煜風(風)、煜沐(燁)、斐宇(弦梟)、呈蝶(蝶)/工作中

  嗨!大家好久不見,我是蝶,今天剛好從俄羅斯回台灣,現在正住在五星期飯店裡面做拿桑。

  欸?這是工作中,不是日常?是啊!因為有鬼在這裡所以我才順便趕鬼,是順便趕鬼,不是順便來做拿桑喔!我沒有偷懶。

  「風,你不用來啦!」

  「沒關係,這樣可以拿到比較多錢。」

  外頭有對雙胞胎,還有一個冷酷酷的帥哥,好像是雙胞胎的學長。

  叭啦叭啦......我懶得說這麼多,想認識他們的可以去小屋,想知道工作內容的還是去小屋,這是第五頁四十四樓緋祤的委託單,真是不吉利的數字。

  這次金額多少我也不在意,我現在比較在意剛做完指甲美容會不會因為開槍傷到指甲。

  是說男子軍團又出現了,為什麼男子軍就不能合群點呢?不過到現在都沒有女子軍團,哈哈!都被我破壞了!

  接著,叭啦叭啦,這麼晚還要爬起來工作,希望簡單的開兩槍就能解決。

  「弦梟沒是嗎?」風皺著眉走在弦梟旁邊。

  他點點頭,不過臉色不太好,另外一邊的風也沒好到哪裡,蝶走在最前面,燁壓後,說有人昏倒方便接。

  兩位先生,體弱多病不要出來呀!說什麼誰要陪誰,結果兩個都一起來了,我是不在意錢會被分掉,我比較在意等等女鬼衝過來你們承受的起嗎?

  啪滋--

  到達四樓,當所有人踏出電梯就知道沒打死鬼救出不去了,聽見電梯用力闔上,然後發出碰碰幾聲。

  整條走廊發出細微的哀鳴,特效很不錯的放出乾冰,冷氣不要命的調到十度,地毯很有藝術的染成暗紅交錯,牆上幾條藍綠色液體讓走廊變得前衛。

  沒錯,有時後換個角度想,這一點都不可怕,一點都不可怕!我才不會承認我的腳在發抖。

  『食物......』

  不知道為什麼這次女鬼一下次就現身了,這麼想死就來吧!蝶抽出兩把槍。

  咚!左邊的風昏倒了,咚!右邊的弦梟昏倒了。

  啊......原來食物就是指這兩個嗎?燁動作很快而且超熟練把風拖走。

  「喂!你學長還在這裡呀!」蝶轉身指著那個已經在發燒的。

  只見燁表情有點複雜,「我弟比較重要。」說著,隨便踹開一個房間先進去避難。

  什麼呀!學長不重要就不要帶出來!喂--

  就在蝶分心的瞬間,女鬼一把抓住蝶的腳踝,然後迅速攀上他的腰,女鬼溼漉漉、黏糊糊,身上還散發惡臭,扭曲的臉貼在蝶臉上。

  「啊啊啊--不要呀!不要--!我的衣服!我的裙子!我的乳液才剛塗上去耶!」

  女鬼頓了一下,這大概是第一次聽見如此怪異的遺言。

  蝶馬上開槍打爆女鬼的頭,女鬼的腦汁腦漿腦糊全部炸到蝶身上,重點是這樣還死不了。

  使出吃奶的力氣踹飛女鬼,正想要去救弦梟,卻發現他的下半身已經進到某隻鬼的嘴裡,現在咬下去會變成兩半了。

  你們知道十五公分的高根鞋不僅可以讓人的腳踝被扭斷,讓人的腳趾痛死,還可以把鬼踹飛!

