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夏剎子,來自銅色小鎮的叛逆少女,她討厭高貴的禮儀,她討厭華麗隆重的服裝,那些看似優雅美麗的少女其實都是一些淫亂的婊子。
 
  她討厭好吃懶做的哥哥,而整個家族卻都以男性為重,沒人會指責哥哥的怠惰和放縱。
 
  入夏喜歡到處跑到處跳,喜歡玩漆彈和飆車,不過因為是女生所以被管的很嚴,能做的事情都需要父母的安排,基本上她只能坐在家裡看書。
 
  哥哥在沙發上看電視睡覺她就要打掃洗碗,哥哥去外面吃香喝辣她只能練裁縫和算數學。
 
  每個人都會問哥哥喜歡什麼?想要什麼?而入夏能拿到哥哥不要的東西就要心存感激了。
 
  她討厭家裡氣氛,她感覺自己不是這個家的一份子,她討厭好好的坐在學校椅子上,有一種被綁在電椅上等死的感覺。
 
  讀好書練好才藝就能嫁到富有人家?這才不是她要的。
 
  她想要成為鋼琴家,她有絕對音感,她能把聽過一遍的譜曲背下來,入夏剎子根本就是做鋼琴家的料,不過這只是她自己這麼認為。
 
  沒有人認同她,因為她的家人覺得會彈鋼琴沒什麼了不起,又不是比傳奇音樂家厲害,也沒有厲害到能去世界級賽區比賽。
 
  不過就是在街上和學校小有名氣而已,彈鋼琴在這社會根本不能當飯吃,這只是有錢人的娛樂。
 
  入夏剎子的家人為了得到更多錢,想讓入夏變得更漂亮更有氣質,這樣才能嫁到銀鎮,然後家裡就有錢了。
 
  聽說銀鎮的少爺喜歡會裁縫和數學好的女生,所以入夏被強迫學裁縫和數學,就算她反對也沒用,因為她那個時候年紀太小孩需要父母養。
 
  直到她十五歲,認識了一些地下混混,學會搶劫、打架、破壞東西。
 
  入夏剎子開始用球棒砸銀樓的玻璃櫃,她覺得破壞別人喜歡的東西讓她很開心,這些珠寶都是銀樓老闆非常重視的東西,那就通通拿走!
 
  看著老闆難過失望的神情入夏剎子開心極了,她覺得自己好像能掌握什麼,之前都被人用鼻孔看,現在終於換她站在別人頂端俯視別人。
 
  搶銀樓、放火燒銀行、破壞保險箱,入夏剎子拿走很多有錢人重要的錢和珠寶,但她不需要錢,她要的是快感,至於那些錢看是丟到孤兒院還是救濟會,反正需要錢的是那些人,她不需要。
 
  當入夏剎子被銬上手銬時,她看見她父母睥睨的眼神。
 
  不對,這樣不對,你們應該露出失去女兒的表情,為什麼是用看到蟑螂還臭蟲的表情看我?她內心很不是滋味。
 
  年紀輕輕十五歲就被關進監獄的入夏剎子後來因為多次企圖逃獄,被關到另無色的監獄,那裡都是罪惡至極的死刑犯,而這些人在過不久就會被丟往一個叫做灰色小鎮的地方。
 
  運囚車是自動無人駕駛的,進入灰鎮才沒過一天他們就被怪物攻擊,倖存的人試著逃出去卻被邊境防守警衛射死。
 
  入夏剎子為了活下去直接加入只收犯人的幫派,雖然不喜歡他們的作為,不過想保住小命就要暫時忍住。
 
  坐在暖桌爐邊吃著泡麵,入夏剎子看著午夜,表情有些凝重的描述自己的故事。
 
  「我住在灰鎮一年了,一直在找脫離這個幫派的方法。」
 
  既然不想玩幫派了,那又為何加入垃圾團?
 
