翎敫(凜曜)、若陽(E)、徐暖姬(暖暖)/工作中

  眨眨碧綠的雙眼,氣象明明說今日全台溼熱晴朗,但這塊地卻是烏雲密佈,讓人心中有些不安。

  不管天氣多熱,暖暖總是愛穿著毛衣和泡泡襪,不過這不會熱人越看越熱,只會覺得暖暖甜甜的像是粉色棉花糖。

  「隊長確定了,來確認工作內容吧!」凜曜是這次的隊長,因為年紀最大也比較矮......身高不是重點......

  旁邊還有叫做E的青年,雖然也在強調自己的身高,但就目前除了自我介紹大家還沒有什麼互動。

  這次的任務內容,有座古廟,傳說只要有人跑進去就出不來,被當地稱為吃人廟,這次目標是找出讓人失蹤的鬼,將他驅除古廟。

  時間限制從現在算起十二小時內,總金額十八萬,一人所得現金六萬。

  「我們要怎麼找鬼呢?」暖暖走進寺廟。

  寺廟建築偏向日式,但還是有中式蟠龍柱之類的花雕,應該是日治時期或更早建造的。

  凜曜挑起眉,「把門踹開應該就出來了。」不過那隻鬼說不定會生氣就是了,這就像你睡得安穩的時候有人一腳把你踹下床的感受。

  三人也沒有特別的計畫,凜曜帶頭直接踹門拆招牌,好吧!招牌太舊自己掉下來的。

  「這是古蹟耶!這樣踹沒關係嗎?」望著可憐遭殃的招牌,暖暖把他撿起來放在旁邊。

  完全無視古蹟的凜曜,叭啦兩句敷衍暖暖,然後繼續踹開第二扇木門。

  「早安!一大早冷氣開這麼強會感冒喔!」凜曜一腳踩在門檻上。

  刷!數顆乾癟的頭轉動黃褐色的眼珠子看著站在大門的三人。

  「我看不見!我聽不見!我只是個普通人!」E馬上閉上雙眼遮住雙耳。

  管你說什麼,那些像是殭屍的小鬼通通爬過來想把三人拖進去。

  只見E不怕死的一直往前走,凜曜抽出武士刀迅速斬出一條血路,E就一直往前走,好像被什麼牽引著。

  暖暖跟在後面有點不知所措,雖然說自己學過柔道,但那些鬼打開又爬過來。

  情急之下只好加重力道,啪!「對不起!」意外折斷一隻小鬼的手。

  原本想幫小鬼裝回他的手,結果不小心又採斷下面那隻小鬼的肋骨,暖暖急著道歉,九十度鞠躬的時候,頭去敲到旁邊的神明桌直接昏過去。

  看見還沒被鬼攻擊就先自己做便當的隊友,凜曜一把拎著暖暖,一邊打鬼一邊追E。

  E走到某扇門前,然後停下來,「不好意思,幫我敲門。」

  「你怎麼知道這裡有什麼。」凜曜轟掉一群小鬼,跳到E身邊。

  「我們都是全能型,如果特別去練某個觀感就會變得比別人發達,現在我使用知感去找那些小鬼的頭頭。」

  所以你是某種雷達嗎?凜曜抬起腳,一腳踹開門,「這敲的夠大聲嗎?」

  一股淡淡的幽香隨著一縷煙氣飄散出來,門後面是一座小花園,開滿睡蓮的湖中央有個涼亭。

  「唉......客人腳下留情呀!」有著紫色長髮俊美的古裝男子倚靠在涼亭座椅邊。

  凜曜把暖暖輕放在一邊的草地上,然後跟E走過去跟那隻鬼談判。

  「你就是讓進來廟裡的人失蹤的鬼嗎?」凜曜大剌剌跨坐在另一邊的椅子上。

  「敝人紫瞳,客人說的是,那些不速之客干擾我的生活。」男子勾出一抹笑容,笑在太過蒼白的臉上有點虛幻。

  E望著四處飛舞的小蝴蝶,仔細一看,那些蝴蝶有人的臉,翅膀看起來像是內臟根骨頭攪和而成。

