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綠,為什麼前輩都把像鬼屋的案件交給我們?」優夙看著手邊的資料,多數都是無法成交而閒置的蚊子屋。

  「優夙先生,可以不要叫我小綠嗎?我叫做碎梟裕,都小綠聽起來很奇怪。」梟裕拉拉胸前金色的名牌,上面正刻著自己的本名。

  優夙睥睨的打量梟裕,因為他都穿綠色系的套裝,小綠這個暱稱非常適合呀!叫起來比梟裕還順口好聽。

  「職場上用小名稱呼會比較有親密感,看來你沒見世面呢。」優夙冷冷的說著。

  「不,這因人而異吧。」梟裕無奈的垂肩嘆氣,自從跟優夙一起住之後便各種心累。

  被開除的優夙完全沒有悲傷難過,反而是理所當然的成為房仲業者,在梟裕同意同居後他好像就有這個打算了。

  至於優夜,那個跟優夙一樣難搞的女人,把家裡事業丟給別的親戚,重金買了一棟高級公寓當起房東,其中一層還是他們三個一起住。

  優夙養的鵝還變成公寓吉祥物,那隻鵝沒事就會在公寓裡亂晃,如果發現野狗野貓闖物還會把他們趕出去。

  不久前發生竊盜案,有小偷從停車場進入住戶內偷東西,後來那個小偷被鵝痛打一頓,雙腿骨折外加腦震盪送去醫院。

  從那次之後就沒發生過偷東西的事件了。

  優夙身邊還跟著叫做黛莉絲的女鬼,優夜看不見但梟裕、優夙跟阿白都知道她的存在。

  那女鬼的功用可多得很。


  「所以說,前輩們是故意把自己做不來的案子,丟給我們的嗎?」優夙用文件在梟裕面前扇了扇,要他專心點。

  「嗯,這很正常吧。」在房仲業者這行業做出心得梟裕,已經習以為常,「你也看到啦,那些房子根本是鬼屋嘛!怎麼可能交屋。」

  優夙按著下巴思考一會兒,「先去勘查,找到房子的優點應該就可以找到客群。」

  「唉呀,優夙先生真是勤勞。」梟裕拿出車鑰匙,把鐵圈套在食指上轉動著鑰匙,「那就從傳說是猛鬼屋的那間開始吧。」


  梟裕開車來到一處郊區的三層公寓。

  雖然是郊區,但附近有公車站和超商、加油站,距離市區徒步也只需要十五分鐘,也算是個好地點。

  不過,公寓外野草叢生,明明是大白天屋內卻幽暗不明,還有陣陣冷風從裡頭吹出。

  梟裕困擾的搓著雙手,從外頭就能看見裡面有不好的氣息在騷動。

  「曾經發生過一場車禍,從此之後便常常發生靈異事件。」優夙冷靜的閱讀著蒐集來的報章簡報。

  「唉呀,淨化這裡可是個大工程。」梟裕正想拿出鏡子時,優夙忽然阻止了他。

  「淨化太慢了,黛莉絲。」優夙一喊黛莉絲馬上從他身後冒出來,纖細白皙的雙手環著優夙的頸子。

  「喔啊!」她很有朝氣的回應優夙,一臉期待的模樣。

  優夙指著公寓大門,淡淡的說了一句,「把他們趕出去。」

  「喔喔喔喔--!」

  只見黛莉絲氣勢磅礡的仰天吶喊,隨後手刀衝入公寓之中。

  公寓內一到三樓頓時五光十色、鬼哭神號,如同颶風般掃蕩,所有窗戶玻璃炸裂、垃圾蟲子噴出,一陣天翻地覆之後忽然安靜下來。

  斷斷續續的呻吟隨風消逝,數個白色魂魄急忙飄出公寓,個個朝天空飛去,毫無留戀。

  優夙仰首觀望奇景,順便數了一下飛走的魂魄大概有十幾個。

  黛莉絲拍拍身上的塵粉,毫髮無傷的走出公寓,完成任務後開心的在優夙身邊轉圈,趴到優夙背後蹭了蹭。

  「嗯,真不愧是黛莉絲。」優夙滿意的點點頭,「小綠,你再做個簡單的淨化吧。」

