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
 
  特亞特直接扣下板機,子彈打中仙子大叔的鮪魚肚。
 
  啵!清脆響亮的聲音迴盪在空間裡,就像是把泡泡破掉瞬間發出來的聲音無限放大,是的,子彈也打不死仙子,還會被仙子的身體轉化成泡泡。
 
  「玩夠了吧!我們可不會一個一個給你試射啊!」入夏大喊。
 
  眾人依然繼續不間斷的攻擊警衛和怪物,好像一點都不怕被特亞特用槍打。
 
  而且一有人受傷仙子大叔就會飛過去馬上治療,加上勇者可以架起防護結界,就算時間不長還是可以擋掉很多子彈。
 
  維洛光是替少佐護身,就可以打掉一半的警衛,少佐就像爆走的殺人機器不斷變換各種槍枝和刀刃,只要眼前的人不是同伴就立即殺之,完全沒有猶豫。
 
  而維洛護身的同時還可以用火、風法術補足少佐變換武器時的死角跟空隙。
 
  午夜看大家打的這麼轟轟烈烈自己也撿起一把槍,隨便開一槍拿槍的右手就脫臼了,而且還因為後座力彈飛一段距離。
 
  仙子大叔看見午夜飛出去趕緊過去,揮揮仙子棒把午夜脫臼的手治好。
 
  「呀!真是的,午夜跟著路人君顧著逃就好了啦!」
 
  我一直都在顧著逃呀!路人君沒其他人反應這麼好,光是找地方躲就很費力。
 
  他完全不想去幫忙戰鬥,看到剛剛午夜手脫臼,更證實戰鬥這種事情交給非人類就好。
 
  現在混亂的場景,就像小丑彈鋼琴,五音不全雜亂刺耳的聲音迴盪在整座中央研究院裡。
 
  特亞特知道就算外界者再怎麼強,人多勢眾再這樣耗下去不利的是拾荒他們,現在只要靜靜地等這些實驗品做最後的垂死掙扎,想到這次的收穫如此豐盛特亞特不禁露出勝利般的笑容,有些猥褻的看著午夜笑著。
 
  午夜後頸又再抽痛,揪著臉按著後頸,看情勢也知道特亞特不會輕易把他們放走。
 
  她想著每天呱呱叫的路人君、軟綿綿肥油油的仙子大叔、笑容像煙火一樣燦爛的勇者、愛搞怪的桃花月、頭毛很好摸的少佐、粗魯的入夏、拿著刀微笑的夜歌耶。
 
  為什麼這個博士卻在這時候來騷擾她的生活?
 
  真希望回到過去的拾荒生活。
 
  我想要離開這裡,然後去灰色小鎮找垃圾。
 
  我想要回家,繼續用語言戲弄路人君和其他人。
 
  我不該留在這裡,我不想留在這裡。
 
  午夜瞳孔一個緊縮,地板強烈晃動,四周浮現出黑色的刺刺球,球體朝著午夜頭頂聚集變成巨大刺球。
 
  「怎麼可能?在沒有機器的輔助下不可能打開空間!」特亞特吃驚的看著午夜。
 
  突然轟隆巨響球體噴射出大小不一的尖刺,那些針刺像有意識一樣,避開拾荒家的成員撲向敵人。
 
  特亞特根本來不及閃躲,數支尖刺插入他的身體,還沒發出哀嚎他就被插成仙人掌,最後被一根細長的尖刺釘在牆上。
 
  黑色球體噴完刺之後變成白色的光點,接著四周劇烈晃動發出噪音。
 
  混亂之中,路人君的體感時間突然變得很慢,非常慢,他幾乎感覺不到自己在呼吸,也聽不見任何聲音,時間慢到像停止了一樣。
 
  這是代表什麼?
 
  一道閃光中央乍現,刺眼灼熱的光包覆著所有人,什麼都看不見,什麼都聽不到也感覺不到。
 
  世界毀滅了嗎?大家都死了嗎?我死了嗎?十八歲的人生就這樣結束了?為什麼我沒看見所謂的人生跑馬燈?
 
  路人君緊緊閉著雙眼,想到自己沒寫遺書、沒留下帥氣的遺言,腦子運轉的速度比心跳還快,一堆抱怨和牢騷都沒辦法好好說。
 
  突然想到寫了遺書應該也沒人要看,發牢騷大概會有人抱怨我是個吵死人的冤魂,接著被江湖道士用桃木劍貫穿然後魂飛魄散。
 
  不過既然世界都毀滅了還有所謂的鬼魂或道士嗎?
 
  說也奇怪了,我不是死了嗎?世界不是毀滅了嗎?為什麼我還可以想東想西?
 
