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髮的女高中生被麻繩綑在木椅上,一把冰冷的水果刀輕撫著她的臉頰。
 
  月光穿過紗廉灑在房間裡,隱約能看見女高中生哭花的小臉蛋,那曼妙的身材加上近乎透明的睡衣,在夜晚裡難免會引人遐想。
 
  指尖捲著女高中生的長髮,太過喜悅的笑容反而讓女高中生更加恐懼不安,持刀的女人湊到女高中耳邊,輕輕的說了--
 
  「找到了,找到了,原來在這裡唷!」
 
  女高中生水汪汪的大眼不斷顫動,那把鋒利的刀就在嬌弱的頸子上游移,女人揮之不去的笑魘倒印在清澈的瞳眸中。
 
  每一次指尖的碰觸就像電流一樣刺激著肌膚衝擊著大腦,身體裡每個細胞幾乎都快被電焦了。
 
  就在女人想要有更多動作時,在角落陰影中突然衝出一個陌生少年。
 
  「夜歌耶!夠了!不要繼續玩了!」
 
  路人君雙眼爬滿血絲,一手拍上前方的小茶几。
 
  夜歌耶呵呵笑了幾聲,「可是小莉妹妹一直不說少佐人在哪啊。」
 
  「你拿膠布貼她嘴巴人家當然不能說呀!」
 
  入夏也不想花太多時間,走上前直接撕掉小莉嘴上的膠布。
 
  小莉嘴邊都紅了一塊,哽咽的說她沒有綁架少佐,只是覺得好玩所以放追蹤器在少佐身上。
 
  女高中生小莉是個名牌援交妹,看見看起來帥或有錢的人就會放追蹤器鎖定住他,之後再用各種手法把那些人的錢騙光。
 
  如果有人想反咬小莉,小莉就會用『性騷擾未成年』威脅對方,法律規定未滿二十歲的青年為無行為能力者,如果進行不當性交易是成年人的錯。
 
  因為看少佐很單純,想說也來騙騙少佐,結果跟著追蹤器來到拾荒家,才發現少佐住在很詭異的地方。
 
  聽說中央研究院有發布過特殊懸賞,只要將特殊生物捐獻給中央研究院就可以換到一筆錢,所以小莉就匿名提報,說鐵色小鎮末路區的拾荒家充滿異能者和外界者。
 
  入夏直接甩小莉一巴掌,「臭婊子!我要把你衣服扒光,然後把你吊在廣場中央。」
 
  「呀!對不起、對不起,我也不知道會變成這樣啊!」
 
  小莉怎麼也猜不到拾荒家會在半夜從窗戶爬進來,維洛架了結界所以聲音沒辦法傳出去,而夜歌耶一爬進來馬上把小莉五花大綁,她根本沒預料到自己惡作劇也有被懲罰的一天。
 
  「我說,我們應該不是來這裡做什麼違反法律的事情吧。」阿汎提提眼鏡。
 
  沒錯,就是那個有傳送機的超商前輩,阿汎,午夜他們能順利進到銀色小鎮完全都靠阿汎的幫忙。
 
  入夏早就認識阿汎了,路人君還在想阿汎明明一臉總經理的臉,為什麼還會穿著超商制服來打工?
 
  原來阿汎是金色小鎮某老闆的兒子,也是公司繼承人,阿汎只是想要增加自己工作經驗才會到處打工。
 
  汎尹南是阿汎真正的名字,靠著入夏的手腕交際總算說服阿汎帶拾荒家來銀色小鎮,銀色小鎮一般住宅的防衛機制也很嚴謹,不過有錢好辦事,阿汎一張金卡就讓警衛替他們開門了。
 
  金鎮的有錢人怎麼會殺人呢?有錢人怎麼會做壞事呢?金鎮的人做任何事情都是對的,因為他們是有錢人。
 
  這裡的居民大部分都有這種奇怪的觀念,金、銀鎮的教育把他們包裝的很好,實際上金、銀鎮的人做壞事的方式有別於其他小鎮,低調、隱密才不會被發現。
 
  「現在怎麼辦?」仙子大叔坐在窗戶外面,因為身體太龐大爬不進去。
 
  「教訓完小莉再去中央研究院。」入夏很不開心雙手插腰。
 
  「她也不知道事情會這麼嚴重,別欺負她啦。」
 
  維洛看小莉哭的滿臉鼻水覺得她很可憐。
 
  午夜自動自發把冰箱裡的蛋糕拿出來吃,她也說不動其他人了,坐到旁邊看著夜歌耶、入夏用麥克筆在小莉臉上寫字。
 
  這是路人君第一次來到銀色小鎮,之前去銅色小鎮就覺得高樓大廈五光十色就很厲害了,沒想到銀色小鎮更厲害,站在一個圓盤上就可以到你想到的地方。
 
  而且到處都是懸浮感應是觸控面板,想煮東西在空白的桌子按一下,就會出現一個圈,把鍋子放在圈上就可以調熱度之類的設定。
 
  每個人出門都要帶一個感應手環,想要吃什麼直接去店裡拿,把商品拿出櫃子就會自動結帳。
 
  如果沒有手環進到店裡就會有機器小童跟著你,要付錢時把錢給機器小童就好了,偷東西的話機器小童會直接折斷你的手。
 
  像,餐廳桌子上都有一個感應區,把手環伸過去,然後菜單就會直接投射出來,要吃什麼就手指點,幾分鐘機器人會幫你做好餐點送過來。
 
  這裡的門全部都是自動門,連一般住戶都是自動門,廁所也是自動門,路上還有各種移動垃圾桶,想丟垃圾就盯著垃圾桶,垃圾桶會自動移動到你身邊,如果故意亂丟就會有垃圾筒從你身上輾過去。
 
