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神尹(神)、百里香、徐暖姬(暖暖/暖薔薇)。工作中

 
  站在小學門外,百里香拿著畢業生通行證,嚴格說起來讀這間學校也沒有太久,因為小時候能看見鬼的事情被同學發現,結果就常被叫去做怪事情。
 
  重點是,如果出事了還會怪罪到她身上,小學轉學本來就是一種常態,其實今天她很不想回來,因為會勾起不好的回憶。
 
  「我是天天,妳好!」一個女生慌慌張張的朝百里香打招呼。
 
  難道是工作?百里香拿出手機,昨天剛充完電忘記開機了,裡面確實有個工作,而且就在這間學校。
 
  「是新聞上面的案件……」百里香皺著眉,因為現在就站在學校前面,那就接這個工作吧!
 
  「嘖!回來母校還要工作呀!」一個小男生捏著手機。
 
  後面也跟來一個女生,「你們好,我是暖暖,喔!他是神。」暖暖還小聲的說不要提到關於身高的問題。
 
  百里香愣了愣,那個神不就是上次遊樂園委託案的成員之一嗎?
 
  「我們進去犯罪現場沒問題嗎?」天天跟在後頭。
 
  四人已經站在那棟大樓外面,因為離犯罪現場很近,所以周圍都被封鎖線拉起來。
 
  「煩死了,直接跨進去啦!」神直接越過封鎖線,說什麼打死也不要低頭穿過那條線,其實他不用低頭也可以穿過的樣子。
 
  結果才剛踏上樓梯,兩個警衛就把神擋下來,神居然什麼都不解釋直接跟警衛打起來。
 
  「不好意思,這些人是敲鬼門的員工。」一個身上帶有薰衣草清香,右臉畫上火焰圖騰的白髮女子阻止了暴動。
 
  四個人在一邊等著,個女子跟警衛說了一些話,警衛就離開了。
 
  「妳也是來工作的嗎?」暖暖望著栓在女子左肩的金絲雀。
 
  女子搖頭,「我是敲鬼門公司專人,金絲雀,像這種干涉到法律等等的問題,公司都會派專人處裡。」
 
  四個人同時喔了一聲,原來敲鬼門公司還這麼貼心,不過工讀生的生命安危好像就不顧了。
 
  「能不能問一些線索之類的?」百里香看一眼大樓門口。
 
  雖然新聞有說校長突然暴斃,不過在這之前應該還會有一些校園傳說,今天來的都是校友,這樣應該沒辦法問到太多。
 
  金絲雀露出笑容,「這次工作時間是二十四小時,我只能說,時間越長的工作代表難度越難。」
 
  百里香歪著頭,前幾天還有到十二小時的,但好像沒難道哪裡,而且有些時間很短,但鬼打都打不完,時間真的代表難度嗎?
 
  金絲雀走了之後,大家原本說好一起進去看看,結果神又自己先跑進去。
 
  「暖暖不是跟神是同學嗎?不追上去?」天天皺著眉。
 
  同學?暖暖為難的笑了笑,「同屆沒錯呀……」雖然覺得神自己一個人也沒問題,但還是跟過去了。
 
  「百里香呢?」天天揪著嘴,覺得自己說得不夠好,是不是應該說大家一起去比較好呢?
 
