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Beryl大喊,同時將我整個人往後拉。
 
  天花板插出各種粗細不一的尖刺,要不是Beryl反應很快,我早就變成串燒了。
 
  「Beryl,給我綠寶石!」
 
  聽見我的請求,Beryl不敢怠慢,迅速發動綠寶石的好運效果,附加在我身上後,我馬上穿越過尖刺朝怪物衝去。
 
  綠寶石的好運效果沒在開玩笑,迎面而來的攻擊都直接被彈開,怪物引起的效果也無效化了,我甚至閉著眼睛開槍都能打中怪物的要害。
 
  啪滋!
 
  這時Beryl的綠寶石突然出現裂痕,我們都非常意外,雖然不清楚寶石裂開的原因,只能推測是怪物本身的魔力會削弱寶石,而便宜貨本來就沒有抵抗力。
 
  「Beryl!同時附加攻擊和幸運給我!」
 
  「好、好的!」
 
  擔心計畫會失敗,Beryl雖然依照我的指示給予附加,但她把裂開的寶石用於附加攻擊,完整的則用在幸運,至少如果攻擊失敗還有逃跑的機會。
 
  獲得雙重附加後,我戰力大增,用畫筆迅速畫出火銃槍,對準怪物頭部扣下板機!
 
  轟!
 
  強大的爆破充斥整個空間,我被後座力倒彈到外部,Beryl連滾帶爬的跑出來找我。
 
  我跟Beryl一起解決的怪物,也因為強大的破壞力摧毀了一半的遺跡。
 
  考試結束的鐘聲響起,我跟Beryl都被傳送回試煉場外,此時我才發現最後存活的只有我跟Beryl兩人,其餘參加者不是跟Cecilia一樣被怪物打爆,就是分數不足直接淘汰驅離。
 
  我們兩人的分數非常高,甚至超越了Cecilia,主要是團隊合作跟魔法使用熟悉度讓老師們感到訝異,而且大大讚美我遇到怪物時還能冷靜發出指示給夥伴。
 
  雖然分數高,但出身卑微,聽說很多騎士長在Cecilia失敗後就離開了,他們並沒有看見我跟Beryl的戰鬥過程,說實在有點可惜,不過我們能順利通過訓練是好事。
 
  老師們討論過後,給予我A級平價,Beryl則是B,老師們希望Beryl能多多鍛鍊魔法精煉度,這可以減少寶石的損壞速度,也能衍生更多種寶石功能。
 
  Beryl感動不已,她總是被冷落欺負的邊緣學生,沒想到老師們會如此認真的給她建議,離開前還收到了很多祝福跟加油打氣。
 
  看來,這次的訓練過後,我們被視為有潛力的學生,也許之後會獲得其他資源補助。
 
  聽說Cecilia最後依然獲得S級最高評價,而且順利加入御用冒險團開始實習,而我跟其他默默無名的小輩,都還是在學院裡努力讀書學習魔法。
 
  少數的同學偶爾會被冒險團邀請一起參加活動,Cecilia的夥伴們就是常常收到邀請函的那群,我猜大概是Cecilia去跟其他冒險團關說了幾句吧。
 
  我與Beryl沒有收到任何消息,但學校裡的老師們很照顧我們,給我們高級圖書館通行證,也核發三學教堂的許可證。
 
  三學教堂是個特別的地方,在那裡可以研發自己的魔法道具或藥草、卷軸,除此之外也能免費獲得一些低階素材,Beryl的寶石透過複雜性的合成,最後終於做出一個特別的寶石。
 