  我看不見,E把眼睛閉起來,然後蝴蝶就飛到E耳邊發出怪聲音,我聽不見,E又把耳朵遮起來,但那些鬼蝴蝶一直纏著E。

  我打蒼蠅,啪啪啪!幾聲直接拍死那些煩人的蝴蝶。

  沒注意聽凜曜跟鬼談的怎麼樣了,轉身發現凜曜整個人跨在紫瞳身上,這是令人有點害羞輔導級動作。

  「好吧!既然你這麼想被親,我的愛槍也很想跟你接吻呢!」凜曜把槍抵在紫瞳額頭。

  紫瞳仍悠哉的笑著,「要求美女獻吻當真不容易,失禮了。」抽出一把白色摺扇,輕輕一揮,一陣強風把凜曜和E吹落涼亭跌進湖裡。

  又扇一次,把昏過去的暖暖擁入懷中,凜曜揪著E的領子把他丟上岸,自己要上岸時卻被一群小鬼抓住往下拖。

  「放開那女孩!」E上岸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把暖暖搶回來。

  紫瞳用扇子指著E警告他不要過來,「在下請客人協助復仇,客人不肯,退讓一步,求妻,客人仍不肯,這是為難在下。」

  晃出一條鐵鍊,這也是警告如果E再往前一步可能會斷手斷腳。

  E有點聽不懂,早知道剛剛不要去玩蝴蝶了,反正就是紫瞳要找仇人復仇被凜曜拒絕,所以紫瞳又說如果有人能來當他老婆就不作怪,然後跟凜曜求婚。

  湖邊傳來轟隆幾聲,凜曜在水中戰鬥好像有困難,但E又不知道隨便衝過去跟這隻鬼拚了會發生什麼悲劇。

  「等等,你要逼迫暖暖當你老婆嗎?」望著紫瞳已經在騷擾暖暖,E也只能在一邊看。

  「是又如何?」細長的手指捲著暖暖的長髮,「很少看見這麼可愛的姑娘。」

  暖暖這時才醒來,先是看著紫瞳,又看著E,然後看見在水裡打得火熱的凜曜,望著眼前抱住自己的俊美男子,暖暖呆了呆。

  看他長髮柔順飄逸,看他雙眼炯炯有神,看他臉型黃金比例,身散還散發特殊的香氣,這是讓人如此的著迷。

  但是,在這些美好的事物傳達到暖暖腦子裡之前,身體先做出反射動作。

  「變態!」

  一個迅雷不及掩耳的過肩摔,把紫瞳整個人摔到湖中,摔完之後才發現古代美男子都是身體不太好,經不起這樣一摔。

  結果還是要凜曜把這位體弱美男子拖到岸上,而他已經昏死了。

  「啊,現在怎麼辦?」為了防止他醒來亂揮扇子或武器,E先暫時把扇子根鐵鏈丟進湖裡。

  凜曜把頭髮扭乾,蹲在紫瞳旁邊,「他應該練成比較高等的靈,可以轉行去當土地公之類的。」

  「十分抱歉。」暖暖羞著臉,「要不要問人力公司有沒有地方缺土地公呀?」

  「幹麻不直接叫這傢伙在這裡當神就好?」E又拍死幾隻蝴蝶。

  「這間廟都快倒了。」凜曜用刀指著那個涼亭,原本完好的涼亭下一秒整座塌掉。

  這古蹟可以維持這麼久都是因為紫瞳的力量,現在紫瞳昏過去整座廟就會失去支持漸漸倒塌。

  在廟垮掉之前,E背著紫瞳跟其他人一起出去。

  「現在呢?等這傢伙醒來說不定會自己把廟蓋回去。」E把紫瞳隨手亂丟。

  「不要這麼粗暴啦!」暖暖把紫瞳移過來,然後拿出濕紙巾蓋在他額頭上,E倒是露出有點厭惡的表情。

  E看見紫瞳很明顯露出幸福的笑容,居然裝死,要不是暖暖靠他這麼近,早就一腳把他踹到魂飛魄散了,死色鬼!

