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標題,聽起來像是某個番號或八點檔名稱
不過這件事情確確實實的發生在我身邊,而且還是進行式
當然這種雞巴事,照理來說不是什麼好說嘴的故事
但,夢墨的生存能源有一部分來自民間的八卦誹聞
明星那種名人的誹聞我倒不覺得刺激(就目前電視播出來的外遇啦)
民間這種小情小愛呀,看起來好像沒什麼
實際上都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愛情這種東西,其實不要也罷
沒了愛情生活也能活得下去
但沒有愛情,就會覺得枯燥乏味
這就跟薯條要不要沾番茄醬一樣
沾了會增添風味,不沾也能體會到薯條黏鹽巴的好吃
很多魯魯都在追求番茄醬,表面上不在乎自己沒拿到番茄醬
但卻無法克制的盯著別人的餐盤,虎視貪婪的模樣表露無遺
可是呢,番茄醬只有一包
若不是番茄醬過期,誰會放棄自己的番茄醬
搞不好放棄之後還會反悔,要求延長番茄醬的有效期限
看著別人搶奪番茄醬,我則坐在旁邊用薯條沾雞塊的醬料
唉呀,雞塊醬料邊緣的這麼好吃,不吃嗎?
吃著吃著,我不禁想哭,但看到別人搶番茄醬滑稽的模樣
--我又笑了
有時候吃東西的樂趣不在於口味,而是看別人怎麼吃東西
彷彿看到國家動物頻道的實境秀,新奇又有趣
原來,三次元的佐料也別有一番風味
 
今天的故事,不是夢墨怎麼吃薯條、雞塊、番茄醬
而是一個單親媽如何從人類變成狐狸精的故事
說真的,我以前都覺得類戲劇演得太浮誇
沒想到那都是真的呀,看來人生如戲,戲如生人
兩者的差別只在於能不能喊卡重來
夢墨講得好像很懂,但我也只是在台下看戲拍手的觀眾
台上演戲的都是瘋子,台下看戲的都是傻子
無所謂啦,瘋子別從台上跳下來打傻子就好(怕
傻子也別朝台上亂丟垃圾,看戲就該乖乖的、安靜的看
評論什麼的放在心裡,回家配瓜子和茶說就好
瘋子演戲從沒劇本,傻子何必多嘴攪和呢?小心被加入演員名單
 
好啦,說了這麼多廢話,狐狸精成長史究竟要不要開始
大家想必很期待腥羶色的橋段,所以才看到這裡的吧
但可惜的是,夢墨吃的套餐裡沒有污污的東西
這是個闔家觀賞的普遍級廢文啊!
那麼,在此奉上
真人真事改編的《狐狸精傳奇~單親媽與人夫~》
 