  險險把弦梟救出來,蝶還一邊抱怨為什麼每次出任務都會把衣服弄髒。

  「好吧......來討論一下怎麼處裡那個女鬼。」弦梟還在發高燒,不過還是硬撐。

  燁和風沉默了一下,「把我當作誘餌引她出來,然後......」

  「不可以!」樺打斷風,而且馬上否決,「剛剛蝶說打一槍還是不會死,那應該不是本體。」

  「所以出來的只是怨氣嗎?」弦梟咳了兩聲。

  「這樣還要特地去挖本體出來耶!」蝶拿著毛巾和浴袍準備去洗澡。

  蝶才剛進浴室,整間浴室都是血,髒的要命,只好到另一個房間換上乾淨的連身睡衣在過來。

  結果雙胞胎又吵起來了,蝶坐在梳妝台整理頭髮,把頭髮盤起來,就怕等等發生被拉頭髮禿掉的悲劇。

  「那個......」弦梟直接找蝶談,「其實我剛剛差點被鬼吞掉的時候有看見女鬼生前的記憶。」

  「喔?」太好了,「知道她的屍體在哪裡嗎?」

  弦梟說女鬼原本跟老公一起來這裡渡假,結果被小三陷害,反被人指控成小三,自己的老公也不幫忙說話,後來女鬼找到可以告小三的證據,卻被老公掐住脖子押入浴缸內溺死。

  「她的屍體......」弦梟望了一下天花板,「在正上方。」

  剛說完,碰一響,有什麼東西掉下來引起灰沙煙霧,蝶馬上衝到門口要開門通風,結果門卻被鎖住了。

  風馬上轉往窗戶想開窗。

  「不要開窗!」蝶馬上大喊,但窗戶的鎖已經被打開。

  一陣強風吸走所有煙灰,順便把風拉出去,燁馬上衝過去拉住風的雙手,但是有東西拉住風的腳,風沒辦法爬上去,燁也沒辦法拉人上來。

  弦梟不知道什麼時候又到下去了,蝶拿出槍跟女鬼對質。

  女鬼扭轉自己毀容的臉部,咧嘴咧到耳根後,血紅色指甲逐漸變長,其實只要她想到,轉身戳死後面的燁也沒什麼困難的。

  蝶咬著下唇,作者什麼時候開始認真打鬼故事了?這超難對付的鬼是怎樣啦!

  張大嘴發出低鳴,女鬼選擇先去攻擊蝶。

  子彈打在女鬼身上完全無效,蝶和女鬼就這樣在三十二坪大的房間裡玩起鬼抓人,雖然攻擊能拖住女鬼的動作,不過女鬼很快又可以再生。

  「打死她!」燁突然大叫。

  然來雙胞胎已經把屍體拖上來了,就是拉住風腳踝的東西。

  風拿剪刀,燁拿裝飾用的石頭,兩人死命的朝屍體一陣猛打,把屍體打到面目全非。

  女鬼發出尖叫,全身冒出白氣,在原地無法動彈,此時蝶拿起一邊的打火機,用一條毛巾抱住屍體然後點燃,再往外丟。

  屍體摔落地面被燒成灰,女鬼的才消失不見,這時大家才坐在地上喘氣。

  簡訊傳來金錢匯出的消息,走出房間,四樓變得很正常,沒有什麼乾冰、紅地毯、藍綠汁液,飯店老闆都感動到哭著跪下來感謝我們。

  蝶伸個懶腰,躺在軟床上,正在接受深度按摩,希望明天不要肌肉酸痛。

  旁邊有小電視可以看,不過現在蝶是趴著的狀態,只能用聽的。

  「某小學發生發生校長心臟遭挖走,震驚......警方調查受阻暫時,無法搜查......」

  因為太想睡了,蝶沒有注意去聽那個主播說話,漸漸的睡去......

  --

天天、神尹(神)、百里香、徐暖姬(暖暖/暖薔薇)/工作中。雪櫻小學(上篇)

  站在小學門外,百里香拿著畢業生通行證,嚴格說起來讀這間學校也沒有太久,因為小時候能看見鬼的事情被同學發現,結果就常被叫去做怪事情。

  重點是,如果出事了還會怪罪到她身上,小學轉學本來就是一種常態,其實今天她很不想回來,因為會勾起不好的回憶。

  「我是天天,妳好!」一個女生慌慌張張的朝百里香打招呼。

  難道是工作?百里香拿出手機,昨天剛充完電忘記開機了,裡面確實有個工作,而且就在這間學校。

  「是新聞上面的案件......」百里香皺著眉,因為現在就站在學校前面,那就接這個工作吧!

