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本奧多醫生是個喜歡美麗事物的男人。
 
  所以他用有美麗的宅邸和妻子,以及天使般純真善良的女兒。
 
  就連宅邸裡的下僕,也必須符合美的定義。
 
  為此他奔走各地,穿梭在黑市拍賣會場、人口販子商隊中。
 
  他想要一個忠誠且漂亮的人偶,就像家裡那條全身雪白的西施犬,聽話又不失美貌,就連趴在地上吃飯都如此優雅。
 
  以旅行為藉口,伊本奧多歷經三個多月的奔走,終於在一個小村落看見中意的守墓童。
 
  那是個肌膚雪白的男孩,微卷的黑短髮就像黑牡丹,雙眼無神彷彿失去靈魂,他一絲不掛的站在井邊,無視寒冷用井水沖去身子上的泥巴。
 
  無論是那精緻的臉龐,還是那宛如深淵的雙眸,就連身上的水珠都像珍珠般那樣珍貴。
 
  太完美了!
 
  伊本奧多看著男孩久久無法移開目光,開心找到至寶的同時,也擔心那孩子虛有其表,畢竟是卑賤的野孩子,個性及行為大概不如他願。
 
  為了讓孩子變得更美麗,爾本奧多不顧對方意願強行將他綁回家,並且以教育養子的名義將男孩禁錮在地下室。
 
  在濕冷、陰暗的小房間,伊本奧多嚴厲的教導男孩,在他變成美麗的形狀之前,都必須監視他的一舉一動。
 
  好在男孩適應性很高,沒過久他離開了地下室,穿上伊本奧多指定的衣服樣式,並且獲得新的名字「迪里艾爾」。
 
  迪里艾爾對於自己的遭遇沒有太多想法,他是個隨遇而安的孩子。
 
  過去一直以來都陪伴著屍體,墓園裡充斥著悲傷和孤寂,遇到伊本奧多之後他才體會到活人的體溫,還有何謂愛與懲罰。
 
  雖然跟在伊本奧多身邊有點辛苦,不過沒有遠大夢想的他,自願歸順在伊本奧多之下,就算失去自由他也願意。
 
  平時迪里艾爾就像戒指、項鍊那樣的裝飾品,在伊本奧多外出時都會帶著迪里艾爾,除了顯示地位及品味外,還順便向人炫耀他的珍藏品。
 
  就算對方是家世顯赫的貴族,或是家財滿貫的富豪,他們擁有再多,也比不上伊本奧多擁有美麗的妻子、純潔的女兒,還有比鑽石更漂亮的配襯品。
 
  伊本奧多早上會親吻妻子,中午會擁抱女兒,晚上則會輕撫迪里艾爾。
 
  他十分珍惜身邊美好的一切,因為他知道美麗的事物都像玻璃那樣脆弱,稍有不慎就會碎成粉末。
 
  隨著時間流逝,伊本奧多有些年紀了,白髮蒼蒼滿臉皺紋。
 
  妻子從妙齡少女變成成熟性感的女人,窈窕的腰身支撐的傲人雙峰。
 
  女兒露美雅依舊是個天使,她聰明伶俐,繼承母親的美貌及父親的智慧。
 
  至於迪里艾爾,從稚嫩的小男孩成了俊美青年,正在發育的肉體散發著難以言喻的魅力。
 
  最近伊本奧多因為體力衰退,無法像以往那樣外出幫人看診,只好依賴妻子幫忙接待客人,靠女兒調製藥劑,把迪里艾爾當作平時的娛樂。
 
  賢慧的妻子會替他把家務事打理好,優秀的女兒會接手他的事業,而迪里艾爾代替那條去世的西施犬,每天靠在他的腿邊等待主人發號施令。
 
  伊本奧多覺得疲倦時,就會要求迪里艾爾唸小說給他聽,除了他老花眼沒辦法閱讀外,更重要的是他喜歡迪里艾爾富有磁性的音嗓。
 
