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因為暑假到了,突然想打鬼故事
所以就在御論發表的合文鬼故事

這裡只收錄工作中和日常
如果想看更多有趣的文章可以到原文去看喔!

 

原文位置:

【敲鬼門】夏日工讀生

 

--

*序

  好不容易到了暑假,只顧著玩樂不知不覺就把自己的零用錢花光了。

  意識到財務危機,只好四處找短期打工機會,畢竟過了暑假之後有沒有時間工作都還不曉得。

  烈日當空,柏油路噴出熱氣都曬出海市蜃樓,為了一份時薪只有115或130的工作如此勞累奔波還真不划算。

  叮咚--
  
  正當坐在陰影處納涼的時候,手機傳來一個未知來電的簡訊。

  簡訊內容是這樣來著:

  哈囉!年輕人,你是否有夠大的膽子?你是否熱愛鬼神妖魔?你是否希望獲得一份高薪又能自己選擇時間的工作?

  我們是『敲敲鬼門人力公司』,工作方式為接案子領薪水,最低底薪保證三萬。

  如果有興趣請回傳履歷給本公司,並且耐心等待第一份案子的到來,祝您工作順利。

  --

  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詐騙工作嗎?為了安全將簡訊拿給身邊的親朋好友觀看,結果其他人卻只能看見亂碼,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靈(羅斯)、瀾(六月雪)、百里香/工作中

  蟬撕心裂肺的叫著,火辣辣的陽光無情的侵蝕著生物表皮,無力吹起的熱風,這種天氣真的想讓人罵髒話。

  「好熱......」六月雪蹲在樹下抱怨著。

  左邊站著是剛認識的羅斯,他居然還能在這麼熱的天氣穿著長袖,右邊還有個可愛的大姐姐百里香,很神奇的一滴汗也沒流。

  「你真的叫做雪耶!都快融化了。」百里香微微的笑著,遞給六月雪一張濕紙巾。

  有女生來接工作真是太好了,六月雪帶著感謝的心情接過濕紙巾。

  基本上今天三人都聚集在這裡,都是因為收到訊息說附近有工作可以接,因為百里香是三人中年紀最大的,所以把她提出去當組長。

  決定好隊員組長之後工作詳細內容就傳過來了。

  OO公寓,多次被人投訴年久失修已成危樓,但每次都會發生各種災禍導致拆除工程無法進行。

  有個工人曾經表示,在晚上聽見公寓有人唱著兩人三腳之類的童謠,但是那間公寓已經被封鎖,不可能有小孩可以跑進去玩。

  作過多次法會仍無法解決這個問題,所以今天三個人的任務就是把作亂的鬼找出來,然後驅趕。

  總金額十二萬,一人可以拿到現金四萬元。

  期限,從現在算起的十二小時內。

  「四萬呀!房租有著落了。」羅斯抬頭望著被雜草埋住的公寓。

  「那個......我們先來互相認識一下吧!」百里香有點怕怕的,畢竟突然跟陌生人在荒郊野外找鬼。

  六月雪先說了,本身可以聽得見鬼說話等等,一開始的確會害怕,現在已經習慣了,雖然家裡不缺錢,不過想幫自己加點零用錢才接工作的。

  羅斯是陰陽眼,看鬼看了幾十年確沒有近距離接觸過所以有很多好奇和疑問,自己住在一間公寓裡靠著微薄的薪水生活和付學費,因為這個工作很符合自己的興趣和需求才想試試看。

  百里香,基本上已經把鬼當人看了,雖然自己家很有錢,但是想藉著這個機會多多磨練對付鬼的方法。

  「重點是,我覺得會唱童謠的詭應該只是個小孩。」

  「啊?」六月雪偏著頭,「就算是小孩也是很強的鬼,話說我們要怎麼驅逐呀?」

  「跟他們一起玩?」羅斯提出了一個嚇死其他兩個人的方法。

  「你怎麼確定他們想跟我們玩?」六月雪又跟百里香要了一張濕紙巾。

  羅斯指了一下公寓窗口,「剛剛那裡有個小孩跟我們招手。」

  其他兩人順著看過去,什麼都沒看到,不過招手就是歡迎的意思嘛?