  路人君放棄思考,反正都已經死了為什麼還要想這麼多。
 
 
──
 
  「嗯,我們現在在灰鎮……沒事,有受傷但都還活著……不用道歉啦!都說你是不得已的……那個、是,對呀,那個人死了……」
 
  路人君聽見身邊傳來耳熟的聲音,那是入夏剎子,似乎按著左耳在跟誰通話。
 
  「早安,路人君。」
 
  午夜穿著髒髒的睡衣窩在路人君身邊,而其他人倒在附近還沒清醒。
 
  「這、怎麼回事呀?」路人君感覺有些暈眩,起身揉了揉眼。
 
  四周一片死灰,像是發生過戰爭般的模樣,大樓傾倒處處都是斷垣殘壁,他們所在的位置看起來像是辦公大樓。
 
  「我好像把大家傳送到灰鎮裡了。」
 
  午夜看著入夏剎子,第一個醒來就是入夏,也許是在灰鎮生活久了,入夏很冷靜的跟第二個清醒的午夜說一些事情。
 
  例如沒辦法回去廢棄屋了,可能要住在灰鎮很久之類的。
 
  入夏從剛剛開始就在跟某人說話,好像正在幫午夜等人找安居的地方。
 
  午夜縮在路人君身邊,半瞇著金黃色的瞳眸,看起來相當失落不安,路人君有點為難的抓抓頭,大概可以猜到失落的原因。
 
  「午夜,等大家醒來再去探險吧。」
 
  「嗯?路人君不是很怕探險嗎?」
 
  「啊、那個,有人陪的話就沒這麼怕了。」
 
  「這樣啊……」
 
  午夜淺淺的笑了笑,雖然路人君平常很不可靠,但也許未來會變得值得讓人依賴吧,說不定路人君未來可以成為很強的異能者呢。
 
  不過現在又要重新找一個空屋佈置了,很懷念河邊那個充滿花和農作物的屋子,裡面有著午夜喜歡的東西也有大家各自的東西,雖然時間很短但充滿了回憶呢。
 
  路人君突然站起身動動身子,大想要打破沉悶的氣氛,擠出不太好看的笑容像午夜伸出手。
 
  「走吧,到附近找些食物。」
 
  「晚餐要吃火鍋嗎?」
 
  「這要看找到什麼食物吧,呵。」
 
  入夏望著比手畫腳的路人君,大概知道他跟午夜要到附近走走,入夏點了點頭表示知道了,沒跟著兩人,入夏仍舊是跟那個某人說話。
 
  入夏微微勾起嘴角,望著灰色小鎮冷清殘破的模樣,口氣有些無奈,不過還是勉強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比較有活力。
 
  「灰鎮的生活的確沒這麼好過,不過他們會適應的……嗯,不會讓黑鴿有機會的……我知道,所以不會在跟你聯絡了……」
 
  路人君離開前隱約聽見入夏這段話,雖然覺得入夏好像從混混少女變成什麼特務的感覺,不過目前來說入夏還是好人吧。
 
  希望如此。
 
  跟午夜走在瓦片散落的街道上,路人君撿了一雙拖鞋給午夜穿,明明說好是要出來找食物的,但是他們卻沒有到處翻找而是靜靜走在對方身邊。
 
  「之後的生活會變得怎麼樣呢?」
 
  路人君打破沉默,仰頭望著灰濛濛的天空,感覺有一種太過自由的感覺,雖然灰鎮裡充滿了怪物和危險的人。
 
  研究院也不會放棄把午夜抓回去吧,不過仔細想想目前也就這兩個煩惱,而其他正常生活的人們應該會有更多更多的煩惱。
 
  「跟以前一樣吧,我們去找物資、撿垃圾,偶爾跟怪物打架然後遇到更多的人,不過我的能力很不穩定,萬一太激動的話,下次可能會傳送到其他世界呢。」
 
  「萬一真的傳送到其他世界了,午夜要怎麼辦?」
 
  「姆,當個時空旅人吧。」
 
  「可是這樣會沒有朋友喔。」
 
  「把大家一起傳送過去就好了呀,這次我還不是把大家平安送到灰鎮了。」
 
  這麼說也是,不過這能力不是午夜可以控制的,萬一傳送失敗會有什麼樣的後果路人君不敢想像,而且時空旅人這個詞聽起來就不是很輕鬆。
 
  旁邊的廢墟之中有一個看起還算完整的住宅,他與午夜在住宅裡搜出一些可以煮火鍋的用具,也在住宅中的儲藏室裡發現一些食物。
 
  一人提一小袋食物與用品,兩人望著遠方好像在下雨,透明的生物在空中打轉,不太開心的皺起眉,因為雨勢正緩慢的接近他們暫留的辦公大樓。
 
  午夜輕輕的牽起我的手,「走吧,回去煮火鍋。」
 
  「啊啊、也是,大家差不多都醒來了吧。」
 
  灰色小鎮下起了朦朧細雨,冰冷潮濕的雨水當中夾帶著暖呼呼的火鍋味,不知道是哪棟辦公大樓,傳出歡樂的嘻笑聲。
 
                 ──拾荒少女與垃圾們(完)──

 

  --
  廢叭:
  拾荒少女到此完結(合掌)
  連載至今,我同時也把這篇重新看過一遍
  雖然說真的有很大的改進空間,但我發現自己以前比現在還要有創作熱情
  洋洋灑灑的十萬多字,竟然可以在短時間內達成
  沒想到熱情這方面,要向過去的自己看齊呢
  這系列未來不會有番外,但我會找時間寫一下寫作心得
  新的一年,我會調整好生活和心靈,鞭策自己繼續創作的!
  感謝一直以為都有關注我的人,也祝大家新年時來運轉,好運連連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