  那顆寶石被做成項鍊,裡面融合了四種寶石,只要Beryl驅使魔力就能隨時切換想發動的寶石效果,更棒的是這種寶石只要用花蜜就能修復,就算碎掉也沒關係。
 
  不過有一個缺點,那就是無法一次發動一種以上的效果,如果要像之前那樣雙層附加,就還是要額外拿寶石出來,另外這個項鍊四種效果都發動完後必須休息二十四小時。
 
  我們兩人搭檔接了一些委託,賺到一點錢後,在小康區租了兩層樓的小農場,我爸媽住在那邊,養了兩頭牛和幾隻雞鴨,靠著牛奶和蛋增加額外收入。
 
  因為Beryl也有負擔一半的租金,整層二樓都給她住,樓上被她改建成煉金工坊,自從可以去三學教堂後,她就愛上了煉製寶石。
 
  甚至有貴族委託她製作精美的配件,委託的寶石基本上都不會用於戰鬥,頂多是當作光源、護身符使用,所以對Beryl來說不是難事。
 
  她手工靈巧,而且有一定的美感,Beryl從委託中找回自信,也在煉金工坊裡意識到自己喜愛的並不是當冒險者,而是煉金師。
 
  某天,Beryl吃完晚飯後突然嚴肅的對我說,「May……抱歉,我沒辦法和你去冒險了,我發現我不適合戰鬥,我應該去當煉金師的。」
 
  「嗯!沒關係,我也認為你很適合煉金師。」我露出欣慰的笑臉,很高興自己的朋友能找到真正的人生目標,「我也有一件是要告訴你,我收到天之月的邀請函。」
 
  「天之月?」Beryl瞪大雙眼,又驚又喜的抱著我,「恭喜!聽說天之月冒險團的地位已經跟御用冒險團同等了吧!那是很厲害的冒險團耶!」
 
  「我有看冒險者週刊的報導,他們收到國王親指討伐了三個魔王,而且有數萬人親眼看見天之月的團長親手砍下魔王的腦袋,並且把勝利旗幟插在魔王城上,他們是真實存在的,而且如同傳聞那樣強大。」
 
