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


  滅世女神懶懶地躺在沙發上,看見自家妹妹與芭娜娜等人走進宮殿,不是很開心的揪起嘴。

  「呀!5814小隊!現在你們想幹嘛?人家現在很累!沒辦法給簽名和拍照了。」

  「沒人想跟你要簽名照啊!」瑟洛瑋垂下肩嘆口氣。

  指引女人笑得和藹,走到滅世女神身邊輕輕地說,「因為姊姊犯太多罪了,所以請趕快自首然後以死謝罪吧。」

  「……」

  滅世女神將在那裡不動了,梧稜走到滅世女神身邊,輕抱起滅世女神往房間移動。

  「居然睡著了啊!」瑟洛瑋第一次知道原來滅世女神也是會想睡覺的。

  芭娜娜望著被抱回房間的滅世女神,有些疑惑的皺起眉。

  指引女神要求芭娜娜趁滅世女神睡著的時候將她殺了,防止滅世女神再次甦醒毀滅世界。

  按著滅世之刃的刀柄,芭娜娜心中有股說不上的複雜情緒。

  在遇到梧稜之前,她一直覺得被選為勇者、守在禁地、把滅世女神趕回家,這些事情好像理所當然而且是自己該做的事。

  不過,殺了滅世女神。

  這件事好像是不該做的,儘管知道滅世女神做了很多壞事,但不知道為什麼,就是不想殺了滅世女神。

  有一種違和感呢,自從見到梧稜之後。

  「芭娜娜,趕快執行你應盡的義務吧!殺了滅世女神。」

  指引女神輕輕柔柔的說著,完全沒把滅世女神當作自己姊姊的模樣。

  這是所謂的大義滅親嗎?

