煜風(風)、煜沐(燁)、斐宇(弦梟)、呈蝶(蝶)工作中
 
  嗨!大家好久不見,我是蝶,今天剛好從俄羅斯回台灣,現在正住在五星級飯店裡面做拿桑。
 
  欸?這是工作中,不是日常?是啊!因為有鬼在這裡所以我才順便趕鬼,是順便趕鬼,不是順便來做拿桑喔!我沒有偷懶。
 
  「風,你不用來啦!」
 
  「沒關係,這樣可以拿到比較多錢。」
 
  外頭有對雙胞胎,還有一個冷酷酷的帥哥,好像是雙胞胎的學長。
 
  叭啦叭啦……我懶得說這麼多,想認識他們的可以去小屋,想知道工作內容的還是去小屋,這是第五頁四十四樓緋祤的委託單,真是不吉利的數字。
 
  這次金額多少我也不在意,我現在比較在意剛做完指甲美容會不會因為開槍傷到指甲。
 
  是說男子軍團又出現了,為什麼男子軍就不能合群點呢?不過到現在都沒有女子軍團,哈哈!都被我破壞了!
 
  接著,叭啦叭啦,這麼晚還要爬起來工作,希望簡單的開兩槍就能解決。
 
  「弦梟沒事嗎?」風皺著眉走在弦梟旁邊。
 
  他點點頭,不過臉色不太好,另外一邊的風也沒好到哪裡,蝶走在最前面,燁壓後,說有人昏倒方便接。
 
  兩位先生,體弱多病不要出來呀!說什麼誰要陪誰,結果兩個都一起來了,我是不在意錢會被分掉,我比較在意等等女鬼衝過來你們承受的起嗎?
 
  啪滋--
 
  到達四樓,當所有人踏出電梯就知道沒打死鬼就出不去了,聽見電梯用力闔上,然後發出碰碰幾聲。
 
  整條走廊發出細微的哀鳴,特效很不錯的放出乾冰,冷氣不要命的調到十度,地毯很有藝術的染成暗紅交錯,牆上幾條藍綠色液體讓走廊變得前衛。
 
  沒錯,有時後換個角度想,這一點都不可怕,一點都不可怕!我才不會承認我的腳在發抖。
 
  『食物……』
 
  不知道為什麼這次女鬼一下子就現身了,這麼想死就來吧!蝶抽出兩把槍。
 
  咚!左邊的風昏倒了,咚!右邊的弦梟昏倒了。
 
  啊……原來食物就是指這兩個嗎?
 
  燁動作很快而且超熟練把風拖走。
 
  「喂!你學長還在這裡呀!」蝶轉身指著那個已經在發燒的弦梟。
 
  只見燁表情有點複雜,「我弟比較重要。」說著,隨便踹開一個房間先進去避難。
 
  什麼呀!學長不重要就不要帶出來!喂--
 
  就在分心的瞬間,女鬼一把抓住我的腳踝,然後迅速攀上我的腰,女鬼溼漉漉、黏糊糊,身上還散發惡臭,扭曲的臉貼在我臉上。
 
  「啊啊啊--不要呀!不要--!我的衣服!我的裙子!我的乳液才剛塗上去耶!」
 
  女鬼頓了一下,這大概是第一次聽見如此怪異的遺言。
 
  馬上開槍打爆女鬼的頭,女鬼的腦汁腦漿腦糊全部炸到我身上,重點是這樣還死不了。
 
  使出吃奶的力氣踹飛女鬼,正想要去救弦梟,卻發現他的下半身已經進到某隻鬼的嘴裡,現在咬下去會變成兩半了。
 
  你們知道十五公分的高根鞋不僅可以讓人的腳踝被扭斷,讓人的腳趾痛死,還可以把鬼踹飛!
 
  碰!
 
