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月(骸月)、呈蝶(蝶)、爵(彥)/工作中


  哈哈!男子軍又出現了,我是蝶!旁邊這是彥,小乙他們那次去彥家都不揪我!

  我也想開著法拉利在路間奔馳,可惜我家只有加長禮車和直昇機,下次如果要買車就多問問彥好了。

  啊!這裡還有一個跟我同年紀的骸月,你好、你好。

  「這次的任務是找出偷內衣內褲的鬼......」彥手裡拿著剛買的書,還提著個盒子。

  「馬的,當鬼居然可以偷這些東西,我看我去學靈魂出竅來玩玩好了。」骸月蹲在一個木箱上,看見手機裡有姊姊的自拍,還差點把手機摔爛。

  這位仁兄不要激動呀!「還好我今天穿中國旗袍,還開高衩,這樣那隻鬼應該很快就出來了吧!」

  蝶一腳踩在紅磚上露出白嫩修長的腿,沒說別人還不知道他是男的。

  「你想怎麼做?」彥望著一件粉色蕾絲小內褲,從廢棄工廠裡飄出來。

  蝶環手思考一下,不想被色鬼碰,也不想弄髒衣服。

  「假裝被我們兩個欺負怎麼樣?」骸月撿起旁邊的鐵水管,扛在肩上看起來就像討債小弟。

  唉唷!嚇到我祖十八代爺爺奶奶了,這個人是不是混黑道呀?

  「這樣不行,彥你太帥了,這樣我會忍不住抱你。」蝶一邊想像彥用帥渣掉的臉擺出壞壞的表情。

  俗話說,帥男人不壞,女人不愛,我可以理解。

  「靠!」骸月吼的很大聲。

  「好啦、好啦!」蝶轉過身,「啊啊啊--不要--」一邊尖叫一邊用少女跑步法,跑進工地裡。

  演技超好讓骸月愣了一下,不過很快就追過去,還用很多恐怖的話恐嚇蝶。

  「你他媽的再跑我就打斷你的腿!」

  蝶回頭望了一下,見到骸月凶神惡煞、面目猙獰、一張臉跩的七八萬,這比鬼還恐怖呀!

  反射性抽槍轉身對著骸月,「你、你......別過來喔!」還殺氣騰騰,演個戲有必這麼認真嗎?

  看見蝶抽槍,骸月一時納悶這是在演哪齣?不過還是繼續用恐怖的話威脅蝶。

  兩人僵持了一會兒,忽然覺得要不要借個v8來拍個微電影?

  不對呀!重點是鬼死去哪裡了?看見大美女遇難不會出來說些什麼嗎?

  彥默默指著某個角落,「那邊。」雖然看不見,但他感覺到某個鐵柱後面特別陰。

  骸月挑起眉,拿著鐵水管朝那邊走去,發現有個鬼大叔窩在那裡。

  『啊啊啊--不要殺我!』鬼大叔看見骸月嚇得跳起來抱住鐵柱,順便弄出幾條鋼偷來的內褲。

  三個人沉默了一下,這個色鬼看見美女不會救,還會怕惡人,猜想一下委託人可能是來自婦女團體吧!

  「沒禮貌!看見我這個超正正咩遇害,不會來救一下嗎?」

  『我在等你死,然後去偷內褲呀!』只見色鬼流出口水。

  碰碰!蝶氣得對色鬼連開好幾槍,不過子蛋都穿過去了,色鬼嘿嘿嘿的飛在半空中。

  「小心!」骸月把蝶推開,一堆紅磚從天而降摔的粉碎。

  「啊啊啊!那個死色鬼!」蝶拉著骸月的手才能保持平衡,「彥,離開空曠地。」說完繼續拿槍打鬼。

  只見子彈一直穿過色鬼,連鐵水管都打不到。

  骸月扔掉水管,「這樣不行,要找出那傢伙的弱點。」不過那隻鬼只穿著四角內褲,也不知道要打哪裡。

  「好吧!讓我告訴你這個色鬼,其實我是男的!」

  『什麼?你是人妖?』

  「我只是喜歡穿漂亮的衣服,你這個死色鬼!」蝶氣得一腳踹過去,命中色鬼重要部位。

  只見色鬼痛的在地上把滾好幾圈,骸月看了也覺得很痛。

  『我討厭男人!臭死了!我要香香的女性肉體!』

  骸月先聞聞自己的領口,「噁,我身上都是我姊的香水味,臭死了。」

  「我有時候會擦淡雅味道的香水,比較不會刺鼻。」蝶把手放在骸月面前讓他聞聞。

  「真的耶!我要把我姊的香水換成這種的。」

  蝶看了彥一眼,居然已經坐在旁邊看書了,彥身上會有什麼味道呀?

