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色長髮的少年坐在馬車上,趴在窗邊嗅著森林的氣味,他那水晶般湛藍的雙眼倒印著樹影,期待在森林中找到記憶中的個人。

  那個人,有著淡淡的香味,有點甜甜的果香參雜著悠然的芬芳,他說起來輕輕柔柔,總是溫柔和藹的笑著。

  「羅森是個漂亮的花,墨綠色的長髮就像楊柳那樣,鮮紅的眼眸是剔透的紅寶石,蚍蜉白的就像天空上軟綿綿的雲朵唷!」

  銀髮少年開心的說著,他是獸人狼族名奈洛,自稱遇到植物屬性的妖異,那個妖異就叫做羅森,在奧河大陸上是個森之神的傳說,要見到傳說中的神可不是簡單的事,但奈洛非常有自信可以找到羅森,因為他將羅森的氣味牢牢記在腦海中。

  妖異通常是由人類、獸族化成的怪物,很少會有植物、昆蟲類的妖異,通常如果出現這樣的罕見生物,當地人都會將他們視為神之類的高階生物供奉著。

  「哈哈哈!就像是去找未知生物的感覺呢!」越曜駕著馬車,爽朗的哈哈大笑。

  花葉和李舜坐在車廂裡,看著奈洛興奮的模樣他們可沒渲染那股氛圍,因為他們正被別的傭兵團追殺著。

  轟隆!

  砲擊聲響徹雲霄,越曜險險閃過那惡意的砲火,後方緊追而來的鎧甲鬥牛哞哞叫著,上方正站著一位身穿漆黑軍裝的男人。

  那是自治組織『軍武帝國』的成員,其實跟越曜的女僕戰隊差不多都傭兵,差別只在他們對斬除妖異有特別的執著。

  「我是伊佐院嵐十五,奉命剷除森之神,請你們不要阻止我好嗎?」伊佐院視線冰冷的瞪著馬車,並且用手機跟越曜通話。

  「是、是,我們也沒有組織你呀!只是剛好走同一條路而已嘛!」越曜嘻皮笑臉的說著,「拜託你不要像幾百年前,抓逃兵的軍人一樣死纏爛打,這年代都是強制役呢。」

  「黎明女僕,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要去哪。」

  「啊哈哈--就說是剛好走同路了,你這樣隨便開砲會讓我很困擾喔。」越曜用力拉著馬繩,再次險險閃過第二次砲擊。

  軍武帝國已經槓上女僕戰隊很多次了,因為越曜的外掛高能光束常常搶別人的獵物,所以越曜的名字已經被列入帝國黑名單,只要雙方任務有重疊到,帝國就會多一條「消滅女僕戰隊傭兵」的指令。

  「你仇人真多,還牽連我們。」李舜臭著臉抱怨著。

  「這年代跟人結怨速度就跟打噴嚏一樣呢,每秒約49.2米還會附帶大量病毒飛沫唷!」越曜噗哈哈的笑著,一點都不在意跟人結怨。

  「居然說伊佐院是病毒飛沫……」花葉覺得打噴嚏的比喻非常失禮,「話說每秒49.2米也太快了吧,你是連睡覺都在跟別人結怨嗎?」

  「啊?平均值啦、平均都是這樣算的呀。」越曜隨興的回答,其實也不清楚自己說了什麼無俚頭的話。

  轟隆!

