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一段時間。
 
  匆匆忙忙從下水道回到廢棄屋的一行人,傻眼的望著遍地都是血,還有幾個全副武裝的黑衣人腦袋開花的屍體。
 
  路人君胃一陣翻騰直接跑去河邊吐了,午夜則是直接跑回家。
 
  「午夜!太好了,你們有沒有受傷?」
 
  仙子大叔正在照顧昏睡的夜歌耶,看見午夜他們回來稍微安心了點。
 
  入夏扛著槍,踹開一邊的屍體,「這不用查,絕對是研究院幹的。」
 
  已經知道午夜拾荒是實驗品,又看見小鎮死氣沉沉的模樣,死了這麼多人警察和居民怎麼可能不出來反應一下?
 
  因為人都死光了。
 
  研究院知道實驗品在這個鐵色小鎮末路區,可是卻找不到午夜,身為研究院最高級機密實驗品的午夜不能被其他人知道。
 
  也許他們有在這裡低調尋找過午夜,但卻沒找到,因為午夜沒躲在哪裡就躲在垃圾堆裡,找不到人的情況下地毯式搜尋最快,所以把每一戶人家殺光翻遍每間住宅,現在還是沒找到午夜,應該是暫時撤離了。
 
  路人君已經吐到吐不出東西了,只能說少佐太厲害一個人殺這麼多人,真不愧是二十歲就當少佐的軍人。
 
  「簡單來說他們寧願滅了一區,也要找到午夜。」入夏看見夜歌耶身邊落了一個針筒,「奇怪的是,為什麼他們不殺這間屋子裡的人?」
 
  「他們殺了其他人卻不殺我們,他們早就知道住在這裡的是異能者和外界者?」維洛不解的問。
 
  「有人通風報信!」路人君站在門邊喘氣,要跳過噁心屍體有點難度,「一定有什麼人去通報才會這麼突然吧!」
 
  如果中央研究院早就知道午夜在這裡,早就直接抓午夜回去了,還要在那邊找兩個月嗎?
 
  仙子大叔說他們還準備了籠子和運貨車,很明顯就是要來抓人的,看來他們是刻意不殺拾荒家,但是真的要滅區就是了。
 
  「通風報信?有誰知道……艾璐?」
 
  入夏只能想到他們工作的地方,雖然說艾璐是她的好朋友,可是艾璐也是地
 
  下店面的人,黑街的人只要有錢賺,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
 
  「可是你沒說這裡有異能者或是外界者呀!」
 
  維洛覺得猜測通風報信的人是誰不太重要,重要的是要怎麼把少佐他們救回來。
 
  「不、我覺得艾璐一定有問題,不能小看地下店面的老闆。」
 
  入夏進入房間裡翻翻找找,她覺得房子裡一定藏了什麼。
 
  「少佐的西裝裡面有追縱器!」入夏大喊,由於少佐不喜歡穿公關店裡的西裝,所以一直都掛著沒洗。
 
  「能不能逆追蹤訊號,先找到放追縱器的人。」午夜坐在夜歌耶身邊淡淡的說。
 
  「等等!我們現在應該逃走吧!先找其他地方躲再說。」
 
  路人君覺得先保命比較重要,而且怎麼知道少佐他們有沒有死?說不定已經被做成標本什麼的,而他的話又隨風而去,大家都忙著準備外出物品,入夏和維洛也忙著研究追蹤器。
 
  嘆口氣,路人君看著午夜完全沒逃走的意思,難道午夜想回去實驗室嗎?還是說覺得這樣很刺激很好玩?
 
