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澄(路人乙/小乙)、司徒芫(莞月)、徐暖姬(暖暖/暖薔薇)。工作中
 
  來,鏡頭焦距調整好,這是最近新增的V8,去紐約跳個舞就賺到V8錢了,順便在國外幫我爸找到適合的塔位。
 
  看看我旁邊這個掛蛇的帥哥,如果彥積極一點,敲鬼門公司就有雙冷型男了。
 
  雖然說員工人數是陽盛陰衰,但大家可以看一下,出任務人數統計反而是陰盛陽衰,作者你沒有遵守性別平等工作法呀!
 
  莞月是這次的隊長,那我們來看看另外一個隊員,雖然沒有凜曜厲害,不過看看這粉粉軟軟的兩座山……
 
  「痛痛痛--」
 
  鏡頭照著暖暖笑得和藹,一把抓住小乙另一手的中指,正在慢慢往後拗。
 
  「手很酸吧!幫妳舒展一下。」
 
  趕緊將鏡頭回到莞月身上,我要抱怨前幾篇暖暖明明很溫柔,結果現在拍一下裏設定就出現了。
 
  「唉,趕快結束工作回去睡覺。」莞月看一下手機時間,晚上八點。
 
  --
 
  晚上八點,一男一女一個不男不女,三人站在廢棄的工地外面,四周都拉上黃色封鎖線,就在剛剛金絲雀調解完後才清空這裡。
 
  任務很簡單,就跟之前一樣把鬼抓出來去除掉就好了。
 
  之前聽百里香分享看手機訊號的當判斷危險的依據,暖暖拿出手機,用訊號探測危險地帶,自從知道有員工APP後,大家常常互相交流工作經驗。
 
  像這種預防小撇步,告訴大家也是做公德。
 
  「那邊,員工休息室那邊訊號比較弱。」整座工地都陰森森,要知感出正確位置還有點難。
 
  莞月完全不怕,直接走過打開門,裡面很安靜沒有聲音,就跟工作內容提到的一樣,許多工人工作到一半突然耳鳴聽不見之類的。
 
  就是因為這個工作很安靜,所以莞月才願意接。
 
  「喔喔喔喔!這不是限量版的光碟嗎?欸!這裡還有無碼光碟。」小乙進來就是到處亂翻,「這個人品味好差喔!看他出去玩的照片,動作好蠢。」
 
  莞月揉揉太陽穴,繼續往裡面走,經過佈告欄發現上面貼著一張有塗鴉的紙。
 
  『鬼抓人,嘻!』
 
  「哇!」站在門外的暖暖突然被不明黑影擄走。
 
  莞月追出去看時,發現是一頭狼,把暖暖咬在嘴裡,暖暖努力掙扎,看來那隻狼似乎沒有一口咬死暖暖的意思。
 
  「不公平呀!為什麼都只抓女生!那邊那個冷若冰霜的男生看起來也很好吃呀!」我回去一定要控告作者都性別歧視,小乙憤憤的想著。
 
  莞月又嘆口氣,那頭狼瞇起眼,好像在說跟我來,接著狼一個跳躍往大路跑去。
 
  「現場小乙時報,目前看見一頭野獸咬走軟綿綿,那麼我的莞月帥哥......啊!人呢?」
 
  小乙提著v8發現莞月在工地外面,他戴上安全帽,跨上一台黑色重機。
 
  小乙看見後嘴巴都變型一個O字型,然後趕快跑過去,跳坐上後座,因為沒有安全帽,只好拿剛剛找出來的A片放在頭上。
 
  「這是跟彥借的,不要亂放奇怪的東西在他重機上。」
 
  看見小乙試著把其他A片塞進後座,莞月瞪了一眼,小乙才默默把東西都丟掉,然後去拿工地安全帽戴在頭上。
 
  深夜還會乖乖帶安全帽,行車安全很重要呀!
 