  「我數到三,如果他沒醒,就讓他魂飛魄散,結束任務。」

  凜曜又跨坐在紫瞳身上,拿槍抵著他的額頭,但也才數到一,紫瞳就張開眼了。

  「被兩位姑娘如此疼愛,在下感動不已,姑娘請收槍吧!」紫瞳這才默默的說,凜曜才收槍起身。

  「那你現在要去哪裡呢?」暖暖把紫瞳拖遠一點,怕凜曜擦槍走火,手滑打死這個鬼。

  紫瞳望著天空,其實他連現在是什麼年代都不知道,如果就這樣繼續留在這裡可能真的會變成妖怪或是惡靈吧!

  「問過公司了,這裡好像有類似式神之類的職前訓練。」E拿出手機,把螢幕轉給紫瞳看。

  三人突然覺得敲敲鬼門,裡面的員工說不定有一半都是鬼,是說那間公司在哪裡?好像也沒有人特別去查,但也不重要。

  紫瞳答應後,公司馬上回傳任務結束,現金匯出的消息。

  「啊!工作終於結束了。」凜曜伸伸懶腰。

  我是哥哥,快接電話!我是哥哥,快接電話!凜曜在回家的區間車上又接到自家哥哥的騷擾電話。

  因為這個怪手機鈴聲還讓其他乘客注意到凜曜,真是困擾呀!

  到廁所跟哥哥嗆個兩聲後才回到座位。

  「呵呵,手機真是好玩的東西。」紫瞳冷不防出沒在凜曜旁邊。

  也不管會不會人發現,凜曜直接拿槍指著紫瞳的太陽穴。

  「你怎麼會在這裡?」而且怎麼不用古代的說話方式了?之前在廟裡還古代的讓人聽不懂他再說什麼。

  「不要這麼兇,在下現在是實習式神,被安排在妳之下。」

  「啊?」凜曜露出不解的表情,「我不要實習式神,我要真的而且強大的式神。」

  在日本好像聽過這類型的鬼怪,不過大家都是強大的鬼,像紫瞳這樣弱氣的鬼收來也沒用,賞他一巴掌說不定就魂飛魄散了。

  「不要這樣啦!在下已經被其他人拒絕好多次了。」

  實際上是紫瞳拒絕別人,因為他只想要女性,而且要能保護他的女性,會戰鬥的凜曜是在適合不過了。

  「唉......那拿來當寵物好了。」

  「寵物?」

  「現在學狗叫一聲!」凜曜又用槍指著紫瞳。

  「汪!」紫瞳就傻傻的叫了一聲。

  好吧!如果拿來當寵物的確挺適合的,說不定還有其他功能。

  ──

司徒芫(莞月)、爵(彥)、禾牧(嚮)/工作中

  快接近中午的同時,我接到一封關於工作的簡訊,而地點剛好就在我現在吃飯附近。

  就是那間小房子嗎?那間詭異的房子從小我聽人說鬼故事到長大,我每次經過這裡也能感覺到鬼的存在,只是一直沒接近而已。

  第一個同伴彥,帶著白貓走來,整身看起來是個酷酷型的潮男。

  另外一個莞月掛著小白蛇,也看起來冷酷酷,而且穿得很像會去夜店當DJ。

  至於我,我是嚮,因為想幫弟弟籌治療眼睛的費用才接這個怪工作。

  隊長什麼的,那兩個人很有默契的填上我的名字送出去,等等!你們是懶得當隊長吧!是說隊長到底是做什麼的?

  如我所料,目標還是那棟舊房子,那裡面好像曾經發生過殺人案件,有鬼在那裡陰魂不散。

  總金額十五萬,一人可分得五萬,時間限制下午五點前。

  雖然很想去摸摸彥身上的白貓,不過那兩個人也沒什麼交談,一起走進房子裡了。

  喂!不要無視我呀!

  其實房子沒有很大,也才兩樓,彥沒說什麼就自己走上去,莞月也什麼都沒說,直接在一樓翻找起來。

  我站在玄關,我現在是要翻玄關嗎?看過很多次這間房子,不過進來還是第一次耶!