  由羅斯走在最前面,穿越快變成叢林的雜草,終於到了公寓大門。

  「嗯?什麼都沒有感覺到呢!」百里香輕輕打開鐵門,裡面除了蜘蛛網和灰塵沒什麼特別的。

  六月雪直接朝走廊深處大喊,「我們是來調解糾紛的,快出來談。」

  不說還好,一說完一股冷迎面而來像是寒流低溫十幾度,百里香想轉身開門卻發現門被鎖住了。

  「被很老梗的反鎖在鬼屋裡了呢!」羅斯苦笑著。

  「所以現在是要進去嗎?然後很老梗的走散之類的嗎?」六月雪邊說邊走到警衛櫃檯翻找一些東西。

  最後決定還是先站在警衛室這裡找東西,因為這公寓是危樓,就算沒被鬼嚇死也有可能先被什麼剝落水泥砸死。

  百里香在佈告欄上面發現有趣的東西,「這個!」她趕緊拿到桌上給大家看。

  這是一個兩人三腳的玩遊戲方法,先湊足三隻腳綁在一起,然後大家一起唱:一腳兩腳三角形,四腳五腳多一隻腳,多餘的腳要砍掉。

  「真是有趣的遊戲呢!」羅斯居然還能笑出來。

  「只要玩了這個遊戲鬼就出來嗎?」百里香的手有點顫抖。

  也只能硬著頭皮玩了,羅斯比較高站中間,百里香在左邊,六月雪站右邊。

  「好囉!那我們就慢慢走,盡量不要走離太遠門口。」羅斯搭上兩個人的肩。

  所有人吸了一口氣,「一腳......」

  「啊!」三個人默契很差才踏出第一步就跌個東倒西歪。

  「不是說先用右腳起步嗎?」百里香皺著眉。

  「我這裡是左腳呀!」六月雪很不自在的扭動腳踝。

  「我站在中間最難走!你們不能慢一點嗎?」羅斯還在傻笑。

  花了一番功夫,三個人終於談好該怎麼起步,不過還是唱不到第二句又跌的亂七八糟。

  「就說我是左腳啦!」

  「我穿裙子腳不能抬這麼高啦!」

  「你太矮了,能不能把腰桿打直呀!」

  「是你太高了!我才十六歲!正值青春發育期好嗎?」

  三個人一邊用詭異的姿勢往前走,也沒發覺自己已經離門口很遠了,一直失敗的情況下來想說走樓梯會不會比較好。

  結果都走到四樓還唱不完,而且還搞的灰頭土臉。

  「夠了!」六月雪惱羞成怒,「管他能不能走,唱完就可以了吧!」

  看見六月雪已經氣到頭上冒煙,其他兩個人也只能配合了。

  「一腳......」

  「噢!」

  「兩腳......三......」

  「啊!」

  「三角形,四腳......」

  「好痛!」

  「五腳多一腳......」

  「痛痛痛,我是左腳啦!」

  「多餘的腳要砍掉!」

  三個人終於唱完,累的趴在地上喘氣,不過唱得這麼爛不知道那隻鬼受不受理。

  吱--

  黑暗的走廊深處傳來某種鐵器拖拉的聲音。

  『多的要砍掉。』

  一個像是泡在水裡幾個月的腐屍一跛一跛的走來,因為已經爛不成形,看不出他的性別。

  「啊--!」

  三個人齊聲尖叫成就了世界高音的水準,而且默契突然變好,在腳綁在一起的情況下一起在公寓裡亂竄。

  「你不是說那是小孩嗎?」六月雪看了一眼羅斯。

  「也許還有其他鬼,你不是看不見鬼嗎?那你為什麼跟著一起叫?」

  「聽得見也很可怕好嗎?」

  「現在怎麼辦啦?」百里香都快哭出來了。

  三個人最後跑回警衛室,蹲在櫃檯裡不敢出來,之前都只有遇過搗蛋鬼的經驗,現在遇到這個會殺人的還真的不知道要怎麼應付。

  羅斯又苦笑了,「繩子解不開呢!」

  「真的假的?」六月雪從抽屜翻出美工刀和剪刀,不過塑膠繩居然弄不斷。

  「所以我們要除掉那個鬼才可以分開嗎?」百里香拿出手機顯示無訊號,想打電話救援也來不及了。

  「好吧!」六月雪找了一個有點長的鐵條,「我會一點點劍道。」

  「不過你看不見鬼在哪呀!」羅斯也站出來了,「我跟百里香告訴你鬼在哪裡,然後你試著打打看。」

  試著打打看,這意味著鐵條有可能會穿過那隻鬼囉?

