翎敫(凜曜)、子遙(累遠)、呈蝶(蝶)。工作中
 
 「怎麼又是你呀!」凜曜一邊抱怨蝶一邊走在山路上。
 
  蝶拿起防蚊液到處噴,「拜託!這句話我來說比較好吧!如果把妳換掉,這次又是一個男子軍團。」
 
  凜曜皺起眉,成立不了鐵娘子都是這傢伙害的!現在女生人數已經很足夠了,下次應該跟作者提出鐵娘子方案。
 
  「話又說回來,這個叫累遠的傢伙是怎麼回事呀!」
 
  凜曜拿著手機,上面寫著工作人數三人,不過來的卻只有兩人。
 
  這次的工作是再深山裡的一個豪宅,聽說那裡好像有人住,又聽說好像都是鬼在住,反正因為來這裡登山的人都失蹤不見,不知道誰來通報敲鬼門公司,以總金額九十萬,限定二十四小時內結束。
 
  累遠這次佔了其中的六十萬,其他兩個人用三十萬換來道路和通訊。
 
  「我聽六月雪說那傢伙是超電子宅男,如果遇到電子相關的問題可以找他。」
 
  正當兩人頂著大太陽流血流汗的爬山同時,累遠正坐在新買的小公寓裡面吹冷氣喝果汁。
 
  啊?好像聽見有人說我的設定是家暴單親家庭,對!正因為這樣我才努力湊錢離開那個死老爸!有人說十八歲怎麼能自己買房子呢?還要養兩個妹妹和一個弟弟,怎麼不能?利用我的駭客技術竄改個人資料在用鬼遮掩騙過櫃檯人員。
 