  過了大概一小時,我還站在玄關翻著就相簿,看見這一戶原來只有一個爺爺跟一隻老狗一起住。

  彥從樓上走下來對我搖頭,莞月走過來也對我搖頭,你們是找不到的意思嗎?

  說也奇怪,作者都已經打字打到幾行了,你們怎麼都不說一句話?如果要我先開口,萬一你們不回答我不就在自言自語了。

  不行,都來到第五章了,怎麼能在這裡腰斬笑點,作者你沒看見我的履歷表上面寫說我愛開玩笑嗎?

  看彥一眼,笑不出來,看莞月一眼,還是笑不出來。

  我現在對他們開玩笑會不會馬上領便當?成為第一個被人打死的角色。

  作者你不能安排可靄可親可以給我吐槽的人嗎?

  不行--

  還真的給我回答,目前連隻鬼影都沒出現,就在我內心充滿OS時,彥和莞月居然找出茶具泡起茶來。

  喂!這是一篇鬼故事呀!雖然從第一章開始好像就沒有可怕的地方,不過你們也說出一些嚴重的話吧!譬如說感覺到涼風之類的。

  彥跟莞月一邊喝茶好像還談論關於寵物的事情,這兩個人在鬼屋悠哉悠哉把另一個叫做嚮的隊友扔在玄關。

  真是受夠了,如果這篇文章在不出現一個對話框,那讀者可能會被悶死。

  正當我想開口說話時,旁邊有一隻生物說話了,『年輕人進來都不按門鈴,嘿!那是我的高山茶!』

  我這下沒辦法開口了,因為我的第一句台詞被一隻有著老人頭的狗搶走了。

  我知道我在履歷表上面說我很喜歡小動物,所以作者你就特別讓我去愛護這隻人面犬嗎?

  我罵了一句髒話直接跳開,人面犬根本不是鬼呀!是妖怪!

  彥默默的端著高山茶過來,望了一眼人面犬,莞月則是皺著眉,他好像不喜歡狗。

  太好了,現在應該到了要跟鬼交談的場面,我就不信作者能在不出現對話框的情況下讓我們結束任務。

  『其實我死了隻後我家的狗還一直守護這個家,我也捨不得離開我家的狗,所以就變成現在這麼模樣了,能不能幫我把我跟我家狗的骨灰拿去安葬呢?就在樓上房間裡的抽屜哩,有個鐵盒。』

  對話框是出現了,不過怎麼還是這隻人面犬在說話,只見彥點點頭,去樓上拿個盒子下來。

  我們三個人的手機同時響起,簡訊上面標示任務結束金額已匯出。

  什麼?居然!這個任務可能是第五章以來最安靜最平靜最嚴嗑牙的一篇,而且是秒殺任務。

  當出現兩條槓槓的時候就代表本篇結束了,怎麼會這樣?整篇文都是我的OS,這能看嗎?現在應該有人在抱怨作者在混!

  --

  兩條槓槓還真的出現了,不過我怎麼還能OS這麼多?

  虧這次難得都是男生,難得有男子軍團,結果居然這麼冷清的了結,至少叫個小乙來亂場嘛!啊不對,這樣就不是男子軍團了。

  司徒芫(莞月)、爵(彥)、禾牧(嚮)/日常

  欸?上面那個標題這怎麼回事?

  欸?我怎麼坐在咖啡廳跟這兩個男的一起喝咖啡,是說咖啡廳裡可以帶寵物嗎?

  「今天的工作終於結束了,好累喔!」第一開口的是點黑咖啡的莞月。

  哪裡累呀!不過就翻翻東西跟一隻狗對話就結束了。

  「辛苦了。」彥點的是焦糖奶霜,他淡淡的說。

  我望著我手上的果汁,奇怪了!那兩個型男點了看起來就很特別的東西,作者你跟我有仇嗎?

  下一秒果汁被換成卡布奇諾,這樣才對嘛!