  反正也想不到其他辦法,眼見那隻鬼拖著一把生鏽西瓜刀朝著警衛室走來。

  聽得見鬼的喘息,六月雪冒著冷汗緊握鐵條。

  「現在打左邊!」羅斯說。

  還沒舉起鐵條百里香又說,「換右邊!」

  「又是左邊!」

  「過去右邊了!」

  「是哪邊啦!」六月雪這次居然炸毛。

  羅斯有點無奈,「他一直扭來扭去,呃......現在天花板上。」

  六月雪不知道扭來扭去是怎麼回事,不過三個人突然往各自的方向倒去,好像是那隻鬼跳過來攻擊誰了。

  「羅斯!」百里香一手不知道抓什麼,羅斯則好像被誰壓住了。

  「現在是怎樣?有兩隻鬼嗎?」六月雪拿著鐵條直接在羅斯上方用力揮過去。

  聽見碰一聲好像有什麼東西飛去撞牆,看來打到鬼了,而百里香抓的是鬼的西瓜刀。

  鬼似乎被惹毛,速度很快的衝向百里香,齜牙列嘴面目猙獰,像是饑餓的野獸直撲而來。

  百里香一急,直接拿西瓜刀朝鬼的左眼戳去。

  那隻鬼立即跪在地上哀嚎幾聲。

  「我們不想傷害你,快點坐下來跟我們好好談談。」羅斯已經拿了一張椅子過來。

  三人知道自己可以傷害鬼時,馬上就認知到就算不用詩經符咒,他們也可以讓鬼魂飛魄散。

  按著流膿的左眼,那隻鬼嗚嗚幾聲才安靜坐在椅子上。

  「對不起。」百里香拿出衛生紙給那隻鬼,「那個,你為什麼要一直待在這裡呢?」

  『這裡是我家!』

  「已經不是了,在建商請更厲害的人來之前快點離開。」六月雪把腳上的塑膠繩剪開,看來那隻鬼已經無害了。

  『我不甘心!我不要走!我要殺......』

  「好吧!」羅斯露出笑容,「讓你魂飛魄散比較快。」只見羅斯拍拍六月雪的肩。

  『......好吧!不過要跟建商說幫我辦個超度法會。』

  「那你現在要去哪裡?」百里香問,只見鬼搖頭。

  「你可以去住建商家呀!」羅斯指著地上的封條,上面有寫建商公司名稱。

  「對耶!這樣還可以確保建商真的有辦超度法會。」百里香拍了一下手。

  終於跟鬼談合,鐵門也可以打開了,那隻鬼很神奇的隨風飄走,應該是去建商家了。

  三個人終於可以鬆口氣,哈拉幾句後各自回家。

  羅斯回家發現現金就放在自家玄關中央。

  六月雪的現金竟然放在冰箱,而前是在肚子餓找食物時發現的,家裡的人也剛不在家。

  百里香的錢放在床上,她發現後直接匯入銀行,還把戶頭帳號傳給人力公司,跟他們說下次轉進戶頭里就好。

  過了許久,某人的手機發出叮咚。

  又是一個工作,那這次誰會來接呢?

  --


翎敫(凜曜)、朔(特洛伊)、百里香、呈蝶(蝶)/工作中

  百里香坐在公園長椅上,剛剛在冰店吃冰的時候手機收到工作,集合地點就在這個公園。

  「妳也是來工作的嗎?」一個穿著飄逸長洋裝的人頂著草帽走來。

  百里香點點頭,「我是百里香。」聲音有點小,不知道對方有沒有聽見。

  「我是蝶。」蝶手上也拿著冰,直接坐在百里香旁邊,「其他人好慢呀!該不會不來了吧!」

  但其實蝶自己也遲到了十分鐘,百里香不但準時還提早到了。

  沒過多久,一位穿著看似黑色軍服的女生也來了,「抱歉,剛剛卡彈。」

  「卡彈?」百里香有點恐懼的縮一下,該不會遇到黑社會了吧?