  「有人拍到團長的長相嗎?」Beryl激動的跳了幾下。
 
  「沒有,團長臉上戴著面具,就算被魔鏡捕捉到,也不知道他真實的長相。」
 
  「噢、真可惜,但團長身材很棒,應該是個帥哥。」
 
  「Beryl,你在打什麼算盤?」
 
  Beryl吐吐舌俏皮的笑著說:「沒有啦,只是聽說天之月團都是帥哥,現在你是第一個女團員,有沒有機會……」
 
  「沒有。」我翻個白眼,沒想到Beryl會意淫天之月冒險團。
 
  由於明天我就要去冒險團報到,為了慶祝我入團,Beryl替我準備了一些卷軸和魔法筆、礦石顏料。
 
  我把存到的錢,一部分拿去買裝備,另一部分給爸媽去外面渡蜜月,他們出去這段時間,哥哥大概也不會回來,畢竟我們搬家的事情也沒跟哥哥說。
 
  哥哥偶爾想要回家時,團長和其他成員都會很識相的拖住他,用各種理由不讓他找到農場,哥哥腦子也很簡單,幾瓶酒和巨乳姊姊就能讓他忘記回家。
 
  為了表達謝意,我委託隔壁村的小孩,拿一些奶製品跟魔法道具送給蘭刃冒險團,他們最近為了衝排名都忘記要補充營養,我希望那些小東西能幫助到他們。
 
  夜晚,我跟Beryl躺在屋頂上看著星空。
 
  真神奇,幾個月前我們才面臨殘酷的學院訓練,幾個月後如此順利的過著理想中的生活。
 
  Beryl說,他要存一點錢,買下這整座農場,然後在旁邊的森林裡蓋個人工坊,這樣她就能在工坊裡做更多煉金術,也不用怕干擾農場運作。
  
  買下農場也是我的願望,畢竟父母好像很喜歡在這裡工作,沒有盜賊搶奪又能安穩的做買賣,只要地精不要在附近蓋營地都是好事。
 
  我們一起談論夢想十分愉快,直到眼皮逐漸變重,才各自回到房間沉沉入睡。
 
  隔天,太陽才剛探出頭,我便騎著馬依依不捨的離開農場。
 
  中間還無喘息的直奔天之月冒險團,奇怪的是,天之月冒險團明明是知名團體,要我赴約的地點卻在荒郊野外的山區。
 
  那裡是精靈王遺跡,幾千年前精靈王遭受汙染變成魔物大肆破壞,摧毀了自己的堡壘和家鄉,造成死傷無數,人類國王聯合起來封印精靈王。
 
  據說精靈王的怨靈依舊存在,因此這個荒涼的遺跡瀰漫著詭異氣息,總覺得隨時都會有可怕的東西從石頭後面碰出來。
 
  我有點猶豫要不要深入遺跡內,當看見我騎的馬悠哉的吃草時,我才稍微放下戒心,將馬栓在旁邊的樹木上徒步走上石階。
 
  精靈的建築都相當驚人,就好比這些柱子、地板是天然形成似的,簡約又不失優雅的建築風格吸引著我,也能看出曾經在這裡生活的精靈相當慢活。
 
  每個建築裡都設置各種造型的涼亭和溫室,精靈熱愛自然,喜歡把各種植物、礦物收藏在身邊,他們也不太需要睡眠,所以只有小小的休息間沒有臥室。
 
  這裡幽靜卻不孤寂,隱約能聽見鳥鳴及流水聲,攀附在石牆上花草掩蓋了當年被破壞的斷牆,溫暖的陽光逐漸升起,照亮整座遺跡。
 
  根據信上的指示,太陽升起時,我必須到被紅花包圍的陽台上。
 
  我加快腳步,跳過幾個缺口,來到唯一長滿紅花的房間裡,感覺這個房間是為了祭祀或做某種儀式而存在。
 
  房間中央有個寬大的平台,周遭都是密密麻麻的古老咒語。
 
  因為急著赴約,也沒時間仔細搜查,穿越過房間後來到一條長廊,長廊底部就是天之月冒險團指定的陽台。
 
  遠遠的,我已經看見有個纖瘦的人影在那端,那是個有尖長耳朵的人。
 
  飄逸的長髮就像是高級金蟬絲,任由清風隨意撥撩。
 
  打直腰桿一臉正經的邁開步伐走向陽台,每往前走一步心跳便加速一拍,我試著穩住呼吸別讓自己太緊張,可是當我走到那個人面前時,我還是緊張到面紅耳赤。
 
  陽台邊的人明顯就不是人類,從種族特徵看來,他完完全全就是個精靈。
 
  並非精靈後裔或混種精靈,是純純正正的原始精靈。
 
  他散發著淡淡光芒,金輝耀眼的瞳眸就像冬天裡的太陽,白皙的肌膚飄出清淡的氣味,那是一種讓人放鬆的香氣。
 
  活生生的一位精靈就在我眼前,而我卻覺得自己在作夢,如此夢幻的存在怎麼可能那麼容易遇見呢?
 
  「你,是Elvis邀請的客人對吧?」
 
  那位精靈說話方式輕輕柔柔,感覺聲音是直接傳進腦中。
 
  我用力點頭,並用雙手恭敬的遞上邀請函。
 
  精靈優雅的抬起手接過信件,稍微看了幾眼隨後對著我笑了笑:
 
  「你好May,我是Hiram。」
 
  「您、您好!」
 
  「不需要對我使用敬語,我們是平等的存在,這裡也不需要繁雜的禮節,放鬆一點吧May,把這裡當作自己家。」
 
  「那女孩家才沒這麼破亂。」上方傳來一個輕蔑的笑聲。
 
  我抬頭一瞧,那竟然是隻惡魔,他壞笑著瞧了我幾眼,好像在打量我的分量。
 
  感受到危險的氣息,我反射性拿出畫筆靠在牆上。
 
  「你嚇到她了Isaac。」Hiram微微皺起眉。
 
  「所有人類都會怕惡魔好嗎?」Isaac從高處躍下,神不知鬼不覺的繞到我身邊,「嘿,我不會把你吃了,用不著這麼怕我。」
 
  「Isaac。」
 
  Hiram走過來直接跩住Isaac的後衣領,想將他拉離我身邊,不料Isaac突然一個轉身挽住Hiram的腰,將他壓在陽台扶手邊。
 
  「你一直叫我的名字,我會受不了啊。」Isaac露出尖牙邪惡的說著。
 
  「如果不喜歡,我以後都不這樣稱呼你了。」Hiram雖然保持笑臉,但他手裡不知道什麼時候,拿了一把銀色匕首,用匕首輕劃著Isaac後頸。
 
  看著他們的互動,我一臉不知所措,天之月究竟是怎麼樣的冒險團,完全沒聽說過裡面的成員有異族。
 
  「喂,鬧夠了沒,要打O去樓上打,我要面試新成員。」
 
  一個慵懶的男子從房間裡的平台走出來,那個平台似乎被拿來當作傳送台。
 
  聽見被消音的關鍵字,我不禁脹紅著臉,原來這裡是打O團嗎?
 
