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沒有很複雜,就是研究過程中不小心失敗了。」
 
  特亞特長滿皺紋的大掌拍上午夜的頭摸了摸。
 
  「如果我成功開門了,能放他們走嗎?」午夜看指著被綁在椅子上的大家。
 
  「午夜!不可以!」夜歌耶想掙扎卻被槍管戳了一下。
 
  「快點逃啦!不要理那個瘋狂科學家!」桃花月大喊,也被槍管戳了戳。
 
  午夜知道路人君就在附近,也許路人君只想救她不想救其他人,她知道路人君其實--很自私。
 
  用好聽一點的說法就是現實主義吧,但其實午夜不討厭路人君的個性,因為他能看清楚自己的能耐,他知道自己能做什麼不能做什麼。
 
  眼前的這群垃圾們,也許一起生活也才幾天而已,一起擠在同一個房間裡睡覺、到灰鎮尋寶幾天、一起打工、一起摘水果、一起洗衣服,跟他們相處的時間很短。
 
  可是這樣就夠了,午夜覺得這些人需要她,而她需要這些人,那個家,那個小小的家,那個充滿空虛寂寞冰冷的家。
 
  如果沒了這些特殊垃圾,午夜大概不會覺得自己心臟有在跳動,不覺得自己有呼吸過,不覺得--自己存在過。
 
  「我是垃圾,垃圾就是我,自己存在的價值自己創造,自己生存的空間自己創造,我存在的價值──就是為了你們。」
 
  望著拾荒家每個人緊張的神色,午夜不覺得自己被創造出來就只為了開門,而是有其他事情必須由她來做。
 
  坐上了椅子,午夜決心開完『門』後就要回去那間廢棄屋,雖然特亞特不一定會放垃圾們離開。
 
  但如果自己能控制『門』的力量,說不定可以把他們傳送到安全的地方去。
 
  聽不見其他人的叫喊,午夜只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刺進後頸。
 
  她突然覺得有點可怕,如果沒辦法控制力量怎麼辦?如果垃圾們無法平安離開怎麼辦?
 
  「路人君,如果是你,會怎麼做?」午夜喃喃自語的說。
 
  原型裝置發出刺眼的光芒,中央出現黑色空洞,令人窒息的壓迫感隨著冷風吹入。
 
  路人君聽見特亞特發瘋似的大笑,強風掃得警衛都站不穩,黑色觸手伸出空洞張牙五爪的想抓住四周的東西。
 
  這個『門』絕對不安全,路人君縮在午夜身邊緊抓著椅子怕自己被風吹走。
 
  就在所有人視線放在次元門壯觀模樣的同時,路人君不經意看見特亞特身邊的控制器,有一個像是可以刷卡的地方。
 
  拿出門卡,也許可以停止操控午夜的機器,把門卡卡進機器裡用力一刷!
 
  嗶嘰!
 
