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左右兩邊的鄰居動作頻繁,似乎想趁著連假期間旅行或搬家,明明上個月還住得安穩,這個月初怎麼突然要搬家呢?

  多虧這兩個奇怪的鄰居,我的觀察日記寫得非常精彩,只要在經過修飾和插圖就會變成神秘的網路傳說。

  今天早上,優夙先生和房仲業者,兩人大包小包的忙進忙出,搬家公司的人還把車子停在屋子前的空地,看來優夙先生真的要離開了呢。

  是工作升遷,還是存夠錢要換房子了呢?

  「早啊!優夙先生。」我笑得一臉親切,優夙先生則是面無表情的看過來。

  「華狄特先生,你現在說話會打斷搬東西的節奏。」優夙先生冷漠的把箱子放到貨車上,轉過身快速走回屋子裡繼續搬箱子。

  旁邊肥腫的鵝嘎嘎大笑,要不是那是優夙先生養的鵝,我早就把那隻鵝踹成肉醬了。

  房仲業者走出門發現我站在門邊,馬上露出過度和藹的笑臉,「唉呀、這不是華狄特先生嗎?想要來幫忙搬東西嗎?」

  「不、我只是好奇優夙先生怎麼了。」我才不想成為好鄰居工具人,話說房仲業者的工作範圍居然包含幫客戶搬家呀。

  「嗯?您真是冷漠的鄰居呢,優夙先生最近才剛失業,而且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功績都被他上司搶走了,真是可喜、喔不!是真可憐。」

  房仲業者剛剛是想說可喜可賀嗎?盯著那張不懷好意的燦笑,我堅信房仲業者一定再找機會報復優夙先生。

  畢竟優夙先生看起來就是個難搞的客戶,他已經不是普通的奧客,根本是魔王呀!魔王級奧克。

  追問房仲業者優夙先生的事情,我才知道,原來優夙先生幫上司收拾爛攤子,好不容易把賣不出去的人偶,改裝後全數銷完,勝智還多了大量訂單。

  功績得到公司上層的認可,原本應該嘉許優夙先生,結果部門主任突然跳出來,說人偶企劃都是他寫出來的,優夙先生盜用他的計畫書。

  部門主任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一堆證明,最後公司認為優夙先生品行極差,且未完成評鑑任務,所以將優夙先生裁員。

  「優夙先生竟然會盜用別人的計劃書?」我環手抱胸沉思,不管怎麼聽都是優夙先生被陷害了吧。

  「唉呀、不可置信對吧,優夙先生認為是芹茵在背後搞鬼唷!」

  「芹茵?」

  「他部門裡很不起眼的女孩啦!一直說要幫優夙先生完成計畫書,實際上是要複印計畫書,交給部門主任,讓部門主任能升官呢。」

  「為什麼要讓部門主任升官?這對她有好處嗎?」難道那女孩跟部門主任有特別的關係?