  「呃、其實我還有很多問題想問梧稜。」

  「什麼?」指引女神掛著燦爛的笑容歪著頭,「你已經見識過滅世女神的威力了,還有什麼問題?」

  「嗯……為什麼會成為滅世女神的執事吧。」

  「這很重要?」指引女神的笑容開始歪斜,整張臉扭曲的有些恐怖。

  芭娜娜皺起眉,轉身看向瑟洛瑋和伊爾安斯,「你們覺得呢?」

  瑟洛瑋沉思了一會兒,親眼見證滅世女神毀滅自己的種族,心中的確充滿了憤怒和怨念。

  可是他畢竟不是拿刀的劊子手,只有芭娜娜使用滅世之刃才能殺了滅世女神。

  如果芭娜娜不想他也不能逼迫芭娜娜。

  「我尊重你的決定。」瑟洛瑋闔上眼,相信被選為勇者的芭娜娜有明智的判斷。

  伊爾安斯還起手嘆了口氣,該打的都打了,該罵的也都罵了。

  梧稜的死活也不是他能決定,雖然梧稜現在弱的可能連路人都可以殺了他,不過在事情未明了之前就殺了滅世女神和梧稜。

  這樣好像也不是滋味。

  「我也聽聽梧稜怎麼說再決定吧。」

  芭娜娜點點頭,依行人都決定了滅世女神的存活與否在梧稜的回答。

  指引女神不解的皺起眉,但臉上的笑容是燦爛。

  「他可是滅世女神的執事呢,為什麼要對他這麼好?」

  
  「因為我跟他們建立了感情。」

  梧稜換上一件新的燕尾服,身上的傷也都消失不見了,可是神情看起來還是有些疲倦。

  「你說--感情?」指引女神拉長音調,不是很信任的問著。

  「是的,不管是做飯、做愛、打妖怪,這些事情我都做了,所以我與他們建立了不平凡的感情。」

  「做愛?」芭娜娜斜眼看著臉紅的伊爾安斯。

  「嗯……的確跟梧稜生活幾天就會覺得梧稜其實不算個壞人。」瑟洛瑋點點頭。

  指引女神扯了扯嘴角,「你們都被他騙了,他做的、說的怎麼能信?」

  「那麼,從未陪伴他們的指引女神,您的話怎麼能信?」

  聽見梧稜這麼說,其他人也開始質疑指引女神的存在了。

  面對眾人質疑的眼神,指引女神退後了幾步,召喚出長仗指著梧稜。

  「少在那邊妖言惑眾了,不然你說說看,你在這個禁地服侍我姊姊的理由?」

  
  梧稜輕嘆口氣,感覺上要解釋起來會很複雜冗長。

  「我要防止你殺了最後的滅世主,若你成為滅世主,才是真正的世界末日。」

  「你--」

  「其實你才是真正的滅世女神,蘇姆妮妮櫻.麗絲特奇奇.瑪萌亞末世。」

  「欸--!」眾人發出驚呼,望著『指引女神』戒備起來。

  梧稜瞇起眼繼續說,「真正的滅世主是沒有名字的,也沒有真正的外貌,為了封印你的力量,現任滅世主才會變成這副德性。」

  現任滅世主,為了封印真正的滅世女神,將滅世女神所有的力量、記憶通通封印在自己身體裡,並且把自己關在禁地。

  由於記憶錯亂的關係,偶爾還是會跑去外面破壞一些東西,芭娜娜的存在就是向精神病院醫護人員一樣。

  不能殺了精神病患,只能把精神病患趕回病房。

  別忘了滅世女人如何介紹自己的身材--金黃色大波浪長髮像是被微風吹拂的金穗,婀娜多姿曼妙的身材和憐人雙眼,白裡透紅細緻的點臉蛋就像剛出生的嬰兒。

  滅世主的身材是蘿莉,卻稱自己身材曼妙婀娜多姿,這個形容應該比較符合『指引女神』。

  因為滅世女神的力量被封印無法使用滅世之刃殺了滅世主,只好另請他人,那就是被神選的芭娜娜勇者。

  沒想到芭娜娜一直沒拔刀殺了滅世主,而守在禁地裡的梧稜也防範『指引女神』近來傷害滅世主。

  為什麼有時候會看見梧稜,有時候看不見,這就是因為滅世女神其實有兩個,一個是滅世主,一個是『指引女神』。

  「呵,說的比唱的還好聽,那你的來歷呢?不是人類也不是神族,你究竟是什麼生物?」

  「我們生於時間,亡於歷史,我族沒有名字。」梧稜仍是回答不是答案的答案。

  「哼,同樣是神創造出來的生物,那麼,也可以被神毀滅吧!」

  只見『指引女神』手中的長仗發出耀眼的光芒,在所有人還沒反應過來,一曙光就這樣貫穿梧稜的胸口。

  「梧稜!」伊爾安斯衝過去抱住梧稜。

  鮮血不斷湧出,染紅了白淨的地面,芭娜娜、瑟洛瑋也連忙用各種法術試著維持梧稜的生命。

  「呵呵,沒有用的,我是滅世女神!任何生命被我破壞之後都不可能復原。」

  顯露自己的真面目,滅世女神--蘇姆妮妮櫻.麗絲特奇奇.瑪萌亞末世,提著長仗朝滅世主的房間走去。

  「等等!」芭娜娜抽出滅世之刃,刀尖指著滅世女神擋在房門前。

  「哼,當初只是看你一臉傻樣,原本想說很好控制的,現在卻用刀指著我。」

  滅世女神手一撥,激起強烈颶風把芭娜娜掃開。

  芭娜娜輕盈的轉身落在石柱用力一蹬,揮舞著滅世之刃朝著滅世女神頸部而來。

  但滅世女神也不是好惹的,甩出長杖打開芭娜娜,用光束射殺芭娜娜卻被閃過了。

  兩人一進一退僵持在房間門前,而瑟洛瑋架起結界保護梧稜和伊爾安斯。

  伊爾安斯難過地看著梧稜,「這種事情不能早說嗎?」

  「如果我一開始就說,你們也不會相信吧。」

  梧稜像是不在意胸口被打洞似的,仍是那張冷酷的臉,舉起手輕撫著伊爾安斯。

  「這次離開禁地,是為了誘出真正的滅世女神,當他知道我還有滅世主能力減弱,就會像白癡一樣自己跑出來。」

  如果沒把真正的蘇姆妮妮櫻.麗絲特奇奇.瑪萌亞末世引出來,也沒跟芭娜娜等人互動,那就算梧稜說破了嘴,還是沒人會相信他。

  只有讓芭娜娜等人認識梧稜之後,在心中有了疑問,梧稜在出來說明,這樣才能讓芭娜娜等人相信他說的話。

  「那、空間移動什麼的……」伊爾安斯按著梧稜胸口上的傷口,希望做些什麼幫他止血。

  「那是我在跟滅世女神抗衡,他認為拆散我跟滅世主,會更容易殺了滅世主,不過滅世主的力量比他預期的還要強多了。」

  由於滅世主在外面的世界到處亂衝亂撞,還大肆唱歌,這種舉動不僅會傷害到滅世女神,還會干擾滅世女神力量的凝聚。

  「嘖。」伊爾安斯知道事實之後,愧疚的別過臉,「對不起。」

  「啊啊、我也要說對不起,誤會你了。」瑟洛瑋無奈的說。

  按著胸口的洞,梧稜倚靠著伊爾安斯稍微起身,「我跟芭娜娜一樣,都是神選之人,所以沒這麼容易死的,不用擔心。」

  「欸!可是剛剛滅世女神說他什麼都可以破壞耶!」伊爾安斯緊張的望著梧稜。

  「我服侍的是滅世主,神族的分支之一,神族最大的宗派有兩個,一個是將萬物毀滅的滅世族,另一個……」

  是創造萬物的--

  創造主。

  --

  廢叭:打打垃圾文放鬆心情

  欸!關於神族的設定跑出來囉~下一篇會解釋的更清楚w

  嗯,在睡覺前不知道可以更幾篇,總之先休息一下等等繼續打ODO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