  機械輕聲的迴響後,下一秒整座研究院進入黑暗。
 
  「誰把電源關閉了!」
 
  路人君聽見特亞特的怒吼,原來那個機器是緊急關閉系統呀。
 
  黑暗中他聽見各種雜亂的聲音,好像連固定在椅子上的人都被解除束縛。
 
  趁亂摸黑把午夜抱離裝置椅子上,但是路人君自己也看不見路,所以只能蹲低身子到處亂爬。
 
  喀擦。
 
  幾秒後電源回來了,只見脫離固定裝置的少佐手上拿著一把黑槍,眨眼間黑槍變化成另一種看起來散彈槍的槍,而少佐的刀也跟著變化成第二把槍。
 
  不就是從一把槍變成兩把槍,特種部隊認為他們人多還有盾牌沒什麼好怕的。
 
  但特亞特察覺少佐武器的變化感覺不太妙。
 
  「迴避!」
 
  這句話說的太晚,少佐一扣下扳機散彈槍就像機關槍一樣連續發射好幾顆子彈,那些子彈強硬的打穿盾牌、防彈衣,進入人體的瞬間炸開。
 
  維洛看一堆人被打倒趁機架起保護結界,入夏跑到路人君身邊搶過門卡。
 
  「切斷電源!」
 
  就在入夏要切斷電源前午夜突然尖叫,原型裝置出現巨大裂痕,黑色觸手變成尖刺朝四面八方突刺。
 
  維洛用結界擋下尖刺強硬的把一根刺折斷,其他特種部隊和研究員可沒這好運,不是變成串燒就是被削掉幾塊肉。
 
  啪!整座研究室瞬間進入一片黑暗,四處傳來各種砸東西、哀號的聲響,路人君顧不得這麼多,跌跌撞撞的抱著午夜摸黑前進。
 
  聽見身後傳來特亞特博士低沉的嘶吼,好像在生氣,幾個小屁孩在別人家一直玩電燈開開關關的遊戲,看來他們惹火了博士。
 
  「啟動生命樹!」
 
  就在博士吶喊的同時,路人君看見粉色蝴蝶仙子棒在黑暗中閃了一下。
那是仙子大叔的仙子棒!
 
  朝著那個方向前進,突然感覺到冰冷的手拍上自己的肩。
 
  「快走!」入夏抓著路人君朝某個方向跩去。
 
  眼前一片漆黑,路人君就這樣抱著午夜被拖著走,能感覺到其他人也是靠著對方很勉強的前進。
 
  不知道走到哪條走廊時電源又恢復了,但是這不是門卡能切斷的電源,這是生命樹的能源。
 
  少佐甩槍讓槍變回刀,決定讓自己壓後,「你們先走。」
 
  帥氣的甩著馬尾,說出霸氣台詞,路人君真很想拿落葉灑在少佐身後當背景。
 
  這個決心、這個姿勢,你乾脆去演古裝劇好了啦!
 
  「少佐!」維洛看見少佐軍服滲出暗紅色液體,強拉住少佐的手,「你傷還沒好!」
 
  「小傷不礙事。」少佐甩開維洛的手要大家先走。
 
  「至少讓仙子大叔幫你治療一下。」維洛招招手要仙子大叔快點過來。
 
  少佐臭著臉把維洛推開,「不要浪費時間!」
 
  「伍德萊斯!」維洛突然大喊,明顯非常生氣,「我知道你很強,但你不能這樣亂來!」
 
  望著維洛碧綠的雙眼憤怒中充擔憂,少佐別過頭嘖了一聲,靠到仙子大叔旁邊先讓仙子大叔過來治療。
 
  這時午夜也醒來了,感覺到後頸還有陣陣刺痛,裡面好像有針沒拔出來,不過伸手去摸又摸不到什麼。
 
  「午夜,還好嗎?」
 
  「嗯。」
 
  路人君冒著冷汗,剛剛在黑暗中他還很害怕被亂槍打死,到現在都還餘悸猶存。
 
  午夜點點頭,看仙子大叔在治療少佐,自己的後頸晚一點處理應該不會怎麼樣。
 
  「好,既然大家都在,接下來我們要怎麼逃出去呢?」
 
  入夏手上拿著搶來的槍,子彈好像就是生命樹的能源。
 
  仙子大叔很自信的哼哼兩聲,「仙子與自然同在,我想生命樹一定會指引我們的。」
 
  「由那些怪物指引我們嗎?」入夏指著從排氣管爬出來的人蛇。
 
  「呃……開槍!你們看什麼看呀!啊、啊,討厭!」
 
  仙子大叔重低音的喊著,往旁邊跳開讓入夏把人蛇打成蜂窩。
 
  打死一隻第二隻又從牆壁中擠出來,沒時間一隻一隻打,少佐跟維洛壓後,入夏領頭,大家慌慌張張的穿梭在滿是怪物的走廊上。
 
  一把小刀從前方飛來,夜歌耶一個弓箭步空手接白刃,隨後拿著小刀在旁邊的怪物頭上捅一個洞,動作流利不輸職業軍人。
 
  夜歌耶其實你當過殺手吧。
 
  路人君不自覺地跟夜歌耶保持距離,那種戰鬥力根本不是一般殺人犯啊!
 
