翎敫(凜曜)、百里香、靈(羅斯)、神尹(神)。工作中
 
  炙熱的夏天,在這時候躲在房間吹冷氣兼吃冰棒,多麼爽快的一件事,但是偏偏命運就硬要跟凜曜作對。
 
  來,我們把時間轉回10分鐘前。
 
  凜曜拿到從日本的老爸老媽那寄來的的北海道冰淇淋和一封信,不過咱們的凜曜在開箱的第一時間就把她給扔到天涯海角去了。
 
  嗯?你問我為什麼?
 
  拜託,想也知道裡面寫什麼,大部分都是要注意身體巴拉巴拉那些的,看之前寄來的就知道了。
 
  就在她歡天喜地的要吃下第一口時,手機很不爭氣的響了起來。
 
  看看即將要吃下的冰淇淋,再看看吵鬧的手機,她還是決定看是哪個白癡在這時候傳簡訊給她。
 
  拿起手機三秒後,凜曜爆出了髒話,而且還是很髒的那種,聲音音量連左右鄰居都聽得一清二楚。
 
  上面寫著:「任務地點:遊樂園鬼屋」。
 
 
  「其他人在幹嘛?也太慢了吧!」凜曜完全就是不耐煩。
 
  與往常不同,凜曜換上了一襲水藍色運動外套與牛仔褲,再加上綁馬尾的銀髮,看起來別有分帥勁。
 
  這也只是為了掩人耳目,畢竟穿軍裝來遊樂園,怎麼想都很詭異吧,搞不好還有警察請他們到警察局泡茶。
 
  「嘛,不要生氣了,再等一下。」和平常衣著一樣,百里香安撫著眼前的危險人物。
 
  要是沒安撫好,等一下他們全都不用玩了,而且她身上還藏了槍枝和武士刀,說有多危險就有多危險,更何況也不知她到底藏哪裡?怎麼藏的?全都令人匪夷所思。
 
  就在百里香胡思亂想時,一個約150公分、穿著淺灰T袖的小男孩拉住百里香的衣角。
 
  「請問妳們在等人嗎?」用著軟軟的聲音詢問。
 
  「你有什麼事嗎?我們可是很忙的,沒時間陪你這個可愛的小弟弟。」凜曜揮揮手。
 
  聽到「可愛」這個形容詞,白白的小臉驟然變色,變得一臉兇狠。
 
  然後……才管你是不是女生,一拳就直接往凜曜的臉上招呼,絲毫沒有憐香惜玉之意。
 
  這位同學……見面禮有必要送那麼刺激的嗎?作者心臟不好,不要一開頭就嚇死人啊。
 
  「喂,有人見面就賞人拳頭嗎?」凜曜頗為吃力的接下拳頭,說真的,看他那麼小隻,很難想像他的拳頭那麼有力。
 
  「我的本能告訴我,剛見面說我可愛的絕對不是好東西。」神冷哼了聲。
 
  在旁邊看見驚悚畫面的百里香,將已經到口、差點脫口而出的詞彙硬生生的吞回去,媽呀,這人也太暴力了,她可不想在這裡就END下台一鞠躬,後面還有戲分阿。
 
  「我叫神,18歲,是鬼門人力公司的人員。」瞥了兩人一眼,「跟你們這些未成年來遊樂園的小孩不一樣,我還有事情要忙。」冷哼了聲。
 
  「大哥不好意思我也18歲,而且剛好就是接到鬼門人力公司任務的人。」一臉鄙視樣的否決掉話語。
 