  「沒事、沒事!我是凜曜。」

  百里香還是點點頭,然後坐過去一點讓凜曜有位置坐,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話題跟槍有關,蝶跟凜曜很快就聊起來。

  又過了一段時間,一個酷酷的短髮女生也過來了,「特洛伊。」她臉死板板的,看起來很不想來。

  「好了!大家都到齊了。」凜曜跳起來,然後手機按了按,「隊長什麼的就交給年紀大的人來當吧!」

  「欸?」百里香露出驚訝的表情,怎麼又來,但其實隊長好像也沒做什麼的樣子。

  任務內容很快就回傳了,這座公園中央有個水溝蓋,打開,進去,然後把嬰屍找出來,死了不負責。

  總金額三十二萬,一人可得現金八萬。

  「哪個孕婦在馬桶生小孩呀!」蝶有點厭惡的說,「我不要進去水溝裡!」

  「哼!」特洛伊什麼也不說,自己默默的走到中央打開水溝蓋先下去了。

  「又一個。」凜曜歪著嘴,「這算是所謂的物以類聚嗎?」

  「物以類聚?」百里香望著黑漆漆的水溝通道。

  「能看見鬼的都知道吧!很討厭普通人。」凜曜先讓百里香下去,然後是蝶。

  蝶同意凜曜的說法,「對呀!他們都不懂。」

  百里香好像聽得懂這兩個說的話,說也奇怪,人死後就變成鬼,但人跟鬼的差別應該只有肉體吧!但自己還是比較喜歡鬼。

  下去後發現特洛伊在下面等他們,原來她也不是不合群的人。

  「好了,聽說人力公司陽盛陰衰,這裡應該就只有我們鐵娘子自立自強了。」

  凜曜說出這句話時,明顯看見蝶露出有點尷尬的表情,但沒有人追問。

  「那個......簡訊後面有提到死了不負責,是什麼意思呀?」百里香拿出手機照亮道路。

  「就是這個意思!」

  凜曜不知道從哪裡抽出武士刀,一把拉過百里香同時把刀子比直的往前突刺。

  刀貫穿了一團濃稠的不明物,那個東西喔喔幾聲就變成一堆垃圾掉在地上。

  「那是什麼呀?」蝶貼著牆壁走,很不想碰到那團垃圾。

  凜曜把刀子上的髒污甩掉,「怨靈積怨的產物。」

  「那個嬰兒的怨靈嗎?」百里香皺起眉。

  特洛伊也拿出匕首,她自行往前走,也不管後面的人有沒有跟上。

  因為蝶一直抱怨哪條路太髒不想走過去,所以百里香和凜曜漸漸離特洛伊越來越遠。

  「你這個死潔癖!這樣永遠都找不到嬰屍了啦!」凜曜很不爽。

  「我沒有潔癖,是因為這雙鞋是昨天剛從義大利坐飛機來的新鞋,決不能弄髒!」

  百里香被夾在中間有點無奈,也不知道要怎麼插話才好。
  
  在鬥嘴鬥到一半的時候,四周的氣氛開始改變,變得陰涼惡臭,好像有毒氣要飄過來的樣子。

  只見一群綠油油、黏糊糊的泥巴人堵住前面的道路,旁邊的水溝也爬上了幾隻泥巴人。

  「我來開路!」凜曜抽出武士刀,同時也拿出一把槍。

  「我來掩護!」蝶也拿出兩把槍。

  「我......」百里香頓時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基本上看見泥巴人很可怕,看見兩個女生居然可以隨意拿槍更可怕。

  碰碰碰!連續好幾聲槍響,泥巴人打爛了還會再生,蝶也不能顧及自己的新鞋,哪裡有路就往裡跑了。

  百里香摸著包包裡的東西,希望翻出訂製的銀色小刀,雖然丟出去不一定能造成多少傷害,但至少能幫忙。

  「啊!好煩呀!」凜曜不知道唸了什麼,然後武士刀上爬滿鮮紅色文字。

  用力把武士刀插在地上,造成某種震動,一股力量以為中心凜曜擴散出去,泥巴人瞬間瓦解成一團垃圾和髒水。

  「這是什麼?」百里香有點嚇到,這應該是電視上才會出現的場景吧!