  現在大家亂成一團,只好先暫定一個目標其他細節到時候再說。
 
  第一個目標就是找出追蹤器的主人,如果剛好在中央研究院就直接殺過去吧,如果是別人放的,那就要抓住那個人好好的跟他談談。
 
  「少佐的西裝裡怎麼有粉色小卡?」入夏又從別的口袋找到一張名姓片。
 
  粉色小卡上面還畫著可愛的小花,黑色緞帶圖樣交錯,中央寫著『可愛的小莉,一金幣喔!』
 
  「小莉?是那個想要找肩膀靠的女生。」
 
  維洛想起第一位客人就是兩個女學生,而入夏看著卡片上的可愛的字樣,該死的援交妹,居然要一金幣。
 
  「為什麼小莉要放追蹤器在少佐口袋裡?」
 
  午夜拿過名姓片,感覺這材質挺好的。
 
  入夏拿著幾個錢幣到外面的公共電話連絡艾璐。
 
  「我先去問艾璐,說不定她知道什麼。」
 
  經過幾分鐘後,艾璐說那位小莉是地下街名牌援交妹,住在銀區,因為聽說少佐被騷擾,艾璐很義氣的順便把小莉的地址、電話什麼的通通挖出來報給入夏。
 
  入夏也沒因為誤會艾璐而道歉,反正又還沒砸人家的店,事情問清楚就好了。
 
  路人君覺得頭昏,這突發的節奏實在太快,感覺好像有死神拿著鐮刀在後面追人,這種感覺又讓他想起同學被卡車輾過去的回憶。
 
  明明昨天還在跟朋友嬉笑,還在嫌爸媽管太多,早上還說要拍一百張照片,被撞的前一秒,他是快樂的拿著霜淇淋跳著走的畫面。
 
  感覺很不真實,看見同學一秒過後被捲進底盤,好像昨天到今天的記憶都是假的。
 
  出乎預料的事情來的太快了。
 
  提議把人留在家裡、突然發現午夜的身分、回來看見少佐他們被抓走,太快了,快的不真實。
 
  「路人君體驗到蒸鍋裡青蛙的感受了嗎?」午夜看著趴在桌上臉色不太好的他,「我們不會知道機會、巧合、厄運什麼時候會來,既然來了就做出選擇吧。」
 
  「午夜你選擇什麼?」
 
  「找回我的垃圾。」午夜眨眨眼,「雖然相處的時間很短,不過既然成為我的傢俱,我就不會放棄。」
 
  「他們不算陌生人嗎?明明對他們一點都不了解。」
 
  「路人君平常怎麼稱呼伍德萊斯、桃花月?」
 
  「就……少佐、桃花月。」
 
  「試著,把拾荒家的人都唸出來。」
 
  「我、午夜、仙子大叔、勇者、桃花月、少佐、夜歌耶。」
 
  午夜點點頭,拍上路人君的肩,「這樣就夠了,我知道的比你還多,因為我是拾荒家的主人。」
 
  夜歌耶醒來後,大家合力把附近清掃乾淨,順便拿些有用的東西。
 
  拿走死去住戶的銀行卡、錢包,而每拿走一戶人家的東西午夜就會要求把那些人的屍體安葬在後院裡。
 
  因為時間關係只能安葬四五家,而錢也湊足夠了,身分證就把照片處裡一下,入夏說大部分都只刷條碼,照片不要差太多就沒關係。
 
  晚上,午夜要大家擠在一起睡,因為她又覺得空間被放大了,覺得呼吸困難,需要被人擠才會覺得安心。
 
  說到擠在一起,仙子大叔的佔的空位就很多了,路人君打死都不睡仙子大叔身邊。
 
  他睡在午夜左邊,身後是維洛,右邊是夜歌耶,他也不敢偷看午夜睡覺的模樣,就怕夜歌耶抽刀挖路人君雙眼。
 
  不過午夜自動轉身看著路人君,金黃色的瞳眸在微弱的月光照射下朦朧晃動。
 
  「路人君,你覺得這是夢嗎?」
 
  被午夜問到自己正在煩惱的事情,路人君頓了一下,如果這一切都是夢,醒來之後應該會覺得內心空虛。
 
  「雖然拾荒的生活很瞎,但我希望這不是夢。」
 
  午夜輕輕勾起嘴角,「嗯,路人君,晚安。」
 
  路人君看見午夜身後的夜歌耶,用特別燦爛的笑容看過來,這是什麼意味深遠的笑容呢?

 

 
  --
  廢叭:
  原本還想寫某些厭世牢騷(燒到變焦碳的事件
  後來想一想,算了吧~人家搞不好就是要用負面行銷法w
  因為新的接案就要開始努力打字了XD
  這星期六日還要出去旅遊~所以更文次數會驟減ˊAˋ!!
  天氣逐漸變冷,大家外出要穿保暖一點啊
  希望我旅遊也能順利,至少不要大風大雨(宜蘭)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