  「這人真的有18歲嗎?」以上為凜曜的想法。
 
  「原來你就是要一起工作的對象。」跳離凜曜一大步,然後指著她,「害我還找了那麼久,我已經至少找了10分鐘有。」
 
  「正確來說是我們兩個。」看著神,「我們已經在這裡等了20分鐘,是你眼殘。」
 
  就在氣氛尷尬到了極點時,一個穿著長袖的男生匆匆的走過來。
 
  「請問是一起工作的人員嗎?」羅斯呆呆的詢問。
 
  「終於到了,我還在想說沒到就我跟百里香進去就好。」瞇眼看著兩人。
 
  「好了好了,既然人都到齊了,來選一下隊長吧。」百里香適時的跳出來化解非常奇怪的氣氛。
 
  「反正隊長什麼的就是年紀最大的人當嘛。」接過手機,填上百里香的名字送了出去。
 
  「這次任務共有24萬,每人可得6萬。」看了看手機螢幕上顯示的字,凜曜很爽快的關上手機,一秒關機。
 
  「你幹嘛關機?」羅斯疑惑。
 
  「我可不想工作到一半接到某個煩人的電話。」拋下兩人,拉著百里香,往遊樂園裡走。
 
 
  「到了,這裡就是任務地點。」神看著跟手機圖片上一模一樣的詭異房子,不難想到是傳出進去後出來會被附身的鬼屋。
 
  「碰!」三人聽到巨大的聲響,轉過頭看是從哪裡傳來。
 
  「嘛,這裡沒門鈴,只好踹門了。」雖說如此,但是凜曜的臉上看不見任何猶豫。
 
  小姐,前幾篇你出場的時候你好像也踹過門喔,難不成踹門已經成了你的家常便飯嗎?
 
  「同感。」神點點頭,跟凜曜一起走了進去。
 
  喂喂喂,你同意個什麼勁啊,難不成你也有用腳施暴的癖好嗎?
 
  「跟這兩個人組隊到底是對還是不對?」此時此刻,這是兩人的共同心聲。
 
 
  「很正常的鬼屋阿,如果不包括外觀的話」羅斯一邊打量著鬼屋內部的裝飾,幾乎是以假亂真。
 
  四個人現在正位於聽說是案發現場的二樓鬼屋,但是一路走過來好像都沒有異狀,這讓眾人感到非常納悶。
 
  「喂,煩人的東西就消失掉,安分守己就好。干擾人類的話就快滾吧,不要增加我的工作量謝謝。」神很爽快的直接烙下這句話。
 
  剛說完這句話,大廳內出現許多……布偶?
 
  蛤,作者你這是在搞笑嗎?當心那群人會把你打的體無完膚喔。
 
  「好可愛喔。」百里香看到完全就是符合自己風格的可愛布娃娃,也忘了他是憑空出現,伸手就要去拿。
 
  有時候,大人的教訓是很重要的,例如:不可以拿來來歷不明的東西。
 
  當她的指尖觸碰到布娃娃時,發現它張開嘴巴,裡面是老虎一樣的牙齒正等著她的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高分貝的尖叫聲迴盪在屋子裡,聲音只差沒有震破耳膜。
 