  注意到蝶的視線,彥也聞一下自己的衣服,結果打了一個噴嚏。

  「貓毛有點多,不好意思。」然後拿出特製的梳子把自己身上的貓毛梳下來。

  蝶乾脆自己跑去聞聞,「彥有書的味道。」雖然不是臭味,不過一般人身上會有書的味道嗎?

  三人無視掉色鬼,開始為成一小圈討論起除臭芳香之類的話題。

  『喔喔喔喔!為什麼沒有女人呀!我聽說你們公司還有D的女人,還有什麼軟綿綿,結果來的都是一群垃圾,那邊那個看書的是大垃圾!』

  「你說誰是大垃圾呀!彥是本公司雙冷型男耶!」舉槍就是朝重要部位打去。

  色鬼閃的很快,還會躲來躲去,不時朝彥那邊丟雜物,不過骸月一根鐵棒就把雜物通通打掉。

  彥依舊如此冷靜的看書,因為看不見,那就交給看得見的人處裡吧!

  「喂,淡定哥,你也拿什麼傢伙出來吧!」骸月有點不爽彥都坐在一邊不做事。

  彥收起書,把腳邊的盒子移過來,打開,裡面是摺疊式武士刀,是最近看大家都在找武器,所以自己也去訂製一把。

  「酷!」骸月馬上拿起來揮揮看,很輕也很鋒利,還方便收納,「這是去哪裡訂製的呀?」

  「請小乙通過地下門路找來的。」彥拿出小乙家名片。

  「哇!跟朋友訂東西會不會比較便宜呀?」蝶也跑過來看這把刀。

  三個人又開始為成一圈討論武器,本篇的鬼主角就這樣被丟在螢幕的角落無視掉了。

  『可惡呀--!我要綁架你們三個,威脅那個人力公司派女人來!』

  色鬼這次來真的,使吃全力動搖整座工廠,水泥、磚塊、鋼鐵七零八落灑下來,三人這才想到要趕快逃出去。

  「奇怪?出口明明就在前面,怎麼到不了?」蝶已經跑到喘氣了。

  「鬼擋牆?」骸月停下來,「那傢伙不讓我們出去!跟他拚了!」拿著彥的刀朝色鬼砍去。

  『哈哈!你以為我會乖乖給你砍嗎?』色鬼往左一飄,閃過鋒利的刀刃。

  「有破綻!去死吧!」蝶一腳飛來。

  色鬼應該閃的過的,不過看見旗袍裙擺飛起來,一時起色心,為了看見內褲呆在原地不動。

  結果掀起起來,下面有穿安全褲,心碎的同時兩顆寶貝也碎了,感嘆自己居然死在長得很像女人的男人腳下。

  「解決了?」彥感覺到鬼的氣息不見了,「回去吧!」摸摸白貓,彥把刀收好。

  簡訊傳來的瞬間,天上突然灑下大量內衣內褲。

  「這些東西要怎麼處裡呀?」骸月看了有點反感,因為這讓他想起三個姊姊都毫無節操的亂丟內衣褲在他房間。

  「交給我們處裡就好。」一個穿著無袖洋裝的女孩掛著笑臉走來。

  骸月挑起眉,誰呀?「敲鬼門公司的人嗎?」

  「是的!我是第五淨,處理善後的內務人員。」第五淨敞開雙手。

  「喔!跟金絲雀一樣嗎?」蝶也聽說人力公司有內務人員,不過大部分都是感覺不到鬼的人。

  「對喔!不管是法律問題還是有人掛掉,都交給我們內務處理。」

  既然有人要善後,三人就直接離開了,彥還沒買車,所以自己搭計程車回家。

  「骸月你要怎麼回去呀?」蝶也在想是要搭計程車回家,還是先逛街買買東西在回家。

  說到回家,骸月露出有點痛苦的表情,「這時間是她們回家的時候呀......」

  她們,就是指骸月家的三女魔頭,每次出門在外都光鮮亮麗,一回到家節操這兩個字都不知道怎麼寫了。

  「那不然......」正當蝶想叫骸月一起去什麼地方玩的時候。

  一台超趴的車緊急煞車甩尾到兩人面前,搖下車窗是戴墨鏡的女人,只穿比基尼超火辣。

  骸月看見拔腿就想跑,女人拿起可樂直接砸過去,碰一聲悶響,骸月後腦被可樂砸中,痛的抱頭跪地。

  「居然交了女朋友呀?」女人上下打量一下蝶,「嗯......眼光不錯……」

  等等,妳是讚美我漂亮嗎?蝶扶著臉有點開心。

  「誰交了女朋友呀!他只是跟我一起工作的同事!」骸月爬起來對車子裡的女人大吼。

  女人沒在聽,聳聳肩,「走吧!回家!」打開另外一邊車門叫骸月快點。

  只見骸月秒速逃跑,女人看了很不開心,關起車門油門踩到底,追過去,蝶看著人跟車都走了,只好打電話問百里香要不要一起逛街。

  隔天,蝶早上看報紙時,看見某家企業獨子被名車捲入車底底盤送醫的新聞。

  嗯......圖片上那台車昨天好像看過呢!