  那安穩的音頻及微微沙啞的聲音,聽了很舒服,而且迪里艾爾唸書不帶任何情緒,就好像故事中的旁觀者,伊本奧多也喜歡站在旁觀者的角度看故事。
 
  太完美了,我的人生。
 
  他伸出粗糙厚實的大掌,輕揉著迪里艾爾的捲髮,如往常那樣依序往下撫摸,臉頰、頸子、鎖骨……最後要求他脫光身子站在房間中央。
 
  細細打量迪里艾爾身體的變化,伊本奧多意識到這個年紀的少年成長快速,如果不快點製作新套裝,迪里艾爾很快就會穿不下原本的衣服。
 
  真是的,不管是家人還是迪里艾爾,他們都會隨著時間逐漸改變,最後就會變得跟他一樣蒼老,到時候就不美麗了。
 
  真希望他們能永遠停在美麗的時刻。
 
  伊本奧多摸遍迪里艾爾全身,得到新的尺寸後坐在縫紉機前面,拉開旁邊的抽屜找了適合的布料,接著努力的踩著踏板。
 
  幫家人做衣服也是他的興趣之一,沒有他的允許,他們都不能自己選擇衣服和配件,連頭髮的長短和妝容都要經過他的搭配。
 
  沒錯,所有美的事物都掌握在他手中,只有他眼中的美才是完美,其餘的東西都是垃圾。
 
  迪里艾爾赤裸地站在一旁,沒有主人的指令他也不會有其他動作。
 
  這時,露美雅門也不敲的闖進來,伊本奧多嚇了一跳差點把布料車歪。
 
  露美雅從沒這麼無理又驚慌過,伊本奧多相信女兒一定有非常重要的事情,才會門都不敲的闖進來。
 
  「爸爸!不好--」露美雅一進來就看見裸體的迪里艾爾,兩人對視幾秒後露美雅開始打量迪里艾爾,「你是不是又長高啦?」
 
  「露美雅,你找我做什麼?」伊本奧多有點不耐煩,發現女兒在觀察迪里艾爾的身體有點不爽,「不准盯著他,轉過來看我。」
 
  「您不能獨佔迪里艾爾,他是我們大家的好嗎?」
 
  「住口!我不想跟你談這個,先告訴我你像野豬一樣撞進來的原因。」
 
  「喔……村長老婆病危,剛剛派了馬車要您趕快過去。」
 
  伊本奧多瞇起眼有點不想去,礙於要維持家計,只好把東西收一收,叫迪里艾爾穿上衣服後,在妻子的陪伴下前往村長家。
 
  看父母走遠,露美雅揪著嘴感到無趣,雖然不討厭醫生這個職業,但每天都被父親拘束在家中,難免會想做些平時沒辦法做的事情。
 
  明明已經獲得宅邸的持有權,卻還是要遵循父親的指令過生活,難得家裡只剩下她跟迪里艾爾,加上外面的雪也停了,是個適合外出的日子。
 
  「迪里艾爾,我們出去玩吧!」
 
  露美雅拉著迪里艾爾,想要從後門溜到森林裡去,但迪里艾爾無動於衷,像被釘在地上一樣動也不動。
 
  「你難道不想做點什麼嗎?」
 
  「沒有主人的命令,我不會離開宅邸。」迪里艾爾的回應。
 
  露美雅翻個白眼,沒想到迪里艾爾被調教得這麼徹底。
 
  她模仿父親的語氣,指著迪里艾爾鼻頭命令道:「目前這個家我最大,在我的宅邸裡我就是規則,現在我命令你跟我去森林裡玩。」
 
  迪里艾爾垂下眼簾猶豫了幾分鐘,仔細想想露美雅說的也沒錯,老爺跟夫人都不在,而露美雅又是宅邸的持有者,那確實最有權力命令他的也只有露美雅了。
 
  兩人悄悄離開家中,他們來到被白雪覆蓋的銀色森林,在那裡有個結冰的湖泊。
 
