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重重包圍的午夜等人不敢輕舉妄動,而坐在花圃的路人君也愣在那,受到驚嚇到的原因是,因為特種部隊從他身邊路過卻沒人發現他。
 
  特亞特依舊保持笑容看著午夜,「你們會不會想的太簡單了?以為不進去研究院我們就會不知道你們來了嗎?」
 
  「因為我的臉嗎?」午夜指了指自己的臉,既然都放過照片在報紙上了,應該會被別人注意到才對。
 
  特亞特開心的拍手,他的確私下發訊息給警察,告訴他們注意進出金鎮的人之中有沒有照片上的少女,如果發現了就跟蹤他們,當他們到了研究院就通知特亞特。
 
  「所以,你們要自己跟著我到研究院裡?還是要被扛進去呢?」
 
  坐在花圃邊的路人君,驚恐的望著午夜他們被博士『請』進研究院了,不知道站起身跟過去會不會被發現。
 
  入夏走在隊伍最後面,左顧右盼似乎在找什麼人,最後瞄了路人君所在的花圃一眼,雖然沒看見路人君,但她指了指自己的側腿。
 
  入夏想暗示什麼?
 
  路人君看一下自己的腿,褲子上有口袋,但並沒有放東西,再看看其他人的側腿,特種部隊的褲子上也有口袋,也許入夏是想告訴他那裡面有放東西。
 
  好,路人君,你現在必須冷靜。
 
  深呼吸,知道現在自己處於消失狀態,也就是說他現在有辦法自由活動,然後找出方法幫午夜等人脫離危險。
 
  躡手躡腳地跟在特種部隊後面,一群人走在研究院潔白的長廊上,路人君拿走最後一個特種部隊口袋裡的一張卡片。
 
  是門卡,為什麼入夏會知道特種部隊的門卡放在側腿口袋?
 
  繼續靜靜地跟在後頭,他們被請到一個寬敞的研究室裡,中央有一個巨大圓型裝置,中間有三個圓不斷重疊交錯旋轉,而圓圈下有一個座椅。
 
  「伍德萊斯!」
 
  維洛看見儀器前有一排椅子,少佐坐在其中一個位置,不過被固定住,連雙眼都蒙住,想靠過去卻被警衛阻止,除了少佐之外還有桃花月,為了防止她飛起來也用裝置固定住。
 
  「真不好意思,因為你的朋友能力的關係需要不同的椅子。」特亞特瞇著眼笑。
 
  接著除了午夜之外,其他人也被強制綁在椅子上。
 
  路人君縮在角落裡不敢出來,看見那椅子根本就像電椅,只不過是華麗漂亮的電椅,坐上去都會死人的。
 
  還以為會歷經槍林彈雨、轟轟烈烈的爆破,結果拾荒家居然這麼平靜的被逮住了,而且還是自己送上門給別人抓。
 
  特種部隊在後面佔一排舉著槍,只要一有不對勁就會開槍,這讓路人君不知道該怎麼救全部的人。
 
  也許救午夜就好了吧,反正大家一定都想著至少要讓午夜平安,因為午夜是收養垃圾的主人啊!既然大家這麼想那就只要救午夜就好了吧。
 
  路人君也不確定其他人怎麼想,反正不管其他人在想什麼也他幫不上忙,小心翼翼繞到原形裝置附近,還在想著怎樣才能帶著午夜逃跑。
 
  「各位外界者應該都想要回到自己的世界吧!現在你們稱呼的午夜拾荒可以幫你們打開通道回去喔。」
 
  特亞特就不忌諱的說,午夜就是『門』,不過午夜目前不會控制自己的力量所以需要原型裝置的協助,午夜其實有點像一把鑰匙,次元門需要午夜才能打開。
 
  灰鎮之所以到現在還會有這麼多怪物,就是因為第一次開門時沒控制好失控了,讓身為鑰匙的實驗品死亡。
 
  現在中央研究院改進技術重新造了『門』和鑰匙,特亞特保證這次一定沒問題。
 
  手裡玩著少佐的刀和槍,特亞特相當期待垃圾們的回應。
 
  「我回去會變成無業遊民耶。」仙子大叔揪著小嘴不太想回去,「我在這裡還能當一張床。」
 
  「布薩艾拉好像毀滅了,我也不知道我該回去哪。」維洛苦笑。
 
  「噗拉拉星球已經被拯救了,我回去還是不能當使魔啊。」桃花月眨眨水汪汪的大眼說道。
 
  「被冠上叛國賊的名號,回去也是死路一條。」少佐淡淡的回應。
 
  幾位外界者都表示不想回去,特亞特挺意外這些外界者居然這麼落魄,但不管外界者想不想回去,特亞特還是想用午夜開門。
 
  「告訴我灰色小鎮真正的故事。」午夜看著原型裝置,她對這裡完全沒有記憶。
 
  特亞特笑了笑,反正拾荒家也已經沒有反抗能力,開門的事情也可以慢慢來,就當作是哄小孩睡覺來說個故事吧!
 