  由是,她可以忍受智商零的同伴,但沒辦法忍受把感情當玩具的幫派。
 
  「灰鎮有幾個幫派?」
 
  午夜已經換上新睡衣,一邊削著蘋果一邊觀察少佐的狀況,入夏剎子已經同意跟著午夜回來拾荒家。
 
  入夏看了一眼少佐,起初還以為少佐是狗,沒想到是人啊!
 
  使用了7-026少佐已經恢復氣色了,身上的傷也被仙子大叔治好,因為連續幾天使用治療法術,仙子大叔整個人累攤在一邊睡覺。
 
  回神過後思考了一下午夜問的問題,入夏拿起白紙在上面畫了幾個圖樣。
 
  「四個,我加入的是鬥犬,其他三個是獵貓、琉璃狐、黑鴿。」
 
  鬥犬專門收犯人,獵貓什麼人都收,琉璃狐專門收異能者,黑鴿不知道是什麼組織,不過他們穿的很像太空人,入夏覺得那是專門研究這裡生態的陣營。
 
  入夏也大概解釋他們專用的名詞。
 
  異能者:擁有特殊能力的原世界人纇,也可以稱呼他們能力者。
 
  外界者:來自異世界的生物或人種。
 
  「等等!那我推測的『門』是不是正確的?」路人君把自己之前的推測,重述一遍給入夏聽。
 
 入夏挺意外他會有這種想法,「紫髮女人我是不知道,不過我知道這世界上確實有不少異能者,目前還沒出現過超強的能力,頂多就像路人君那樣消失而已。」
 
 
  「我是異能者?」路人君難以置信的瞪大眼,「原來我不是單純的存在感薄弱?可是我沒辦法控制欸,這真的是我的能力嗎?」
 
  「有些異能者沒辦法控制自己的能力,你可能要多練習。」入夏環起手看著午夜,「妳也可能是異能者,畢竟用直覺去找垃圾不是正常人能做到的事情。」
 
  午夜淡淡的發出「哇喔。」的聲音,對於自己也是特殊垃圾感到相當自豪。
 
  「所以異能者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不知道,如果沒記錯的話在有『門』之前就有異能者了。」入夏抓抓銀髮想了想,「路人君說的實驗體其實是真的喔,我有看過黑鴿那幫人抓人去做研究。」
 