  看看我現在把我那個渣宰老爸丟在老家自生自滅,我現在專心工作和養家人就好。
 
  你們工作很辛苦,我也很辛苦呀!為了買下這戶,我可是花了三天三夜去認識這裡所有的鬼。
 
  我當宅男也是有原因的,因為我不是那種可以在重機上爬來爬去,也不是可以一邊嗆哥哥一邊拿槍打鬼的類型。
 
  現在正午大太陽,弟弟妹妹都出去補習了,我也有自己的工作房間,所以不用擔心太雜亂會影響我工作。
 
  「我需要五隻鬼幫我跟蝶連上訊號,三隻鬼保持訊號穩定,七隻先進入宅裡幫我連上電路板,兩隻去外頭幫我連結電線,八隻保護我防止對方逆向追蹤。」
 
  說完,數個模糊的影子忙亂的到處飄,當電腦螢幕上開始輸入大量程式時,累遠雙手迅速的破解密碼駭進豪宅。
 
  準備就緒撥通電話,把麥克風和耳機跟手機連結,一接起來就聽見蝶在抱怨五四三。
 
  「喂!你確定是走這條山路?」蝶這次穿的比較輕便,不過怕曬傷還是穿了抗UV的外套。
 
  吸了兩口果汁,把冷氣調下兩度,「就一直走下去吧!等等看見大宅直接進去,沒有監視器也沒門鎖,我已經破壞掉他們所有防盜軟體。」
 
  「那個……凜曜問有沒有查到關於豪宅主人的事情。」
 
  「豪宅主人喜歡養鬼,所以就殺了一家五口都抓來做鬼,搞到最後自己也死了,不過死了變成厲鬼,而且不管怎麼跟他談,他都不妥協,可以直接殺光裡面的鬼。」
 
  蝶把話轉達給凜曜,「等等?你跟他談過?」凜曜把手機搶過去。
 
  「當然,這件事情如果我一個人解決就能獨佔九十萬。」累遠繼續敲著鍵盤,還要注意每隻鬼的狀況,如果一有不對就要完全切斷連結,不然累遠家就完了。
 
  過了許久,終於走到那個超氣派的鬼宅,好不容易蓋好的房子就要發生滅門血案,真是可惜。
 
  「不行,累了。」
 
  蝶癱坐在沙發上,這沙發還真軟,好舒服,舒服得讓人想陷下去。
 
  突然感覺到一股奇怪的視線感,用眼角瞄沙發表面,原來那是用人一個一個疊上去,疊成一張柔軟的椅子,而現在蝶正坐在上一個坐下來被椅子吸住的人身上。
 
  蝶整個人跳起來,然後拍拍屁股不敢亂碰其他東西。
 
  「依照地圖看來在頂樓呢!」凜曜完全沒注意蝶看見一堆驚悚的東西。
 
  蝶手忙腳亂跑到凜曜旁邊,「怎樣都好快點離開這裡。」
 
  走在一條走廊上,兩人感覺到莫名的壓力,有好幾條手悠悠地飄出地面和牆邊,凜曜緩緩抽出刀子。
 
  面對前後夾包的兄妹,蝶也抽出雙槍,氣氛僵硬,誰也不敢先動一步。
 
  「凜曜,我告訴妳……」蝶口氣相當沉重,然後面對唯一沒鬼的路,「我先閃一步囉!」
 
  咻一聲,因為今天沒穿高根鞋,蝶閃的超快,凜曜皺著眉嘆氣搖頭。
 
  其他鬼看見蝶往別的地方跑去,也想緊跟上去。
 
  「紫瞳!」凜曜用刀鞘敲擊地板,地面上衝出數條鐵鍊把四隻鬼拖出來栓在一起。
 
  三隻鬼突然被拉住在地上滾了幾圈,然後很快包圍凜曜想要靠著人數取勝。
 
  凜曜比出一個歡迎過來的手勢,三隻鬼同時攻過去。
 
  沒有頭的鬼召喚出很多隻手想要束縛凜曜,凜曜跳起來在半空用刀畫出完美的圓弧,那些手馬上斷成幾節像蟲一樣在地上扭。
 
  一個小弟弟和一個小妹妹瘋狂的拿東西朝凜曜砸去,凜曜拔槍碰碰兩聲打爆小孩的頭。
 
  三個無頭鬼頓時亂了方寸,像要逃跑,但是卻被鐵鍊硬拉回凜曜身邊。
 
  拿刀指著地板上的鬼,「投降去投胎。」凜曜給他們最後機會。
 
  三隻鬼突然發出詭異的喔喔聲,然後脖子上的缺口裂開長出利牙想要咬凜曜。
 
  「早就說他們沒救了。」在螢幕前看好戲的累遠說,但因為手機不在凜曜手上所以她也聽不見。
 
  凜曜踹開第一個撲過來的鬼,然後跳離他們一段距離,喃喃唸了幾句後輕吻槍口,整把槍馬上爬滿鮮紅色的古代文字,對那三個鬼眨了眼扣下板機。
 
  碰!一個爆炸動搖整座樓層,正在跑步的蝶直接跟旁邊的牆接吻。
 
  討厭,都跑了這麼久怎麼還沒到主臥室?
 
  經過幾個轉彎,終於找到那個屋主的臥室了,輕輕推開大門,裡面有個男子坐在沙發上,懷裡擁著沒有雙眼手腳殘缺的女人。
 
  『小姐,貴姓芳名?』屋主舉起酒杯問蝶。
 
  「蝶。」一邊的椅子自己移動過來,好像是要蝶坐下的樣子。
 
  『不請自來,有什麼事嗎?』
 
  蝶扭動腰,因為那張椅子也是用人去做的,蝶呀!快點想想現在怎麼辦呢?直接對屋主開槍嗎?
 
  不!我今天已經流夠多汗了,不要再因為戰鬥讓汗漬弄髒我的衣服。
 
  「我是接到電話才過來的,特殊服務。」蝶挑起眉。
 
  說出這句話時,屋主懷裡的女人很明顯擺出不爽的表情,不過屋主沒去看女人的臉。
 
  『什麼服務?我不需要。』
 
  蝶吞吞口水,最好的狀況當然是演變成自相殘殺。
 
  指了指旁邊的床,「那種服務。」不要給我聯想到滾床單呀!
 
