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

  世界之初,創造主誕生於無形,創造主指天為神,指地為王,天上天下唯我獨尊,創造主用鮮血創造了水,用皮膚和肉創造了大地,用骨頭創造了人類。

  用左眼製造月亮,用右眼製造太陽,讓呼吸變成了風,讓頭髮變成了植物。

  然後世界誕生了。

  世界之末,滅世主誕生於形色,滅世主指天為神,指地為王,天上天下唯我獨尊,滅世主用鮮血使水乾涸,用皮膚和肉侵蝕了大地,用骨頭創造了死神。

  用左眼製造陰間,用右眼製造地獄,讓呼吸變成虛無,讓頭髮變成了絕望。

  然後世界毀滅了。

  只要有一個世界誕生,另一個世界就會毀滅。

  相生相剋的創造主與滅世主,神族的最大兩宗家,只有創造主可以創造滅世主和自己,只有滅世主可以殺了創造主和自己。

  為了世界平衡,為了世界法則,為了世界輪迴。

  每到一定的時間,創造主就必須創造一個新創自主和新的滅世主,接著舊的創造主和滅世主就是自殺,讓新任的神接管世界。

  而為了維持世界之法,滅世主被必須殺了創造自己的創造主,和新的創造主一起維持平衡。

  有生,有死。

  就算是神也有盡頭。

  之後神族有了分支,但儘管如此,沒有一個神可以得到永生,總一天還是要接受消逝的命運。

  但有一位神打破了這個鐵則。

  他在時間裡創造了一個生命,一個不受世界規範的生命。

  它們跟神一樣可以創造靈魂、吞噬靈魂,也可以掌控時間和空間,看似自由的無拘無束。

  但延續他們生命的方法卻是以靠著其他生物的記憶。

  一但被遺忘,被世界遺忘,那麼,他們也會走入死亡,而且是魂飛魄散,無法進入輪迴。

  這個惡劣的神創造了擁有神能力卻不是神的生物,讓他們可悲的只能寄生在其他種族之間,因為不遵守世界法則,也無法在特定的世界久留。

  他們只能不斷的流浪,或自己創造生存的小空間。

  啊啊、扯遠了。

  總之,因為這個惡劣的神,其他神也開始自居為王,不尊重創造主、滅世主,到別的地方創造世界然後立定法則。

  不過創造主和滅世主依然遵守著世界法則,到一定的時間就會創造新世界,然後毀滅一個世界。

  某天突然出現一個自稱是滅世女神的神,他到處破壞甚至想傷害創造主。

  滅世主無奈之下將這個強的逆天的神封印在自己身體裡,還找了被惡劣神製造出來的可悲生物當看護,那個人叫做梧稜。

  由於創造主基於某些原因進入沉睡,滅世主只好一人扛起這個扭曲的力量,時間一長,就變得神智不清最後變成神經病。

  梧稜聽說創造主又再度甦醒了,覺得這是把滅世女神消滅的好機會,所以才帶著神智不清的滅世主跑出禁地。

  

  回到現在。

  梧稜把胸口的洞修補好,但因為跟滅世女神抗衡消耗太多力量,也沒辦法幫助芭娜娜。

  芭娜娜死了又活、死了又活,瑟洛瑋有點看不下去,不過自己過去也只會變成絆腳石,只能在一邊輔助牽制而已。

  「就算是神選之人也很免強呢,畢竟還是個人嘛。」

  滅世女神輕蔑的笑著,一杖打飛芭娜娜,隨後直奔滅世主的房間。

  轟!

