙,幸亞思考著要去哪裡住會比較容易遇到惡魔。
 
  一串鑰匙中,有一把紅色的鐵製鑰匙,因為形狀特殊引起幸亞注意。
 
  抓著紅色鑰匙,決定那裡就是下一個要去攻略的地方。
 
  --
  廢叭:
 
  原本應該用通俗的用詞「蟑螂」啦
  不過發現蜚蠊目挺多元的,各種蜚蠊混在一起用蟑螂個詞也不太對XD
  幸亞展開了邊擴增盟友邊奴役惡魔的旅程
  不一開始去找朋友吉仔,就是因為跟他結盟一點好處都沒有哈哈w
  由於我腦子最近越來越遲鈍
  原本希望這篇至少有十篇左右
  但根據現況大概只能再多更一兩篇QQ
 
  另一個舊坑差不多也快補完
  不過也才一萬七千字而已,而且搞不好會爛尾(喂
  為了讓延緩老化,最近有小活動都會參加啦!
  例如剛剛看到的這個>>第一屆秋茶杯原創徵文活動
 
  參賽條件沒有很難啦
  有興趣的人或想練練文筆可以去玩玩
  (我雖然報名了,但自己也不知道能不能順利完稿呢)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