  「被同學叫住了……」百里香的表情有點沉,手機簡訊傳來一個令人討厭的名字。
 
  那是以前班上的人氣女王,好吧!那是個人自稱,她到現在還是帶著小跟班,一臉驕傲公主病的模樣。
 
  應該拒絕的,其實很想把她的手機號碼加入黑名單,但對方也是企業才女,目前兩家公司是合作狀態,因為這樣才到現在還要對那個女的假惺惺。
 
  好討厭。
 
  「喲!看起來過得不錯嘛!」
 
  好討厭!那個女的。
 
  「是企業才女雪子!」天天驚訝的喊著。
 
  人家百里香也是企業才女,但雪子就是愛出風頭,幫自己打了很多廣告。
 
  雪子旁邊站著的就是萬年不變的小跟班,百里香忍著心頭的厭惡跟雪子打招呼,所以最討厭做這種事情了,應該拒絕的。
 
  「欸!妳現在還看得見鬼嗎?」雪子勾起嘴角,心理不知道在盤算什麼。
 
  百里香故意搖頭,聽說有些人長大就看不見鬼,所以雪子也不會懷疑百里香是不是在說謊。
 
  天天也不懂這種氣氛,怕亂說話會被罵,所以就乖乖跟在百里香旁邊,還被誤認成百里香的小跟班。
 
  雪子的跟班瞄了一下天天,「我們知道另外一種見到鬼的方法。」她冷冷的說。
 
  百里香已經忍到極限,這些普通人根本不知道見到鬼會招還多少麻煩。
 
  在百里香要直接閃人的時候天天說話了,「可以……看見殺校長的鬼嗎?」
 
  「天天妳想幹嘛?」百里香把她拉過來小聲的問。
 
  「既然可以她們有辦法幫我們找鬼,這樣不是比較省力嗎?」
 
  想了一下,這樣好像也不錯,雖然不指望雪子有多厲害,不過以前玩見鬼遊戲的那些同學都真的有見到的例子。
 
  就玩一下吧!說不定玩的時候暖暖已經跟神解決了這件事情。
 
  答應了雪子,四人來到一個小教室,是專門放理科器材的儲物室,雪子把早就畫好的紙拿出來,然後中間點根蠟燭,放個碟子在中央。
 
  這是一眼就能知道的碟仙遊戲,百里香知道雪子想要炫耀自己也能看見鬼,真是無聊的人。
 
  「碟仙、碟仙請過來。」四個人把手指按在碟子上,然後輕輕的轉。
 
  一股涼風在小房間裡吹起,百里香知道有鬼過來了,就在很近的地方,但鬼如果不想給你看見,就會躲在你看不見的地方。
 
  刷!碟子不受控制的停在中央,雪子和跟班像是沒料到的樣子,冒出了幾滴冷汗。
 
  火光晃動,明暗的同時沒人敢開口,當火光穩定下來時,碟子自己移動了。
 
  有事嗎?簡短三個字就讓四個人手抖到不行。
 
  雪子故作鎮定,「你是殺了校長的鬼嗎?」
 
  是。
 
  百里香皺眉,她覺得雖然有些鬼不是那麼的善良,特別是玩碟仙、筆仙等等,很容易請來不明的鬼。
 
  「那個……真的是嗎?」天天也在懷疑,因為看過很多電視小說,這種騙人鬼很容易出現。
 
  是。
 
  小跟班睥睨的瞪了天天一眼,「為什麼要殺了校長?」
 
  笑。
 
  四個人心臟跳的很快,笑的意思是什麼?因為想殺所以殺嗎?
 
