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個弟弟。

  他不像別人家的弟弟那樣可愛,至少我身邊的人都是這麼覺得。

  可能是家境特嚴的關係,他的人格有點……偏執?

  有時候我覺得他是那種會把自己掐死的人,芝麻小事都能讓他精神崩潰,例如房間擺設。

  他會在地上畫線,房間的擺設必須在線內不然他會心情不好,這個現象不只在家裡發生,連學校得桌椅和置物櫃也是。

  曾經有同學不小心撞歪他的桌子,他竟然氣到衝出去抓著那位同學理論,對方嚇得推開他,很不巧身後就是樓梯。

  自從我弟被同學推下樓梯後,我父母就把他關在家裡,爸爸覺得弟弟太優秀遭人忌妒,所以才會被推下樓,而媽媽認為,外面的小孩都是野蠻人,我弟不應該跟野蠻人一起學習。

  因為我弟是個天才,學習速度亦於常人,而他也喜歡看書和做靜態的事情,就算把他關在家裡,他也無所謂。

  這有點變態了吧。

  雖然我父母確實是在保護我弟,我弟自己也同意父母的作法,也許雙方妥協就沒什麼問題。

  不過,我還是覺得不太對勁。

  「這不是正常人的生活。」我趴在桌上對著朋友說,「正常人到那個年紀都應該去學校才對,關在家裡缺乏社會互動呀!」

  「因為你弟不是正常人啊,是天才。」朋友悠哉的回應,她根本沒在理解我的煩惱。

  「很擔心他以後出社會怎麼辦,會不會一個玻璃心做出傻事呢?」我弟自殺率感覺很高啊!他完美主義的太過頭了,「不!他會自殺!他如果自殺怎麼辦?」

  「呃……」朋友斜過眼晴看起來不太正經,「你弟跳樓就在下面接住他唄,燒炭就順便烤肉呀,降低天花板高度說不定可以防止上吊。」

  「黛莉絲!」

  「喔、好啦!別這麼激動,開個玩笑而已。」

  黛莉絲聳著肩,打個呵欠依然不在意我弟的事情,她總是這樣,每當我談起弟弟時,黛莉絲就會開啟敷衍模式。

  有時候還會罵我弟控太嚴重,還說我也不正常,關心弟弟過度這才是變態。

  沒辦法嘛!看到弟弟就會想抱他一下,而且他常常黏在我身邊讓我很有安全感和責任心,每當我傷心難過時來安慰我的也是弟弟。

  我的生活中充滿了弟弟,沒有弟弟我真不知道活下去的意義在哪。

  「他要上國中了!萬一被霸凌怎麼辦?」

  「欸?出去上學不是你的主意嗎?你父母好不容易同意了耶,你後悔了嗎?」

  「喔不--」我當然希望弟弟走出家門,多看看外面的世界才能獨立啊!不過想到他會被欺負覺得好糾結,位什麼我跟他是姊弟,而不是雙胞胎呢?

  黛莉絲看我抱頭痛苦扭動著,無奈的嘆氣,「教他拳腳功夫如何?」

  「嗯?你是要我弟學我打架嗎?不行!」稍微幻想一下,弟弟打架的模樣好像挺帥的,但打架太危險了,練習途中扭到、跌倒怎麼辦!

  「唉唷!要弟弟獨立又要寵護弟弟,阿夜啊……你也太變態了吧。」

  「欸?」我驚訝的傻愣著,黛莉絲倒是一臉不意外。

  「整天弟弟、弟弟的,你喜歡你弟的哪點呀?」黛莉絲單手撐托著下顎,歪著嘴半瞇著眼。

  我喜歡弟弟的哪點嗎?