  「嘖!回來母校還要工作呀!」一個小男生捏著手機。

  後面也跟來一個女生,「你們好,我是暖暖,喔!他是神。」暖暖還小聲的說不要提到關於身高的問題。

  百里香愣了愣,那個神不就是上次遊樂園委託案的成員之一嗎?

  「我們進去犯罪現場沒問題嗎?」天天跟在後頭。

  四人已經站在那棟大樓外面,因為離犯罪現場很近,所以周圍都被封鎖線拉起來。

  「煩死了,直接跨進去啦!」神直接越過封鎖線,說什麼打死也不要低頭穿過那條線,其實他不用低頭也可以穿過的樣子。

  結果才剛踏上樓梯,兩個警衛就把神擋下來,神居然什麼都不解釋直接跟警衛打起來。

  「不好意思,這些人是敲鬼門的員工。」一個身上帶有薰衣草清香,右臉畫上火焰圖騰的白髮女子阻止了暴動。

  四個人在一邊等著,個女子跟警衛說了一些話,警衛就離開了。

  「妳也是來工作的嗎?」暖暖望著栓在女子左肩的金絲雀。

  女子搖頭,「我是敲鬼門公司專人,金絲雀,像這種干涉到法律等等的問題,公司都會派專人處裡。」

  四個人同時喔了一聲,原來敲鬼門公司還這麼貼心,不過工讀生的生命安危好像就不顧了。

  「能不能問一些線索之類的?」百里香看一眼大樓門口。

  雖然新聞有說校長突然暴斃,不過在這之前應該還會有一些校園傳說,今天來的都是校友,這樣應該沒辦法問到太多。

  金絲雀露出笑容,「這次工作時間是二十四小時,我只能說,時間越長的工作代表難度越難。」

  百里香歪著頭,前幾篇還有到十二小時的,但好像沒難道哪裡,而且有些時間很短,但鬼打都打不完,時間真的代表難度嗎?

  金絲雀走了之後,原本說要一起進去看看,結果神又自己跑進去。

  「暖暖不是跟神是同學嗎?不追上去?」天天皺著眉。

  同學?暖暖為難的笑了笑,「同屆沒錯呀......」雖然覺得神自己一個人也沒問題,但還是跟過去了。

  「百里香呢?」天天揪著嘴,覺得自己說得不夠好,是不是應該說大家一起去比較好呢?