--
 
阿蕉是個強勢的女人,家裡住在南部偏鄉,小時候家裡並不富裕。
年紀尚輕的她,必須到處打工賺前半工半讀。
當別人出去玩樂時,她則在家中代工、努力讀書。
「阿蕉,我們都是老實人,很容易被欺負,以後出社會要強勢一點,不要讓人覺得你好欺負,知道嗎?」
阿蕉的媽媽總是這樣對阿蕉說,她也將這句話奉為圭臬。
只是在阿蕉社會化不足的腦袋瓜裡,無法理解這句話背後隱藏的真意。
媽媽只是擔心她在外面會遇到壞人才告訴她別太善良,但阿蕉將這句話的意思無限延伸。
簡單來說就是不失尊嚴的厚臉皮,阿蕉對於自己的領悟力感到佩服。
於是原本善意的教誨,逐漸扭曲成不失尊嚴的厚臉皮行為。
而媽媽也沒察覺阿蕉的走偏,還認為阿蕉只是個比較外向的孩子。
阿蕉總覺得別人幫助她是應該的,只要別人稍微對她好一點,她就會爬到別人頭上去。
時不時炫耀自己的微小成就,好讓別人覺得她是能幹的人。
但真的遇到事情時,便裝死假裝什麼都不會。
有些人看不下去,指責她的不是,阿蕉便會性情大變宛如川劇變臉。
只要有人不順她意,她就將那些人列入拒絕往來戶,並且以後見到面都冷漠忽略。
被加入黑名單的那些人,多半是好心提醒,殊不知真心換絕情。
「算了,這種孽緣不要也罷!」
他們抱持的這樣的想法,一個個遠離阿蕉,再也不跟她連絡。
阿蕉長大後,因緣際會認識了同鄉的阿拐。
阿拐跟她一樣是秉持「不失尊嚴的厚臉皮」生活觀。
他們很快就因為觀念相似而墜入愛河,兩人共同打拚組成家庭。
你以為這是負負得正的道理嗎?
不,愛情才沒有數學那種無堅不摧的公式,愛情是很機掰的!
1+1總是會等於3,或是1+1會變成1+(1X1)=x。
這是什麼鬼算試呢?就讓阿蕉的人生來驗算看看吧。
阿蕉與阿拐結婚生子,第一胎是個積極上進的女孩,她沒有爸媽那種歪去的觀念。
靠這善良純樸的性個好好讀書,最後嫁給北部的小康家庭生活還算平穩。
好景不常,阿蕉和阿拐的生意事業失敗,他們負債累累,此時的阿蕉已經有了第二胎。
靠著阿拐親家的幫助,夫妻兩勉強度日過活,而且還有了第三胎。
第二胎是個繼承阿蕉厚臉皮屬性的強勢女孩,而第三胎則是一個患有過動症的男孩。
正所謂貧窮夫妻百事哀,負負就這樣得到了負的答案。
阿蕉跟阿拐都不想多付出,覺得稍微多努力一點就是自己吃虧。
從原本的互相扶持變成干戈相向,兩人幸福夫妻的形象終究破滅!
因為阿拐先動手家暴阿蕉,讓阿蕉在最後的判決中獲得部分贍養費和監護權。
阿拐不認為自己有錯,也覺得自己為家庭付出這麼多,為何只有他受到懲罰,還失去所有。
於是,兩人離婚後阿拐仍每天出沒在阿蕉家,還不斷要求見小孩。
阿蕉不甘其擾,認為阿拐那種不失尊嚴的厚臉皮觀念根本是不要臉,沒有男人該有的氣魄。
她覺得阿拐根本沒資格見孩子,而且阿蕉也很怕孤單不想失去孩子的陪伴。
就這樣,阿蕉最後帶著孩子往上北漂,在人力公司的介紹下到某間公司當操作員。
為了不讓孩子離開身邊,她總是很寵孩子們。
只要在學校裡出現一點問題,她就會放下工作手刀殺去學校。
這讓雇用她的公司感到非常困擾,因為阿蕉完全沒辦法好好工作。
不過公司暫時又招不到員工,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放縱阿蕉的行為。
某天,阿蕉帶著孩子們來到一間新開的小吃店。
在那裡,她認識許多老實的好人,還結交工程師朋友高談闊論著夢想與未來。
此時是阿蕉最快樂的時刻,總是忙於工作與顧孩子的她,在這裡獲得了久違的私人時間。
也只有在小吃店,阿蕉才能大聲的說著夢想。
儘管已經三十多歲,大家仍會給予她鼓勵和支持,要她去追求理想。
嚐到一點甜頭的阿蕉,總是把小吃店當作自己解悶除憂的場所。
在各方的鼓勵下,她心中湧起脫離目前工作的想法,打算投入菜市場擺攤的工作。
是的,阿蕉其實不能吃苦,若不是環境太糟逼不得已,她當然是想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
颯爽的擺爛後被公司開除,並且在完善的勞工體制下,她獲得不少資遣費。
拿到一些錢後,先打電話聯絡老家,請喜歡種水果的媽媽寄香蕉上來。
為了減少開銷,阿蕉每天載著香蕉在市場裡東奔西跑,偶爾還會被警察開單或被其他攤位驅趕,除了菜市場也會跑山區。
即使如此,賣香蕉的工作讓她有很多私人時間,也更有精力照顧孩子們。
在賣香蕉的事業上稍微有點收穫,阿蕉開始自滿起來,認為自己很了不起的開始向大家炫耀。
但有經驗的人都知道,阿蕉的做法不是長久之計,而且收入不穩定很難供應兩個孩子好的生活,而且兒子過動症的狀況造成很多人的困擾。
大家都知道,但沒人敢說破。
阿蕉得意過頭導致扭曲的觀念露了出來,她開始把朋友當作工具使用。
要朋友無償幫忙她搬東西、照顧孩子,或是要小吃攤老闆讓出一點位子讓她當倉庫。
每當有人婉拒她,她都會覺得對方不夠意思,明明都是朋友了幫點小忙不行嗎?
由於她鴨霸的行為,讓工程師朋友開始跟她講道理,認為朋友之間應該還是要有禮貌跟尊重。