  --
徐暖姬(暖暖/暖薔薇)、天天、赫連翡(淺蔥)/工作中


   「這次的比賽就靠妳囉!」一群女同學熱情的圍在暖暖身邊。

  雖然現在是暑假,不過暖暖有時間還是會回學校社團練長棍,一開始是因為平衡感好,然後覺得長棍雜耍很有趣才去練的。

  沒想到現在練一練,居然練到要代表學校出去比賽,社團裡的學長姐、學弟妹都很看好這次的比賽。

  還說要組成後援會去幫暖暖加油,暖暖父母知道後還特地去找師傅去訂製一根鐵棍。

  「我會努力的!謝謝大家。」暖暖握著鐵棍,雖然不是什麼上等材質還有點重,她父母還說如果得獎,就用獎金再去找更好的棍子。

  學校暑期社團大部分都是動態類,所以返校人數也不少,即便現在已經下午五點,操場上都還有人在跑步。

  「學姊加油喔!明天見!」一群可愛的小學妹打打鬧鬧的離開。

  暖暖微笑送走最後一批人,因為社長去家庭旅遊,把鑰匙放在她身上,暖暖也不介意最後一個走。

  確定教室沒人,確實把門鎖好,暖暖也要回家了。

  「啊啊啊--」一聲淒厲的慘叫,碰!一聲巨響終止了叫聲。

  一個女學生從學校頂樓摔下去,剛好在暖暖教室附近,正好摔死在暖暖面前。

  叮咚--還沒去確認那個人的生死,暖暖就接到工作,地點就在這間學校。

  學校老師很快的來處裡這件事,警察和醫護人員急忙疏散學生。

  金絲雀站在暖暖旁邊,買了一點小東西給她吃。

  「我不記得這間學校有什麼鬼故事。」暖暖只喝紅茶,根本吃不下什麼。

  「也許是別人帶進來的。」金絲雀注意到暖暖旁邊的鐵棍,「妳有練長棍呀!」

  暖暖點點頭,之前沒帶出去是因為怕長棍受損影響比賽。

  「哈囉!我是淺蔥!」一個女生碰碰跳跳跑過來。

  「我、我是天天......」另一個害羞的女生跟淺蔥的熱情形成對比。

  金絲雀笑著拿出一塊青色玉,「這個是專門保護病患使用的,可以讓普通鬼魂無法接近病房。」把玉輕放在淺蔥手上。

  「喔喔喔!謝謝!」淺蔥碰碰跳兩下,然後小心翼翼收起。

  因為事發突然,為了壓制場面動亂,第五淨也來幫忙,在校門口驅離記者。

  工作內容回傳,自殺的女學生是被一個女鬼附身,之前就有向外求救,不過沒有得到回應,她在死前才寄出委託單,不過寄出的瞬間就被女鬼丟下樓的。

  女鬼身分能力不明,雖然委託人死了,但她的父母承認這項委託,所以可以繼續任務。