  桃花月飛到少佐身邊然後反芻嘔吐,把後面的地板弄得溼溼滑滑,還飄散噁心的毒氣,追來的特種部隊不是滑倒就是被燻得昏頭轉向。
 
  看見警衛被耍的團團轉,桃花月囂張的飛到警衛頭頂,一屁股強壓在上。
 
  「能碰到本宮的玉臀是你們的福氣,快喊千歲千歲千千歲!娘娘壓得好!」
 
  路人君看警衛都被壓到窒息了,只能說他們運氣不好遇到一堆小屁孩。
 
  入夏前方冒出三隻飆悍的大猩猩,抱著槍倒滑過猩猩兩腳間,翻身掃射三隻大猩猩,天花板爬出無臉的女人,入夏躍起蹬了牆面一腳,翻身用雙腿夾住女人
 
  細長的頸子朝旁邊一扳,聽見骨頭斷的聲響她才滿意的翻下身。
 
  密密麻麻的巨大水蛭爬上來吃掉桃花月的嘔吐物,特種部隊追擊的路線被暢通繼續追著拾荒家。
 
  維洛輕吻食指在半空畫了一個圈,架起無形的圓盾把敵人射過來的子彈通通彈回去,少佐趁機變換槍枝,架起重型黑色機槍半跪在維洛面前掃射警衛和水蛭。
 
  路人君跑在前面回頭看著激烈的戰鬥,心裡稍微慶幸後面的人是隊友不是敵人,雖然作戰方式有點亂糟糟的,但還是強的超出預期。
 
  午夜等人被逼到大艙房,面對四面八方攻來的敵人和怪物也沒有人退卻。
 
  仙子大叔邊發出「嗚呼呼」的聲響邊以優雅柔軟的動作穿梭在子彈與怪物利抓中,由於沒有戰鬥能力只能在戰鬥中自己尋找樂趣。
 
  路人君翻個白眼,你們知道自己現在的處境嗎?
 
  這些人很強沒錯但表現方式好像都不是很正常,看那桃花月還騎在怪物到處亂撞,夜歌耶拿著搶來的獵刀開心的砍人。
 
  看來要逃出去應該沒問題,路人君心中萌芽出小小希望。
 
  跳過地板上蠕動的肥蟲,原本以為下一個轉彎就是出口,卻迎面撞上一堵牆。
 
  「死路?」
 
  午夜皺起眉,看著路人君把揉著差點撞歪的鼻樑,這裡大概有路,只是現在被堵起來了。
 
  「管他死路、活路,沒路我們就殺出一條血路!」入夏轉身轟掉一顆大眼球。
 
  特亞特輕輕的拍著手,從特種部隊之中悠哉的走出來。
 
  「中央研究院真的被小看了呢,難道你們覺得這樣就能逃出去嗎?」
 
  「不會把午夜交給你們這群混蛋!」夜歌耶笑得有點詭異,用刀尖指著特亞特。
 
  「喔,我好怕喔。」特亞特拿出一把槍,指著離自己最近的桃花月,「看來我不殺一個人你們會覺得中央研究院是慈善機構呀!」
 
  碰!
 
  子彈冷不防打在桃花月的額頭上,只聽見桃花月發出可愛的「姆!」一聲。
 
  接著,子彈被彈飛回去打中特亞特旁邊的特種部隊,中彈的特種部隊痛苦地倒在地上抱著膝蓋,很倒楣的膝蓋中彈。
 
  特亞特抽了抽眼角,沒想到異世界的小女孩這麼難打,連子彈都打不穿。
 
  又舉起槍,這次瞄準體積最大的仙子大叔。
 
  「咿咿咿啊啊啊--」
 
  仙子大叔發出噁心的呻吟,不斷扭動身子,臉上的表情似乎太過雀躍,好像很想要被人打,路人君看仙子大叔樂在其中真的很想拿鞋子打他。
 
  「喂!不要鬧啦!」

 

  --
  廢叭:
  雖然還在看起來很歡樂的階段,但其實也到了尾聲
  拾荒少女與垃圾們陪伴了我的很長一段時間
  最後一章節預估在元旦放出來
  目前沒有番外或第二季之類的打算
  偶爾寫個心得之類的,今天即將過去
  祝大家新的一年事事順利唷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