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


  「嘿!我是新任創造主。」黑髮小男孩爽朗的笑著。

  白髮小男孩歪著頭,回應黑髮小孩的只有冷淡的哼聲。

  就算被這麼冷漠的回應打臉,黑髮小男孩還是嘿嘿的笑著,然後坐在白髮小男身邊。

  「欸!我們出去玩吧!」

  「工作呢?」白髮小男孩聲音平穩完全沒有起伏。

  黑髮小男孩仰著頭思考了一下,接著一個彈指,創造一隻小天使。

  「交給別人做吧!」

  白髮小男孩看著拇指般的小天使很有朝氣的飛來飛去,失落的低著頭。

  「可以創造生命啊……真好。」

  「喂喂、滅世主,你這樣不行喔!上一任滅世主可是很樂觀的。」

  「嗚……我也想創造什麼……但是那樣會破壞法則。」

  黑髮小男孩拍拍白髮小男孩的頭,「滅世主本來就是來破壞的吧!那就破壞吧!哈哈!」

  
  被成為滅世主的白髮小男孩,從胸口抽出一顆光球,在手中揉呀揉。

  他創造了一種生命,不是神也不是人,不是任何生物。

  因為滅世的能力本來就不能創造生命,所以滅世主創造出一種被其他神族稱之為『怪物』的東西。

  他們來無影去無蹤,可以穿梭在任何時間、空間,甚至擁有掌控生命的能力。

  近乎於神,但卻不是神。

  他們會惡劣的奪取別的生物的時間與靈魂,還會扭曲歷史搗亂原本應有的因緣。

  寄生在別人的記憶之中,延續自己的生命達到永生。

  眾神對於這種生命體感到非常厭惡,憤怒的發起大審判,將這種生命體打碎,流放在時間之中。

  
  「啊啊、我創造了噁心的東西。」

  望著一顆星球逐漸黑化殞落,滅世主難過的縮在一邊。

  創造主在一邊吹著泡泡,漂浮在宇宙間的泡泡變成了彗星、行星。

  「我也創造了很噁心的東西呀,瞧!那顆星球的生物打著神的名義發起戰爭呢。」

  「創造主討厭那顆星球嗎?」

  「嗯,討厭。」

  滅世主碰了一下創造主討厭的星球,接著那顆星球被黑暗吞噬,最後粉碎在宇宙之間。

  創造主呵呵地笑了笑,雙手一拍,掌心出現一顆耀眼的小球。

  「記得滅世主喜歡溫暖的世界吧!」

  「嗯,喜歡。」

 

  --「創造主都會創造我喜歡的東西真好呢。」

  --「滅世主都會會滅我討厭的東西真棒呀。」


 
  過很久、很久。

  繼承創造主的是神的後裔--痛苦女神安德莉亞。

  繼承滅世主的是人選之人--芭娜娜。

  兩位新任繼承者,坐在神殿中一起喝著茶,他們的繼承不被眾神接受,兩人正在苦惱的想著改怎麼辦。

  畢竟一個是帶來絕望的女神,另一個卻是人類,儘管擁有神的力量,但說談起血統,是完全不被認同的呢。

  「呀,不如我用滅世之刃把那些神砍了吧。」芭娜娜不雅的把腳抬放在桌上,翹起高腳椅,有些煩躁的說。

  安德莉亞優雅地啜飲著茶,輕嘆了口氣,「滅世女神已經砍死一半的神族,在砍下去就真的只剩我們兩個了。」

  「哎!你不是繼承創造主的力量嗎?再創一批神就好啦。」

  安德莉亞深邃的眼眸望著芭娜娜,語氣有些諷刺的說,「真不愧是滅世主,連想法都這麼具毀滅性。」

  「哈哈,梧稜說當上神之後腦子很容易壞掉呢。」

  「是嗎……」安德莉亞垂下眼簾,纖細的手指畫著杯緣,「嗯,我想眾神也是該換新血的時候了。」

  「來試試那個什麼吧,世界重組來著?」

  芭娜娜朝安德莉亞伸出手,爽朗的笑了笑。

  神,也有辦法重組嗎?