阿蕉被說了一下,她不開心了,和工程師大吵一架後兩人便分道揚鑣。
失去了一兩個朋友阿蕉並不在意,她也是認為:「算了,這種孽緣不要也罷!」
在菜市場奔波的日子裡,阿蕉認識了水果攤的阿暖,和賣菜的阿伯。
阿暖是個貼心又溫柔的暖男,她跟阿蕉性格互補,因此很快就熟識並且在一個月內交往了。
而阿伯也是個好人,總是把阿蕉當作乾女兒看待。
時不時送阿蕉青菜,順便推銷自己魯了三十多年的兒子。
阿蕉人生的轉變就此開始,她與阿暖陷入熱戀,同時又拿著阿伯的好處不理他兒子。
愛情非常極端,不是讓人變成白癡,就是讓人進化成長。
阿蕉就是變成白癡的那一方,她滿腦子都是阿暖,做事情都開始不認真。
阿暖貼心又溫暖的舉動讓阿蕉覺得自己是小公主,被細心呵護著、守護著。
於是阿蕉平時就帶著小公主心態生活,每天都在想明天要跟阿暖去哪、吃什麼、玩什麼。
後來,阿暖良心過意不去,告訴阿蕉有老婆事實。
原來,阿暖的老婆是個護士,個性也非常剛烈,由於工作忙碌加上個性緣故。
兩人有一段時間感情不和,阿暖才會搬出來自己住,然後在親家的幫助下經營水果店。
阿蕉聽了有點猶豫,她問阿暖:「你對我是真心的嗎?」
阿暖苦悶的笑著回應:「是,但我們不會有結果。」
「沒有結果也沒關係,但你會陪著我吧?」
「嗯,現在會的。」
就這樣,阿蕉明知自己是小三,卻仍是享受著阿暖的照顧。
她還覺得是阿暖自己要貼過來尋求溫暖,自己只是施捨阿暖一個機會和空間而已。
要說出軌,那也是阿暖的選擇,她沒有誘惑阿暖,也沒有逼迫阿暖。
阿蕉將這件事帶回小吃店裡,毫無羞恥的宣揚自己變成小三的事情。
老闆和鄰居都勸阿蕉回頭是岸,畢竟阿蕉自從跟阿暖熱戀後,就變成生活白癡。
買個飯都忘了要付錢,因為平常吃喝玩樂的錢都是阿暖支付。
阿蕉開始慣性賒帳,而且明明賺錢很辛苦還不知道要節制花用。
總喜歡大吃大喝留一堆剩菜剩飯,還每天抱怨工作太累沒辦法跟阿暖約會。
菜販的阿伯並不知道阿蕉跟阿暖的事情,依舊每天安麗自己兒子,還不斷塞菜給阿蕉。
阿蕉不厭其煩,得意洋洋地認為自己很有行情。
收下一堆菜之後,阿蕉把菜帶到小吃店,跟老闆借廚房,並且要求老闆處理這些菜給她吃。
老闆搖頭,心想之前阿蕉很愛炫耀自己吃過苦,技能很多,跟阿暖交往之後就什麼都不會了。
對於阿蕉的要求,老闆愛理不理。
阿蕉沒察覺老闆的臉色,想著自己請大家吃飯是大方的表現。
後來,阿蕉變本加厲。
除了要老闆幫她處理多出來的菜之外,還打電話叫店裡員工幫她帶小孩。
嘴巴上說為了補貨跑到外縣市,實際上又是跟阿暖玩到昏天地暗,才發現把兒子忘在安親班。
怕兒子在安親班鬧事,阿蕉急忙叫小吃店員工趕快去接她兒子。
無奈店裡吃飯時間員工根本走不開,而這名員工也覺得阿蕉實在太超過,於是向常客們抱怨。
其中一位常客,阿朗姨。
阿朗姨以前也聽說阿蕉獨自帶孩子很辛苦,於是時常跟阿蕉捧場,大量買下阿蕉的香蕉。
聽說阿蕉誇張的行徑時,阿朗姨只把這件事當作笑話,聽聽就好沒什麼想法。
她想,阿蕉是個成年人了,應該知道待人處事的分寸。
某天,阿朗姨在市場發現阿蕉批發了木瓜,於是一如往常的跟阿蕉大量購買。
沒想到回去後,發現木瓜幾乎都已經爛掉,原來這些木瓜都是瑕疵品。
阿蕉想要賺多一點錢,於是批來瑕疵木瓜包裝後用正常的價格轉賣。
阿朗姨打電話告訴阿蕉,並且要求阿蕉換貨或退錢。
阿蕉各種回避不見面,還說阿朗姨是故意自己弄爛木瓜,想要搞事。
聽到這種沒誠意的回覆,阿朗姨火了,從此之後再也不跟阿蕉買任何東西。
享受公主般照顧的阿蕉也不在乎,但她以為自己飛在雲端享受神仙般生活時。
阿暖的護士老婆回來了!
原來,阿暖老婆的親家警戒心非常重,看阿暖最近都跟阿蕉走得很近,於是通知阿暖老婆。
老婆便將之前沒用到的特休全排在年底,特意回來看看阿暖。
不看還好,一看兩人竟然複合,過去的孤單寂寞一傾而出,阿暖與老婆熄滅的火花再次燃燒。
阿蕉知道後傷心難過,整天魂不守舍,每天抱怨阿暖都在陪老婆不跟她約會。
某天,阿蕉載兒子上課時,因為不專心開車不小心出了車禍。
阿暖聽聞阿蕉車禍後,連忙趕到醫院探望並且關心阿蕉。
這讓阿蕉知道,自己還是有機會的,只要繼續裝作白癡,就能引發阿暖爛好人的習性。
從那一刻起,阿蕉放棄當人類,決心決意要當個狐狸精!
然而,狐狸精的幻術不只對阿暖有用,阿蕉也催眠自己是個公主狐狸。
這個幻術帶給大家很大困擾,畢竟三十多歲的公主病誰受得了。
於是阿蕉身邊的朋友越來越少,就連原本感情跟她很好的小吃店老闆、鄰居都退避三舍。
現在的阿蕉就是沒有自覺的不定時炸彈,只要稍微不順她意她就會惡言相向。
雖然阿暖有心要繼續照顧阿蕉,可無奈老婆像是察覺到阿蕉的意圖,每天緊黏阿暖身邊。
阿蕉氣得牙癢癢,為了宣示自己的存在,刻意將多餘的香蕉寄放在阿暖店裡。
跟阿暖老婆使眼色,看阿暖老婆無法做出回應,阿蕉內心得意不已,她覺得這樣很好玩。
就這樣,三人之間的關係陷入膠著,誰都不願意先吹響戰爭的號角。
1+(1X1)=x的答案就是什麼呢?讓我們拭目以待……
P.S不要問我後續發展,因為現在就只發展到這裡(喂
 