  「被同學叫住了......」百里香的表情有點沉,手機簡訊傳來一個令人討厭的名字。

  那是以前班上的人氣女王,好吧!那是個人自稱,她到現在還是帶著小跟班,一臉驕傲公主病的模樣。

  應該拒絕的,其實很想把她的手機號碼加入黑名單,但對方也是企業才女,目前兩家公司是合作狀態,因為這樣才到現在還要對那個女的假惺惺。

  好討厭,「喲!看起來過得不錯嘛!」好討厭!那個女的。

  「是企業才女雪子!」天天驚訝的喊著。

  人家百里香也是企業才女,但雪子就是愛出風頭,幫自己打了很多廣告。

  雪子旁邊站著的就是萬年不變的小跟班,百里香忍著心頭的厭惡跟雪子打招呼,所以最討厭做這種事情了,應該拒絕的。

  「欸!妳現在還看得見鬼嗎?」雪子勾起嘴角,心理不知道在盤算什麼。

  百里香故意搖頭,聽說有些人長大就看不見鬼,所以雪子也不會懷疑百里香是不是在說謊。

  天天也不懂這種氣氛,怕亂說話會被罵,所以就乖乖跟在百里香旁邊,還被誤認成百里香的小跟班。

  雪子的跟班瞄了一下天天,「我們知道另外一種見到鬼的方法。」她冷冷的說。

  百里香已經忍到極限,這些普通人根本不知道見到鬼會招還多少麻煩。

  在百里香要直接閃人的時候天天說話了,「可以......看見殺校長的鬼嗎?」

  「天天妳想幹嘛?」百里香把她拉過來小聲的問。

  「既然可以她們有辦法幫我們找鬼,這樣不是比較省力嗎?」

  想了一下,這樣好像也不錯,雖然不指望雪子有多厲害,不過以前玩見鬼遊戲的那些同學都真的有見到的例子。

  就玩一下吧!說不定玩的時候暖暖已經跟神解決了這件事情。

  答應了雪子,四人來到一個小教室,是專門放理科器材的儲物室,雪子把早就畫好的紙拿出來,然後中間點根蠟燭,放個碟子在中央。

  這是一眼就能知道的碟仙遊戲,百里香知道雪子想要炫耀自己也能看見鬼,真是無聊的人。

  「碟仙、碟仙請過來。」四個人把手指按在碟子上,然後輕輕的轉。

  一股涼風在小房間裡吹起,百里香知道有鬼過來了,就在很近的地方,但鬼如果不想給你看見,就會躲在你看不見的地方。

  刷!碟子不受控制的停在中央,雪子和跟班像是沒料到的樣子,冒出了幾滴冷汗。

  火光晃動,明暗的同時沒人敢開口,當火光穩定下來時,碟子自己移動了。

  有事嗎?簡短三個字就讓四個人手抖到不行。

  雪子故作鎮定,「你是殺了校長的鬼嗎?」

  是。

  百里香皺眉,她覺得雖然有些鬼不是那麼的善良,特別是玩碟仙、筆仙等等,很容易請來不明的鬼。

  「那個......真的是嗎?」天天也在懷疑,因為看過很多電視小說,這種騙人鬼很容易出現。

  是。

  小跟班睥睨的瞪了天天一眼,「為什麼要殺了校長?」

  笑。

  四個人心臟跳的很快,笑的意思是什麼?因為想殺所以殺嗎?

  換百里香問問題了,「你是雙子的哪一個?」

  工作內容有提到死掉的雙子這類的鬼故事傳說,但沒人可以證實是他們殺校長的。

  碟子不動,停在中央很久,密閉空間在三十度的高溫下卻冷的讓人冒冷汗。

  「不動了......」雪子勉強擠出幾句。

  繼續按著碟子,沒有人敢放開手,雖然手抖的要命,卻無法移動碟子。

  天天僵硬的把頭轉向百里香,「現在怎麼辦?」

  「繼續按著碟子不要放。」偷偷用另一隻手打開手機,發現訊號微弱,不知道能不能跟其他兩個人求救。

  雪子咬著牙,有點生氣,「都是妳亂問問題!哼!說不定鬼早就跑掉了!」

  雪子跟小跟班互看一眼,兩人決定要一起把手放掉。

  「等等!不可以!」就算對方是討厭的人,但也不希望有人玩鬼遊戲玩到受傷。

  雪子很快抽手,小跟班卻還沒放,不過雪子不在意,她環著手看著百里香。

  「鬼也不過就這樣!走了!」

  就在雪子站起來的瞬間,一根拖把不知從哪飛來貫穿雪子胸口,大量的鮮血噴在小跟班身上,一顆活跳跳的心臟在水泥地上滾動,然後越跳越慢。

  三人齊聲尖叫,天天下意識要放開手,百里香很快把她壓回去,但沒有第三隻手可以阻止小跟班。

  小跟班整個人跳起來,天花板上的懸吊式風扇突然打開,小跟班的頭髮馬上被捲上去。

  趴滋趴滋--血肉四散,小跟班的身體直接碰一聲摔在雪子身上,頭還卡在風扇上已經面目全飛。

  「百里香......百里香......」天天淚流滿面,手無力的攤在桌上。

  百里香也嚇到腳軟,雖然看過被卡車輾過的鬼,但沒親眼看過一個人死掉的過程。

  根本看不到鬼在哪?只知道在附近,很近,好像就在背後。

  「天天,沒事!」百里香也不知道能說什麼,面對會殺人的鬼,該怎麼辦?