  一聲巨響,滅世女神整個人被彈飛好幾尺。

  煙霧之中一個矮小的身影晃過,滅世女神疑惑地盯著房門。

  「哎呀!我才跟亞茲拉爾去度個蜜月,沒想到你就來欺負我朋友呢,這樣不行喔!」

  黑髮的小男孩走出煙霧之中,身後跟著一位高雅神聖的天使。

  「難道那就是傳說中的創造主嗎?」瑟洛瑋望見被稱為亞茲拉爾的天使,光看他手上拿的權杖就覺得很厲害。

  「創造主,您也來得太晚了。」梧稜冷冷的說著。

  小男孩看起來覺得遲到也沒差,笑著跑到梧稜身邊,「都是因為亞茲拉爾太可愛了,我們在房間裡玩了一下。」

  「請問您一甦醒就玩這麼激烈的遊戲好嗎?」

  「欸!梧稜你很沒情趣耶!我可是睡了很久很久,人家亞茲拉爾也等了很久喔。」

  「嘛,就是暖身而已。」芭娜娜扛起滅世之刃說著。

  「沒錯!沒錯!看,芭娜娜明明跟我是第一次見面,卻這麼了解我,梧稜你要加油了。」

  「我一點都不想瞭解您。」

  看著一群人歡樂的吵架,被晾在一邊的滅世女神憤怒的咬著牙。

  正想要用光束攻擊那群人時,房間裡搶先射出一道光把滅世女神轟去撞牆。

  一個白色短髮的小男孩睡眼惺忪地從房間裡走出來。

  「唉唷,這不是創造主嗎?啊啊、亞茲拉爾也長大了呢。」

  「你也起的太晚了吧!滅世主。」

  「你有資格說我嗎?既然比我先甦醒不會先來解決一下滅世女神嗎?」

  「欸欸,我只能創造東西怎麼能對付滅世女神呢?」

  「所以我這不是醒來了嗎?你醒來就可以去房間玩,真好,我也想熱身一下,梧稜你介意嗎?」

  梧稜恭敬的走到滅世主身旁,單膝跪下淡淡的說。

  「隨時恭候差遣。」

  「喂喂、剛剛還責備我遲到,真偏心呀!」創造主嘟起嘴。

  滅世主勾起嘴角摸摸梧稜的頭,「這叫做忠心,你有亞茲拉爾啊!」

  「呀!亞茲拉爾!滅世主欺負人家啦!」

  創造主幼稚的扯著亞茲拉爾的衣襬,亞茲拉爾輕嘆口氣,抱起創造主讓他蹭蹭自己的臉,像在哄小孩一樣。

  芭娜娜等人無語的望著詼諧的景象。

  沒想到世界之神居然這麼幼稚,某天突然世界毀滅真的不意外了。

  「我要殺了你們!」

  滅世女神面目猙獰的朝兩位神大吼,不過兩個小孩一個挖耳屎一個挖鼻屎,完全不覺得滅世女神是個威脅。

  白髮小男孩皺起眉,好不容易恢復意識應該要享受愉歡,一醒來就要工作實在有夠嘔氣。

  「創世主呀,創造法則吧。」

  「喔喔,這又讓我想起世界之初了呢。」黑髮男孩露出一抹邪笑,「滅世主啊,毀滅世界吧。」

  唰--

  兩位神發出耀眼的光芒。

  

  當兩位神聚在一起時。

  便是世界重組之時。

  一切歸零。


  ……

  「嗚啊!」

  芭娜娜伸個懶腰,睡在禁地超高級的床上老實說還有點不適應呢。

  「早安,新任滅世主。」

  梧稜看起來有些疲倦,好像昨晚沒有睡飽。

  「啊啊、前任滅世主都還沒卸任呢,是說我的侍從應該是瑟洛瑋和伊爾安斯吧。」

  「那兩位有待訓練中,至於前任滅世主已經跑去找創造主周遊列國了。」

  「把梧稜丟下了?」

  「我本來就不是真正的侍從,現在我要回家了。」

  「欸?原來你有家啊!」芭娜娜拿起木梳,把雜亂的頭髮梳整齊。

  梧稜說著要回家,臉上卻沒有開心的表情,感覺待在滅世主身邊反而比較開心的樣子。

  
  滅世女神的出現,其實是因為創造主與滅世主也開始不遵守規則了。

  滅世主不忍心殺了創造主,所以讓創造主創造新任接班人後,兩人一起躲起來隱居。

  但沒想到新任滅世主把自己的另一半殺了,還自稱滅世女神。

  搞得人仰馬翻,把世界重組之後,滅世主讓持有滅世之刃的芭娜娜繼承自己的位置。

  至於創造主嘛……

  呵呵,退休的比滅世主還要早。繼承人似乎也很早就繼承創造主的位置了呢。

  
  梧稜也終於完成自己的任務自由了,原本被滅世主許配給伊爾安斯,但是伊爾安斯嚇得要死。

  既然對方沒有結婚的意思,梧稜也不想逼婚了,行裡收拾收拾,要回老家休養。

  
  「梧稜,想回來的話隨時歡迎喔。」

  芭娜娜望著梧稜孤寂的背影,總覺得有點捨不得他離開。

  梧稜淺淺的仰起嘴角。

  「如果滅世主又變成神經病的話,我大概就會回來了。」

  「呀,他不是跟創造主出去玩了嗎?」

  「就是因為跟創造主感情太好才會變成這樣的,老實說他們倆個腦袋都不是很正常。」

  「那我以後會不會也變成那樣啊?」芭娜娜吐吐舌。

  「你已經差不多了。」

  「呀!還是一樣毒舌!」

  
  梧稜正要走出禁地大門時,伊爾安斯突然從旁邊跳出來抱住梧稜。

  然後狠狠咬住梧稜的頸子留下一排齒痕。

  「不准忘記本王子啊!本王子也會好好記住你的!」

  語畢,滿臉通紅的逃離梧稜身邊。

  摸著頸子上的咬痕,梧稜淡淡的微笑。

  
  離開了禁地。


  回家。


  --

  廢叭:

  ODO創造主就是棄神之子的那位唷~

  然後滅世主是他的好朋友(每屆平衡神都是一組的)

  如果還有下篇,那大概是兩位神的互動了吧(番外?)

  還有其實惡劣的神就是滅世主,照理來說滅世主是不能創造生命的

  可是這兩隻神一直在暗地裡違背以前訂定下來的規範XDDD(超叛逆的兩個小屁孩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