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芫(莞月)、爵(彥)、禾牧(嚮)工作中
 
  快接近中午的同時,我接到一封關於工作的簡訊,而地點剛好就在我現在吃飯的店附近。
 
  就是那間小房子嗎?那間詭異的房子從小我聽人說鬼故事到長大,我每次經過這裡也能感覺到鬼的存在,只是一直沒接近而已。
 
  第一個同伴彥,帶著白貓走來,整身看起來是個酷酷型的潮男。
 
  另外一個莞月掛著小白蛇,也看起來冷酷酷,而且穿得很像要去夜店當DJ。
 
  至於我,我是嚮,因為想幫弟弟籌治療眼睛的費用才接這個怪工作。
 
  隊長什麼的,那兩個人很有默契的填上我的名字送出去,等等!你們是懶得當隊長吧!是說隊長到底是做什麼的?
 
  如我所料,目標還是那棟舊房子,那裡面好像曾經發生過殺人案件,有鬼在那裡陰魂不散。
 
  總金額十五萬,一人可分得五萬,時間限制下午五點前。
 
  雖然很想去摸摸彥身上的白貓,不過那兩個人也沒什麼交談,一起走進房子裡了。
 
  喂!不要無視我呀!
 
  其實房子沒有很大,也才兩樓,彥沒說什麼就自己走上去,莞月也什麼都沒說,直接在一樓翻找起來。
 
  我站在玄關,我現在是要翻玄關嗎?看過很多次這間房子,不過進來還是第一次耶!
 
  過了大概一小時,我還站在玄關翻著舊相簿,看見這一戶原來只有一個爺爺跟一隻老狗一起住。
 
  彥從樓上走下來對我搖頭,莞月走過來也對我搖頭,你們是找不到的意思嗎?
 
  說也奇怪,作者都已經打字打到幾行了,你們怎麼都不說一句話?如果要我先開口,萬一你們不回答,我不就在自言自語了。
 
  不行,都來到第五章了,怎麼能在這裡腰斬笑點,作者你沒看見我的履歷表上面寫說我愛開玩笑嗎?
 
  看彥一眼,笑不出來,看莞月一眼,還是笑不出來。
 
  我現在對他們開玩笑會不會馬上領便當?成為第一個被人打死的角色。
 
  作者你不能安排和靄可親可以給我吐槽的人嗎?
 
  不行--
 
  還真的給我回答。
 
  目前連隻鬼影都沒出現,就在我內心充滿OS時,彥和莞月居然找出茶具泡起茶來。
 
  喂!這是一篇鬼故事呀!雖然從第一章開始好像就沒有可怕的地方,不過你們也說出一些嚴重的話吧!譬如說感覺到涼風之類的。
 
  彥跟莞月一邊喝茶好像還談論關於寵物的事情,這兩個人在鬼屋悠哉悠哉把另一個叫做嚮的隊友扔在玄關。
 
  真是受夠了,如果這篇文章在不出現一個對話框,那讀者可能會被悶死。
 
  正當我想開口說話時,旁邊有一隻生物說話了,『年輕人進來都不按門鈴,嘿!那是我的高山茶!』
 
  我這下沒辦法開口了,因為我的第一句台詞被一隻有著老人頭的狗搶走了。
 
  我知道我在履歷表上面說我很喜歡小動物,所以作者你就特別讓我去愛護這隻人面犬嗎?
 
  我罵了一句髒話直接跳開,人面犬根本不是鬼呀!是妖怪!
 
  彥默默的端著高山茶過來,望了一眼人面犬,莞月則是皺著眉,他好像不喜歡狗。
 
  太好了,現在應該到了要跟鬼交談的場面,我就不信作者能在不出現對話框的情況下讓我們結束任務。
 
  『其實我死了之後我家的狗還一直守護這個家,我也捨不得離開我家的狗,所以就變成現在這麼模樣了,能不能幫我把我跟我家狗的骨灰拿去安葬呢?就在樓上房間裡的抽屜裡,有個鐵盒。』
 
  對話框是出現了,不過怎麼還是這隻人面犬在說話,只見彥點點頭,去樓上拿個盒子下來。
 
  我們三個人的手機同時響起,簡訊上面標示任務結束金額已匯出。
 
  什麼?居然!這個任務可能是第五章以來最安靜最平靜閒嗑牙的一篇,而且是秒殺任務。
 
  當出現兩條槓槓的時候就代表本篇結束了,怎麼會這樣?整篇文都是我的OS,這能看嗎?現在應該有人在抱怨作者在混!
 
