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鎮下大雨的同時,風和日麗的鐵色小鎮末路區,夜歌耶哼著小調邊曬著衣服,仙子大叔正在整理蔬果園。
 
  少佐坐在屋頂看著桃花月草叢裡追蝴蝶,抬起頭看著遠方,他嗅到淡淡的腥臊,就像花香那樣隨風撫過。
 
  那股熟悉的味道太過乾淨了,這裡不是戰場,不應該有這個味道,這個味道讓少佐提高了警覺。
 
  瞇起眼看著上游的住戶,看見全副武裝手持黑槍的人在上面走動,血腥味加上以往的戰鬥經驗,少佐知道那些人絕對不是普通的警衛。
 
  「汪!」
 
  少佐叫了一聲,原本在追蝴蝶的桃花月馬上竄進草叢裡。
 
  草叢裡有個地洞,那個洞是午夜無聊叫路人君挖的,後來大家覺得好玩就在那裡蓋了小秘密基地。
 
  仙子大叔緊張的飛進屋子裡,而夜歌耶也趕快提著洗衣籃進到房子中,少佐的狗叫聲暗號是之前午夜規定的,意思是有奇怪的人靠近了。
 
  奇怪的人包含警察、推銷員、社工人員、拿著餅乾盒的童子軍、穿著看起就不正常的人。
 
  按著刀柄,少佐看見河堤上有幾個持槍的人逐漸靠近,感覺到一股濃濃的危險氣息,跳下屋頂擋在門前輕敲門兩下。
 
  暗示躲在屋子裡的人把自己藏好,仙子大叔這下慌了,他沒想過自己要躲哪裡才好,夜歌耶直接到廚房拿西瓜刀靠在玄關旁的櫃子。
 
  持黑槍的人走了過來,少佐躲在花叢裡用棺材當掩護,把槍上膛,瞄準敵人的腦袋,對方有五個人。
 
  咚、咚。
 
  子彈無聲無息的穿過兩個人的腦袋,其他三個人轉身時又有兩個人倒下了,剩下的一人不知所措,找到少佐之前也中彈倒在草叢中。
 
  「喔?外界者。」一個輕挑的女性聲音從背後而來。
 
  少佐立即轉身抽刀,但對方快了一步,匕首銳利的刀鋒直接刺入少佐的右腹。
 
  「嘖。」
 
  少佐還沒揮刀,又有第二雙手從後面擰住他的手腕。
 
  雙手被反折到背後,對方又從背後伸出第三雙手,一把掐著少佐頸子。
 
  慢慢把匕首從少佐的右腹緩緩抽出,大量的血隨著刀鋒傾瀉而出,對方咧著嘴笑,黑色的大眼盯著少佐,樣蛇一般長而柔軟的下半身也纏到少佐身上。
 
  有三雙手的蛇人?這是異能者還是灰鎮裡跑出來的怪物?
 
  少佐試著掙脫,不過對方有三雙手,想動都難。
 
  「野生外界者捕獲啊,博士一定會很高興。」
 
  只見對方五官逐漸攪和成一團,接著整張臉撕裂成一張大嘴,像是要把少佐吞下去的樣子。
 
  唰--
 
  銀刃劃出完美的半圓,蛇人的頭噗通一聲掉在地上,鮮紅色的液體都噴在少佐身上活像個人體噴泉,少佐趕緊掙脫那幾隻手,按著傷口倒在一邊。
 
  夜歌耶開心的呵呵幾聲,甩掉西瓜刀上的血,「這些人是來做什麼呢?」
 
  「不知道,他們可能在屠殺鐵色小鎮末路區的人。」
 
  少佐扶著牆壁站起身,把自己的刀和槍撿回來後,沒有回去屋子裡找仙子大叔治療的意思。
 
  「你肚子上被開了一個洞耶,先去治療……」
 
  夜歌耶才往前一步,脖子突然感覺到一陣刺痛。
 
  伸手過上去才發現有個小針筒插在上頭,就在綠色液體注入時暈眩感隨即席捲而來,在夜歌耶倒地之前少佐撲過去接住她,然後往大門拖。
 
  附近還有人,少佐不知道那些人想幹麻,不過剛剛那個蛇人提到博士什麼的,是路人君提過的中央研究院嗎?
 