  一手伸進包包裡拿出銀色小刀,如果沒看清楚還會以為那是口紅,動作很小,小到天天也不知道。

  「嗚嗚......怎麼辦......」天天努力讓自己不要繼續哭,但是還是怕得眼淚直流。

  「打電話給其他人,隨便都好。」百里香現在沒手可以打電話。

  天天點點頭,另外一隻手超抖,隨便按個號碼奪命連環Call,因為訊號很微弱,每撥不出去一次,天天就更緊張。

  「喂?天天,妳們在哪?」暖暖接電話了。

  「我們在理科儲物室裡,快來救我們!」天天說完的同時電話就被切斷了,也不知道暖暖有沒有聽見。

  看見手機訊號零格,天天馬上崩潰的趴在桌上大哭,百里香也快哭了,先別說討厭的人變成屍體更討厭,雪子跟小跟班的鬼魂居然看不見。

  該不會靈魂被吃掉了吧!聽說比較弱的鬼會被強大的鬼吃掉。

  「天天!」百里香聲音顫抖,「把碟仙請回去!請回去就沒事了!」

  天天點點頭,也只有這個辦法,兩人深吸一口氣。

  「碟仙、碟仙請離開。」

  框啷!碟子應聲破碎,兩人也不得不放手,指尖離開碟子的瞬間,百里香聽見有男人的聲音貼在她耳朵旁邊竊笑。

  果然躲在背後!一個轉身,確實感覺到劃開了什麼,不過影子閃的很快,一下子又消失在黑暗中。

  天天縮到桌子底下一直喊對不起,百里香倒覺得這樣很安全,不過待在這裡太久也不好。

  衝過去轉門把,門果然被鎖住了,有扇窗戶,不過現在過去不知道會被什麼東西打死。

  「啊啊啊--」天天突然放聲尖叫。

  牆壁上有一隻手掐著天天的脖子,那隻鬼不敢露全身?百里香想在天天脖子被扭斷之前衝過去救她。

  結果旁邊的櫃子突然倒下來,瓶瓶罐罐破裂,裡面的動物標本屍體、內臟,都灑在百里香身上,但糟糕的是她被櫃子壓住了。

  「天天!」百里香大喊。

  這時有人撞破窗戶,衝進來,第一件事就是去打斷那隻幽靈手。

  「可惡呀!這個身高居然有方便的時候!」神臭臉站在桌上。

  --

天天、神尹(神)、百里香、徐暖姬(暖暖/暖薔薇)/工作中。雪櫻小學(下篇)

  保健室,百里香被櫃子壓到受點小傷,關於雪子和小跟班的事情,金絲雀已經在處裡了。

  「我門會替百里香報仇血恨!」天天一臉熱血。

  我還活得很好不用報仇血恨啦!「暖暖、神,你們有看見什麼嗎?」百里香坐在床上幫自己擦藥。

  「遇到了學弟、學妹,剛好就是那個工作中內容提到的雙子。」暖暖拉了一張椅子坐在旁邊。

  「死了還不快去投胎!還要我們跟他們跳舞!」神很不開心。

  包紮完後百里香繼續坐在床上,「他們有說什麼嗎?」說也奇怪,如果暖暖和神遇見的真正的雙子。

  那玩碟仙的是誰?

  「說會殺校長的原因是因為被校長虐待,要復仇而已。」暖暖拿出手機,螢幕上顯示很多可怕的刑具。

  「所以他們不會殺其人?」天天問,暖暖點點頭。

  「只要去跟他們父母協調一下,應該就可以了。」暖暖把手機收起來。

  「那跟我們玩碟仙的是誰呀?」百里香還是想不到有哪個路邊鬼會喜歡殺人,而且也沒在學校附近感覺到什麼鬼。

  金絲雀處裡完事情後,回到保健室關心一下四個人,確認沒有要退出工作後又繼續後續工作。

  四個人回到地下室,雙胞胎鬼已經不知道去哪裡了,經過暖暖協調,他們可能已經回家去找爸媽了。

  奇怪的是,為什麼手機沒傳來任務結束的簡訊?