  「抓人去做研究?什麼研究?」路人君有點興奮,沒想到自己居然預測對了。
 
  「把正常人變成異能者的研究。」
 
  「黑鴿到底是什麼陣營呀?」路人君不解的蹙起眉。
 
  「中央研究院吧?」午夜吃著橘子說道,「灰鎮不是也有中央研究院嗎?應該有留下一些器材。」
 
  入夏也不確定黑鴿這個陣營到底是不是中央研究院,不過她多少有聽過灰鎮和異能者的事情。
 
  「我聽過一位爺爺說,灰鎮之所以毀滅是因為研究院有一個研究員想要得到穿越的能力,結果失敗讓整個灰鎮,進入了次元夾縫。」
 
  入夏很喜歡聽故事,那位爺爺說故事時她非常認真的聽。
 
  記得那位爺爺說這個國家當時只有一個鎮叫做生命鎮,鎮中央豎立著一棵巨大的生命樹,這顆樹擁有特殊能源,可以用來發電、生火等等。
 
  那時候有一群研究家在生命樹附近建立了中央研究院,他們專門照顧生命樹和研究能源,直到有一天研究院有個重大發現。
 
  --異能者的出現。
 
  異能者只有在十二到十八歲之間才會發現自己的能力,而有些能力可以掌握有些不能,大部分的能力都是彎曲湯匙或是感應等等的小能力。
 
  而且這種現像宛如某種傳染病,親人、朋友接觸久了在那個年紀的孩子們也會出現超能力。
 
  某天,你會突然發現身體微妙的變化,據說獲得超能力的那一刻,會聽見神秘的聲響,每個人都不一樣,這也被稱之為『覺醒』。
 
  覺醒的人就算成年了還是可以繼續使用能力,有人甚至可以進化變得更強。
那時候大家都非常狂熱異能者,有些人可以感應到一公里以外的紅酒瓶,但只限定紅酒瓶。
 
  有些人可以預知五分鐘後會發的事情,有得比較厲害可以飛到兩樓高,不過有些能力被拿來做壞事。
 
  例如:可以穿牆的異能者會穿進銀行金庫裡偷錢、會讀心的異能者會去竊取密碼。
 
  為了遏止犯罪,某個研究家就說了:「如果所有人都變成異能者,這樣是不是就能降低犯罪率呢?」
 
  如果警察擁有感應異能者和分辨說謊的能力,或是飛行、快速移動這類的,這樣不是能輕易抓到做壞事異能者嗎?
 
  經過投票之後有百分之九十八的人願意執行這個計畫,因為大部分的人都希望有超能力,當時那位爺爺也同意他們在他身上做實驗。
 
  在狂熱效應的影響下沒人會去思考,當所有人都是能力者時,社會會變成怎麼樣,多數人只想著,以後也能享受到特殊能力的優越感。
 
  於是,實驗在一個菁英團體的執行下自稱成功率是百分之九十,而失敗頂多沒有能力而已,當時的情況非常樂觀。
 
  可是有些不同意異能者和實驗失敗的人覺得自己被冷漠忽略了,所以搬出生命小鎮到外面建立金、銀、銅、鐵小鎮,以腳踏實際、努力向上為宗旨,依照收入和貢獻、學歷、職業分配住所和薪水。
 
  特立獨行的生命小鎮因為有了超能力而自我感覺良好,他們歧視沒有超能力的人,老爺爺年輕時也因為得到控制氣體的能力而自恃甚高。
 
  然而有某天,有一個人改變了整個生命小鎮的命運。
 
  一位研究員自稱自己得到了很強的超能力,他可以開啟『門』,那扇門可以到任何一個地方,也可以通往其他世界。
 
  當大家認為這位研究員就是最強的能力者時,『門』失控了,『門』的範圍涵蓋了整座生命小鎮,夾在次元縫隙的生命小鎮瞬間陷入災難之中,各種怪物、病毒把小鎮居民殺個措手不及。
 
  而有部份被改造成異能者的人也因此失控,如果不是天生就是異能者,當進入次元夾縫也會跟著失控突變,只有少許幸運的改造異能者能保持原本的狀態,
 
  但還是逃不過怪物的追殺和疾病的侵襲。
 
  老爺爺說他永遠忘不了天空被灰紫色的煙霧蒙蓋,金黃色的大眼注視著整座小鎮,怪物們從四面八方湧上,能力普通的異能者馬上被咬的血肉模糊。
 
  死命搏鬥了好幾天,當老爺爺醒來時生命樹已經變成死亡樹,生命小鎮也變成灰鎮,就算從次元夾縫回到正確時空,灰鎮還是會不時跑出異世界的東西和怪物。
 
  「這……」路人君錯愕的望著入夏,「天吶!這太瞎了!」
 
  原來異能者是可以被製造的嗎?原來灰鎮曾經被捲進異次元空間嗎?
 
  「我也覺得很瞎,有好幾次都覺得老爺爺頭殼壞去,不過聽見路人君說看到那種繪本,我覺得可信度很高。」
 
  桃花月開心的拍著手,她覺得這故事很好玩,「但是灰鎮的怪物為什麼都不會跑到別的地方去呀?」
 
  「灰鎮的磁場跟其他地方不一樣,那些怪物對磁場很敏感,區域不同就不會過去。」入夏在白紙上畫了一個圈,「灰鎮沒有分起始區或是末路區,整個區域是以死亡樹為中心,分成中心、第一層、第二層、第三層。」
 