  「啊!抱歉忘了說我其實來自日本,這種小伎倆是偷學到的。」凜曜嘿嘿笑了幾聲。

  「不過你們有槍,這樣不會被警察抓嗎?」

  蝶歪著嘴,「這是玩具槍啦!哈哈!」很明顯是騙人的。

  一路上還遇到鬼火之類的東西,不過都被一槍打掉,最糟糕的也不過遇到毒氣,不!那是最糟糕的。

  叮咚--

  正當三個人困惱的時候,手機居然有了簡訊。

  上面顯示任務完成,金額匯出。

  「特洛伊自己找到嬰屍了?」蝶很大聲的叫著,「還把我們丟在水溝裡自己先走!」

  凜曜聳聳肩,「看來現在是我們要想辦法自己出去。」

  「不過她能自己一個人找到還帶出去真厲害。」百里香蹲在一邊有點失落。

  「不過怨靈的怨氣還在呀!真麻煩。」凜曜又拿出槍。

  前面後面都被毒氣夾包,唯一能走的就是旁邊的溝渠,又臭又髒,看起來像是廚餘化糞池融合的汙水。

  「我不要下去--」蝶幾乎是在尖叫。

  百里香只能硬擠蝶下去,總不能自己先逃走吧!

  突然覺得蝶的胸口硬硬的,一般女生到了這個年紀胸口還會平成這樣嗎?

  「蝶?你......」

  「我是男的,幹麻啦!我不要下去!」

  百里香赫然發現自己就擠在男人的胸口上,一時壓力飆高,整張臉脹紅,熟練的拿出防狼噴霧劑朝蝶臉部噴去。

  蝶痛得睜不開眼,一個重心不穩摔入溝渠裡,然後爬起來再尖叫第二次,因為他全身的被髒水碰到了。

  「對不起啦!」百里香也跳進溝渠,雖然很怕被蝶打,但還是硬拉著蝶往前拖。

  凜曜喃喃唸了幾句,然後輕吻槍口,接著把子彈朝毒氣打去,,子彈再碰到毒氣前爆開炸出另一團白色霧氣跟毒氣調和,當毒氣消去時,鬼火和泥巴人又蜂擁而上。

  「啊啊啊--我的洋裝!」蝶已經無力掙扎在一邊哭了。

  「等出去就有八萬元,在去買新的就好了啦!」百里香也有點心痛自己身上的衣服跟鞋子。

  「這件要一千七百萬,德國名師設計的耶!今年夏天才剛出款,已經沒有貨了啦!」

  「好啦、好啦!明天一起去德國在買新的給你!現在快點逃出去好嗎?」對於家裡也是富豪企業的百里香而言,一千七百萬的衣服已經有一整櫃了。

  蝶聽了之後才默默點點頭,「我現在訂機票。」

  「等等!這裡收不到訊號啦!」百里香有點急跳腳,再說,應該先打電話救援才對。

  我是哥哥!快接電話!我是哥哥!快接電話!

  聽見奇怪的手機鈴聲,原來是凜曜的手機在叫,凜曜用日文罵了一句髒話,一邊打怪一邊接起手機。

  「我在工作!還有幹麻亂調我的手機鈴聲!」

  「凜曜,快叫你哥打電話報警救我們!」蝶爬上岸,也拿出槍一起打怪。

  凜曜露出很不願意的表情,「不要打擾我工作!」然後哼!一聲把電話掛掉。

  百里香也爬上岸,這裡明明收不到訊號,凜曜的哥哥是怎麼打電話過來的?