  「那個......我可以摸貓嗎?」雖然很尷尬,但我真的超想摸摸那隻白貓。

  彥點點頭,把貓抱到桌子上,貓很乖的坐在桌上給我摸。

  喔喔,好可愛喔!這一摸讓我有一點原諒作者惡搞這篇文章了。

  「等等去我家打電動怎麼樣?」莞月又喝了一口咖啡。

  我點頭的瞬間,下一秒就出現在一個超氣派的房子裡,然後我坐在沙發上手裡拿著遊戲機把手。

  現在是怎樣?瞬間移動嗎?要簡略也簡略過頭了吧!

  看一下時間,剛剛喝咖啡明明才三點,現在居然已經晚上八點了,天吶!我失憶了五個小時!

  「時間不早了,趕快回家吧!」坐在我旁邊的彥這麼說,不過他的頭居然變成一隻貓。

  「留下來吃晚餐在走。」莞月也說話,但是他的頭變成蛇。

  啊啊啊啊啊啊阿啊--我尖叫,嚇的還真的把心臟給他吐出來,等等!真的吐出來是怎樣啦!

  啪啪!不知道誰突然呼了我兩巴掌,我睜開眼,是正常版的彥。

  「終於醒了嗎?」他說。

  欸?現在是什麼狀況?「發生什麼事了?」我按著發紅的臉頰。

  「你一進鬼屋就突然昏倒,剛剛看你好像在做惡夢所以把你打醒。」彥身上的貓攀在他肩上喵兩聲。

  欸?所以我剛剛都是在作夢嗎?從一踏入玄關的那瞬間都是夢嗎?

  「我處裡好了,欸?你醒啦!」莞月拿著一跟鐵棍從樓上走下來,我看看四周都被打得亂七八糟。

  「所以這次的鬼不是人面犬嗎?」我呆坐在地上,把我夢見的事情告訴他們。

  莞月回去樓上找到那個鐵盒拿下來,「鬼是人面犬沒錯,不過超噁心的。」他把鐵合拿出去燒掉。

  這次手機的簡訊是真的任務結束,我現在真的可以喘一口氣了。

  跟他們聊幾句之後發覺彥跟莞月雖然話少,但基本上人都還挺不錯,那個噩夢真討厭。

  晚上走在路上,天哪!今天真的是精神耗損,為什麼會被鬼纏上做怪夢。

  一回家才闔上大門,我就看見我媽媽的頭變成一隻蟑螂......

  這又時從什麼時候開始的?等等,聽說那個舊房子是曾經發生過殺人案件,那是死了幾個人?

  我家廚房走來一隻有豬頭的男人,手裡拿著菜刀搖搖晃晃走來。

  看來我又做了一個醒不來的夢。

  --

 

百里香、靈(羅斯)、乙澄(路人乙/小乙)、禾牧(嚮)/日常(一)