  安德莉亞無奈的笑著,牽起芭娜娜的手。

 

  神之界

  一切

  重新開始

 

  梧稜躺在柔軟的大床上,昏沉之中感受到冰冷的指尖輕觸著他的臉。

  睡眠遭到干擾,梧稜微微睜開紫色瞳眸,看著那雙手的主人。

  「我有請你進來我家嗎?」

  看著紫色長髮邪笑的女人,梧稜不是很友善的說著。

  那女人仍是掛著不懷好意的笑臉,一手捲著梧稜柔順的髮絲,聲音輕柔的幾乎融在空氣中。

  「吶、居然虛弱到連家門都關不住了,小心被『父親』吃掉喔!」

  「我不想管家族的事。」

  「喔?被滅世主寵愛說話就變大聲了呢。」坐在梧稜床邊,紫髮女人呵呵地笑,「你可是家族唯一一個接觸到祖神的人,說什麼不想管家族的事情,但你卻回來了呢。」

  面對紫髮女人話中有話的說詞,梧稜也不想去猜想那女人想表達什麼。

  梧稜很討厭回家,不!這也不算是家,比較像自己開出來的獨立空間,自己住在裡頭而已。

  如果是其他人,應該會黏在滅世主身邊,跟隨滅世主一輩子,可是梧稜卻沒這麼做。

  因為現在家族的某些成員……

  正在試著讓自己成為神,正在讓自己變成創造主或是滅世主。

  
  這樣是不行,不可以放任他們這麼做。

  會傷害到祖神的……


  「嗯?」紫髮女人看著梧稜好像在沉思什麼,趴在梧稜身上湊到他面前,「我說你啊,該不會愛上祖神了吧?」

  梧稜的眼神有些朦朧,不知道是太累了還是正在思索更深層的記憶。

  愛上祖神,那個滅世主。

  誰不愛他呢?他可是創造這族的神呢。

  但同時也是讓這族陷入痛苦的神。

  所以,每個族人都愛他,但是,也想殺了他呢。

  隨便的創造不完整的生命,又放任那個生命被他人打碎,孤寂的漂流在時間中,無法擁有自我只能寄生在別人身上。

  可悲的連寄生蟲都不是了呢。

  真是個惡劣的神。

  不過殺了祖神最大的目的還是奪取那無盡的力量。

  至於另一個創造主,等取得滅世的力量,那個神也可以輕鬆的毀滅吧。

  「怎麼樣?被我說中了嗎?神選之人。」

  紫髮女人期待著梧稜的答覆,恢復以往銳利的眼神,梧稜嚴肅的瞪著紫髮女人。

  「你誕生的時間比我久遠,所以你可以為我解答疑惑嗎?」

  「喔?什麼疑惑?」

  「我對祖神的感情是尊敬與崇拜,而祖神對我……在我從時間誕生的瞬間,我看見的不是任何一個世界,而是祖神本人。」

  「嗯?」紫髮女人露出困惑的表情,「我想,你不是從時間誕生的,而是直接被祖神造出來的吧。」

  從眾神大審判之後,滅世主就沒有再創造任何生命體了。

  這次,他又打破了法則。

  而且……

  「我還知道自己身體裡有『種子』。」

  梧稜說出這句話的瞬間,紫髮女人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表情有些僵硬的抽著嘴角,不知道是在笑還是想表達其他情緒。