  「從這裡爬上去!」百里香抬頭發現附近有一個水溝蓋,雖然爬梯有點噁,不過要出去也只能爬了。

  三個人慌慌張張爬上去後,那些鬼怪也想爬上去。

  凜曜把蓋子蓋上,然後把自己的刀放在蓋子上面,那些鬼怪居然就出不來了。

  「唉......雖然百里香要帶我去德國,但我還是要跟人力公司索賠。」蝶接過百里香的濕紙巾,到公廁把自己弄乾淨。

  「看起來活的很好嘛!」特洛伊又冒出來,然後冷冷的說著。

  在其他人還沒想到應該罵她還是問她怎麼出來的時候,特洛伊又自己走掉了。

  「唉呀!做這行的果然有點難交到朋友。」凜曜嘆口氣,然後收起武士刀。

  蝶環起手,「哪有啊!」蝶指著自己又指著百里香,「明天一起去德國,機票我請。」

  「哈!不過到時候可能會在行李箱裡發現我哥。」

  百里香皺起眉,「你哥?」

  「這說來話長......」

  太陽落下,三個人走在有點冷清的街道上,為了怕凜曜的哥哥跟著一起去德國,三個人決定今晚要外宿了。

  --


子遙(累遠)、瀾 (六月雪)、乙澄(路人乙/小乙)/工作中

  夏天的夜晚,可以說熱的像是在卡車排氣口聞臭。

  六月雪去小七買了一罐咖啡,這次的任務時間是在午夜十二點,反正爸媽都睡死了,現在年輕人晚上不回家本來就是常態。

  為什麼爆肝也要接這個任務呢?因為上面顯示總金額三十萬,這代表越少人接,分到的金額就越高。

  「我是小乙。」一個讓人分不出性別的人站在六月雪旁邊。

  上下打量一下,看不太出來是男還是女,不過聲音判斷應該是女生吧!應該吧!

  有點感嘆這次沒有跟到像百里香那樣可愛的女生,而且她還揹著一個很長的武士刀,長度都快跟小乙一樣高了。

  「我是六月雪,好像還有一個人沒到。」看著手機,上面顯示會有三個人來。

  「沒來?那就算啦!這樣錢是我們兩個分。」小乙眨眨眼。

  一人十五萬?還不錯!那隊長給小乙當,六月雪把資料傳出去後,工作內容就傳過來了。

  地點OX豪宅,條件:在不吵醒屋主的情況下拿走冰晶石,限定時間凌晨五點之前。

  「等等!這次要我們去偷東西,這跟鬼有什麼關係?」

  小乙也看一下自己的手機,「那個豪宅是鬼屋,私人土地,聽說有鬼在阻止屋主拿回價值三億的冰晶石項鍊。」

  三億?六月雪聽了差點把價值五十元的咖啡吐出來。

  兩人招了計程車去那棟豪宅附近看看,大門深鎖,需要磁卡才能進去的樣子。

  正在煩惱要怎麼進去時,六月雪的手機響了。

  「喂?」

  電話令一端傳來一個慵懶的男生聲音,「我累遠,現在幫你們打開鐵門了,快進去吧!」

  欸?六月雪輕推鐵門,居然真的打開了,怎麼回事,這個累遠怎麼辦到的?