  「小心。」將百里香拉往後面,抽出槍枝,往那堆布娃娃就是一陣狂轟。
 
  不過一分鐘,那堆布娃娃變成碎屑,完整一點的也只剩腳和頭,更詭異的是,竟然滲出血水,還有帶有濃濃的惡臭味。
 
  「不好意思我對可愛的東西免疫。」帥氣的將槍往肩上扣。
 
  「這是什麼味道啊?超臭的。」羅斯捏著鼻子,完全就是一臉嫌惡。
 
  撿起其中一個碎布,抽出武士刀,硬生生的將碎布插在牆上,並念了聲日語的咒語。
 
  那塊碎布慢慢的扭曲,到最後變成了一顆還在轉動、佈滿血絲的眼睛。
 
  「噁。」原本躲在羅斯後的百里香完全敵不過女性的本能,往旁邊就是一吐。
 
  「呿,這種東西我也能輕易解決。」神完全就是不、屑。
 
  「別吵矮冬瓜。」將刀拔出來把上面的奇怪東西甩一甩,一邊回答。
 
  「你、說、誰、是、矮、冬、瓜。」很明顯這個詞彙比小弟弟來的嚴重許多,不好意思就連作者也不曉得他的腦子在想什麼。
 
  「在場的人還有誰比你更符合資格?」冷笑,完全就是挑釁。
 
  在一旁拍著百里香背的羅斯完全就是已經漠視兩人,因為他明白要是進去阻止,別說是錢了,連個屁都拿不到,還有可能會死在自家人手上。
 
  「嘻嘻,又有人進來了,可以陪我玩嗎?」當氣氛已經火爆到最高點時,一個令人悚慄的聲音從樓梯間傳來。
 
  「主角出現了嗎?」神手插口袋,絲毫沒有懼怕。
 
  「什麼主角?」小女孩歪著頭,沒有承認之意。
 
  「呵,看來不打不會招,那麼請你不要亂動,不然會更痛喔。」拿著未入捎的刀,凜曜往前衝。
 
  「不喜歡血腥畫面的請閉上眼睛或是自行打上馬賽克。」一眨眼的時間,她出現在小女孩的正上方,完全就是要把刀從她腦門插進去。
 
  「喂!小心!」羅斯和神同時大叫,但是好像來不及了。
 
  小女孩微笑的抬起頭,然後將嘴張開,可以看到她的喉嚨,不過在那之前,毒氣就先散發出來。
 
  「喔該死!」這才驚覺不對的凜曜往旁邊的牆壁一踹,利用反作用力讓自己撞上旁邊的雕像,不幸的是,因為撞得太大力,所以昏了過去。
 
  「嘛,我已經找到姐姐陪我玩了,你們也要一起來喔。」笑嘻嘻的一步一步邁向其他三人,同時周圍也出現剛剛被凜曜打爛的布娃娃。
 
  那些布娃娃也像有生命似的,從後面一步一步的逼近三人。
 
  「媽的。」罵了句髒話,神決定先解決他們的頭頭──可愛又可怕的小女孩。
 
  「後面你們想辦法解決,我來幹掉他們的頭頭。」神決定放手一搏,如果剛剛凜曜沒有往前衝,他說不定還能「勉強」跟他合作。
 
  但是現在能戰鬥的某人已經昏在那裏了,他也沒有辦法完全去顧及她,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不過也託凜曜的福,她知道小女孩會放出毒氣,所以得格外的小心。
 
  另外一邊……實在是糟糕到不行。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這裡在進行高音合唱,令人感動的都快哭了……呃好吧是令人嚇到快哭了。
 