  六十年前世界大戰結束後,擁有多元天然資源的生命樹之國很快就安定下來了,這個國家被稱為--妃娜拉斯。
 
  意思是生命女神的國度。
 
  妃娜拉斯以生命樹為中心向外發展,負責照顧生命樹的一群人就是中央研究院。
 
  第一個建立起來的小鎮就是生命小鎮,受到生命樹的薰染,那裡的人們出現了特殊的能力,在當地被稱為異能者。
 
  特亞特那時還只是個小助理,他的工作是協助研究異能者體內遺傳因子的變化。
 
  某天,有一個紫髮女人出現了,她自稱來自其他時空,覺得生命樹很有趣想要來研究,作為交換她願意把自己的研究心得告訴其他研究員。
 
  女人被稱為外界者,她的出現造成生命小鎮科技大跳躍,同時讓更多異能者浮上檯面,原本不能控制的能力逐漸能夠掌控,使用能力的犯人也越來越多。
 
  「如果所有人都變成異能者,這樣是不是就能降低犯罪率呢?」
 
  特亞特提出了這個能力克制能力的想法,但紫髮的女人不是很同意這種作法,因為每個人的基因不一樣,強制扭曲一定會造成副作用。
 
  可是其他研究員其實也嚮往超能力很久了,他們很疑惑距離生命樹這麼近,為什麼無法變成異能者?
 
  紫髮女人當時也被列入異能者研究的名單,因為她的能力是開啟一個通道,能隨心所欲的到達她想去的空間或世界。
 
  用個優雅的名字就是『門』。
 
  比起敲破空間裂出一個洞,不如召喚各種門走進去比較美觀,所以女人每次要進出時都是開一扇門,沒人知道紫髮女人什麼時候出現?從哪裡離開?她就像一陣風,來去自如不留痕跡。
 
  由於紫髮女人反對這個研究,研究員們和她起了激烈衝突,戰鬥中特亞特意外取得女人的頭髮和血液。
 
  後來那個紫髮女人離開了,再也沒回來過,但其他研究員沒有放棄異能者的研究,大肆宣傳可以把普通人變成異能者,免費、無副作用。
 
  反對這項研究的人們離開了生命小鎮到外面建立其他小鎮,而剩下來的人,在特亞特集結的研究團隊研究下真的都有了超能力,可是卻有副作用。
 
  被改造的人細胞很不安定,隨時都有可能突變成癌症或是畸形,但他們為了確保有更多的實驗體所以沒對外公開副作用的事情。
 
  特亞特研究到一個階段之後開始研究『門』這個能力,他想如果自己有這個能力的話就可以成為妃娜拉斯的領導人,或是發展到更遠的世界。
 
  礙於副作用的關係,特亞特私下用紫髮女人的頭髮製造了人造人,雖然製造出來跟紫髮女人長的不一樣,不過卻有差不多能力的實驗品。
 
  第一個人造人成功開啟一扇門,讓一隻狗從第一房穿越到第二房。
 
  特亞特開心極了,這個重大的研究馬上就讓其他研究員刮目相看,大家發現原來能力是可以被複製的。
 
  特亞特的上司很不滿小小的助理居然爬到他頭上來,在大家通宵研究時,悄悄的偷走人造人。
 
  然後竄改研究報告,把所有研究成果都遷到自己名下,也改造了自己讓自己變成異能者。
 
  那位上司成功讓自己成為擁有『門』能力的異能者,但這個舉動讓特亞特很不高興,憤而帶著剩下的實驗品離開生命小鎮。
 
  特亞特去了金色小鎮,在金色小鎮種了人工生命樹,私底下繼續『門』的研究,而上司開始自大起來,認為自己是這世界上最強的異能者,當他享受眾人的掌聲時,人造人突然暴斃死了。
 
  那位上司無法控制自己的力量,使得整個生命小鎮進入了次元夾縫。
 
  這個消息傳到特亞特耳中,他領悟到如果要控制外界者的能力就須有媒介,就像開門需要鑰匙。
 
  第一個人造人是鑰匙,而上司是門,人造人讓門打開了,要關起來也是需要人造人這把鑰匙。
 
  經過數年研究,特亞特用紫髮女人的血製造了午夜,又另外製造了原型裝置來穩定時空。
 
  但這個研究被以前生命樹小鎮的研究員發現,他們現在自稱黑鴿,仍在想辦法製造更強大的異能者,知道午夜的存在就利用各種方式把午夜偷出來。
 
  卻在最後進入灰鎮前被特殊部隊發現攔截了,午夜也在混亂之中不見,特亞特原本以為午夜會自己向外求救,結果反而是在外面建立一個小家庭。

 

  --
  廢叭:
  今天收到面試成功的訊息!
  終於找到新工作啦~
  現在正在研究新的飾品小物
  如果成功做出來~就可以當成春節福袋囉!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