  因為工作關係,百里香很快就認識很多朋友,雖然有些都不太正常,不過熟了之後就習慣了。

  「奇怪,大家怎麼還沒來呀?」羅斯看著公園中央的大鐘。

  今天約了六月雪、蝶、凜曜一起出來吃飯,但現在也只有百里香和羅斯到場。

  因為天氣有點熱,所以兩人打算先去旁邊的咖啡裡等。

  百里香皺起眉,手機訊號居然是零格,「這裡收訊好差,我出去打電話給他們。」

  就在百里香起身的時候,咖啡廳裡的所有人突然全部昏倒,嚇得百里香退後好幾步,羅斯也站起來想要打電話叫救護車,結果電話撥不出去。

  「這是......什麼靈異事件嗎?」百里香身邊曾經發生過各種詭異的靈異事件。

  很典型的東西會自己動,還有電燈閃爍明滅,手機訊號零格。

  就在羅斯想去察看其他人身體狀況時,百里香突然叫了一下,「那個人怪怪的。」

  只見一個穿著連帽、戴著耳機的少年?不確定他的性別就相把他當男的好了,總之,那傢伙用很詭異的姿勢從地板爬起來,然後開始跳舞。

  「這是中邪了嗎?」羅斯膽子很大,直接把少年的耳機拿下來。

  「嘿!」少年皺起眉,「啊!你好,我是小乙。」直接略過羅斯,小乙很快衝過去跟百里香握手。

  百里香有點為難的笑,「我是百里香。」

  羅斯把耳機套在自己頭上,發現歌曲也挺好聽的,就模仿小乙跳舞,順便到樓下看看情況。

  「現在是工作嗎?我沒收到簡訊。」小乙坐到桌子邊直接喝掉羅斯的可可,「這群人昏倒的時候,我還以為是要跳什麼快閃舞。」

  「樓下的門打不開,店員也睡死了。」羅斯爬上樓,手上多了一塊蛋糕。

  現在大家都很肯定這是靈異事件,「這種事情回報給公司有用嗎?」百里香拿出手機想發簡訊。

  「有人的頭變成豬腦了耶!」小乙指著角落邊的人。

  其實不只那個人,四周還有其他人的頭變得不正常,變成各種動物,然後開始扭動發出哀嚎。

  「哇!」一隻蜥蜴用舌頭捲住百里香的腳踝,百里香趕快踢開,然後跳到桌子上。

  羅斯還帶著耳機,「什麼?你們說什麼頭?」他好像沒發覺異狀。

  「羅斯!快點爬上桌子,有蜘蛛爬在你身上耶!」百里香拿出小刀隨時做好攻擊的準備。

  羅斯很淡定的抓抓頭,「什麼?我什麼都沒看到呀!」

  「快把我的耳機還來!」小乙一個跳躍搶回耳機,接著換羅斯大叫跳到桌上。

  小乙戴上耳機後繼續扭動身體跳舞,完全無視現在的恐慌。

  「我剛剛戴耳機的時候就沒看到呀!現在怎麼回事?」羅斯用椅子連接到百里香站的桌子。

  「你們在做夢!快點醒來!」一個男生的聲音從一隻羊駝身上傳出來。

  沒錯!有一隻羊駝正在啃草,雙眼誠懇的望著桌上的兩人,叫他們快點醒來。

  「哈哈,如果這是夢,那被羊駝踹一定不痛!」羅斯邊笑邊指著羊駝。

  下一秒羊駝蹄狠踢在羅斯臉上,百里香還沒來得及尖叫,另一腳就踢在她身上。

  「哇!」百里香跳起來,四周的人被她嚇到。

  羅斯趕緊把百里香拉回座位,「都恢復正常了,不過那傢伙還在跳舞。」

  只見小乙還在聽音樂,然後站在路中間跳舞,看起來也沒在夢遊什麼的,所以他應該是清醒的。

  「我是嚮。」一個男生突然坐在兩人之間。

  羅斯稍微驚訝,「你是羊駝?」

  「不是......」嚮揉揉太陽穴,黑眼圈有點重,「只是我剛剛在躲鬼,躲來這卻讓你們兩個被纏上。」

  被鬼纏上?「不對呀!我完全沒感覺到鬼!」百里香又拿出手機,訊號滿格。

  所以從訊號零格的時候就進入夢了嗎?

  「等等,小乙怎麼沒事?」羅斯指著正要從窗戶跳出去的人。

  嚮聳肩表示不知道,「不過你們要小心,我覺得那隻鬼會攻擊在人力公司工作的人。」

  「你怎麼知道......」

  百里香還沒問出問題,嚮就先遞出手機,那是一個地圖,上面有綠色點點。

  「去下載公司的APP,可以知道這附近是不是有工讀生。」

  之後其他人就來了,因為剛好遇到小乙和嚮,所以大家就一起去吃飯了。

  嚮還告訴他們要小心怪怪的夢,這個鬼很喜歡把人頭變成動物,只要把人打醒就可以解除了。

  雖然這件事情好像有告知公司,但因為沒有委託人所以沒有組織打鬼小隊。

  吃完飯大家解散,羅斯一回到家,剛打開玄關就看見好幾個小乙在他家跳舞,不過後腦都黏著動物的面部。

  他苦笑,「這樣算好夢還是惡夢?」

  --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