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是人類大突破的發明之一,在世界末日前,網路的便利造成了人類的進步,同時也讓另一群人類退化了。

  世界末日後,除了特定幾個貴族領地外,其他地方連通訊都有困難,而且比起打電腦、玩手機,更重要的是思考下一餐如何解決。

  當然,如果你豐衣足食,身邊又剛好有網路熱點和3C,那你就能體會到過去人類文明癌症的感受。


  「淺花你還好嗎?」赫拉斯手裡拿了一堆文件,走進辦公室看見淺花像死人一樣趴在沙發上。

  「嗚……呃啊……嗚……」淺花發出單調無力的呻吟,眼神渙散、臉色鐵青,黑眼圈重的像被揍了兩拳瘀青浮腫。

  最近淺花一直維持這個狀態,像是得了什麼不明疾病,注意力無法集中、失眠而且情緒低迷,嘴巴上說要趕快審理委託單或研究發明,實際上也只是坐在椅子上發呆。

  每個人都輪流問過淺花最近有沒有心事,但淺花不是回應呻吟就是回答不知道。

  懶洋洋的模樣宛如在陰溝裡發霉、腐爛的屍塊,由於這個狀況維持至今整整一個月了,累積起來的委託單多的驚人。

  赫拉斯一個人忙不過來只好讓把任務全接,女僕戰隊每個人一天至少要跑三個任務,在日夜操勞之下就算是個性溫馴的阿納爾也無法忍受。

  「我的生物本能告訴我,再這樣下去會過勞死的。」

  阿納爾板著軟綿綿的臉嚴肅的說,她縮在交誼廳裡橘子造型的小窩內。

  像是警戒心很高的小雪豹,只露出兩顆水汪汪大眼看著外面,越曜正拿著逗貓棒想把她引出來,可惜毫無效果。

  「如果過勞死,我之後想要當家貓或倉鼠。」李舜扭著頸子煩躁的說,最近他也被迫丟到外面去解決任務,而且他的任務都是跟戰鬥有關,這是雙倍的疲勞呀!

  「樹懶……」花葉趴在大泰迪熊身上,有氣無力虛弱的說出兩個字。

  凝伊坐在旁邊優雅的交疊著雙腳,雖然她也完成了很多委託,但經歷過以前工作室剛建立缺錢的階段,對她來說這次的工作量還能接受。

  看著三個新人痛苦哀號,凝伊也只能用憐憫的眼神默默哀悼。

  「不過--淺花這次也太超過了吧。」凝伊擦著口紅抿了抿豐滿的唇,「自從他成功把平板組回來之後。」

  「平板?」花葉、李舜和阿納爾同時好奇的拉高音調。

  越曜看阿納爾探出頭,把上把她強拉出來抱在懷裡摟摟捏捏。

  「平板是個無聊的東西。」越曜捏著阿納爾柔軟的臉頰,笑呵呵的說,「如果沒有網路的話,大概就是砧板、泡麵蓋或一塊廢鐵吧。」

  「當鏡子我還嫌太小。」凝伊嫌惡的說著,同時拿起方鏡照照子幾的臉,「總之--淺花應該是得了過去文明癌。」

  「淺花得了癌症嗎?」花葉沒露出驚訝或擔憂的表情,畢竟在隨時都可能有輻射的沙漠裡,癌症病變是很正常的。

  「我才沒聽說過有那種症狀的癌症。」李舜完全不相信,臭著臉說,「那個模樣看起來像是腐爛的屍塊。」

  「沒辦法呀--那是過去文明癌症最極端的一種唷!」凝伊抬起修長的腿,以撩人的姿勢套上網襪,「好發年齡在十二到二十幾歲呢!」

  花葉和阿納爾露出驚恐的表情,李舜到是無所謂的模樣,越曜看有人緊張露出爽朗的笑臉。

  「沒事、沒事,我們只要把平板和網路摧毀,應該就能解決文明癌症了吧!」

  凝伊開始唉聲嘆氣,「摧毀對淺花也有副作用--喔,就像其他癌症的治療會--掉頭髮呢。」

  「所以淺花會變成禿頭嗎?」阿納爾淚眼汪汪,糾結的表情不知道是要笑還哭。

  越曜拍拍阿納爾的小腦袋瓜,隨後掀起裙襬露出內褲,「很久以前有個傳說,變成禿頭後什麼事情只要一拳就能搞定,就跟我們只要穿上內褲就無所不能。」

  「不要亂教小孩啦!」花葉把越曜推開,抓著阿納爾到沙發上遠離越曜。

  「過去的傳說都只是謠傳而已,你們也太迷信了吧。」李舜睥睨的看著越曜。

  凝伊和越曜互看了一眼,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凝伊貼到李舜身邊用纖細的指尖在他手臂上畫圈。