  露美雅興奮得跳腳,在村裡這個湖泊有個神秘的傳說。
 
  聽說,湖中央有通往另一個世界的入口。
 
  為了驗證傳說的真實性,露美雅撩起裙襬小心翼翼的走在湖面上,迪里艾爾覺得有點不妥,但又無法阻止露美雅,只好跟在她身後。
 
  走到一半,美露雅忽然方現附近有被遺棄的工具,似乎是採礦工遺留的物品,應該是冬天來的太快沒時間收走。
 
  「迪里艾爾,拿鐵鎬過來。」
 
  「拿鐵鎬做什麼?」
 
  「當然是在湖中央打洞呀,入口結冰了要怎麼去另一個世界。」
 
  「可是……」
 
  「迪里艾爾!」美露雅雙手插在腰上,再次露出與父親相同的臉色,「你想被關進地下室嗎?」
 
  「不想,但……」
 
  美露雅貼到迪里艾爾面前,露出惡意的笑臉,順手扯掉迪里艾爾胸前的釦子,金色釦子在兩人之間轉動著。
 
  「唉呀,你弄掉了一個釦子,爸爸會怎麼懲罰你呢?」
 
  伊本奧多的完美主義相當極端,那怕是一條脫線、一個釦子都能讓他抓狂,現在迪里艾爾掉了釦子,等主人回來今晚大概有得受了。
 
  「非常抱歉,我馬上去拿。」迪里艾爾面有難色,不敢再違抗美露雅,匆匆跑去岸邊拿鐵鎬。
 
  美露雅走到湖中央,指出大概的範圍要迪里艾爾開挖。
 
  迪里艾爾不安的撬開湖面,美露雅一臉期待,她認為就算沒有異世界入口,這樣做也很好玩。
 
  「嘿嘿,你覺得這下面有什麼?」
 
  「不知道。」
 
  「發揮創意好嗎?你平時唸那麼多小說,應該也有類似的橋段吧。」
 
  美露雅對迪里艾爾投以期待的眼神,這讓迪里艾爾有些壓力,他不知道該回答什麼才能讓美露雅開心。
 
  「也許,會有女巫。」
 
  「欸?不是水怪或水妖精嗎?」美露雅蹲在一旁好奇的問,「為什麼水底下會有女巫?」
 
  「如果青蛙跳進湖裡,女巫會從湖中央浮出來,問你掉的是金青蛙還是銀青蛙,誠實回答的話就能同時獲得金銀青蛙。」
 
  美露雅愣一下,隨後不顧形象的捧腹大笑,「這、這是湖中女神的故事吧!哈哈哈--金銀青蛙是什麼啦!改編的很白癡欸!」
 
  「嗯。」
 
  迪里艾爾看美露雅笑到泛淚,自己也不禁開心起來,對他來說這家人的喜悅就是他的喜悅,這家人的悲傷也是他的悲傷。
 
  如果自己的存在能讓他家快樂,哪怕是獨自承受所有痛苦他也甘願。
 
  打從踏進這個家,迪里艾爾就清楚知道這個家充滿不和諧及病態,他選擇習慣、說服自己去喜歡,只有這樣他才能找到生存的意義。
 
  啪滋!
 
  聽見不妙的聲響,兩人都頓了一下,不需要用言語交談,單純的眼神交會兩人便已經知道目前的狀態。
 
  腳下的裂痕深如刀割,交錯的散狀宛如蜘蛛網。
 
  「迪、迪里艾爾……」
 
  美露雅顫抖著全身,小心翼翼的往後退,迪里艾爾閃過一絲恐懼,但很就快鎮定下來。
 
  無論如何,美露雅都比他的小命還重要。
 
  安撫美露雅的同時,迪里艾爾時時刻刻注意裂痕的變化,並且提醒美露雅後退時該往哪裡踩。
 
  花費了不少時間,美露雅總算回到岸邊,迪里艾爾鬆了一口氣,才剛往前一步--
 
  刷!
 