  險險把弦梟救出來,我還一邊抱怨為什麼每次出任務都會把衣服弄髒。
 
  「好吧……來討論一下怎麼處裡那個女鬼。」弦梟還在發高燒,不過還是硬撐。
 
  燁和風沉默了一下,「把我當作誘餌引她出來,然後……」
 
  「不可以!」樺打斷風,而且馬上否決,「剛剛蝶說打一槍還是不會死,那應該不是本體。」
 
  「所以出來的只是怨氣嗎?」弦梟咳了兩聲。
 
  「這樣還要特地去挖本體出來耶!」我拿著毛巾和浴袍準備去洗澡。
 
  我才剛進浴室,整間浴室都是血,髒的要命,只好到另一個房間換上乾淨的連身睡衣在過來。
 
  結果雙胞胎又吵起來了,我坐在梳妝台整理頭髮,把頭髮盤起來,就怕等等發生被拉頭髮禿掉的悲劇。
 
  「那個……」弦梟直接找我談,「其實我剛剛差點被鬼吞掉的時候有看見女鬼生前的記憶。」
 
  「喔?」太好了,我開始認為這傢伙有點用處,「知道她的屍體在哪裡嗎?」
 
  弦梟說女鬼原本跟老公一起來這裡渡假,結果被小三陷害,反被人指控成小三,自己的老公也不幫忙說話,後來女鬼找到可以告小三的證據,卻被老公掐住脖子押入浴缸內溺死。
 
  「她的屍體......」弦梟望了一下天花板,「在正上方。」
 
  剛說完,碰一響,有什麼東西掉下來引起灰沙煙霧,我立即衝到門口要開門通風,結果門卻被鎖住了。
 
  風馬上轉往窗戶想開窗,我忽然有種不妙的預感。
 
  「不要開窗!」我急忙大喊,但窗戶的鎖已經被打開。
 
  一陣強風吸走所有煙灰,順便把風拉出去,燁馬上衝過去拉住風的雙手,但是有東西拉住風的腳,風沒辦法爬上去,燁也沒辦法拉人上來。
 
  弦梟不知道什麼時候又倒下去了,我拿出槍跟女鬼對峙。
 
  女鬼扭轉自己毀容的臉部,咧嘴咧到耳根後,血紅色指甲逐漸變長,其實只要她想要,轉身戳死後面的燁也沒什麼困難的。
 
  我咬著下唇,內心抱怨作者什麼時候開始認真打鬼故事了?這超難對付的鬼是怎樣啦!
 
  女鬼張大嘴發出低鳴,選擇先去攻擊擁有戰力的我。
 
  子彈打在女鬼身上完全無效,我和女鬼就這樣在三十二坪大的房間裡玩起鬼抓人,雖然攻擊能拖住女鬼的動作,不過女鬼很快又可以再生。
 
  「打死她!」燁突然大叫。
 
  原來雙胞胎已經把屍體拖上來了,就是拉住風腳踝的東西。
 
  風拿剪刀,燁拿裝飾用的石頭,兩人死命的朝屍體一陣猛打,把屍體打到面目全非。
 
  女鬼發出尖叫,全身冒出白氣,在原地無法動彈,此時蝶拿起一邊的打火機,用一條毛巾抱住屍體然後點燃,再往外丟。
 
  屍體摔落地面被燒成灰,女鬼的靈體才消失不見,這時大家才坐在地上喘氣。
 
  簡訊傳來金錢匯出的消息,走出房間,四樓變得很正常,沒有什麼乾冰、紅地毯、藍綠汁液,飯店老闆都感動到哭著跪下來感謝我們。
 
  所有人都受到高級禮遇,難得辛苦完成任務還有額外福利。
 
  我伸個懶腰,躺在軟床上,正在接受深度按摩,希望明天不要肌肉酸痛。
 
  旁邊有小電視可以看,不過現在我是趴著的狀態,只能用聽的。
 
  「某小學發生發生校長心臟遭挖走,震驚……警方調查受阻暫時,無法搜查……」
 
  因為太想睡了,我沒有注意去聽那個主播說話,漸漸的睡去……

 

  --
  廢叭:
 
  最近規劃出去玩颱風就來了
  都什麼時節了啊!可惡的秋颱
  這篇其實有許多修改和補充,赫然發現以前寫的文章都很跳躍XD
  看來我現在算有進步了w至少能寫出自己也能看懂的東西哈哈
  很想繼續寫《說》系列鬼故事短篇
  不過排程太多嗚嗚嗚,還是先把坑慢慢填完吧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