  「Elvi!這不能怪我啊!精靈都是騷貨你也知道吧,我們惡魔的性慾又比較強,我忍不住嘛!」Isaac雙手一攤遠離Hiram。
 
  「騷你個頭啊,要當種狗旁邊有樹自己處理。」Elvi抓抓凌亂的頭髮,他本來就有自然捲,現在隨便亂抓導致更捲了。
 
  「請替樹著想一下,他們也許不想跟惡魔發生關係。」Hiram溫柔的笑著說。
 
  「Elvi!Hiram又欺負我!」
 
  「種狗閉嘴,Hiram把Isaac帶走,我要辦正事。」Elvi敷衍的扇扇手。
 
  Hiram稍微點點頭,一把掐住Isaac的脖子把他拎走,動作迅速的離開陽台。
 
  Elvi替我拉了一張椅子過來要我坐下,從旁邊的櫃子裡拿出花茶包,動作熟練的沏茶,還替我準備了水果。
 
  「如你所見,我的團員都不是人類。」Elvi說起話來有氣無力,感覺很疲倦。
 
  「確實很驚人,而且這件事竟然沒有被大肆宣揚。」
 
  「起初團員確實都是人類,但冒險團出任務總是有風險的,更何況我又時常接高等任務,團員越來越少團長最後也重傷不治,最後只剩我一人扛起冒險團。」
 
  「辛苦了,聽起來你們真的很缺人,怎麼不去公會或學院公開招募呢?」
 
  「說來話長。」
 
  Elvi點起一根煙捲藥草,深深吸了一口後緩緩吐出青色煙霧。
 
  他說起天之月冒險團的心路歷程,特別是Elvi獨自經營冒險團時的困境。
 
  為了賺取大量資源和增加名譽,Elvi獨自一人討伐魔王級任務,那個魔王就是被黑暗污染的精靈王Hiram。
 
  任務內容把Hiram寫得非常凶殘,但實際上Hiram只是一個生病的精靈,飽受詛咒折磨痛不欲生,會爆走也是因為人為侵略導致。
 
  淨化Hiram之後,Elvi替Hiram弄了一個假的人類身分,帶Hiram到處遊山玩水。
 
  至於討伐任務的後續,就是找一些商隊和傭兵來遺跡,然後利用幻術假裝跟變成魔王的Hiram來場激烈戰鬥,最後讓大家以為Elvi殺了魔王。
 
  同樣的招式也用在Isaac身上,他雖然是惡魔,但人生目標非常單純,希望過著悠哉輕鬆的日子,不過運氣很差一直遭受人類打壓才變成魔王。
 
  Elvi收服Isaac之後,也給了他人類的身分,三人就這樣安逸度日。
 
  他們一起擊敗真正的邪惡魔王,也過參與王室派對,近乎完美的偽裝讓他們日子過得非常理想,直到……
 
  「有個敏銳的男人識破我們的偽裝。」Elvi表情嚴肅起來,「他叫Morton。」
 
  「我哥?」我訝異的瞪大眼。
 
  「對,他發現走在街上的Hiram,只看了一眼就揭穿Hiram是精靈的身分。」
 
  「噢……沒想到他有那種能力。」我有些為難的說。
 
  「我原本想對Morton施展遺忘魔法,哪知道他認出精靈的第一個反應是要求Hiram成為他的情婦。」
 
  「啊?等等,我先確認一下,Hiram是女……」
 
  「他是男的。」
 
  「我哥原來喜歡……」
 
  「Morton還對Isaac說了同樣的話。」
 
  「呃……」
 
  我突然感到非常尷尬,並不是因為哥哥的性向,而是因為哥哥隨興的對異族提出這麼無理的要求,明明對人類感情不太感興趣。
 
  所以,Morton是個異族控嗎?
 
  Elvi揉著額角繼續說:「其實這都還好,雖然有點煩人,但他也沒把秘密說出去,重點是他騷擾到某一個魔王,跟那個魔王求婚失敗還糾纏不清。」
 
  「可以建議那個魔王打死Morton沒關係唷。」
 
  「嗯,能打死就沒這麼多問題了,可是Morton太強,魔王打不死。」
 
  「……」
 
  「魔王被騷擾到精神異常,跑來委託我們除掉Morton,可是我們試過很多種方法都殺不死Morton,所以想請Morton的妹妹來當顧問。」
 
  「這是什麼邏輯呀。」我露出困惑的臉。
 
  「你很討厭Morton對吧,應該說很多人都討厭他,其實也不至於要他死,但至少別讓他去騷擾魔王,這點程度身為Morton的妹妹應該能幫忙吧。」
 
  「結果不是讓我入團的嗎?真失望。」我無力的嘆氣。
 
  「你當然可以入團,但入團的第一個任務就是處理Morton。」
 
  唉,還以為獨立之後可以擺脫老哥,結果繞了一大圈還是跟他扯上關係了。
 
  望著天空,我開始思考該怎麼完成這項任務。
 
  --
  廢叭:
 
  暫停好久的坑又重新開啟了
 
  看這個發展,總之為了繼續轉生
 
  想必May後來還是會領便當的W
 
  那領便當的同時,他有辦法完成任務嗎XD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