  「金絲雀!不一起來嗎?」淺蔥她們正要去頂樓,發現金絲雀站在樓梯邊。

  搖搖頭,「我不能上樓梯,而且我還要去支援第五淨。」笑著,然後離開,三人一臉疑惑。

  為什麼不能上樓梯呀?「我覺得......是因為第十三階樓梯。」

  天天說這是校園怪談的一種,聽說學校的樓梯都只有十二階,如果有人一邊算階數一邊走上去,算出第十三階就會被鬼抓走。

  「真的嗎?可是每間學校的階數都不一樣吧!像我小學的樓梯還有二十二階耶!」

  說到數樓梯,這讓淺蔥回憶起小學常在樓梯間玩遊戲,數階數也是一種遊戲。

  「不管怎麼算都是十三階,這才是可怕的地方呀!」

  暖暖走上樓,轉彎的時候經過一面鏡子,霎那看見鏡子裡有一個奇怪的身影混在三人之中。

  感覺到異樣,暖暖倒回去看看鏡子,還把手機拿出來,訊號滿格是正常的。

  「怎麼了嗎?腳酸可以休息喔!」淺蔥攀在扶手上,小時候還會坐在扶手上往下滑呢!

  「沒事。」暖暖笑著搖頭,「是說校園鬼故事好像都大同小異嘛!」可能是自己神經質,暖暖沒有在意鏡子裡的變化。

  石像有鬼,同學是鬼,第四間廁所有鬼,地下室有鬼......

  淺蔥和天天也知道這些鬼故事,但真的去看發現除了蟑螂、蜘蛛其他都沒有,就算有也只是弱弱的搗蛋鬼。

  這間學校頂樓是五樓,而且為了維護學生安全還圍了很高的鐵網,暖暖喜歡這間學校的原因之一就是,學校中午吃飯可以在校園內亂跑,不一定要在自己班上吃。

  頂樓就是很多人喜歡來的地方,鐵網圍的很高,所以那個女學生根本不可能自己爬上去再跳下來。

  淺蔥看見地上有溼溼的腳印,不過光線不足,只能隱約看見是赤腳走上來的。

  「那個死掉的女學生有脫掉鞋子嗎?還是說她是去游泳完才跳樓的。」覺得腳印踩起來黏黏的,淺蔥還以為人家赤腳踩到口香糖。

  暖暖想了一下,「我看見她摔下來的時候有穿鞋呀!」暖暖也注意到黏黏的腳印。

  三人抵達頂樓,一開門,頂樓全部都是血腳印,而剛剛踩到黏黏的腳印就是血腳印,三個人跳起來不知道要往哪裡踩,總之趕快找個比較乾淨的地方站。

  「這是什麼呀?」天天快哭了,一大片的血腳印不規則的亂踩在地上。

  詭異的是,沒有一個腳印靠近鐵網或是沾在鐵網上。

  「女鬼快點出來!」淺蔥跳到門口,就怕等等門又要被老梗的反鎖。

  天色越來越暗,頂樓完全沒動靜,樓下的警燈還亮著,是不是已經不在這裡了呢?