  「等等,你就是第三個人?你怎麼沒來?」

  「有錢出錢,有力出力,三十萬我要佔十五萬,其他你們自己分。」

  「喂!你哪有出錢出力呀!我在這裡熱到流汗你還在哪個地方吹冷氣?」

  累遠嘖嘖幾聲,「十五萬,保證你們進出暢通無阻。」

  小乙看六月雪一直在講電話,自己先溜進去,裡面的大門居然也是開的。

  六月雪也追過去,不過還是沒放棄跟累遠討價還價。

  「我不懂,你是怎麼辦到的!」

  「我請三隻鬼朋友幫我們保持通訊,請五隻鬼朋友駭入電路當中,有兩隻控制主機版防監控,這是專業懂不懂?」

  啊!好卑鄙呀!不過他的確讓我們輕易進入到豪宅之中,而且幫我們指路,省下不少時間。

  因此,事情進行的很順利,依照累遠的說法,現在只要推開這扇大門拿走裡面的冰晶石項鍊就可以離開了。

  「喔!找到了!」小乙一進去馬上衝過去拿項鍊。

  六月雪瞪大眼,腳軟退後好幾步,因為項鍊掛在某人身上,掛在某具屍體身上,而小乙拉著項鍊順便把屍體拉起來了。

  『小偷--!』屍體嘴大張九十度尖叫。

  「你們這些蠢貨做了什麼?」累遠也聽見了屍體的大叫。

  六月雪急著抓住小乙往外跑,也沒時間跟累遠通話,不過項鍊還掛在屍體身上,所以現在是拖著屍體跑。

  「喔喔喔,這就是打死不讓項鍊給別人的女屋主。」小乙淡淡的說。

  屍體四肢往地面插,強硬到讓六月雪整個人被拉住,「小乙快放開項鍊!」六月雪大喊。

  「不行!」累遠和小乙同時說。

  「屋主已經被吵醒了,任務失敗,趕快出去啦!」

  小乙一個後空翻跳到屍體身後,「那就把她打昏,這樣就不算醒來。」

  只見小乙以拿棒球姿態拿著武士刀,然後猛力一揮,屍體的頭就直接被全壘打飛向六月雪。

  這才不是打昏的力道!見到頭飛來,六月雪緊急之下單手把頭打回去,他才不想把一顆腐爛的頭拿在手上。

  「好球!」小乙擺出打排球姿態,再把頭頂回去給六月雪。

  「不要打過來!噁心死了!」六月雪一樣用單手又把頭打回去一次。

  來來回回打了五六次,途中還聽見那顆頭打呼的聲音。

  「我以前可是網球社的。」小乙涼涼的說,好像還打的很開心。

  「不是排球社嗎?」六月雪已經眼皮在跳全身冒冷汗,因為那顆頭被打出屍水弄得滿手都是。

  小乙還是輕鬆的打回去,但這次打的有點太高,「啊!」

  六月雪見到頭又飛過來,忍無可忍,直接跳起來扣殺,那顆頭直接撞上小乙旁邊的鵝絨地毯上爆開碎裂變成糊。

  「......人不是我殺的。」六月雪望著那個爛泥,讓人有點想吐。

  突然整座房子都在搖動,六月雪扯下項鍊直接往外跑,結果每扇門都被封死,兩人就被困在走廊上。

  「啊!屋主生氣了,現在不是電子電路能夠處裡的。」累遠一邊看著螢幕一邊吃著爆米花。

  「十五萬不是能保證我們全身而退嗎?」六月雪拉起旁邊的桌巾擦手。

  累遠聳聳肩,「你們自己搞到把門鎖起來,不是我的錯。」

  「我恨你--!」六月雪注意到女屋主的屍體在扭動。

  「就算你說你愛我,我還是救不了你們。」

  「啊--!」六月雪直接炸毛,要不是這支手機是他的最愛,早就捏爛了。

  小乙拿一邊乾掉的花梗去戳戳扭動的屍體,不小心把幾隻蛆弄出來了,就在此時,四周出現了很多淒厲的哀號。

  「這節奏不錯,可以拿來配第五元素。」帶起耳機,小乙直接在屍體旁邊跳舞。

  六月雪都快瘋掉了,轉身又看見小乙跟屍體一起怪異的扭動。

  「喂!在不想辦法我們就變成第一個死在任務裡的角色了啦!」早知道保險保多一點。

  小乙繼續扭動身體,「看!牆壁上有好多臉想要一起來參加我辦的轟趴。」

  牆上真的擠出很多面目猙獰扭曲的臉,那些臉也詭異的扭動,不過小乙跳舞跳的很有節奏,在詭譎的氣氛下行成違和的景象。

  六月雪完全不敢靠近小乙身邊,自己貼在門上看著那些怪東西越來越靠近小乙。

  「不!你脫離節奏了,先向左在向右!」小乙對著一張臉說,不過那張臉才不鳥小乙,張開長滿利牙的嘴朝小乙咬去。

  小乙左閃右閃,還一邊誇讚那張臉找回節奏,六月雪花了一番功夫把門栓螺絲弄掉,整扇門直接被拆下來。

  「小乙!走了!」因為小乙戴耳機聽不見,六月雪只好拉著小乙往前跑。

  跑出第一扇門的同時,怪東西通通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堆鬼哀哭狼豪,很明顯現在身邊有很多鬼。

  小乙取下耳機,也聽見了這個聲音,還邊抱怨那些鬼音準很差。

  「現在你們只要從前面陽台跳下去就可以出去了。」累遠接上通訊,把地圖告訴他們。

  「不過現在有很多鬼在追我們,萬一被攻擊怎麼辦?」六月雪和小乙都是聽覺型的,看不見鬼。

  「涼伴炒雞蛋。」小乙抽起長刀,「我來打鬼你先跳下去吧!」

  「看不到鬼怎麼砍呀?」

  「我每年夏天都蒙著眼訓練自己打蚊子,現在練就看不見鬼也能打鬼的能力了!」

  六月雪呆了一下,雖然小乙一臉認真,但他個人覺得那是騙人的。

  直接從陽台跳下去之後被一個軟棚子接住,可以沿著旁邊的水管滑到地面,依照公司的指示把項鍊投入旁邊的郵筒裡,手機就顯示任務達成,金額已匯出。

  「唉......」六月雪覺得這次拚死拚活居然只拿到一點錢,真不划算。

  小乙不知道在宅子裡做了什麼,好像真的開了一個轟趴把裡面弄得亂七八糟,玩爽之後才出來。

  不過六月雪早在收到任務結束時就回去睡覺了。

  --

文章標籤

鬼故事 打工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