  神很生氣,「該不會要我們做白工吧!」氣的踏腳,地下室都回盪著神的聲音。

  百里香打開手機再看一次工作內容,上面寫著將有害的鬼驅除。

  雙胞胎離開了,任務卻還沒結束,這裡果然還有其他鬼。

  碰!樓上的鐵門很用力的被關上,四個人呆了一下。

  『居然--讓他們跑掉了--你們要負責--』

  一個男人的嘶吼,雜物開始晃動,四個人背貼背,擠在中央,就怕等等不知道飛來什麼利器。

  「你誰呀!混蛋!」神硬墊高腳,因為背靠背突顯他的身高不足。

  中央地板開始滲血,差不多淹到腳踝這麼高,不但溼熱還黏糊糊的,好像剛從某人身上噴出來。

  『去死!』

  一聲低吼,突然有一雙手拉住暖暖的腳往旁邊拖,百里香和天天馬上轉身去拉暖暖的手,但是沾到鮮血後雙手都變得濕滑,很難拉住。

  一個櫃子自己打開,裡面全部是高速轉動的鐵鉅,雖然覺得很不雅,但百里香還是用雙腳頂住櫃子兩邊,讓暖暖在中間避免被鉅子絞爛。

  神看見情況緊急,如果不找出那個混蛋鬼,又要出人命了。

  「天天過來!」神把天天拉過來,百里香先用自己的皮帶把暖暖的手跟自己的手綁在一起。

  天天呆呆被的拉走,只見神跟天天面對面,然後叫天天低下去往自己兩腳間看。

  倒頭栽,這個破除鬼躲貓貓的超簡易見鬼法。

  兩人同時往下低,「啊啊啊啊--」天天馬上尖叫跳到角落縮起來。

  那個鬼被看見後還想衝過去抓天天,結果神一個直拳把鬼打進有電鉅的櫃子裡。

  百里香和暖暖馬上爬離櫃子邊,神跟百里香借皮帶把櫃子關起來用皮帶綁住拉把,避免櫃子再度打開。

  「那隻鬼怎麼這麼愛躲在別人背後啦!」天天哭腫雙眼。

  血水退去,沾到血的地方都變成普通的水。

  「那隻鬼是誰呀?」百里香拿出衛生紙分給大家擦。

  「校長。」神臭著臉,因為百里香轉學去國外的那段時間也沒回這間學校過,所以不知道校長已經換了很多個。

  暖暖皺著眉,「校長應該被雙子殺死了才對。」

  「就是因為被殺死才能當惡鬼呀!」神抹掉頭上的汗水,地下室有夠悶,「他應該吃了別人的靈魂,所以才會變得這麼強,不然他根本打不過雙子。」

  雪子和小跟班?百里香不意外。

  「現在怎麼辦?」天天試著打開樓上的鐵門,但仍無法開啟。

  「我去揍死他!」神直接打開鐵櫃。

  嗡--好幾把鉅子衝出,因為身高不足,只削過幾根毛髮。

  『可惡的矮子!怎麼又是你!』

  神的臉突然變得猙獰,雙眼瞪大嘴跩一邊,「你、說、誰、是、矮、子--」

  凶神惡煞嚇到校長,在校長還沒揮動鉅子,神已經撲上去,失去理智爆打校長,其他三個人擠在門口看校長被打到魂飛魄散。

  咖擦--

  門終於打開了,其他三人先出去,神看見校長已經變成某種渙散煙霧,最後狠踩一腳把煙打散,然後再慢慢走出去。

  「神,你的手受傷了。」暖暖看見神的手好像瘀青。

  神甩甩手,「死不了啦!現在任務結束了嗎?」

  手機傳來簡訊,表示任務終於結束,之後更多警察跑來這間小學,四人在金絲雀的安排下從別的地方離開。

  『拜拜!』

  學校圍牆上坐著兩個可愛的小孩,他們對著四人揮手。

  神哼哼幾聲就離開了,暖暖笑著揮手回應他們,天天也照做跟他們說再見,百里香只是微微笑。

  幾天後百里香收到雪子喪禮的帖子,這就不用參加了,百里香還跟爸媽建議不要再跟雪子企業合作,雖然在人家掛掉的時候解約有點過分。

  不過百里香收到喪帖的時候遇到一隻鬼,說雪子愛亂玩見鬼遊戲,也沒好好把鬼請走,所以雪子家有很多鬼。

  這時百里香就知道在合作下去會影響到自家企業,果然解約後第三天雪子企業就倒閉走路了。

  --

瀾(六月雪)/日常(二)


