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冷的風雪在極地吹撫,聳立在銀白之中的古城,裡頭正準備莊嚴的盛宴。

  越曜被綁在椅子上,明明是被邀請來參加盛宴的客人,卻要五花大伺候,他身邊的阿納爾雙眼閃爍著金光。

  對於自家隊長被綁住來說,她更在意華麗的城堡,畢竟他們每次出任務都是去廢墟或荒野諸如此類的地方,難得可以受到高級禮遇,她自然是忽略了越曜自己到處看東看西。

  「喔呀!是可愛的小雪豹呢。」

  說話的是一隻妖異巨蟒,他一手捲著青綠色長髮髮尾,瞇起金瞳打量著阿納爾,用冰冷的蛇尾繞在阿納爾身邊戲弄著。

  阿納爾嚇得跳到越曜身上,摟著越曜的頸子不斷發抖,這時她才發現這場宴會的餐與者都是妖異。

  「哈哈,剛才說話的那位妖異是勒堤凡斯,在奧河森林南方被稱為樹上神呢。」越曜開心的說著,雖然想摸摸阿納爾的頭,不過手也被綁住了。

  「欸?跟羅森一樣嗎?」阿納爾想起不久前的任務,那個任務也有被稱為森之神的妖異。

  「等級不太一樣,羅森是溫柔派的啦!這位勒堤凡斯攻擊性很強喔!」

  「喔呀、這麼說真失禮。」勒堤凡斯揚起嘴角邪媚的笑著,「我只是給予無禮之徒一點教訓罷了。」

  「被教訓的人都死囉。」越曜小聲的在阿納爾耳邊說,「勒堤凡斯最喜歡看著生物窒息而死的畫面呢。」

  「嗚嗚嗚--」阿納爾臉色慘白,雙眼瞪得圓大觀察四周,就怕被藏在暗處的蛇尾偷襲。

  「啊、多麼想讓人欺負的表情。」坐在長桌正前方的女性露出戲謔的笑臉。

  那是稀有的妖異蜘蛛克洛爾,蠻荒詭地的霸主擁有「毒月女王」的稱號,在黑手黨黨派中是相當有威望的妖異,又被稱為「貴族黑手黨」。

  她穿著純黑的禮服,扭動著水蛇般的腰,右手高雅的提著高腳杯,暗紫色神秘的眸子盯著阿納爾,就像是鎖定獵物般三發著讓人發寒的氣勢。

  「哼,弱小的生物我不感興趣。」

  克洛爾左手邊坐著妖異豹族,那是露思比大財團的繼承者雷鳴風,這族妖異非常聰明,殘暴的同時還懂得做生意,加上他們理財觀念堅定,財團的富裕延續的好幾個世代,算是利用經濟暴力來拓展領土的妖異。

  而克洛爾右手邊沉默不語的妖異狼犬蘿芙蒂.晞薇絲,她是個年輕妖異,穿著歌德裝綁著金色雙馬尾,面無表情的模樣像極了詭異的洋娃娃。

  最近統領了格格雅冰原,是目前最年輕的霸主,被稱為「雪中娃契」也是這個古堡的主人。

  阿納爾驚恐的縮著身子,沒想到這個宴會居然聚集了這麼多危險妖異,他們找越曜來參加晚宴是為了什麼呢?