  換百里香問問題了,「你是雙子的哪一個?」
 
  工作內容有提到死掉的雙子這類的鬼故事傳說,但沒人可以證實是他們殺校長的。
 
  碟子不動,停在中央很久,密閉空間在三十度的高溫下卻冷的讓人冒冷汗。
 
  「不動了……」雪子勉強擠出幾句。
 
  繼續按著碟子,沒有人敢放開手,雖然手抖的要命,卻無法移動碟子。
 
  天天僵硬的把頭轉向百里香,「現在怎麼辦?」
 
  「繼續按著碟子不要放。」偷偷用另一隻手打開手機,發現訊號微弱,不知道能不能跟其他兩個人求救。
 
  雪子咬著牙,有點生氣,「都是妳亂問問題!哼!說不定鬼早就跑掉了!」
 
  雪子跟小跟班互看一眼,兩人決定要一起把手放掉。
 
  「等等!不可以!」就算對方是討厭的人,但也不希望有人玩鬼遊戲玩到受傷。
 
  雪子很快抽手,小跟班卻還沒放,不過雪子不在意,她環著手看著百里香。
 
  「鬼也不過就這樣!走了!」
 
  就在雪子站起來的瞬間,一根拖把不知從哪飛來貫穿雪子胸口,大量的鮮血噴在小跟班身上,一顆活跳跳的心臟在水泥地上滾動,然後越跳越慢。
 
  三人齊聲尖叫,天天下意識要放開手,百里香很快把她壓回去,但沒有第三隻手可以阻止小跟班。
 
  小跟班整個人跳起來,天花板上的懸吊式風扇突然打開,小跟班的頭髮馬上被捲上去。
 
  趴滋趴滋--血肉四散,小跟班的身體直接碰一聲摔在雪子身上,頭還卡在風扇上已經面目全飛。
 
  「百里香……百里香……」天天淚流滿面,手無力的攤在桌上。
 
  百里香也嚇到腳軟,雖然看過被卡車輾過的鬼,但沒親眼看過一個人死掉的過程。
 
  根本看不到鬼在哪?只知道在附近,很近,好像就在背後。
 
  「天天,沒事!」百里香也不知道能說什麼,面對會殺人的鬼,該怎麼辦?
 
  一手伸進包包裡拿出銀色小刀,如果沒看清楚還會以為那是口紅,動作很小,小到天天也不知道。
 
  「嗚嗚……怎麼辦……」天天努力讓自己不要繼續哭,但是還是怕得眼淚直流。
 
  「打電話給其他人,隨便都好。」百里香現在沒手可以打電話。
 
  天天點點頭,另外一隻手超抖,隨便按個號碼奪命連環Call,因為訊號很微弱,每撥不出去一次,天天就更緊張。
 
  「喂?天天,妳們在哪?」暖暖接電話了。
 
  「我們在理科儲物室裡,快來救我們!」天天說完的同時電話就被切斷了,也不知道暖暖有沒有聽見。
 
  看見手機訊號零格,天天馬上崩潰的趴在桌上大哭,百里香也快哭了,先別說討厭的人變成屍體更討厭,雪子跟小跟班的鬼魂居然看不見。
 
  該不會靈魂被吃掉了吧!聽說比較弱的鬼會被強大的鬼吃掉。
 
  「天天!」百里香聲音顫抖,「把碟仙請回去!請回去就沒事了!」
 
  天天點點頭,也只有這個辦法,兩人深吸一口氣。
 
  「碟仙、碟仙請離開。」
 
  框啷!碟子應聲破碎,兩人也不得不放手,指尖離開碟子的瞬間,百里香聽見有男人的聲音貼在她耳朵旁邊竊笑。
 
  果然躲在背後!一個轉身,確實感覺到劃開了什麼,不過影子閃的很快,一下子又消失在黑暗中。
 
  天天縮到桌子底下一直喊對不起,百里香倒覺得這樣很安全,不過待在這裡太久也不好。
 
  衝過去轉門把,門果然被鎖住了,有扇窗戶,不過現在過去不知道會被什麼東西打死。
 
  「啊啊啊--」天天突然放聲尖叫。
 
  牆壁上有一隻手掐著天天的脖子,那隻鬼不敢露全身?百里香想在天天脖子被扭斷之前衝過去救她。
 
  結果旁邊的櫃子突然倒下來,瓶瓶罐罐破裂,裡面的動物標本屍體、內臟,都灑在百里香身上,但糟糕的是她被櫃子壓住了。
 
  「天天!」百里香大喊。
 
  這時有人撞破窗戶,衝進來,第一件事就是去打斷那隻幽靈手。
 
  「可惡呀!這個身高居然有方便的時候!」神臭臉站在桌上。

 

  --
  廢叭:
  旅遊回來了
  但卻吃了辣椒導致進入地獄
  明明身體不適合辣椒QDQ但因為愛吃而自作孽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