  「蝶!」凜曜突然撞進來手裡還拿著槍。
 
  在屋主站起來前蝶先擋在凜曜前面,「這是軍服限定,有各種風格可以選的!」
 
  凜曜一頭霧水,不過屋主聽了反而坐回椅子上,好像還想繼續聽。
 
  『妳先出去。』屋主把女人放下來,想把她趕出去。
 
  女人臉很臭,站在旁邊不想走,但屋主一直趕她走,還說有重要的事情要談。
 
  心不甘情不願,女人經過蝶旁邊時還瞪了一眼,蝶哼哼兩聲還用屁股去撞一下女人。
 
  「這是怎樣?」凜曜看著那個殺氣騰騰的女人。
 
  「色誘之術呀!快點跨在屋主身上拿槍爆他的頭。」蝶剛說完凜曜就拿槍指著蝶的頭。
 
  「你去。」
 
  呿!結果自己想得辦法還是要自己來,就在要跨上屋主的瞬間,一團黑髮纏住蝶的脖子把他往一邊的床摔。
 
  女人又衝進來嗚嗚嗚不知道在說什麼,然後比手畫腳超級激動。
 
  屋主也很生氣,兩個人叭啦叭啦不知道在說什麼,蝶趕快連滾帶爬爬到凜曜身邊。
 
  「現在要撤退嗎?」凜曜扶起蝶。
 
  「妳看著辦!」蝶又閃的超快,一眨眼就跑到走廊的另一端。
 
  「紫瞳。」凜曜扶著額,拴住那兩隻鬼。
 
  在吵架的鬼發現自己被耍,很生氣撲過去要攻擊,結果在撲之前又在對罵,好像在責怪是誰的錯。
 
  「呵呵,這是有趣的景象。」紫瞳靠在凜曜旁邊。
 
  對子彈下完咒,凜曜看著紫瞳,「誰的錯?」
 
  紫瞳猶豫了一下,看見槍口飄過來,「那個男的!千錯萬錯都是男人的錯。」
 
  沒錯呀!那個死蝶居然一跑再跑,說不想流汗就到處跑,難道跑步不會流汗嗎?就只知道怎麼偷懶!
 
  碰!房子裡又震動了一次。
 
  叮咚--
 
  手機傳來金額的同時,另一個時尚服裝展的消息也傳過來了。
 
  「凜曜!要不要一起去威尼斯逛街呀?」
 
  從陽台看下去,蝶可能就只有出去玩的時候才會對朋友好。
 
  「你出錢我就去呀!」
 
  「這樣啊!打電話問其他人要不要跟團。」
 
  因為實在懶得走路,蝶撥通電話之後一架直升機直接飛過來載人,當初來這裡要避免被發現所以要低調,現在工作結束所以怎樣都可以。
 
  累遠查看手機現金,去冥紙行訂購一箱紙錢,拿去放在公寓地下室一個小神明桌,供那些鬼自己取用。
 
  『死……小鬼……』屋主頭破血流的從累遠家地板冒出。
 
  「喔!要不要來點音樂?」拿出一個小遙控器,自己先帶上全罩式耳機。
 
  按個按鈕,屋主忽然感到頭痛,跪在地上哀嚎打滾,最後灰飛煙滅。
 
  累遠看著最後一抹煙,「相知道發生什麼事了嗎?」關掉音樂,打開窗戶讓煙散去。
 
  「鬼的強大都是靠著一種頻率,我把家裡裝潢弄成可以把波動折射讓鬼的組成粒子崩解,所以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了嗎?」
 
  走到電腦前打開一堆密密麻麻的程式,「不懂嗎?這就是我的專業。」
 
  這時剛上完補習班的弟妹拿著註冊單回家了,唉呀!該繳錢了。
  --
  廢叭:
  年末,是找工作的季節(並不是
  最近到處投履歷面試,很意外第一天投第二天就會接到人事電話
  當然,我會這麼容易接到電話也不是沒有原因
  畢竟投的職位是>>放兩個月卻只有五個人左右投履歷<<的職位呢
  找工作過程中也遇到了一些趣事
  等有時間再來記錄一下吧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