  發動重機發出了低鳴,小乙開心的湊到莞月背後,「問一下,你有腹肌還是胸肌嗎?」
 
  「沒有。」直接催下油門差點讓小乙摔下去,不給抱的莞月直接在大路上飆車。
 
  咬著暖暖的狼發現莞月居然把油門催到底,一個翻身直接飄在半空往前飛,因為這附近都是墳場沒什麼車,莞月只擔心會出現其他飆車族。
 
  速度很快,在轉彎的時候壓車還注意不要傷到車身,脖子上的小蛇繞了脖子一圈,張著嘴很開的在吃風。
 
  因為小乙帶的不是全罩式安全帽,所以強風直接橫掃在臉上,怕V8受傷,先把手伸出螢幕外交給作者保管一下。
 
  「啊啦啦啦啦啦--」小乙學小蛇張嘴吃風,雙手舉高亂抖動,雙腳用力扣住莞月的腰。
 
  莞月左甩右甩有幾次故意想把小乙甩下去,不過小乙的剪刀腳夾得很緊,而且屁股都不會滑掉。
 
  「莞月!後面!」暖暖大吼,雖然莞月聽不見,不過看暖暖一直指著背後。
 
  莞月稍微漂移,閃過一頭巨狼的大掌,後面好幾頭大大小小的黑狼齜牙咧嘴噗咬而來。
 
  嘖,狼跟狗都是近親,把口水滴的到處都是有夠噁的。
 
  前面也撲來一頭狼,莞月雙手硬是把機車前頭抬高再往下壓,把那頭狼當跳板飛到咬暖暖的那頭狼旁邊。
 
  狼露出訝異的表情,用尾巴想掃開莞月,結果掃一掃卻黏上一個戴工地安全帽的小乙。
 
  「軟綿綿!撐住!」小乙爬上狼的背,雙腿用力夾住狼腰,「哈!莞月,我現在騎著比你炫的坐騎。」
 
  只見莞月又嘆一口氣,緊催油門把狼逼向山壁。
 
  黑狼突然扭曲身體,變化成一隻漆黑鴉烏,用翅膀彈飛小乙,鳥爪抓著暖暖往上飛。
 
  小乙整個人向後滾,莞月把車打側一手勾住小乙拎著,繼續騎。
 
  後面大大小小的狼也跟著扭曲成烏鴉,嘎嘎嘎,一邊尖叫一邊擾亂莞月的視線。
 
  「莞月--」小乙爬上後座抱著莞月的腰。
 
  「我知道。」後面那些烏鴉有夠吵。
 
  「你騙我!你明明就有腹肌!」小乙把手伸進莞月的衣服裡。
 
  「吵死了!」一手拍掉小乙的手,還想順便把小乙打下去。
 
  望著烏鴉越來越多,騎進隧道裡更是困難前進,小乙整個人轉過身,背對著莞月,腳夾緊車身。
 
  拔出長刀,「來吧!孬孬小烏鴉,讓我秀秀。」刀鋒在燈光照夜下閃爍著銳利的寒光。
 
  烏鴉匯集在小乙面前,變成一隻巨大烏鴉,張大嘴尖叫直撲小乙。
 
  小乙跳車,舉刀筆直的朝烏鴉頭插下去,把烏鴉釘死在地上,莞月讓機車在原地迴轉兩圈再把小乙拎上車。
 
  繼續往前騎,那個烏鴉飛行的有點奇怪,暖暖好像站在烏鴉頭上猛踹烏鴉,見到烏鴉即將墜落,大概預測一下墜落的位置,莞月抄近路飆過去。
 
  到了某條鄉間小路,烏鴉墜落在田間,暖暖攀在烏鴉背上所以沒受傷。
 
  「氣死我了!身上都是口水和羽毛。」暖暖皺著眉。
 
  小乙拿出v8,見證難得生氣氣到踹死烏鴉的暖暖,然後鏡頭只卡在粉紅色軟綿綿,接著螢幕出現一個拳頭兩條裂痕。
 
  烏鴉還有一口氣,在地上扭動,『不好玩!不好玩!你們都不好玩!』
 
  然後又開始變形,變成一隻兩層樓大的巨大鱷魚,他一開嘴就可以將三人一口吞掉。
 
  「上車!」讓暖暖坐後座,小乙給暖暖拎著,繼續往大條的公路飆。
 
  鱷魚發出嘶吼讓莞月覺得吵雜,這鬼怎麼這麼愛叫?
 
  小乙拿著v8拍著暖暖裙子邊緣,就在等風速過強讓裙子掀起來。
 
  原本在注意後面鱷魚的暖暖看見小乙又再亂拍,下意識抬膝踢小乙的臉,小乙閃的很快,很快就塞進莞月與暖暖之間。
 
  然後她把v8照著自己的臉,「告訴各位現在我置身天堂。」
 
  莞月額角爆出青筋,想要送小乙一個肘擊,結果小乙用詭異的姿勢爬到重機側面,像樹懶一樣掛在莞月的手臂。
 
  還沒來得急甩掉小乙,整台重機立即失去重心,打滑,三個人反應很快第一件事就是跳車。
 
  只見重機撞進一家自助式加油站,鱷魚剛好衝過來路過,碰!轟隆!幾聲巨響,那台重機就這樣光榮犧牲。
 
  鱷魚半面被烤熟,然後開始縮水,一直縮到變成團鬼火,最後隨風而去。
 
  收到金額匯出的簡訊後,莞月望著被炸爛的加油站,心中感嘆彥都還沒騎到那重機就變成廢鐵了。
 
  之後的事情交給金絲雀善後,暖暖因為穿著毛衣,所以只有腳上一點擦傷,小乙好像掉到旁邊的水溝裡爬不出來,莞月無奈只好去拉她一把。
 
  莞月打通電話叫台計程車,三個人一起去醫院。
 
  終於可以回家睡覺了,這是什麼鬼任務呀!吵死的鬼,吵死的隊友。
 
  莞月先離開醫院回家去了。
 
  暖暖的爸媽知道暖暖去醫院後也很心急的過去看,經過金絲雀調解,暖暖也平安回家。
 
  「喔!你還活著呀!這裡的護士有夠正,要不要在摔一次再來住院。」
 
  小乙爸爸雙手敞開,最晚到的原因是因為看不懂GPS迷路轉了好幾圈,小乙見到老爸馬上衝過去,別人還以為是要父女深情擁抱。
 
  「去死吧!」小乙腳一蹬,一腳踹斷老爸的鼻樑。
 
  結果小乙爸爸就這樣被踹昏住院三天後,被醫院護士指控騷擾抓去警察局盤問。
 
  後來小乙帶著偽造精神病病歷去把老爸保出來。
 
  這才總算結束整個事件。

 

  --
  廢叭:
  今天總算有冬天的感覺了
  可能是因為天氣變冷 有一隻很肥的野貓跑進我家後寮
  有點擔心野貓會攻擊在後寮睡覺的雞肉
  不過那隻貓那麼胖,平常應該有人在餵才是
  希望他一直都很飽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