  暖暖拿出手機想打電話給金絲雀,電話也通了。

  「金絲雀,鬼好像不見了。」

  「呵呵......呵呵呵.....」電話傳來一連串詭異的笑聲。

  「啊--」天天發出尖叫,整個人縮在角落裡發抖。

  一頭散亂的頭髮,鮮血染滿了整件制服,一個沒穿鞋子的女學生用詭異的姿勢在等樓到處亂走。

  「同學!嗑藥嗑太多對身體不好呀!」淺蔥想把鬼引過來,製造讓暖暖攻擊的機會。

  女鬼扭著脖子,雙眼空洞望著淺蔥,乾癟的唇抖動著,她一步,一步,慢慢走近淺蔥。

  淺蔥有點害怕的退了幾步,突然發現們雖然沒關著,但卻沒辦法退到室內。

  找到機會,暖暖甩出長棍,掃過女鬼的腳,女鬼馬上哀號跌在地上,暖暖直接用長棍抵著女鬼的脖子。

  「如果妳有什麼苦衷可以跟我們說!」

  女鬼聽了放聲大笑,握住長棍想反推暖暖,立即鬆開長棍,暖暖避開棍子後用手背抵住棍子中間,然後另一手用力壓下末端推出去。

  女鬼馬上被棍子撞斷鼻樑,氣的用頭髮纏住棍子直接往外摔,暖暖不想讓棍子受傷,抱著棍子摔出去,還好力道不夠大,只撞上鐵網而沒飛出去。

  下一個攻擊的就是在一邊亂喊不要吃太多搖頭丸之類的淺蔥。

  只見女鬼雙手要搭上淺蔥的肩膀時,聽見一個清脆的碎裂聲,女鬼馬上被彈出去好幾呎撞上鐵網差點沒昏過去。

  淺蔥拿出金絲雀給的玉,居然碎成三塊。

  「壞東西!這是要鬼給我哥哥的耶!」淺蔥跑過去把女鬼拉起來,「這麼喜歡就送給妳呀!」

  然後把玉的碎片硬塞進女鬼嘴裡,被玉碰到女鬼激烈的掙扎,暖暖趕快爬起來幫忙壓住女鬼,天天早就把雙眼哭腫,不過還是邊哭邊壓住女鬼的腳。

  當玉變成粉末時,女鬼也化作陣陣白煙隨風而去。

  「呼!」暖暖坐在地上,地上的血印也不見了,「還好鐵棍沒有受損。」

  「要送給哥哥的玉碎掉了啦!」淺蔥揪著嘴含淚望著手上的殘粉。

  不過沒想到這塊玉強到可以把厲鬼灰飛煙滅,那如果醫院裡有好鬼想接近哥哥,是不是也會灰飛煙滅呀?

  確認金額後,下樓已經是天黑的時候了,第五淨過來關心一下她們有沒有受傷。

  聽說上次有人打工打到心臟停止,嚇死一堆內務員,雖然工讀生的死活不在內務員的工作範圍,不過有員工掛掉這種事還是第一次。

  「雖然沒那個玉厲害,不過這個也可以護身。」第五淨拿出一個可愛的小香包。

  淺蔥開心的接過,「好鬼碰了應該不會灰飛煙滅吧?」

  第五淨呵呵笑了幾聲,「不會啦!金絲雀給的玉是比較特殊的東西,不是路邊都能撿到。」

  唉呀!那這樣碎掉還真可惜,不過至少幫我們除掉一隻壞鬼。

  「辛苦妳們了。」金絲雀笑笑的走來。

  一堆警察上樓看看還有沒有什麼遺漏,醫護人員確認沒人受傷後就撤退了。

  「其實善後的人好像比較辛苦耶!」暖暖沒想到原來當她們各自回家時,還有一群人在忙著善後。

  「不會,希望你們在工作的時候注意自己安全就好。」

  留給內務員善後,其他三人自行返家。

  淺蔥回家第一件事情就是把護身符帶去給哥哥,在搭公車的路上遇到一個奇怪的小弟弟。

  那個小弟弟被一群亂飛的蟑螂攻擊衝出家門,然後那群蟑螂就四散。

  「小弟弟,你沒事吧?」淺蔥蹲在小弟弟身邊,他好像還被奇怪的東西咬了。

  小弟弟看見淺蔥馬上跳起來,「沒事!我只是覺得我哥房間很髒想要打掃,結果裡面每次都有怪東咬我。」

  淺蔥抬頭看了一下,樓上那個房間窗邊有個女生站著,可以感覺的出來那個不是人。

  「家裡有沒有其他大人?」淺蔥拿出糖果給小弟弟。

  小弟弟很粗暴的搶過糖果,「沒有!他們去廟裡求平安符了,哥哥去醫院了。」

  淺蔥又望了一眼窗邊的女人,感覺不到什麼威脅,應該房間裡有什麼重要的東西不想被碰到才趕這個弟弟出來的吧!

  「晚上要把門鎖好喔!不然會有壞人跑進去殺殺殺。」

  淺蔥露出燦爛的笑容,這個笑容嚇死那個小弟弟了,小弟弟連滾帶爬爬回家裡玄關,然後用力的把門關起來。

  走到醫院,搭電梯的時候發現醫院特別寧靜,好像是護身符發會作用了。

  開心的跑去哥哥病房,卻發現有個女鬼正想從窗戶穿進來。

  一個皺眉,一拳把女鬼打飛到去撞對面大樓,然後把窗戶關好,把護身符掛在哥哥並窗邊開始削蘋果。

  「哥哥,你今天過得怎麼樣呀?我告訴你喔......」

  --

徐暖姬(暖暖/暖薔薇)、呈蝶(蝶)、百里香、徐漩牙(犬塚牙)/工作中


  唉呀!各位好,我又出現了,今天難得到海邊來曬日光浴,欸?你們說上面標題寫著工作中嗎?