  「你大概沒聽說過戰前的--鬼故事吧。」凝伊靠在沙發上神秘的說著,「聽說有一個癌症叫做懶癌,更專業的說法是IAD網路成癮。」

  「這是哪門子的鬼故事?」李舜不屑的別過頭。

  「喔不不不、懶癌超可怕的。」凝伊伸出青蔥般細長的食指,「聽說忽然中斷懶癌患者的網路,他們可能會激發出十倍以上的戰鬥力,破壞力也--不、容、小、覬。」

  李舜冷冷笑著,認為平時溫和又中二的淺花,根本不可能做出暴力行為,而且淺花身體本來就不是很好,現在糟糕的模樣更不可能吧。

  越曜跳到李舜身邊,搭上李舜的肩,「反正你不相信戰前鬼故事嘛!這樣的話你去試試如何?」

  「不要。」李舜秒拒絕,看那兩個人邪惡的嘴臉,肯定是在挖陷阱等人跳。

  「唉呀!再這樣下去大家都會累死呀,要用強硬的手段幫助淺花。」越曜雙眼閃爍希望的看著李舜、花葉和阿納爾。

  三人同時搖頭,不管越曜怎麼說,反正只要是隊長提出來的點子都很有問題。

  凝伊看三人都不想一起玩,覺得他們很無趣,修長的雙腳台上桌子交疊,凝伊哀嘆的說:

  「忽然想到有個任務要我去大城市,說是馥釀貴族百梨缺美女酒伴,如果沒有美女酒伴生意很難推銷呢,啊、那好像叫做酒促妹。」

  越曜緊接在後說著,「有個任務要我去血石貴族那邊採礦,但是艾蘿兒是很難取悅的貴族呀,我大概會花好幾天才能完成任務。」

  「你們想說什麼呀?」花葉感覺到不妙的氛圍,越曜和凝伊大概又在計畫什麼了。

  「沒什麼--啊。」凝伊捲著髮尾,稀鬆平常的回應,「只是我們走了之後,還有一百零七個瑣碎任務在等你們喔!如果淺花再不好好審理任務單,明天就會增加到--三百四十個吧。」

  「我要辭職。」李舜煩躁惱怒的瞪著兩人。

  越曜哈哈大笑,「別這麼快撕破臉呀,前面不是說還有辦法能解決工作過量的問題嗎?」

  「結果還是要幫你們做那種事啊。」花葉無力的癱在沙發上。

  「我們要做什麼?」阿納爾不安的皺起眉,強硬的癌症治療聽起來很危險。

  越曜從內褲裡掏出各種形狀的槌子,「把平板砸爛。」

  「欸?」花葉愣住的同時,手中已經被塞了一把槌子。

  「砸爛之後淺花會變成,重金搖滾黑暗破壞超時光殲滅花嗎?」阿納爾顫抖身子恐懼的喃喃自語。

  「可能唷--」凝伊妖媚的笑著,「聽說,有人曾經用斷電的方式想讓患者清醒,結果患者一氣之後把拿刀把他桶死了呢!」

  「也有接受不了忽然斷電的治療方式,然後就跳樓自殺的喔!」越曜嘿嘿的露出一排潔白牙齒,「當然,不分敵我的攻擊還是比較恐怖。」

  「聽起來真的像鬼故事呢。」李舜淡淡的說著,臉色有點青白。

  「但懶癌也可能是腦細胞被掏空啦!也許淺花什麼都不會做。」越曜聳聳肩,其實他對於過去文明癌症都只是聽說而已。

  「懶癌還有分良性跟惡性嗎?」花葉挑起眉,認為惡性就是攻擊力很高,良性可能拿走平板就好了。

  凝伊仰起臉,撫媚的摸著胸口,另一手手背靠在額上,「應該--有吧--」

  「這麼不堅定的語氣……我們隨便治療沒問題嗎?」花葉看著手中的槌子,大概知道計畫是把平板砸爆。

  「沒問題啦!」越曜合掌臉上掛著自信燦爛的笑容。


  深夜人靜,一行人偷偷摸摸潛入淺花辦公室。

  從門縫可以看見淺花居然還在徹夜通宵打平板,真不知道是什麼遊戲能讓他打的這麼認真。

  越曜用手勢告知同伴接下了的行動,先是用左手比了一個圈,再用右手兩根手指插進圈裡,接著指著裡順和花葉。

  「看不懂你想表達什麼。」李舜臭著臉回應。

  「就是你們先破門壓倒淺花啦!」越曜笑呵呵的說著,「然後我跟凝伊去打爛平板,阿納爾要在門口確認我們的逃生路徑暢通。」

  李舜白個眼,既然可以用嘴巴說,那剛才在那邊比什麼手勢。

  計畫請來很簡當,李舜和花葉蹲在門口預備,就等淺花露出破綻。

  「呀--!」淺花忽然大喊,雙手把平板舉起來。

  「就是現在!」

  李舜和花葉發動突襲,兩人輕鬆的把淺花壓倒,越曜和凝伊馬上衝進來二話不說就是要用槌子打爛平板。

  「不!別把封印在平板裡的邪神釋放出來啊!」淺花竭盡嘶吼,但這無法阻止落下的槌子。

  啪滋!