  越曜好像早就知道發出邀請函的人是妖異,看他面帶微笑一點也不緊張的模樣,阿納爾也能寄望越曜又會想什麼機靈的討託方式幫助她平安離開。

  「為什麼要帶雪豹來?」蘿芙蒂藍寶石般剔透的眼眸冷瞪了阿納爾一眼。

  「阿哈哈--因為阿納爾是移動糧食包嘛!她的內褲可以拿出食物喔!」

  越曜要阿納爾從內褲裡拿點東西出來,阿納爾看著那些妖異,眼神中接充滿了好奇、疑惑,好像非常期待阿納爾會拿出什麼食物。

  阿納爾有些憋扭的拉起內褲,東翻翻西找找最後拉出一隻海豚。

  「戚戚!」海豚拍打著魚尾發出嘲諷般的笑聲。

  「啊!那不是艾葉勒曼的騎寵嗎?」越曜大笑晃著雙腳,「他的騎寵被你歸類成食物呀?」

  「看起來很好吃呀。」阿納爾皺著眉,把海豚丟到桌子中央。

  下一秒雷鳴風便伸出爪子把海豚切成生魚片,其他妖異拿出叉子很自然地品嘗新鮮現切的生魚片。

  勒堤凡斯很滿意的舔舔嘴,然後對著阿納爾說,「我想吃章魚。」

  阿納爾又開始在內褲裡翻找,拿出一袋小章魚放在桌上,「這是虎熊章魚燒的章魚喔!」

  「為什麼是原料,應該直接拿現成的章魚燒出來吧。」蘿芙蒂不滿的瞇起眼。

  「太燙的東西不行啦,我會被燙傷,畢竟是從內褲裡拿出來……」

  「好啦、好啦,我們自己烤章魚也不錯呀。」勒堤凡斯插著活跳跳的章魚,拿了一根蠟燭愉快的燒烤起來。

  看見阿納爾可以拿出很多食物,克洛爾興奮了起來,開始要求各種酒類、甜點等等的食物,沒多久桌子就被食物堆滿了。

  雷鳴風有些感嘆的摸著下巴,雖然食物會從內褲出來有點詭異,不過這好像很有商業利益。

  「這個內褲倒底是什麼原理?」雷鳴風語氣沉穩的說著,「說不定可以拿去飢荒地帶做點生意。」

  「這要去問淺花啦!不過難得妖異會想做慈善事業呢。」越曜咬著吸管,吸著氣泡飲料。

  「慈善?我只是想用食物取代薪資,讓飢餓的人獲得食物,然後為了食物努力工作,不過酬勞就只有食物而已,反正糧食不用言,我可以省下來的薪水拿去做其他開發。」

  「好可怕的黑心商人。」阿納爾看著雷鳴風不懷好意的笑臉,內心篤定認為妖異果然都不是好東西。

  因為有東西可以吃,氣氛逐漸歡樂起來,唯獨蘿芙蒂面無表情,拿銀湯匙敲著盤子引起大家注意。

  「克洛爾,你忘記宴會的重點了嗎?」蘿芙蒂語調冰冷,用湯匙指著越曜,「我們不是要跟黎明女僕『打招呼』嗎?」

  「啊啊、差點忘了呢。」克洛爾笑嘻嘻的撐著臉,「我是四方之主的蠻荒詭地霸主,未來要跟寶石貴族艾蘿兒攜手合作,我們除了挖寶石之外還要倡導煉金術,未來蠻荒詭地能變成超世代的新科技城。」

  克洛爾說完換勒堤凡斯接著說,「我是奧河森林的南方霸主,未來打算跟森之神合作呢!希望可以發展綠能源永續資源,因為森之神的大地之力可以促進植物強壯成長,我覺得這可以綠化地球唷!說不定奧河將來會變成『地球的肺』呢。」

  「哼,我的計劃大家都清楚吧?」雷鳴風環起手嚴肅的說,「我是露思比霸主,有買財經周刊的都知道我最近跟馥釀貴族百梨合作,我們打算研發出一種可以減少毒品成癮的酒,只要毒品成癮減少就不會有生命危害和禁賣的問題,如此一來又能讓毒蟲吸毒吸的安心,但要花的錢必須更多!多到他們買不毒品,然後我會開放低階層勞力工作,讓毒蟲為了買毒品努力工作賺錢,周而復始增加勞動人口減少廢物毒蟲的計畫。順帶一提,我們還會繼續研發更多減少成癮的藥物,像是吃下去就不會想上網,或吃下去就不會想當痴漢,當然計畫的最終目的都是製造大量的勞動人口增加開發。」