  哈,對呀!因為這次工作地點就在海邊呀!說什麼海裡突然一堆鬼要抓交替。

  然後那些居民就緊張到命,因為潮流關係,這附近常飄來來路不明的屍體,然後聚陰聚、陰就變成一堆鬼了。

  之前聽說只有鬼叫和看見鬼影,現在很誇張的會上岸抓人,所以今天的任務就是把會抓人的詭打掉。

  穿著襯衫,我今天難得沒穿女裝,不過把頭髮盤起來帶著墨鏡還是會被人喊小姐。

  「嗚哇!哈哈哈--」

  百里香和暖暖正在海邊撥水玩,白天見不到鬼,所以只要小心曬傷和暗礁就好了,對了!還多了一個叫做羅樂的小女孩。

  是附近居民之一,她就在我旁邊堆沙堡,然後一邊說著海邊的鬼故事。

  「姊姊,那裡有黑黑的東西。」羅樂指著石頭邊露出一團黑色的不明物體。

  蝶站起身,那毛毛的東西看起來不像是垃圾,走進一看發現是一個人拿著攝影機,還嘿嘿兩聲對著蝶笑。

  蝶馬上胎起腳猛踩,「暖暖!百里香!這裡有色鬼!快來解決!」

  聽見有鬼,兩人趕緊去翻包包把武器拿出來一起去打鬼。

  「等等!」暖暖突然叫住蝶和百里香,「那個人不是鬼......」

  啊?兩人露出疑惑轉頭望著暖暖。

  「哈囉......暖......」那個人還沒說完就昏死過去了。

  暖暖嘆口氣,「他是我堂哥。」

  蟬聲陣陣,稍微偏僻的小鎮中環繞著帶鹹涼風,在羅樂的介紹下來到一家能吃冰又能住宿的民宿。

  蝶拿著攝影機正在倒轉影片,那個剛剛被誤認為是鬼的人叫做犬塚牙,是暖暖的堂哥。

  「怎麼樣?拍得很好吧!」露出虎牙爽朗的笑著。

  蝶也笑回去,然後把攝影機摔在地上狠狠踩爛,「變態!裡面全部都是比基尼和胸部是怎樣呀!」

  暖暖和百里香聽了有點臉紅,誰知道犬塚牙在那裡偷拍多久。

  「我在紀錄我們工作的點點滴滴,唉呀!真浪費!」犬塚牙露出無辜的臉默默吃冰。

  蝶瞇著眼,湊到暖暖身邊,「妳真的跟這傢伙住在一起嗎?」

  暖暖無奈的點點頭,雖然是企業獨子,不過因為跟家人吵架所以暫居在暖暖家。

  「他穿這樣不熱嗎?」百里香也湊過來。

  這句話被犬塚牙聽見了,「這件外套充滿了我的動力來源,所以一點都不熱。」

  「你知道今天要做什麼吧?」蝶皺起眉,很不想知道外套裡面有什麼。

  只見犬塚牙一腳跨上桌子,「我們一起來斬妖除魔保護這個小鎮吧!今天晚上大家就穿著泳衣投奔大海。」

  「奔你個頭呀!要自殺你自己去!」蝶頭上冒出一個#,而且為什麼要穿泳衣?

  蝶氣呼呼的走到樓上回房間睡覺去,暖暖和百里香嘆口氣,總不能打這個人丟在這裡不管,不然整座鎮的人都被偷拍一輪後,可能請來的就是警察了。

  百里香突然發現一個鏡頭靠過來,欸?攝影機不是被砸壞了嗎?