  「灰鎮還是生命小鎮的時候磁場就不同了嗎?」
 
  路人君想到之前在灰鎮都看不到時鐘,原來就是因為磁場的關係呀。
 
  入夏點點頭,然後從背袋裡面拿出幾個小型時刻沙漏,「因為生命樹的流動會打亂機械和有磁力的東西,所以他們發明了時刻沙漏。」
 
  只有最初版的時刻沙漏可以在灰鎮使用,現在其他鎮的時刻沙漏都是經過加工改造的,如果拿到灰色小鎮同樣會錯亂。
 
  路人君看著桌上五個可愛的小沙漏,雖然是小型的,不過一樣是一分鐘一顆,可以計算二十四小時。
 
  「那你們的飲食問題怎麼解決?物資為什麼不會被撿完?」路人君問。
 
  「有時候灰色小鎮會跟其他空間重疊。」入夏想了想,換個方式舉例,「有時候你把橡皮擦放在抽屜,不小心遺忘它的存在,等你想要用的時候橡皮擦卻不見了,難道不會懷疑橡皮擦去哪裡了嗎?」
 
  「不是掉在地上或掉其他地方不見……」
 
  「可能是不見了,但也有可能是掉進灰鎮了。」
 
  「怎麼可能!」
 
  路人君激動的拍桌,就算灰鎮有次元空間也不可能吸走橡皮擦吧!
 
  入夏嘆口氣,一開始她也不相信的,「我曾經看過一罐過期的牛奶突然出現在桌子上,或是生病的兔子突然出現在路中央。」
 
  突然的意思是,不用眨眼就冒出來的東西,有些東西來會標註名字或生產地,像那罐過期的牛奶是來自銅色小鎮,也看過從其他區來的食物。
 
  還有奇怪的是外界者來到這灰鎮都能瞬間學會這裡的語言和看懂這裡的文字,就連身上的異國文字也會跟著改變。
 
  看來『門』的能力真的是深不可測。
 
  「伍德萊斯少佐不是在灰鎮被發現的耶!」維洛跟入夏簡述了撿到少佐的過程。
 
  「那就是他自己跑出來了,或是在進入灰鎮的過程遇到什麼問題。」
 
  入夏說的是午夜平常進出的下水道,下水道是連接灰鎮的,說不定少佐是從下水道爬上來這裡。
 
  路人君也已經確認少佐不是這世界的人了,因為少佐軍服上的徽章寫著--洛坦格拉斯帝國,這不是這世界的國家,所以少佐也是個外界者。
 
  欸?原來少佐不是逃犯啊,路人君搓搓下巴,如果少佐不是逃犯,那真正的逃犯在哪?躲在末路小鎮的某個角落嗎?
 
  「是說,這麼輕易的離開原本的陣營沒關係嗎?」
 
  路人君很怕到時候那群人會殺出來搶人或報復。
 
  入夏扇扇手一臉不在意,「其實獵貓之前就邀請過我了,不過我覺得垃圾團感覺比較自由,隨便跳槽是常有的事情啦!」
 
  入夏早就想離開鬥犬了,她很討厭每天都要跟一堆罪犯玩心機,也討厭被命令來命令去的。
 
  午夜的垃圾團除了找食物之外好像沒其他特別要做的,也就是說平常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歡迎入夏剎子,從現在開始妳就是音樂播放器了。」
 
  午夜決定要去撿樂器,一定要把樂器撿回家給入夏用。
 
  「我還會拉小提琴喔,長笛或豎琴也是可以的。」入夏爽朗的笑著說。

 

  --
  廢叭:
  忙碌時腦細胞都死很快XD
  雖然最近沒什麼產文,不過會慢慢補長篇
  之前的《妻子之死》在考慮要不要縮短篇幅(謎:已經很短了欸
  雖然沒辦法一直開新坑,不過之前的坑倒是可以補一補
  像是《芙之狂想曲》續篇,還有之前寫一半的投稿文
  之前想懸疑結果自己寫到腦死W就把那篇當作短篇小品吧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