  嗯……硬要說的話,覺得他像爸爸那樣莊嚴、理性、會做事,也像媽媽那樣觀察入微、貼心又擅長家務。

  弟弟很完美呀,雖然還是有一點小缺陷,不過我覺得那些缺陷長大之後就會消失。

  明明是個國中生,卻這麼成熟,這讓身為姊姊的我很著迷呢,雖然成熟還是依賴著我,好像沒我他就會不安似的。

  在外人眼中我是個精悍強勢的女性,不管是男同學還是男性朋友,都沒把我當成女性看待。

  我也知道自己是個獨斷又有想法的人,但偶爾也是會有少女心花怒放和柔弱的時候呀!

  只有弟弟懂我,就好像能看穿我的心似的,只要一個眼神或動作,他就知道我的心情和想法,了解後還會做出貼心的反應。

  這麼好的弟弟!我能不喜歡嗎?

  「弟弟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我當然會喜歡呀。」捧著臉頰,我陶醉的回想著與弟弟每天的互動。

  「男人?你弟才國中欸!」黛莉絲挑起眉,疑惑的問,「你弟不會認為,自家姊姊有點管太多了嗎?」

  「嗯?」我確實沒問過弟弟的想法,我做的決定他多數都能接受,「他……不會討厭吧……」

  「呃……我可以問個問題嗎?」

  「什麼?」

  「你未來想和自己的弟弟結婚嗎?」

  「嗯……」黛莉絲問的問題真讓人困擾,如果我可以當然是想囉!不過和自己的弟弟結婚這種事情……

  基因、倫理、道德、輿論、輩分、價值觀等等,和自己弟弟結婚這種事情,會惹出很多很多麻煩。

  話說回來,我跟弟弟現在的關係就很好了,沒必要登記結婚也能過得去。

  所謂結婚是愛情的墳墓,有時候不結婚反而是更好的選擇,當然這只適用特殊情況。

  對我來說,愛弟弟也不用受到外人的認可,他們只要知道「我跟我弟感情很好」這樣就夠了,性慾這類的我也沒什麼追求。

  「柏拉圖式的精神戀愛,也是很浪漫的喔!」我露出幸福的表情,爽朗的笑著對黛莉絲說,「只要默默喜歡就可以了呢。」

  黛莉絲沉默不語,她食指輕敲著桌面一臉沉思,「你想,他會喜歡像姊姊的外人嗎?」

  「你嗎?」我看著黛莉絲,因為我們是很要好的朋友,所以穿著打扮幾乎一模一樣,「哈,讓我假想一下,如果我弟看見你,肯定會說「相似度有七十,勉強還能接受。」吧!」

  「聽起來還真冷漠。」黛莉絲啾起嘴,不是很滿意相似度只有七十的樣子,「然後呢?我可以取代你嗎?」

  「這個嘛、不行!」我簡潔扼要的回應黛莉絲,「頂多只能成為他『存在的必要』唷!」

  「那是什麼東西……」

  「我弟可是很戀舊的人呢,國小畢業後就是這樣了,真拿他沒辦法。」我有點無奈的嘆了口氣,「很多東西都要符合以前的樣式,否則他無法安心生活。」

  「你弟真的很偏執呢。」

  「才不是呢,這是一種雅致。」我嘿嘿笑著,心裡還讚嘆自己弟弟如此有格調。

  黛莉絲的表情就沒那回事,她看起來再努力理解我的思維,但我想她永遠不會跟我電波同步吧。

  能完全理解我的只有我弟呢,反之,也只有我可以看透我弟,因為我跟他是姊弟嘛!