  梟裕聳了聳肩拿出畫滿圖騰的鏡子,「這麼粗暴沒問嗎?」

  「多於的溫柔只會降低效率,我們首要任務是趕快把這個公寓租出去。」

  「唉呀、唉呀,優夙先生真是無情。」梟裕露出燦爛的笑容,手持鏡子在公務四處環照。

  公寓受到淨化後,優夙自掏腰包重新裝潢,隨便用個郊區私人小屋的美名,刊登在網路和報章雜誌上,沒多久就有人來簽租。

  千租的金額可以貼補裝潢的錢,而且還多了幾百塊的抽成,這個案件總算圓滿結束。

  但有問題的屋子堆積如山,有些還是無法靠黛莉絲解決的。

  例如,附近住的都是小混混,菸酒搖滾之地,無法讓人住得安寧。

  「這該怎麼解決呢?」梟裕苦惱的揉著太陽穴,總不能叫黛莉絲把附近的人嚇跑吧。

  優夙不慌不忙的做著筆記,這幾天觀察了一下附近的生態和屋子的狀況,他大概有想法了。

  「隨波逐流吧,把那間房子改裝成工業式風格的格局如何?」

  「欸?那麼簡陋的造型會吸引人嗎?」

  優夙從包包裡拿出一堆宣傳單,「這附近有很多小型樂團,他們看起來很缺練習場地和團體宿舍。」

  「這種客戶聽起來很窮呢,要他們租兩層的透天不太可能吧,現在這個案件可是一樓三十坪,地下室十五坪呢!這每個月少說要三萬起跳吧!」

  「哼,小綠,你對空間規劃一點概念都沒有呢。」優夙冷笑著,拿出一張白紙畫了兩個格子,「我們把一樓改成雅房,地下室改成練習場地,這樣不就好了嗎?」

  一樓三十坪可以分割成四間每間五坪的房間,剩下的坪數作為客廳和廚房等公共空間,衛浴設備原本就有,只需要再增加幾扇窗戶和一台網路機就好了。

  地下室裝幾盞照明和插孔,分開出租就能分散那三萬元,一樓每間雅房以三千五價格出租水電自付,仲介費每間酌收三千,地下室則是月租七千,仲業費一樣三千。

  「等等,這樣算賠吧!四房每個月三千五,總合起來也只有一萬四,就算地下室租出去頂多二萬一,差了九千耶!」

  「現在租不出去,那三萬也只是泡影,租不出去的房子就是要賤價呀,反正我們抽的是房仲費,要賺錢的房東,房東不接受我們的建議,那這個案件放到發霉也不會有結果。」

  「優夙先生有點可怕呢,如果只看仲介費的話,我們就有一萬五了呢!」

  雅房都已經隔間了,還每間抽仲介費,真的有人會這麼傻嗎?外面的房子應該沒人這樣抽的吧。

  看見梟裕露出信心不足的表情,優夙呵的一聲冷笑,「我們的客群,是從鄉下上來大都市的小樂團,宣傳寫好看一點很快就能交屋了。」

  「唉呀,這該怎麼寫?」

  「五坪的房間是可以兩個人平分房租的,只要有這點就夠了,更不用說如果整個樂團分攤地下室的租金,每個人大概只要一千左右吧。」

  「嗯……真的有這麼簡單嗎?」梟裕還是覺得客戶沒這麼好抽,現在租屋的人都挺會精打細算的。

  總之,優夙的提議後來被房東採納了,房東改裝完屋子後,優夙和梟裕開始積極接觸樂團推銷這個租屋處。

  經過幾星期的努力,房子總算成功出租,一個難銷的案件也結束了。


  黛莉絲在旁邊了看了有點心疼,看優夙跑來跑去,既宣傳又推銷,時不時還要自付改裝房子的錢,搞得這麼累薪水也沒有比較多。

  「嗚喔喔喔!」黛莉絲抱著優夙難過的啜泣,好像再叫優夙不要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工作了。