  「你不是男生嗎快點出去給她打一打說不定他們還會饒我們一命。」也顧不得原本的設定了,百里香直接把羅斯往外推。
 
  「你傻啊他是直接把我幹掉然後再幹掉你然後就一起快快樂樂加入人偶行列了啊。」驚恐的回著對方。
 
  「現現現現現現現在怎麼辦辦辦辦辦辦。」百里香完全就是處於驚慌兼恐懼狀態。
 
  「兩個20歲的人一定會有辦法吧,我們有的是腦子。」雖說如此,但是羅斯還是拉著百里香後退。
 
  「但是我們現在不需要腦子要的是四肢發達啊。」百里香急的快哭了,因為能戰鬥的人偏偏躺在那裏一動也不動。
 
  「沒辦法了,你包包裡有武器能借我嗎?」死馬當活醫,沒辦法也要變的有辦法。
 
  「武器什麼的……咦?我有……」突然想到包包裡有隨身攜帶的銀色短刀,馬上拿出來遞給羅斯。
 
  看著凜曜和他們現在的距離,嗯,很好,距離超遠,完全不用妄想拿到她的武士刀,只能想辦法殺過去了。
 
  「跟好,我們慢慢移動過去凜曜那裏。」轉過頭來,超兇狠的面對著可愛的但是會咬人的布娃娃。
 
  「嗯。」完全將名為女性矜持的東西丟的遠遠遠,百里香緊緊的拉著羅斯的衣角。
 
  「全部都去死吧」羅斯拿著小刀瘋狂亂揮,將撲上來的布娃娃一一砍掉。
 
  嘛,因為腎上腺素嘛,人在遇到危機的時候總會被激發出來的,激發完後他就只是個能看到鬼的人,完、全、就、是、個、悲、劇。
 
  讓我們來看另一邊吧,神VS可愛小蘿莉。
 
  「哥哥來陪我玩。」往前一撲眼看就要撲到神。
 
  「去死。」從空中拉出一把長槍,往小女孩就是一掃。
 
  「哥哥這樣不行喔,你要陪姐姐一起來跟我玩喔。」輕巧的閃過,小女孩歪著頭,可愛的說著。
 
  「我才不要陪她,而且她命才沒那麼軟。」她絕對不會在跟他分出勝負之前掛掉的。
 
  「咦?可是那個姐姐吸進我的毒氣,所以她的魂也會歸於我喔,即使如此你還是認為她不會死嗎?」笑嘻嘻的解釋。
 
  「那麼你身後那個是誰呢?」自信的笑著。
 
  下一秒,一把武士刀貫穿小女孩的肚子,然後抽了出來,那人正是凜曜。
 
  「怎麼可能?」小女孩驚訝的看著本來應該成為布偶軍團隊長的凜曜。
 
  「你那招對付的了一般人,卻對付不了我,我的體質可是來的快去的快,正因為如此我才不容易被鬼附身」凜曜甩了下刀子,「這套原理同樣套用在這上面。」冷笑。
 
  「你的命果然超硬。」完全就是冷眼看著眼前再度復活的人。
 
  「對不起吼礙到你了。」一臉嫌惡。
 
  「對了,百里香他們呢?」沒有看到剛剛還在狂吐的友人,感到疑惑。
 
  「放給他們自生自滅。」簡潔有力的回了句。
 
  「……」語默,然後就像在踹門一樣,狠狠的直接送神一腳,然後頭也不回直接去找羅斯二人組了。
 
  「你這渾蛋……」
 
 
  「為什麼砍不完還有增多的現象阿,神到底在幹嘛啊啊啊啊啊啊啊。」百里香歇斯底里的大叫。
 
  「這句話應該是我要說吧。」被當擋箭牌的……好吧擋娃牌的羅斯完全崩潰。
 
  雖然說頭頭被幹掉了,但是布娃娃還是多到爆,甚至還有增殖可疑現象,不曉得他們是有性生殖還是無性生殖。
 
  「全都都趴下。」長槍掃過來,很迅速的把娃娃的頭砍下來,完全乾淨俐落不拖泥帶水兼整齊一致。
 
  當然,兩人在說這句話之前早就蹲了下來,完全就是放棄對付不知道是有性、無性生殖還是自行繁殖的娃娃了。
 
  「你們沒事嗎?」從旁邊跳出來,凜曜眨眨眼,「有沒有被感染或是附身還是手腳被砍斷?」
 
  「沒……沒事。」驚悚的聽完那一大串的關心問候,羅斯這才扶著百里香從地上站起來。
 
  「嘛,在離開之前還是拜一下好了,不然死得不明不白好像怪可憐的。」掏出不知哪來香和打火機,凜曜隨便找了個罐子,拜完後把它插在罐子上,然後放在二樓。
 
  須臾,手機響了,因為在鬼屋這空蕩蕩的大屋子,所以還挺大聲的。
 
  「上面是任務解決的消息,我們可以閃人了。」羅斯打開手機,盯著螢幕上的字。
 
  「終於~百里香我們快離開這個遊樂園吧,我討厭可愛的東西。」拉著百里香,凜曜踩過鬼屋招牌,立馬消失在現場。
 
  「嗯。」經過一個下午的生死決鬥,百里香的膽子全都被嚇光了,要回家好好安慰一下自己幼小的心靈。
 
  「好吧,我們差不多也該離開了。」羅斯轉過身,對著身後的神說。
 
  咦……人呢?

 

  --
  廢叭:
  備份文章的一直想起這系列有其他寫手的文
  可是有點難追溯作者了,就先一樣備份過來吧
  如果有作者來認親,再把名字加上去
 
  看了一下過去的文章內容
  我果然比較喜歡打來打去的橋段XD
  一言不合就打起的題材超棒(望向各大拳漫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