  「嘖!」
 
  少佐感覺到左小腿一陣蘇麻,果然也被那個針刺到了,立即摘掉針筒抽皮帶綁在小腿傷口上方,要想辦法在昏倒前留下訊息告訴午夜他們。
 
  「咿咿啊啊啊--」在屋子裡的仙子大叔發出慘叫。
 
  不用想知道有人衝進去了,少佐舉槍直接打掉第一個想繞到後院的敵人,接著打掉第二個飛過來的針筒。
 
  知道發射針筒人的位置,少佐沒給對方換位置或補彈的時間,第三槍打進河對岸的草叢,看見河岸滲出暗紅色液體大概知道命中目標了。
 
  既然前門不能去,少佐直接把夜歌耶關進棺材裡,用其他花草掩埋,接著抓著爬梯翻到屋頂上,趴在上頭直接對大門的人開槍。
 
  幾個人被少佐打掉,但仙子大叔已經被裝在鐵籠裡面拖往路邊的貨運車。
 
  正要扣下板機狙擊運貨司機的同時,唰!

  少佐俐落翻身閃過後面砍來的刀刃,背後只被砍出淺淺的血痕,翻身之後抓住屋頂邊緣跳到一樓。
 
  抬頭看著疑似螳螂人的巨大怪物,上半身是螳螂下半身看起來像是狼的怪物,看起來就是蛇女的同伴。
 
  還好對方速度緩慢反應也不快,少佐撿起落在地上的勇者內褲,包著石頭丟出去把螳螂砸得頭昏目眩,接著迅速移動到仙子大叔身邊。
 
  又感覺到右肩一陣刺痛少佐馬上拔掉針筒,不管第三根插在自己背後的針筒,少佐先一槍打死貨運車司機。
 
  他聽見更多的腳步聲,急忙拔掉背後的針筒,用意志力抵抗藥物帶來的暈眩,跑到貨運車那邊立即抽刀了結台鐵籠子的黑衣人。
 
  「少佐!」
 
  仙子大叔淚眼汪汪,看到少佐滿身是血想幫少佐治療。
 
  「快走!」
 
  少佐拍掉仙子大叔的仙子棒,用槍打掉鎖之後把仙子大叔拉出來。
 
  看見遠邊有人舉槍,少佐先送他吃一顆子彈,然後邊推著仙子大叔叫他快走,針筒掠過仙子大叔臉邊,看到情況這麼糟,仙子大叔用力拍動翅膀飛走了。
 
  「呀!壞蛋、壞蛋!」
 
  另一邊傳來桃花月的尖叫,她掙扎的很激烈,不找兩個大人來壓制還抓不住。
 
  少佐趕不過去幫桃花月,先別說前方有憤怒巨大的螳螂,遠方有狙擊,不管往哪走都會被打死吧,就目前意識模糊的狀態來說。
 
  全副武裝的黑衣人站成一排用槍指著少佐,就怕少佐等等站起來殺人,又擔心藥效不夠強,又補了少佐三針,然後把少佐逼進運貨車裡。
 
  桃花月像球一樣被扔進貨運車,原本一直吱吱叫的桃花月看見少佐傷成這樣也嚇了一跳,全身顫抖地縮到少佐身邊不說話了。
 
  少佐自知難逃,也怕硬闖會讓桃花月受到波及,只好攬著桃花月默默退到運貨車上,殺氣騰騰的瞪著那些黑衣人,像是在警告他們不要靠太近。
 
  黑衣人的任務不是殺掉他們,看見少佐願意退讓便發出訊息給其他部隊的知道,任務暫告一段落。
 
  「收隊。」
 
  黑衣人關上貨運車,指揮者把其他人召回來。
 
  他們能感覺到貨運車被發動了,不知道兩人會被送到哪裡,貨櫃中只有一盞微弱的黃色燈光搖晃著。
 
  桃花月爬到少佐身邊,看見滿身都是血的模樣好像當初他被維洛撿到的樣子,她有點不知所措,畢竟自己沒醫療知識又不能施展治癒術。
 
  「對不起,沒救到你……」
 
  少佐喘著氣,感覺到身體越來越沉重,眼睛都快闔起來了。
 
  「狗狗!」桃花月拉拉少佐的袖子,「不可以死啦!死掉大家會很難過。」
 
  「只是……有點想睡……」少佐摸摸桃花月的頭。
 
  「那你只能睡一下喔!等等就要醒來!」
 
  「好……」
 
  接著少佐就不說話了,桃花月很緊張,想幫少佐包紮卻不知道怎麼做,把自己的小外套脫下來按在少佐腹部。
 
  桃花月擠在少佐身邊,雖然血黏黏的有點不舒服,不過這樣好像比較溫暖。
  --
  廢叭:
  11月有很多想看的電影
  這個月應該被稱為電影月XD
  不過工作亂到只能看晚場電影
  很困擾的是,下班沒辦法回家洗澡(餐飲業一定會有味道)
  就算看晚場選最少人的場次,旁邊總是一定會坐到人
  對旁邊的人感到非常抱歉QQ可是我能選的場次又非常少
  看來要怎麼安排看電影的時間也是一個問題呢(頭痛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