  買衣服的時候站在更衣間裡,可以選擇喜歡的顏色、款式,鏡子就會套用造型在你身上,如果喜歡就用手環刷一下感應區,店員會幫你打包好放在櫃檯。
 
  反正到銀色小鎮現金根本不太能用,很少有投幣或現結的店,像阿汎一張金卡就可以走透透。
 
  他們今天早上根本就是在觀光,阿汎人也很好,開銷都不計較。
 
  午夜有點期待明天去金色小鎮會看見什麼東西,捉弄完小莉,一群人跟著阿汎來到最便宜的旅館。
 
  「屁啦!這叫最便宜的旅館?」路人君望著眼前華麗的建築。
 
  整座旅館以暗色調公寓為風格,牆上鑲滿了各種細緻雕刻,紅白色玫瑰種滿了走到兩側,中央有個人魚噴水池。
 
  進到旅館會客區,腳底下踩的是光滑高級的大理石,吊燈上掛了許多用水晶雕出來的小妖精裝飾,牆上的壁紙帶著古典優雅的褐色花紋。
 
  「請問有什麼需要位您服務的嗎?」
 
  女機器人穿著女僕裝,如果不去看她身上的特殊刺青,她就長的就跟真人一樣。
 
  機器人臉上、雙手雙腳、脖子都會有各種漂亮的刺青,那些花紋除了辨認廠牌機型之外,還有助於機器人適應各種環境。
 
  如果天氣冷刺青就會變細,天氣熱就會變多變複雜,能量缺乏就會變成黑色,遇到危險就會變成鮮紅色。
 
  阿汎說算機器人擁有自己的意識也沒關係,因為機器人人格設定都是非常溫和,除非你刻意做壞事或攻擊機器人。
 
  把金卡放到女僕眼前晃一下,女僕眨眨對著阿汎笑,「歡迎尹南主人回家。」
這間銀色小鎮最便宜的旅館沒什麼人住,因為這間公寓樓梯不但要自己用腳走,門也要自己用手轉開。
 
  樓層也不高四樓而已,房間也不大,五十坪而已,贈品也不多,兩瓶紅酒和一欄水果,浴室也不太高級,只能泡五個人和一些玫瑰花瓣。
 
  路人君聽阿汎這麼抱怨,有點想衝過去巴頭,這樣不高級那怎樣才高級?
 
  看到浴室居然有魚人雕像在倒水,而且雕像還會唱歌,路人君有點懷疑自己真的還在原本的世界裡嗎?
 
  即便是最便宜的旅館,也是有加裝安全系統,你如果跳樓,你在落地之前速度會變慢,最後你不會摔死只會好端端的趴在地上。
 
  如果你想自殺,房間裡的儀器偵測到生命跡象微弱女僕就會破門把你救起來。
 
  阿汎很討厭走樓梯或是等電梯,每次都直接從陽台筆直跳下去,反正都有安全系統,他可以好端端的站著落地。
 
  金鎮有很多人都這樣出門的,可以看見上班時間公寓大樓一堆人集體跳樓的奇觀,金鎮的人根本不擔心住在七十樓還沒有護欄的空中花園,反正就算從一百樓跳下去也不會死。
 
  頂多心臟病發作致死。
 
  在金鎮如果有墜機也是一樣,飛機在落地之前都會有一種反地心機制,會直接讓飛機漂浮離地面幾公尺的地方,然後慢慢放下來。
 
  水面也是,可以在水面上行走,如果要游泳要去旁邊的機器刷卡或刷手環,不然沒辦法碰到水,有些觀光區不能游泳所以你完全碰不到水。
 
  有船不慎觸礁或是對撞,船上的防禦系統會啟動,那艘船就會定格在水面上不會下沉,就目前來說金、銀鎮幾乎沒有意外、自殺死亡的,大部分都是天然疾病或是出國死亡。
 
  阿汎說反地心機制一點都不誇張,不少搭飛機的人發現自己就在自己家上空,就會馬上跳機,所以偶爾也能看見集體跳機的壯觀場面。
 
  如果剛好掉到人比較多的地方,墜落的速度就會越慢,好讓路人有時間躲開。
 
  路人君也只有在小學校外參觀來過一次銀鎮,只是那時候年紀太小什麼都不懂,而現在金、銀鎮的科技好像又更發達了。

 

 
  廢叭:
  這次輪到霸氣的剎子來當插花圖啦~
  總之,路人君他們來到有錢人區
  從以前到現在「貧窮限制我的想像」這句話讓我非常有感啊
  我以為所謂的奢侈是花幾千元吃一頓大餐
  後來才發現有人光是閉上眼睛就花超過十幾萬,然後睜開眼就賺了幾千萬
  富豪、普通家庭、窮人根本是不同的世界呢
 
  話說那個碰水機制,那是看見大陸新聞,說有大陸一家人去古代皇帝花園參觀
  然後覺得天氣太熱就一家子跳下水游泳,他們跳下去後其他人也跟著跳
  警察來他們就游走,當時看見這個新聞啊,就在想這些人究竟是有多想游泳
  如果皇帝的鬼魂還在那裡,大概會把他們拖進水底吧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