  「所以你要跟我說你懷孕了嗎?還是懷祖神的種。」

  「可以不要用讓人誤會的字眼發問嗎?」

  紫髮女人攤手,呵呵地笑著,「才沒有什麼好誤會的,祖神就是想幹你,讓你生出更多『怪物』吧!呵呵。」

  「北風!」

  梧稜罕見的險露憤怒的情緒,震懾的氣魄讓紫髮女人直接跳下床,身後還出現一扇門做好隨時逃離的準備。

  被稱為北風的紫髮女人,聳了聳肩,戲謔的笑著好像覺得把梧稜惹毛是很有玩的事情。

  「哎唷!人家說孕婦脾氣都很差,看來是真的呢。」

  「祖神沒有碰過我。」

  「欸--祖神可是用手就能讓人生出祖宗十八代呀,把你造的那麼美,不可能只是當裝飾品的吧?」

  梧稜臭著臉,要不是力量還沒恢復,他早就把眼前這女人五馬分屍了。

  叫做北風的女人,可是出了名的變態,總是趁人之危還誘拐懵懂無知的新生族人做實驗。

  就連想殺滅世主的族人也不敢亂挑釁北風,就怕哪天被北風抓到把柄,到時候肯定會被玩到生不如死。

  「總之,請你快滾。」梧稜非常後悔跟北風對話,只要跟這女人說話,一定都沒好事。

  原本只是心情鬱悶,跟北風對話之後就會罹患憂鬱症,說不定還會人格分裂。

  「欸?那你之後有什麼打算?」北風完全沒離開的意思,高根鞋叩叩叩地踩著,繞著梧稜的床邊。

  「想辦法把『種子』從身體裡移走,這礙事的東西會讓我不好行動。」

  北風皺起眉一臉可惜的模樣,摸摸梧稜平坦的腹部,「你不知道『種子』有多珍貴嗎?不要給我吧!我可以幫你拿出來唷!」

  「要就拿去,我不需要。」

  「啊、這是你說的喔!」

  只見北風狠狠把左手戳進梧稜腹部,一陣亂翻攪,隨後抽出血淋淋的左手,手中正握著什麼。

  「你……」毫無預警的被人在腹上打洞,梧稜痛的整張臉變得慘白,「拿走……什麼……」

  北風手中有一顆光球,把玩著那顆球,露出陰險的笑容。

  「你的靈魂呀。」輕鬆的說著,把臉湊到梧稜面前,北風另一手輕撫的那冷峻的臉龐,「嘿嘿,讓我告訴你吧,『種子』是拿不出來的,那可是跟靈魂緊密相連的東西呢。」

  「你這……個……」惡劣的女人。

  梧稜終於撐不住各種疲倦和傷害,無力的癱在床上,北風摸摸梧稜的頭,露出勝利般的微笑。

  「你還太嫩了啊,跟在滅世主身邊不是更安全嗎?想阻止叛變的族人,只有這樣的能力還是不行的喔!」

  一隻白鴿拍著翅膀飛到窗邊,北風走過去發現白鴿腳上繫著一張紙,攤開那張紙。

  那是芭娜娜、伊爾安斯、瑟洛瑋,三人開心的合照,照片右下方還寫著:「梧芭伊瑟討伐團!要記得我們喔!」

  用沾滿鮮血的左手抹去『梧』這個字,北風冷笑一聲。

  「如果他活的下來再說吧。」

  舔了舔手上的鮮血,北風坐在床邊撥弄著梧稜的長髮。

  真好奇祖神究竟想做什麼呢?

  把破世界法則的滅世主,又想要玩什麼遊戲了?

  
  輕下身子,北風在梧稜耳邊輕輕地說著:

  「吶、祖神是絕對不會愛上我們任何一個人的,不管是我還是你,或是其他族人,我們……」


  都只是滅世主的玩具罷了--


   

        -梧芭伊瑟傳奇(完)-


  --

  廢叭:喔喔喔--完結了~灑花

  ODO欸呀~不小心來個虐虐的結局

  梧稜就這樣被超惡劣的北風麻麻打包帶走了

  安德莉亞是棄神之子的角色唷~在成為神之前可是非常可愛的孩子呢(乙澄家的孩子)

  當上神之後就長大了(欸?

  其實滅世主也是跟創造主一樣,都是小孩子個性XDDD

  在天真無邪之下因為一時興起蹂躪生命,完全不以為然

  哎呀~隨心所欲打的壓力坑,現在完結了感覺挺放鬆的,雖然梧稜家的故事好像才正要開始的樣子ˊ3ˋ

  嘛,等哪天我把所有筆記本翻出來,就可以來打這個詭異家族的故事了(欸--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