  優夙靠在沙發上看著文件,沒有因為黛莉絲的吵鬧分心,「嗯,這間房子應該可以該裝成樓中樓。」

  「嗚哇哇哇哇--」黛莉絲哭得更大聲,希望引起優夙的注意。

  『優夙,安撫一下黛莉絲啦!吵得我都頭痛了。』阿白窩在一邊,伸長脖子咬住優夙褲管扯了幾下。

  優夙斜過眼看著黛莉絲,「不然你覺得我轉行當什麼?」

  「啊?」黛莉絲停止哭鬧,歪著頭皺眉。

  『跟優夜一樣當房東啊!比較輕鬆不是嗎?』阿白舉起翅膀,指著剛洗完澡裸著走出來的優夜。

  「哎!」坐在旁邊的梟裕驚呼一聲,摀著臉支支嗚嗚的說,「優夜小姐,可以不要在家裡裸奔嗎?」

  「怎麼?我有變胖嗎?」優夜扭著水蛇腰,擺出性感撩人的姿勢。

  「不、問題不是身材……」梟裕緊閉雙眼全身冒著冷汗,雖然優夜身材很好,但裸女這種畫面他怎麼看都無法習慣。

  「你問題很多欸,小處男。」優夜哼了一聲,把毛巾甩上肩走回房間。

  優夙看梟裕害臊的模樣,不禁噗哧嘲諷的笑了笑。

  回到原本的話題,優夙如果不當房仲業者,那要轉行當什麼。

  「執事餐廳呀!現在不是很流行主題餐廳嗎?」梟裕攤著雙手露出惡趣的笑臉。

  「嗯……聽起來很有趣。」優夙用手機搜尋了一下相關資訊,年輕人似乎願意多花點錢在主題餐廳上。

  於是,優夙在姊姊的贊助下,在自家公寓旁邊開了一間小店。

  附近有圖書館和高中校車駐車點,優夙認為這是個不錯的位子,而店裡食物主打輕食跟甜點。

  店裡裝修了足足三個月,也差不多是徵招員工的時候。

  優夙和梟裕面試了幾個工讀生,但都因為工作時間配合不上沒辦法聘用,他們需要一兩個能長期駐店的執事。

  叮鈴!

  今天又有人來面試了,那是一個常像非常奇特的男子。

  「唉呀、這個人看起來很有問題呢,優夙先生。」梟裕抽著嘴角看著那個人的履歷。

  「他曾經做過執事餐廳員工,有經驗很好呀。」優夙倒是很認同這個男子。

  「但是,他那個長相有點……不適合吧。」

  「嗯?我覺得他是總裁屬性。」優夙認真的評估這個男子。

  「我反而覺得是邪教屬性。」梟裕瞇起眼覺得男子很可疑,「他長成那樣欸!」

  「以貌取人是不對的。」

  「執事餐廳就是要外表呀……」

  就在優夙和梟裕爭執的時候,來面試的男子不耐煩的咳了幾聲。

  兩人這才像到現在正在進行面試,重新整頓形象收心,拿著履歷認真的看著男子。

  優夙看著有點簡陋的履歷,對於神秘的男子感到興趣。

  「可以問一下你的本名嗎?」履歷上的姓名寫的是英文,感覺不太像是本名。

  男子甩起黑色手杖,紳士地將修長的雙腿交疊,他語氣沉著富有磁性,相當符合他那特殊的外貌。

  帶著戴著黑羊頭套,擁有四個巨大彎曲犄角的男子回應道:

 

  「曼羅芙綿羊。」

                     【彼鄰居者說】-終-

  --
  廢叭:

  彼鄰居者說結束了!(灑花)

  原本在想最後應該交代誰的故事,後來偏心優夙,所以還是寫了優夙的後續
  文中房仲的工作內容其實不太清楚,抽成什麼的也沒研究,所以就大概、大概一下這樣
  這系列惡鬼先生閃退的有點快XD後面倒是多了幾顆彩蛋w
  曼羅芙綿羊出沒代表蹬羚在附近,小心路上被蹬羚貫穿(喂!

  話說這篇的地主一點存在感也沒有,羽縫寺的羽鏡就是在旁邊看而已(羽鏡觀汝,好沒戰力的地主)
  開頭房仲業者還說:「請您,多注意自己的鄰居。」,現在被打臉應該是:
  「請您,小心自己的客戶。」
  「請您,小心自己的學生。」
  「請您,小心路邊的女孩。」
  「請您,小心肥大的白鵝。」
  (總結一下)
  唯一要小心鄰居的只有華狄特(他也許是本篇裡最普通的人)

  說系列完結一樣有小問卷~一個人可以填很多張喔!

  有人提問就會開始>【彼鄰居者說】請回答。

  --提問單--

稱呼:
請問(人名):

舉例1:

稱呼:齁醬
請問惡鬼先生:你不覺這次打醬油的很嚴重嗎?

惡鬼先生:我再不退會坐在那裡更久。

舉例2:

稱呼:夢醬
請問三葉草:夜戰結束還在附近紮營,不怕被警察關注嗎?

三葉草:喔!因為我幫助了優夙先生他們,雅子和鬼目道畫幫忙掩護了我,互相幫忙嘛!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