  鎧甲鬥牛在森林裡狂奔著,面對粗壯的大樹也能輕易撞倒,馬車只能像小老鼠一樣鑽來鑽去。

  花葉架起弓試著用攻擊拖慢鎧甲鬥牛,但馬車搖晃太嚴重別說射擊了,連瞄準都不可能。

  「喂、喂,你這隻狼人也做點什麼吧。」李舜抓著座椅試著在車廂內保持平衡。

  奈洛仍看著外頭,一臉陶醉在自我回憶的模樣。

  「這麼轟轟烈烈的場面,這讓我想起第一次和羅森見面的時候。」奈洛感嘆的喃喃自語。

  「現在是回憶的時候嗎?」花葉大聲吐槽,這時馬車大幅搖晃害她差點咬到舌頭。

  「啊啊、那個時候我是逃亡的奴隸……」奈洛無視於花葉的吐槽,自顧自地說起故事。

  當時奈洛是逃亡的奴隸,在朋友的幫助下死裡逃生,好不容易遠離的噩夢般的奴役人生,卻馬上遭受現實飢餓、極度氣候殘酷的考驗

  全身是傷,又餓又累的奈洛最後昏死在某處山洞,他想著自己痛苦的一生也許就要這樣平淡的結束。

  這時,森之神出現了,他溫柔的在奈洛耳邊著:「Lizzie Borden拿起斧頭,劈了媽媽四十下……」

  唱著婉轉優柔歌聲的便是羅森,他一邊唱著一邊拿著杵搗著石臼裡的乾果、花草,咚咚咚敲了四十下。

  「嗚、你是來救我的嗎?」奈洛意識矇矓,也不確定自己開口有沒有說出聲音。

  「當她意識到自己的行為,又砍了爸爸四十一下。」羅森這次笑著敲了四十一下。

  敲了一段時間,羅森把濃稠的黏液倒在奈洛身上,奈洛聞到複雜的辛料味,感覺到羅森用土把他頭部以下都用土埋起來。

  接著開始用灼熱型植物悶燒奈洛,從晚上悶到隔日早晨,奈洛醒來時發現自己身上的傷不見了,而羅森在一旁安穩的熟睡著

  啊!他是我的恩人!奈洛感動的流淚,想都沒想直接撲在羅森身上磨磨蹭蹭,還不斷的說著感謝的話語。

  羅森被這麼粗魯的行為吵醒,睡眼惺忪地看著奈洛,接著小聲的說:「啊、居然沒被煮熟,狼人的再生能力真驚人呢。」


  「他根本是想把你煮來吃吧!」花葉到這裡不禁白個眼。

  「是嘛?羅森是用藥材治療我才對。」奈洛雙手捧著臉蛋,對那時的灼熱感還有些懷念。

  「羅森用了什麼藥材?」李舜也疑惑的瞇起眼。

  「嗚……應該是洋蔥、青蔥、辣椒、九層塔之類的吧。」想起當時的氣味,奈洛嘴角流出口水。

  「真的是要把你煮了呀!」花葉打了個冷顫,妖異果然沒這麼好心,路過順手救人這種事情恩本不可能!

  奈洛皺起眉,想起跟羅森一起生活的那段日子,感覺都很歡樂很快樂,羅森總是說奈洛身上有很香的味道,奈洛也覺得羅森身上的花香很好聞。

  要不是採花的時候遇到海嘯,他也不會跟羅森分開。

  「海嘯是怎麼回事?」李舜聽到奇怪的天災發出疑問,畢竟這裡可是森林,也沒有靠海怎麼可能會遇到海嘯。

  「就是住在大瀑布裡的鯉魚妖異呀。」奈洛天真的笑著,然後指著溪谷,「看!就是那隻。」

  巨大的陰影覆蓋住馬車和鎧甲都牛,一條被水纏繞的大鯉魚躍出溪谷,這一躍天搖地動烙下時機起大量河水波濤洶湧。

  眾人來不及反應便被捲進水中,水裡漩渦纏繞,不管怎麼掙扎都會被硬生往下拉,不管是馬也好還是龐大的鬥牛,就連他們也無法從海嘯中掙脫。

  花葉視線陷入一片漆黑,只感覺到冰冷的水裡參雜著碎石、樹枝,她被割得滿身傷,又被水嗆得無法呼吸,頭暈目眩中好像聽見越曜模仿海鷗的叫聲,接著有隻強而有力的手拉著她。


  不知道昏厥多久,花葉全身刺痛的撐起身子,她發現自己正躺在淺水區的砂礫上,河邊有個墨綠色長髮俊美的男人,一邊拉著越曜一邊唱著:

  「有一個非常邋遢的男人,他的手指到處找不到,沒辦法放進墓裡,他的頭滾或在床下,左腳和手臂到處散落在房間裡。」

  「森之神?」花葉歪著頭說著,「你在……幹嘛?」

  「嗯?」羅森瞇猩紅的眼眸,溫柔的對花葉笑著,「真是的,大家都還活著。」

  「咦?難道死了就要吃掉嗎?」花葉緊張到瞬間清醒,左右張望看見李舜掛在崖邊的樹枝上,一臉困擾的要上尚不去,要下下不來。

  羅森也看見李舜,笑呵呵控制植物藤蔓協助李舜下到砂礫上,接著看了一眼越曜,「活跳跳的,真可惜。」

  「咳、讓你失望了真不好意思,哈哈。」越曜苦笑著咳出大量河水,還有幾條水草。

  「羅森!」奈洛從遠方奔來,看見羅森馬上撲上去又是一陣磨磨蹭蹭。

  「是奈洛呢。」羅森摸摸奈洛的頭,依然保持溫柔的笑臉,「長肉了耶,真是太好了。」

  「嗯!我最近過得還不錯,在某個村子裡努力工作,得到不少回報喔!」

  「這樣啊、村子果然是好地方,以前我也喜歡努力工作,他們就會送我小孩呢。」

  是獻祭小孩給你吃嗎?花葉抽著嘴角,跟羅森保持一段距離。

  李舜扭乾自己的長髮,瞪著越曜,「這樣任務就結束了吧?」

  「啊哈哈,委託內容只有說『要跟森之神見面』耶!我們完成任務啦!」越曜用力鼓掌二十四下,隨後從內褲拿出遙控器召喚廁所。

  在羅森和奈洛的歡送下,越曜等人平安的搭著火箭廁所離開,他們才剛離去伊佐院便提著銀色大鐮走出樹林。

  眼神冰冷的看著妖異和狼人,「接下來是我的任務了。」

  羅森仰起臉和藹的著,溫柔的唱著:「玫瑰是紅的,紫羅蘭是藍的,糖是的甜,就和你一樣!」

  「……」

  伊佐院感受到整座森林都在騷動,這時他才意識到--

  這座森林是活的。

  羅森也只是個形體,他的意識、靈魂早已蔓延在森林各處。

  非常棘手呢。

  當他這麼想的時候,那條鯉魚又激起了海嘯。


  --

  鏘鏘鏘!本次任務檢討時間!

  越曜:非常完美!毫無差池的完成任務了唷!

  花葉:如果沒受傷就更好了……

  越曜:沒辦法嘛!到外面去總是有風險的。

  李舜:這個任務其實,你自己來也可以吧?把我們拉過去幹嘛?

  越曜:欸--我們是一個戰隊,只有我太孤單了啦!

  李舜:你是怕被妖異吃掉嗎?

  越曜:其實是想讓你認識我的朋友--伊佐院嵐十五喔!

  花葉:感情看起來沒有很好耶。

  越曜:唉呀!這是戰後年代的相處方式。

  花葉&李舜:騙人!

  越曜:可是我都和他交換手機號碼了欸!有時候還會傳簡訊唷!

  叮咚!

  花葉:咦?真的有簡訊。

  越曜:啊、伊佐院留言『去死』呢!他還是一樣熱情。

  李舜:你完全被他討厭了吧。

  叮噹!叮噹!本次檢討會到此結束!

  --

  廢叭:

  羅森的設定裡面寫到「語氣、溫柔沉穩的笑容講一些很可怕的東西。」

  所以我安裝唱鵝媽媽童謠的設定給他XDDD

  伊佐院沒死喔~他只是被海嘯沖走了>>

  短短的文深夜送上(十一點算深夜嗎?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