  --
 
  兩條槓槓還真的出現了,不過我怎麼還能OS這麼多?
 
  虧這次難得都是男生,難得有男子軍團,結果居然這麼冷清的了結,至少叫個小乙來亂場嘛!啊不對,這樣就不是男子軍團了。
 
司徒芫(莞月)、爵(彥)、禾牧(嚮)日常中。
 
  欸?上面那個標題這怎麼回事?
 
  欸?我怎麼坐在咖啡廳跟這兩個男的一起喝咖啡,是說咖啡廳裡可以帶寵物嗎?
 
  「今天的工作終於結束了,好累喔!」第一開口的是點黑咖啡的莞月。
 
  哪裡累呀!不過就翻翻東西跟一隻狗對話就結束了。
 
  「辛苦了。」彥點的是焦糖奶霜,他淡淡的說。
 
  我望著我手上的果汁,奇怪了!那兩個型男點了看起來就很特別的東西,作者你跟我有仇嗎?
 
  下一秒果汁被換成卡布奇諾,這樣才對嘛!
 
  「那個......我可以摸貓嗎?」雖然很尷尬,但我真的超想摸摸那隻白貓。
 
  彥點點頭,把貓抱到桌子上,貓很乖的坐在桌上給我摸。
 
  喔喔,好可愛喔!這一摸讓我有一點原諒作者惡搞這篇文章了。
 
  「等等去我家打電動怎麼樣?」莞月又喝了一口咖啡。
 
  我點頭的瞬間,下一秒就出現在一個超氣派的房子裡,然後我坐在沙發上手裡拿著遊戲機把手。
 
  現在是怎樣?瞬間移動嗎?要簡略也簡略過頭了吧!
 
  看一下時間,剛剛喝咖啡明明才三點,現在居然已經晚上八點了,天吶!我失憶了五個小時!
 
  「時間不早了,趕快回家吧!」坐在我旁邊的彥這麼說,不過他的頭居然變成一隻貓。
 
  「留下來吃晚餐再走。」莞月也說話,但是他的頭變成蛇。
 
  啊啊啊啊啊啊阿啊--我尖叫,嚇的還真的把心臟給他吐出來,等等!真的吐出來是怎樣啦!
 
  啪啪!不知道誰突然呼了我兩巴掌,我睜開眼,是正常版的彥。
 
  「終於醒了嗎?」他說。
 
  欸?現在是什麼狀況?「發生什麼事了?」我按著發紅的臉頰。
 
  「你一進鬼屋就突然昏倒,剛剛看你好像在做惡夢所以把你打醒。」彥身上的貓攀在他肩上喵兩聲。
 
  欸?所以我剛剛都是在作夢嗎?從一踏入玄關的那瞬間都是夢嗎?
 
  「我處裡好了,欸?你醒啦!」莞月拿著一跟鐵棍從樓上走下來,我看看四周都被打得亂七八糟。
 
  「所以這次的鬼不是人面犬嗎?」我呆坐在地上,把我夢見的事情告訴他們。
 
  莞月回去樓上找到那個鐵盒拿下來,「鬼是人面犬沒錯,不過超噁心的。」他把鐵盒拿出去燒掉。
 
  這次手機的簡訊是真的任務結束,我現在真的可以喘一口氣了。
 
  跟他們聊幾句之後發覺彥跟莞月雖然話少,但基本上人都還挺不錯,那個噩夢真討厭。
 
  晚上走在路上,天哪!今天真的是精神耗損,為什麼會被鬼纏上做怪夢。
 
  一回家才闔上大門,我就看見媽媽的頭變成一隻蟑螂......
 
  這又時從什麼時候開始的?等等,聽說那個舊房子是曾經發生過殺人案件,那是死了幾個人?
 
  我家廚房走來一隻有豬頭的男人,手裡拿著菜刀搖搖晃晃走來。
 
  看來我又做了一個醒不來的夢。
  --
  廢叭:  
  無限輪迴作夢XD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做過夢中夢,如果有夢過的話又是幾層呢?
  目前我記得自己夢過最多層的是三層
  而且我知道自己在作夢,但是要醒來非常困難
  又沒辦法做到全面啟動那樣死掉醒來
  最嚴重的一次是夢到差點窒息才醒來(貌似忘記呼吸了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