  露出苦笑,「那麼等等要去哪裡玩?」百里香試著閃開鏡頭,但是鏡頭總是能用詭異的位置拍到她。

  「不要鬧了啦!」暖暖把鏡頭蓋住,「要不要去問問關於水鬼的事情?」

  百里香點點頭,犬塚牙只是嘿嘿兩聲,然後就跟在兩人後,但有時候會突然不見不知道去偷拍什麼,閃回來的時候左臉上面多了一個紅掌印。

  又遇見羅樂小妹妹,鏡頭湊到羅樂臉上,「小妹妹!告訴哥哥妳家在哪裡?喜歡吃什麼?要不要跟哥哥出去玩?」

  「你滾一邊啦!」暖暖把犬塚牙拖開。

  百里香蹲下來笑著對羅樂說,「可以把今天在海邊跟蝶說過的鬼故事在跟我們說一次嗎?」

  「嗯!」羅樂露出甜甜的笑容,然後邀請三人進屋坐坐。

  先說第一次有人看見水鬼是在一月,然後常常出現大家都習以為常,但是到了六月底,水鬼突然爬上岸抓走家畜,到七月初就開始抓人,所以大家晚上都是大門深鎖不敢出門。

  「有沒有什麼怪東西掉在這裡呢?還是有怪人來這過這裡?」

  百里香小時候聽過如果一個東西會及太多靈就會變成招鬼的器皿,如果有心人士在這裡作法也有可能會增強鬼的力量。

  說到怪人,羅樂點點頭,「怪人就是他。」短短的手指指著犬塚牙。

  唉......暖暖按著太陽穴,「除了這位大哥哥呢?」羅樂搖頭,這裡除了一般的觀光客之外就沒了。

  「那怪東西?」暖暖繼續問。

  羅樂想了一下,又指著犬塚牙,「那個怪哥哥帶了很多怪東西來,大家都很少見到。」

  「那......排除掉這個哥哥帶來的東西。」

  嘟起小嘴,羅樂眨眨水汪汪的大眼,「海邊有塊奇怪的紅色石頭,自從那塊石頭出現後飄飄就變多了,大家都想搬走,但怎麼樣都弄不走。」

  終於問道重點了,可能是那顆石頭造成鬼變成變多。

  羅樂還說那顆石頭只有在晚上滿月的時候才看得見,所以今天在海邊玩才會沒看到。

  回到民宿,把蝶叫來一起討論,既然知道那顆石頭可能是造成水鬼暴增的原因,那就要想辦法處裡。

  「我想到一個辦法,大家穿著泳衣......」犬塚牙話還說完就被蝶踹去撞牆。

  百里香吃著涼麵,「就請一個人當誘餌,然後其他人去破壞石頭。」

  「誰要當誘餌呀?」暖暖也點了一個蕎麥麵。

  犬塚牙馬上跳起來,「當然是身為隊長的我呀!」

  「隊長是百里香。」蝶吸著麵條,把碗端遠一點,就怕等等犬塚牙又把腳跨上來。

  大家都沒意見,說定了,今晚就出發。

  晚上六點天色稍暗,居民通通關門關店,而再寧靜一陣子之後就聽見某個女人的哭嚎,還有救護車的聲音。

  「怎麼啦?」蝶走下樓問問老闆。

  老闆重重的嘆氣,「啊就今天陪你們玩的羅樂小妹妹,剛剛被人發現淹死在海灘邊。」

  蝶很驚訝,羅樂不是知道晚上不能出門嗎?居然還在這個時候出門。

  「這個時間大家不是都會待在家裡嗎?」蝶拿支冰棒靠在窗邊看救護車閃過。

  「但是羅樂就說要找什麼紅石頭給大姊姊看呀!攔都攔不住。」

  沉默了一會兒,蝶把錢繳給老闆,然後上樓準備等等要用的東西。

  四個人站在堤岸邊,海風陣陣吹撫,放眼望去海的盡頭是一篇黑暗,月亮灑在海浪上,海邊只有平靜的浪花聲。

  「看來只能等了。」暖暖蹲在堤岸邊,原本還以為鬼會馬上出來。

  「等這個字太消極了!走!我們一起下海吧!」犬塚牙牽著蝶的手走在沙灘上。

  「喂喂喂!誰要跟你一起下海呀!」蝶一個直拳打飛犬塚牙,剛好就掉在淺灘邊,蝶甩甩手,打得太用力手也會痛。

  犬塚牙馬上跳起來,因為身上有很多重要的東西不能弄濕。

  才準備踏出一隻腳要上岸,一隻腐爛的手就抓住他的腿,犬塚牙很快抽出雙節棍把鬼手打掉,但四周泡出很多氣泡,鬼一隻接著一隻撲抱在犬塚牙身上,想把他壓入水中。

  百里香和暖暖著急的跑過來想要幫忙打鬼,結果有接軌已經爬上岸,蝶正努力阻止鬼爬到鎮上。

  「快找紅色石頭。」蝶大喊。

  「可是犬塚牙......」百里香還是想過去幫忙。