  「阿夜。」黛莉絲臉色忽然凝重起來,她斜過眼猶豫了一會兒才開口說道,「我要走了,之後還會聯絡嗎?」

  「嗯!有什麼事情就連絡我吧!」

  「那個……我……可能會很久、很久之後……或者、根本沒辦法聯絡你了。」黛莉絲聲音越來越微弱。

  我依然淡淡微笑看著她,儘管黛莉絲欲言又止一段時間,我還是耐心等她把話說完。

  今天,我和黛莉絲約在這裡見面,這裡是我幾乎不會來的地方--醫院,癌症病房區。

  明天黛莉絲要轉診到其他醫院,到別處她可能會接受安寧治療,去外面走走或是完成人生最想達成的事情。

  和我聊天就是其中一個。

  「你想見我弟嗎?」我問。

  「咦?」黛莉絲瞪大眼,眼神左右飄移幾回,「目前還不想。」

  「我還以為你非常想見他呢,畢竟我是這麼的愛他,你應該會很好奇吧。」

  「是沒錯啦……不過,我現在見他也沒意義。」

  「黛莉絲,如果你見到我弟,你會想對他說什麼,或是做什麼呢?」

  「呃……」黛莉絲表情有點糾結,這問題對她來說好像有點難回答,「我想,成為他『存在的必要』吧。」

  「喔?」我拉長音,看著黛莉絲臉上浮出紅暈,我大概知道她在糾結什麼,「有時候把感情轉移到別人身上,會過得比較快樂呢。」

  「阿夜,我不想離開你。」黛莉絲蒼白冰冷的手緊抓著我,「精神戀愛對我來說太痛苦,我不知道該怎麼說……」

  「黛莉絲,覺得複雜就別說了,也許我們只能維持現狀,但未來可不一定唷!」

  「我還有未來嗎?」

  「如果你認為有,那就一定會有吧。」我拍拍黛莉絲的肩,溫柔的對她說,「信念是很強大的力量唷!」

  「阿夜,我未來可能會變成厲鬼糾纏你喔!」黛莉絲苦笑著說,「說不定也會纏著你弟呢。」

  「黛莉絲才不會變成厲鬼,會變成守護靈,然後保護我和我弟。」

  「呵……阿夜還真樂觀。」黛莉絲垂下肩看著窗外,「我怎麼辨認你弟呢?我是說、如果在外面……可能會遇到他之類的。」

  「不用特別辨認,看他的臉和說話方式就可以知道囉!」我輕鬆的告訴黛莉絲,「我弟可是個怪咖!」

  「也是。」黛莉絲淺淺的笑著,闔上眼好似在模擬遇見我弟的情境。

  「你在想什麼呢?」

  「我在想……」黛莉絲仰起臉輕柔的說,「我變成守護靈後,你弟會叫我揍爆其他鬼。」

  「欸?真奇怪,為什麼叫你做這種事情呀?」

  「你弟可能是個認真工作的人,他需要專心工作,所以要我除掉妨礙他工作的東西。」

  「確實有可能呢。」我幻想著弟弟未來工作的模樣,看他一板一眼的,肯定會嗆上司或被女同事暗戀。

  「說了這麼多,但都只是我的幻想。」黛莉絲憂鬱的低著頭,「世界上哪有這麼理想的事,像我現在就得了癌症……」

  「黛莉絲,你的信念呢?」我環手抱胸認真的看著黛莉絲,「我也會幫助你的,增強你的信念!」

  「啊?怎麼幫?」

  「不知道,也許我跟你有共同的信念,就能讓神奇的事情發生。」

  「聽起來很複雜。」

  「那我們就簡單一點!一起想著『未來會遇到我弟』吧!」

  「欸?遇到之後我該怎麼辦?」黛莉絲不安的說著,期待事情能成真但又不知道怎麼面對的模樣。

  「遇到之後再說,反正我弟是個好相處的人,不會虧待你的。」

  「是嗎?」黛莉絲懷疑的抽著嘴角。

  我舉起右手翹起小指,「來打勾勾!說好要堅信『未來會遇到我弟』唷!」

  黛莉絲揚起嘴角,也翹起小指勾上我手指,「嗯,絕對會遇到的。」


  --
  廢叭:

  深夜更文~
  之前在優夙記憶裡提到的『黛色之夜』!就是黛莉絲和優夜的組合喔!

  黛莉絲因緣際會住在優夙那間房子裡,沒住多久就因為癌症過世了,死後只記得要等待遇見什麼人
  後來就遇見優夙了這樣w因為不能愛優夜,所以把感情轉移到優夙身上XD

  下回,優夙也去當房仲業者啦~不過似乎不太適合應該要轉行了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