  平板輕易的被把爛,眾人看見計畫一氣呵成,不禁鬆了一口氣。

  「太好了,淺花之後可以認真工作了吧!」越曜哈哈大笑,把槌子收回內褲裡。

  「你、你們做了什麼。」淺花顫抖全身絕望著看著所有人,「要把平板打爆也要跟我談一下呀!」

  看淺花生氣的模樣,花葉和李舜同時後到門旁,隨時準備逃離。

  越曜拍著淺花的肩安慰的說,「沒事啦!現在你已經脫離成癮和懶癌囉!」

  「啊?」淺花露出無法理解的臉,「你在說什麼呀?我才沒有成癮和懶癌呢。」

  「不然你最近在--幹嘛?問你也說--不知道。」凝伊不滿的揪起嘴。

  「我在跟阿茲米拉邪神對抗呀!他逼我不准說!除非有人問『能不能打爆平板』這句話。」

  「這是什麼限定問句……」花葉默默的吐槽,早就知道淺花有中二病,但這次也中二的太過頭了吧。

  轟轟轟--

  四周開始劇烈晃動,碎裂的平板飄散出黑色氣體。

  「阿茲米拉邪神要跑出來了!大家快逃!」淺花跌跌撞撞的朝門口爬去。

  「沒想到真的有邪神呢,哈哈哈哈。」越曜覺得新奇,直接發動真.女僕模式,撩起裙襬露內褲激出刺眼的光芒。

  邪神瞬間停止了三十秒無法行動,這三十秒內越曜從內褲拿出充氣人型娃娃,反正邪神還是霧氣狀態就把他吸進娃娃裡。

  阿茲米拉邪神被放在木馬上全身用鐵鍊綑綁,越曜在內褲裡翻找一陣子,原本想用鞭子和蠟燭伺候,但後來翻出鐵處女,便直接把邪神娃娃丟進鐵處女裡封印了。

  淺花看鐵處女困住邪神,急忙去抽屜裡拿出黃色符咒捆,用符咒把鐵處女五花大綁,最後還在中央貼了八卦鏡。

  「呼!這樣應該沒問題了。」淺花坐在地上嘆氣。

  「啊哈哈,這該不會是委託任務吧?」越曜赤裸著身子,除了內褲外身上一絲不掛。

  「算是競爭對手寄來的陷阱,他們好像不希望我們干涉某個委託。」淺花坐到辦公桌邊,拿出牛皮紙裝的文件。

  那是一個狼人寄來的委託,內容大意是曾經在奧河大陸受到恩人幫助,所以想要回報這個恩人。

  但是他的恩人非常難找到所以需要傭兵幫忙,而競爭對手寄來的告誡信則是,狼人的恩人是他們想要的目標,希望女僕戰隊不要插手。

  「居然因為這麼無聊的事情寄邪神過來,倒底是哪個戰隊吃飽太閒呀?」剛從外面回來的赫拉斯,聽見事情原委後非常不開心。

  「軍武帝國囉!」淺花攤著雙手無奈的說,「他們是自以為維護世界治安的傭兵團嘛!大概又是要殺哪個妖異吧。」

  「所以那個委託人的恩人是妖異嗎?」赫拉斯看著委託內容模糊的文件,這種委託照理來說不應該接的。

  「感覺很好玩!哈哈哈!我要接!」越曜在旁邊大吵大鬧,對這個任務有異常的執著。

  淺花也打算接這個任務,因為競爭對手都寄大禮過來了,不好好回敬不行。

  拿起印章在文件上蓋下「已受理」,然後召集隊員討論這次任務內容。

  --
  廢叭:

  腦袋放空的時候就是要寫廢文

  有時候就會跟淺花一樣被邪神纏身(懶癌呀!

  荒廢了好幾天,這篇文章終於緩慢的要進入下一個案件了

  雖然說網路成癮這個好像是某學者的笑話,不過我覺得成癮嚴重也是會出事的

  像是我有時候寧願對著電腦發呆也不想做其他事

  這個時候就要去打打遊戲或看看影片,反正要做發呆以外的事情啦、

  發呆大腦的壽命會所短得很快呢(以前聽老師說的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