  「快點找到就不會有人死了啦!」蝶一邊打鬼一邊走進犬塚牙。

  「汪!」原本想拉犬塚牙,結果蝶拉到一隻狗。

  望著狗傻傻的搖著尾巴,還擠到蝶身上撒嬌,現在是要放這隻狗給軌抓嗎?可是如果不放就沒辦法救犬塚牙。

  看見自家的狗居然在主人陷入危急時還在吃豆腐,犬塚牙更是努力打掉鬼。

  「赤丸!你的主人陷入危險,還不快來幫我!」

  蝶撇過嘴,「我剛剛聽見赤丸跟我說話。」

  「說什麼?」

  「牠說,我的主人又帥又強,我只是一隻弱小的狗狗需要人來保護,相信又帥又強的主人一定可以自救。」蝶呵呵笑了幾聲帶狗撤退。

  結果來支援的人還是暖暖,掃掉一大群鬼後把犬塚牙拖上岸,但是那些鬼打都打不完。

  「我找到了!紅石頭!」百里香大喊,不過她正在被拖入水裡。

  因為有一隻鬼抱著石頭想快閃,但是百里香硬搶石頭,拉拉扯扯就站到水裡了。

  蝶馬上打掉抱石頭的鬼讓百里香抱石頭上岸,暖暖掩護百里香上岸後兩人正苦惱要怎麼打碎石頭。

  犬塚牙還抱著赤丸在一邊不知道在吵什麼。

  蝶退到百里香和暖暖身邊,「有辦法嗎?需要我補一槍就說。」

  百里香和暖暖馬上退得很遠,「好了!開槍吧!」說完,蝶直接送石頭兩顆子彈把他打穿。

  水鬼們噁心的扭動然後嗚嗚幾聲化為一灘水,被浪潮捲走。

  「哈!犬塚牙又在一次拯救小鎮村,感謝犬塚牙的努力!」發現鬼都不見了,收到簡訊犬塚牙開心的跳起來。

  蝶坐在一邊累的不想罵他了,隔天早上老闆很感謝打鬼小組的幫忙,所以就請大家吃麵。

  回去三天後某個晚上,百里香幫忙一些家裡公司的事情,搞的有點晚。

  「我已經處裡完了,現在要搭末班車回家。」百里香站在月台邊。

  晚上十二點,百里香獨自站在月台邊,漆黑的鐵軌末端吹來一陣冷風,一台火車頭緩緩進站,車廂看起來有點舊,但百里香也沒想太多。

  正要踏進車廂時,被一個拉住。

  「欸?」百里香嚇了一跳,發現那個人是見過面的便鬆了一口氣,「弦梟,好久不見。」

  上次在自營員工尾牙見過面,不過他臉色很差,而且整個人搖搖晃晃。

  「那個......我......」弦梟話還沒說完整個人向前倒。

  「弦梟!」

  百里香趕緊抱住他,然後按下求救鈴,看見弦梟整個臉色慘白冒冷汗,百里香也只能先用面紙幫他擦臉。

  嗶嗶--車廂門關閉,百里香瞪大眼,嚇到說不出話來,並不是沒坐到那台車感到可惜。

  而是那台車車廂裡沾滿了鮮血,一堆鬼臉貼在窗上瞪大眼看著百里香。

  車子緩緩開走,百里香回過神來已經在車站的救護室裡面休息。

  「好一點了嗎?」輕輕地把手按在弦梟額頭上,確認燒已經全退了,現在是凌晨一點。

  弦梟坐在床上,「對不起......」他低著頭。

  百里香笑著,「你剛剛阻止我上那台危險的車,我還要跟你說謝謝。」

  當人在非常疲倦時,總是會放鬆心戒,百里香喝了一口黑咖啡,也幫一弦梟倒一杯。

  接過咖啡但沒有喝,「為什麼這麼晚還在外面?」弦梟把咖啡放在桌上。

  「我要幫忙我家公司的事情呀!你呢?這麼晚還在外面?」百里香仍然笑著。

  「因為......」弦梟欲言又止,「被家人趕出來了......」

  「那你打算要去哪裡?」

  「不知道。」任何地方,也許會在某座橋下之類的吧!反正已經不是第一次被趕出來。

  百里香拿起旁邊的紙筆寫下一個地址,然後遞給弦梟。

  「借住彥家吧!上次帶貓的那個男生,他人很好不會拒絕的。」

  弦梟默默接過那張紙,「謝謝。」老實說借住別人家還是第一次,而且跟對方也沒很熟,還是不要去好了。

  只百里香隨手打個電話,確認彥還沒睡,攔一台計程車讓弦梟過去了。

  那個時候是凌晨兩點半,到彥家他也沒有一句怨言,也沒有憐憫的神情,只有一個溫暖的房間和一杯熱咖啡。

  --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