  「哇!大家的計畫都好棒棒!」越曜激動的拍手,現在才發現阿納爾偷偷解開了繩索。

  蘿芙蒂挑起眉,一臉不爽的模樣,「我們為什麼要跟黎明女僕報備這種東西?」

  「欸、別這樣嘛!蘿芙蒂有什麼計畫嗎?」越曜插起草莓,開始吃起桌上的食物。

  「沒有。」蘿芙蒂才剛上任不久,還沒什麼長期目標,「所以說,為什麼要告訴你計畫呀!」

  越曜拍拍蘿芙蒂的肩,語重心長的說,「看看前輩們偉大的志向,身為格格雅冰原霸主的你也要努力才行。」

  「努力什麼啊……」蘿芙蒂感覺到違和的親切感,不舒服的拍掉越曜的手。

  「你可以開發觀光資源呀。」越曜敞開雙手大聲的說,「在冰原中有許多與世隔絕的主族,為了增進交流開發遊樂園、賣場、名勝景點等等,然後蓋學校、公司引進交換學生和校換員工。還有冰原的特色就是冰冷,你可以研發低溫冷藏技術,如此一來世界各地的都可以吃到冰原美食,這不是很好嗎?」

  「我幹嘛要去做這些事情?都當了格格雅冰原霸主,當然要先剷除掉黎明女僕!你可是上屆霸主的仇人!」

  勒堤凡斯嘖嘖的搖頭,「喔呀,『仇人』這個詞用錯囉!」

  「黎明女僕可是幫我們踢掉絆腳石呢。」克洛爾燦爛的笑著,「沒有他幫我們幹掉上屆霸主,我們怎麼能做得如此安穩呢?」

  「什、什麼?」蘿芙蒂有點訝異,其他三人似乎早就預謀似的淡笑著,「難道你們,委託黎明女僕……」

  「沒有啦、只是我剛好用內褲打敗上屆霸主,又剛好見到他們三位而已。」越曜啊哈哈的笑著。

  「那你一開始為什麼會被綁起來?」蘿芙蒂感覺有點錯亂了,總之就是各種巧合讓妖異跟越曜變成朋友了吧。

  「喔!聽說克洛爾綑綁技術很好,所以我跟她說想體驗看看。」

  「……」


  風雪之中,豎立著壯觀的古堡,裡頭的妖異正在與女僕飲酒作樂。

  在歡樂的氣氛中,蘿芙蒂感覺到未來充滿了光明,只有風雪的冰原真的太無聊了。

  不如,來蓋遊樂園吧。


  --

  鏘鏘鏘!本次任務檢討時間!

  花葉:說好的圍攻越曜呢?

  越曜:啊啊!別看文案,計畫總感不上變化嘛!

  花葉:作者的腦袋是在變化什麼……

  李舜:聽說這是最後一篇,我終於可以休息了。

  越曜:李舜明明什麼都沒做嘛。

  李舜:什麼?

  越曜:哈哈哈--沒事!辛苦你了!

  凝伊:嗯--要結束啦?好--難過--

  阿納爾:沒關係的,我知道作者開坑的速度很快。

  越曜:就是嘛!這個坑快快樂樂的完結,下個坑快快樂樂的開啟,周而復始喔!

  花葉:有這種循環嗎?

  李舜:沒有。

  越曜:有啦!洞挖的深淺會影響到下一個坑的大小!他們是有關連的!

  阿納爾:挖太深就爬不出來了呢。

  花葉:就算挖的淺,怠惰還是一樣出不來呀……

  李舜:乾脆活埋自己算了。

  凝伊:啊--活埋就不能--挖坑--

  越曜:沒錯,所以作者死都一定會爬出來的!

  花葉:明明只是寫個文,說的好像很危險一樣。

  凝伊:那麼,下一個坑是什麼呢?

  越曜:關於陰間的故事喔!哈哈--

  阿納爾:又要寫鬼故事嗎?

  李舜:反正作者的鬼故事都不可怕,肯定又要搞笑了。

  越曜:阿哈哈!我們就期待日後的新坑吧!

  叮噹!叮噹!本次檢討會到此結束!

       END

  --

  廢叭:

  這文不明所以的開,然後不明所以的結束啦!(灑花

  其實連我自己都覺得--我到底寫了什麼?

  不過要用一句話介紹的話:「就是有女僕和內褲的廢文。」(欸?

  下一個不明所以的文叫做>陰間實習守門人

  名字可能會再改吧,是在說陰間守門人的各種日常故事

  老實說沒什麼特別的設計想法,只是想爽敲鍵盤而已(鍵盤上的殭屍墨XD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