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l with the Devil乍看之下只是個遊戲。
 
  事實上在遊戲背後,有個未知空間住著大量色慾惡魔。
 
  Deal with the Devil就像是某種收集人類數據的系統,每當有人類以玩家名義登陸,系統就會自動蒐集玩家資訊。
 
  初步了解玩家的愛好及可能的願望後,就會投影在大螢幕上,由主持人進行招標,惡魔可以從資料判定是否要將該玩家列入目標。
 
  基本上招標不需要太多的籌碼,只要用繳回一些力量就能換取金幣當籌碼,招標現場也不怎麼激烈,因為現代人越來越難服侍,加上惡魔本身不好生產,很少有惡魔可以一次兼顧兩三位契約人。
 
  Deal with the Devil系統也會看狀況調整玩家數量,避免出現人類氾濫新生惡魔無法負荷造成返被人類玩死的悲劇。
 
  「所以,你故意標下我,然後又轉讓給M?」
 
  幸亞坐在柔軟的沙發上,吃著剛削好的蘋果與S望著外頭的城市夜景。
 
  M被命令只能當腳墊,或趴在地毯上,像是不受寵的小狗,M靠在沙發旁邊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但這無法引起幸亞的注意。
 
  「宋琴芝早有預測,你總有一天會按捺不住寂寞而玩這款遊戲。」S嬌媚的笑著。
 
  「我如果我老婆沒死,我九不會寂寞了。」
 
  「誰知道呢。」S修長的手指在幸亞肩上畫圈,「宋琴芝很了解你,所以知道你對所有事物都感到厭煩,她知道自己某天也會成為『厭煩』的一份子。」
 
  幸亞不太開心地瞪了S一眼,但他無話可說,明明應該極力辯論自己有多愛老婆,但他卻做不到,因為就像S說的,他是個對生活沒有熱情的人類。
 
  宛如機械般的活著,每天重複的動作只是確認自己能成為社會上的一個小齒輪,每天同樣的想法和作息,只是想確保生活安逸。
 
  幸亞內心有許多無法發洩的壓力及欲望,朝夕相處的宋琴芝都看在眼裡,她曾經試著替幸亞找樂子,無奈做再多也無法讓幸亞脫離『厭煩』的圈圈。
 
  所以當她得知Deal with the Devil能召喚惡魔時,便決心用靈魂換取幸亞的快樂。
 
  原來老婆是這麼想的。
 
  幸亞有些內疚,他一直努力讓自己看起來很堅強,實際上老婆都能看破那些偽裝,真不知道該讚嘆老婆的細心還是自責自己的遲鈍。
 
  Deal with the Devil不斷擴張,從村裡的霸王、幸亞的同事、上司都有在玩,也都跟惡魔有了契約,為了保障幸亞不受惡魔侵害,宋琴芝許了瘋狂的願望。
 
  --希望能以惡魔的身分守護幸亞。
 
  於是,宋琴芝與惡魔融合,成了混血新惡魔。
 
  這個惡魔繼承先前惡魔的力量與記憶,同時擁有宋琴芝的外貌及性格。
 
  她就是現在的S。
 
  為了讓幸亞的生活充滿刺激及歡樂,不斷尋找惡魔擊潰或收服他們。
 
  能不能成為眷屬不重要,重要的是幸亞能在其中找到樂趣。
 
  「喜歡嗎?看見人類極端的那一面,是不是覺得人生變得有趣了?」S問。
 
  幸亞環住S的腰,揉著那微捲的長髮,「老婆送的禮物當然喜歡囉。」
 
  M看沙發上的兩人你儂我儂,眼睛都快被閃瞎了,他明明也只是想力爭上游的小惡魔,怎麼會淪落到這步田地。
 
  性慾的惡魔,以人類各種極端的愛為糧食,如果一直被冷落就會餓死。
 
  新生惡魔的缺點就是太年輕,有很多事情無法分辨,很容易走錯一步就迎來死亡。
 
  年紀最大的惡魔也才兩歲,他們的認知基本上都從契約人身上取得,不過多數容易受到性慾誘惑的契約人,通常都不怎麼聰明就是了。
 
  M想起自己前兩個契約人,一個是被寵壞的媽寶家裡蹲,好像高中就輟學,整天待在家裡看迷片,後來因為毆打爸媽被抓去關,出獄後也沒悔改,用所剩不多的錢泡網咖。
 
  媽寶喜歡的是溫柔人妻,M當時輕鬆駕馭這種角色,沒過三天就把媽寶的靈魂拐到手。
 
  第二個則是被地N任男友甩的小太妹,雖然她公主病末期,但M也是忍個七天左右就吞了她的靈魂。
 
  前兩個靈魂智商都不怎麼高,個性幼稚頑劣,才導致M不常用腦,認為所有事情只要來一發就能解決。
 
  低能的惡魔不只有M,但同樣低能的人類也很多。
 
  能成為像S那樣狡猾又厲害的惡魔屈指可數,基本上S已經達到挑戰眷屬的最低門檻,只是她沉淪在與幸亞的遊戲中,無心升遷。
 
  住在別墅的這幾天,幸亞就像跟老婆約會那樣,帶著S甜蜜的散步和出去玩。
 
  幸亞辨識惡魔的方式很簡單,先從動漫那種五顏六色的頭髮、眼睛看起,如果有長得太帥或太漂亮的也納入攻略考量。
 
  目前事十猜十中,就算不靠S的讀心術,幸亞也能用三寸不爛之舌,引導那些本性骯髒的人們逼死自己的惡魔。
 
  多數新生惡魔都很害怕異端性愛,像觸手PLAY、嗜糞癖等等,如果只是普通的蠟燭鞭子可能還可以忍受,但幸亞總是把契約者誘導出殘暴的一面。
 