  放學一回到家,六月雪就聽見裡面有人尖叫。

  「怎麼了?」一衝進去就看見隔壁鄰家大姊姊綾野。

  綾野揮著鍋鏟大叫,「有蜘蛛!」只見一隻小蜘蛛牽著一條細絲飄去外頭。

  六月雪把窗戶關上,夏天本來就會有很多昆蟲出沒。

  既然綾野出現在這裡,表示爸媽今晚不回家了,其實也不是什麼特別的理由,大概是社區旅遊吧!

  「冰箱是空,妳打算煮什麼呀?」六月雪望著冰箱裡唯一的雞蛋。

  綾野阿哈哈苦笑幾聲,「一起去超市買吧!」

  放完書包,因為自己有在打工不需要爸媽金錢支援,六月雪帶著自己的錢包跟綾野一起出去。

  已經六點了,但陽光還是很亮,但路燈還是亮了,正逢下班時段,兩人走在天橋上,手裡各拿一帶食物,晚上可能會熬夜一起打電動吧!

  「今天要吃蛋包飯喔?」六月雪看了一下袋子裡的食材。

  「嗯!」綾野瞇起眼開朗的笑著,「要幫六月雪用番茄醬畫畫喔!」

  六月雪愣住,皺起眉,「妳在叫誰?」雖然有說自己在打工,但工作性質和內容完全沒跟任何親友說。

  更別說工作時要用假名,綾野怎麼知道六月雪這個名字?

  「你呀!」綾野舉起手直著六月雪,頭變成一蜘蛛頭。

  六月雪嚇的一把推開綾野,應該是沒推這麼用力,但綾野還是翻過扶手從橋上摔下去。

  「綾野!」往下看,綾野還是正常的臉,因為從高處摔下去四肢有點扭曲。

  叭--一台卡車呼嘯而過,綾野整個人被輾過去,後面很多車子一個接一個輪流輾過綾野的身體。

  六月瞪大眼,原本一個好好的人居然被輾的血肉模糊。

  算是完整的一隻手緩緩舉起,指著六月雪,「我恨你--!」

  接著扭曲變形的肉體突然衝上來把六月雪往下拖,六月雪一個吃痛從天橋摔下去,還沒抬頭一台卡車迎面而來。

  叭--

  「啊!」嚇到炸毛,六月雪在客廳裡冒冷汗喘氣。

  綾野剛做完飯從廚房走出來,「在客廳睡覺小心被蚊子叮!」

  六月雪瞪大眼看著綾野,沒有蜘蛛頭,沒有血肉模糊,完整而且正常的綾野。

  呼......心裡一邊碎碎唸,一邊到餐桌準備用餐。

  「剛剛做了什麼夢呀?叫這麼大聲。」綾野把菜端上桌,自己也坐下來吃飯。

  六月雪搖搖頭,「夢見可怕的蜘蛛啦!」揮揮筷子,意示快點吃飯。

  「六月雪。」

  猛然抬頭,又看見綾野的頭不見了,桌上的菜全部都是蜘蛛料理。

  「......」好不容易梳好的頭毛又炸開了。

  「可以幫我找頭嗎?」綾野的聲音從脖子裡面發出來。

  六月雪嚇得腿軟跌下桌,打開門想出去,卻發現外面塞滿了綾野的頭,每一個都在笑。

  「可以幫我找頭嗎?」

  綾野像蜘蛛一樣爬在天花板上,每一顆頭都咧嘴大笑,六月雪站在兩者之間不知道該怎麼辦?

  這是夢吧!不過要怎麼醒來。

  只見一顆頭緩緩滾過來,「嘻!」

  --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