  「優夙先生說那女孩怪怪的呢,在他被趕出公司的時候,芹茵突然攔住他還說了很多奇怪的話。」

  「咦?說了什麼?」

  「嗯……覺得不甘心嗎?怨恨嗎?如果要報復的話,在沒有月亮的夜晚來找我吧。」房仲業者說完不屑的笑了笑,「還塞了紙條給優夙先生呢。」

  「那女孩釣男人的方式真奇怪。」說不定芹茵是故意讓優夙先生落入困境中,然後在優夙先生失志無依時成為他的依靠,這樣也許就能跟他交往之類的。

  「那種類型對優先生不會有興趣的。」房仲業者聳聳肩,語氣轉弱小聲說道,「後來她給的紙條優夙先生也沒看,聽說被丟某個流浪漢碗裡。」

  「喂喂、有必要這樣嗎,說不定是那女孩的電話耶。」

  房仲業者莞爾一笑,「唉呀,這就是優夙先生拒絕別人的方式嘛!」

  我跟房仲業者又聊了幾句,知道優夙先生後來也加入房產行業,好像跟房仲業者變成搭檔,還說被調職去別區要一起搬到那邊住。

  優夙先生很執著牆上那幅畫,因為不能整幅帶走,只能用拍照的方式把化轉變成相框內的照片。

  看著優夙先生邊的女鬼,她開心的在貨車四周轉圈樂得像是在跳舞。

  真是奇怪的鄰居呢,一般人跟鬼相處久了應該會身體不適吧,優夙先生不但沒有不舒服,還跟鬼同居的很開心似的,搬家還要連鬼一起帶走。

  花了整個上午的時間,優夙先生家完全被清空,因為被裝潢過的關係,房屋也調漲到七千左右,但這個價位仍是非常吸引人,屋內設計又相當有格調,明天好像就會有人來看房子。

  下午我去外面找個熱炒店隨便吃個晚餐,還遇到臭臉的羽縫寺住持鴦凜。

  鴦凜到現在還是找不到房仲業者,這是很詭異的現象,好像全世界的人都看得見房仲業者,但就只有鴦凜看不見。

  不管她怎麼找,總是會和房仲業者擦肩而過,或是根本看不見那個人的影子。

  這就是羽縫寺鏡子的法術厲害的地方吧。

  鴦凜放棄追尋房仲業者,她現在正忙著訓練新的住持,也許之後羽縫寺悠久的繼承傳統會有所改變吧。

  聽鴦凜抱怨好幾回,歷經三小時的老生常談後,我終於走出熱炒店,身心疲憊的走回租屋處。

  「大哥哥!」

  站在家門前看見寺栖叼著叉子,她正從研纓家探出頭看著我。

  寺栖忽然冒出來我一點也不意外,想必研纓又把棲玖拐回家了吧。

  「這次研纓又想幹嘛?」我蹲下身小聲的問著寺栖。

  「爸爸說要讓研纓住進我家喔!」寺栖雙眼閃爍金光,「還有緹爾跟雨衣少女!」

  「等等!你是說,你爸要跟一群未成年住在同一個屋簷下?」這是什麼開後宮的既視感。

  「對!」寺栖露出可愛的笑臉,敞開雙手愉悅的說,「大家都住在一起,我好開心!爸爸孤單的內心也被會填滿吧。」

  「填滿的不只有心靈層面吧……」可惡--!好羨慕棲玖!明明是個嚴肅傢伙,為什麼會吸引一堆女孩圍繞啊!

  雖然他身邊的女孩都不正常,但至少有歌德、有少女、有女兒和女學生呀!在蒐集下去是不是連人妻、御姊都要出現啦!

  「明天會變得很忙喔!緹爾的姊姊、雨衣少女的媽媽也會來呢。」寺栖掛著天真無邪的表情,完全感覺不道我怨念的情緒。

  「對了,研纓父母會同意這種事情嗎?跟老師住在一起……」

  「我爸爸聲譽良好,也跟她父母見面吃飯了,看起來沒什麼問題呢。」

  「唉……這就是人生……」

  「嗯?大哥哥那是什麼意思?」

  「沒什麼。」

  跟寺栖告別後,我坐回平常那張桌子前,打開筆電望著紀錄檔案。

  鄰居比我預想還快搬走呀!雖然這段期間發生的事情也很多,不過我預期的觀察時間是一年,希望之後搬過來住的人值得我觀察呢。


  過了幾天,陸續有幾個客戶來看房子。

  房仲業者也換了個人,變成一個叫做發糕的傢伙,他也是那種顧客至上,就算委屈自己也無所謂的類型。

  我原本以為優夙先生家租不出去,畢竟牆上有幅嚇人的畫,後來過去偷看才發現,那幅畫變成漂亮的風景圖。

  風景圖?我記憶中,在優夙先生家看見的應該是陰沉女性的畫像才對呀,什麼時候變成風景圖了?

  「嗯,就暫時住在這裡吧。」走進來看屋的客戶,是金色頭髮懷裡抱隻母雞的女學生。

  「啊、那個,你好!」我連忙退出玄關,擠出和善的笑容邊打量著女學生,「是高中生嗎?」

  金髮女學生挑起眉,摸著懷裡的母雞,語氣有點嫌惡的回應,「我大學剛畢業。」

  「喔!原來如此,很年輕呢。」我看著那女孩似乎是不良少女,又看她懷裡有隻母雞,難道是從鄉村來的叛逆女孩嗎?

  她懷裡的母雞咕咕咕的歪著頭,似乎也在看我,我很不喜歡動物啊!想起上次那隻炸屋的白鵝,讓我內心陰影揮之不去。

  在金髮女孩確定簽約的同時,我也在電腦裡創建新的資料夾,就暫時取名為「金母雞」吧!

  觀察幾天,金髮女孩算是個普通人,偶爾會跟母雞說話或是長時間用手機跟某人聯絡。

  隱約有聽到她談論自己的體質,似乎是那種容易吸引靈異事件的類型,所以她一個人住很不安,說總覺得有人盯著自己看,希望朋友趕快來跟她一起住。

  唉,女生就是這麼神經質,不過她朋友般來也好,如果是女的我就更有眼福了。

  又過了幾天,研纓的房間也租出去了,是一名成年男子。

  男子長相清秀,琥珀色清澈的雙眼炯炯有神,穿著嚴謹的西裝襯托出他高瘦的身材,漆黑如墨的長髮隨意綁成低馬尾垂在身後。

  我瞇起眼覺得有些怪異,好像從哪裡見過這個人。

  某天,看見男子拿出一個箱子放在桌上,打開箱子從裡頭取出粗大的注射針筒,我這才發現他算是我認識的人。

  他……

 

  不就是--

 

  注射教主嗎?


  --

  廢叭:

  華狄特換了新鄰居、房仲業者要跟雙優姊弟同居了、棲玖人生勝利圓滿(?)

  是說新鄰居似乎比研纓、優夙還勁爆(金髮妹大學畢業了,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下回,優夙姊姊主場!優夜其實也是個電波的人(畢竟是優夙的姊姊)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