  反正,都召喚出想要的東西了,那種東西不受法律保護,你擁有最高的掌權,可以自由決定這東西的死活,就算死了再召喚一個不就好了。
 
  幸亞都是跟契約者這麼說。
 
  原本在現實生活中生活痛苦、枯燥乏味的人們,忽然獲得不得了的權利,就會開始無度縱慾。
 
  一開始也許還會保有矜持,但在幸亞用M示範如何欺負惡魔後,每個契約者都像著了魔,原本渺小的瞬間願望變得難以實現。
 
  附近的惡魔很快就被幸亞掃蕩,剩下沒抓到的,要不是無法辨認身分就是知難而退放棄契約者先逃了。
 
  畢竟,被幸亞抓到不是變成升級素材,就是被送到小寧那當成玩具。
 
  僅過了短短的七天,幸亞在Deal with the Devil聲名大噪,所有惡魔都開始忌憚幸亞的存在。
 
  幸亞最後辭掉了工作,為了能花更多時間在S身上,還有為了能專心狩獵惡魔,他開始研究各種話術和癖好。
 
  在M眼中,幸亞才是惡魔,不斷引出人類的黑暗面又殘忍的對待新生惡魔們。
 
  S也是越來越強,但依舊沒有去報名眷屬資格,她也是不厭其煩地陪著幸亞玩狩獵惡魔的遊戲,還把Deal with the Devil許多秘密告訴幸亞。
 
  Deal with the Devil的創造者,多次收到檢舉信,因為好奇喬裝成路人偷窺幸亞與S的日常,發現他們在做不得了的事情。
 
  不過創造者沒有懲罰他們,身為一名女魅魔,自然要用色慾眷屬的手段。
 
  可惜的是,幸亞有複合式性偏離(paraphilia)的症狀,加上性格古怪扭曲,就算女魅魔身經百戰,也無法讓幸亞動搖。
 
  無法收服幸亞的女魅魔很不是滋味,於是逼S參加眷屬選拔,如果S成為眷屬就會將Deal with the Devil系統的所有權交給她。
 
  女魅魔原本勝利在握,不相信出生不到兩年的惡魔有什麼能耐,殊不知S已經被幸亞培育到怪物般的等級,S強到能輕易毀滅其他挑戰眷屬的惡魔。
 
  最終獲得Deal with the Devil所有權,S透過系統搜尋到所有新生惡魔,並且帶幸亞過去將他們收服。
 
  M見過Deal with the Devil的崛起,如今看著Deal with the Devil毀滅。
 
  他有點不懂的是,自己明明不受幸亞寵愛,卻能活到現在而已也能分到升級素材,難道自己變成寵物之類的存在嗎?
 
  「幸亞,惡魔總有一天會被狩獵完畢,到時候你還想做什麼?」
 
  M咀嚼著升級素材,他原本只能坐在地上,現在已經能坐在扶手旁邊了。
 
  「Deal with the Devil可以製造新生惡魔對吧,那我就製造一堆隸屬於自己的惡魔團,然後去挑戰其他惡魔。」
 
  「啊?你瘋了嗎?我們色慾惡魔不會做性愛之外的事情,如果遇到憤怒這類攻擊型的惡魔,會全軍覆沒的!」
 
  幸亞冷笑,不以為然的說,「那又如何,再造一批新生惡魔就好了。」
 
  M打了個冷顫,幸亞完全不把惡魔當成活物,雖然惡魔確實卑鄙又邪惡,但以種族來說惡魔也是有生命的物種。
 
  幸亞的狩獵遊戲有結束的一天嗎?
 
  與惡魔訂下契約的他,在某個時期進入了不老不死的狀態,只要S和M一直存在,而且他的願望一直無法完成,那他將暫時獲得永生不死。
 
  色慾之王原本很不屑人類成為惡魔領袖,得知幸亞的野心後便放手讓幸亞去玩,反正他也不期待人類能有什麼未來,如果真的能侵略其他惡魔王領地,到時候再說。
 
  就這樣,幸亞在色慾之王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授權下,取得與女魅魔差不多的地位,加上S也是色慾眷屬,其他小惡魔得知後慕名而來。
 
  大家都想沾點光,殊不知加入幸亞之後不是被做成升級素材就是被當作砲灰。
 
  只有少數真正強大的惡魔才能成為幸亞的夥伴。
 
  然而在這多元化的社會,小小的遊戲已經無法滿足幸亞培育的惡魔士兵。
 
  幸亞與小寧在惡魔的幫助下自行成立企業,並且創建藍雪花集團。
 
  除了利用網路遊戲吸引玩家外,工作室還包含培育惡魔網紅、惡魔動畫、虛擬偶像等等,還經營酒店及博弈場跟飯店。
 
  就這樣,幸亞的事業越做越大,但他仍沒忘記侵略其他惡魔的計畫。
 
  一步一步,朝著惡魔王的目標前進。
 
                (完)
 
  --
  廢叭:
  嗚喔!這篇根本是大綱了吧(死魚眼
  不知道撿回來重寫的機率有多少,但是先讓我把這篇關窗XD
  欸、最近正在努力戒娃娃毒
  雖然一直提醒自己不要去夾娃娃
  但看到有機會的台機,還是砸了一百元(換了三隻娃娃)
  家裡的公仔還沒處理掉
  朋友建議擺攤的時候可以當購物贈品(?)
  不過夾娃娃的公仔都是瑕疵品欸,會有人想要嗎?
  在思考這些事情前,我好像應該先找擺攤資訊XD
  (加班加到都忘記關注場次)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