關於勞工體制
雖然公司讓阿蕉超時工作有錯在先,但阿蕉出勤率低也是事實
原本應該要在一天內完成的工作,因為阿蕉私人緣故拖延好幾天
還讓其他同事也跟著超時工作(第一線沒做完第二線就會進度落後,骨牌效應)
不過即使如此,公司當日告知解雇就要阿蕉馬上走人
這讓阿蕉有辦法向勞工局投訴,並且投訴成功獲得更多資遣費
人力公司這邊也不管隨意介入調節,這就是我討厭人力公司的原因XD
派遣工作給還跟你抽成,結果出事情就說不甘人力公司的事(艮
好啦,總之夢墨覺得阿蕉這樣不太好
原本就已經有資遣費了,還想要拿更多錢,所以鬧來鬧去
(鬧成功後還沾沾自喜的樣子,根本沒想到她當時給大家帶來多大困擾)
 
說到沾沾自喜,阿蕉對於自己從小三變成狐狸精也沾沾自喜
感覺像是從鬼練成功變成精,不當人啦!
總之,夢墨現在超討厭阿蕉,吃飯愛賒帳還不好好顧小孩
每天在那邊說自己狐狸精當的多成功,要不要臉啊
最近還跟我抱怨:每天早上九點上班,晚上五點下班,好累喔!好辛苦喔!
夢墨OS:拎喇啊嘞!那是正常上班時間,唉三小
而且會把時間拉長那麼九,還不是因為上班不認真都在想阿暖
沒事還要跟阿暖跑去約會玩樂,是在累什麼
 
總之,未來如果有續集,夢墨會繼續買套餐分享給大家~
祝大家年末順遂愉快唷!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