  冰湖碎了,迪里艾爾落入水中。
 
  美露雅愣了一會兒,隨後發現迪里艾爾沒了反應,她邊尖叫邊衝回村裡找了大批村民打撈迪里艾爾。
 
  想當然打撈起來時,迪里艾爾已經成了一具屍體。
 
  醫生一家陷入前所未有的哀傷及絕望,他們平時的娛樂和快樂都源自於迪里艾爾,如今他不在了整家人的氣氛變得低迷。
 
  美露雅以為第一個崩潰的是父親,結果沒想到是平時看起來溫柔和善的母親。
 
  原來母親年幼時家境很差,但因為外貌姣好而被父親買下。
 
  舉辦婚禮時正好十二歲,生美露雅時只有十五歲,在高壓管束及抑鬱的情況下,迪里艾爾的出現可以說是一線曙光。
 
  平常有任何不滿都會私下發洩在迪里艾爾身上,只要不弄出傷口就不會被任何發現,迪里艾爾也一直默默隱忍。
 
  美露雅後來才發現,原來母親是個虐待狂,之前家裡的西施犬並非老死,而是被母親活活凌遲致死。
 
  第二個受到打擊的是美露雅,她非常後悔自己當時無腦的行為,原本只是想跟迪里艾爾製造美好回憶,結果卻搞出這樣的慘劇。
 
  懊悔不已的美露雅日日以淚洗面,而父母行徑越來越詭異讓她精神逐漸渙散,沒多久染上惡疾病死在房間裡。
 
  伊本奧多意外的冷靜,對於迪里艾爾既開心又難過,因為他發現屍體經過低溫冷凍,能讓迪里艾爾的美保存在死前的那瞬間。
 
  他把女兒跟迪里艾爾都放在地下室,在低溫下他們的屍體都不會腐敗,安靜的躺在石桌上彷彿只是睡著了。
 
  伊本奧多開始研究人體奧妙,他相信自己有一天能研究出死而復生的辦法,最後達到長生不死的結果。
 
  地下室被改建成巨大圖書館,裡面收藏許多研究資料及蒐集來的參考書。
 
  除了研究之外,生活還是要維持,伊本奧多為了賺錢四處奔走,對於妻子也沒像以前那樣管東管西。
 
  獲得解放的妻子,並沒有因此恢復理智,而是比以往更加渴望發洩,於是只要到了沒有月亮的夜晚,她就會偷偷到森林裡狩獵。
 
  起初虐殺幾隻小動物就能獲得滿足,但過了幾個星期,她開始有點膩了,想要追求更刺激的事物。
 
  於是,她開始想殺人。
 
  也不是一刀讓人痛快死去,是趁別人不注意時在食物裡偷偷放毒藥,或在森林裡設置陷阱讓別人受傷。
 
  她做壞事小心翼翼,村裡的人都沒懷疑到醫生家,而伊本奧多一直都知道妻子瘋狂的行為,但他選擇沉默。
 
  比起管理妻子,他更在意要怎麼讓地下室的屍體復活。
 
  冬天就快過去,沒有寒冷的庇護,屍體很快就會腐敗。
 
  某天,他坐著馬車在返家的路上,巧遇一名紫髮女人,從怪異的穿著及髮色看來,伊本奧多認為這個女人有研究的價值。
 
  於是大方歡迎女人到家中休息,並且盡可能招待她。
 
  伊本奧多要妻子在茶裡下安眠藥,招待的湯品也要放麻藥,原本想藉著聊天拖延時間,沒想到紫髮女人竟然說可以完成他的願望。
 
  而那個願望就是他夢寐以求的起死回生,地下室裡的兩具屍體活起來了,就像什麼也沒發生的,美露雅與迪里艾爾睡眼惺忪的坐起身。
 
  兩夫妻喜極而泣的同時,女人悄悄的消失了。
 
  妻子因為女兒和迪里艾爾的復活恢復理智,而伊本奧多則陷入瘋狂,他把所人關進地下室進行長時間研究。
 
  一旦研究失敗,他就會去找紫髮女人。
 
  奇妙的是,只要是冬天,紫髮女人一定會出現在森林中。
 
  就這樣,地下室的三人的死了又死死又死,不知道歷經幾次的死亡又復活,三人各自出現不一樣的狀態。
 
  迪里艾爾主要研究的是大腦,解剖數次後他的記憶出現斷層,甚至記憶混亂或直接失憶。
 
  而妻子無法承受研究,每當復活就會直接自殺,最後精神崩潰連自殺都放棄了,如同斷線人偶癱倒在地。
 
  美露雅忍受實驗痛苦的同時,時常表現出願意配合研究,並且支持父親研究的模樣,這讓她獲得特殊待遇,只要是研究之外的時間就可以做自己的事。
 
  但她仍無法離開宅邸,生活區域侷限在室內。
 
  某天,紫髮女人再次來到宅邸,趁著父親專注於研究,美露雅試著與紫髮女人搭話,意外得知整個村莊都淪陷在無限死而復生的狀態。
 
  父親瘋狂的程度已經讓她無法想像,眼前女人的能力也讓她吃驚不已。
 
  既然女人可以設下光圈讓人不死,那應該也能拯救深陷痛苦的人。
 
  「有求於人,是要付出代價的喔。」紫髮女子如此說道。
 
  「那請把這個罪惡之地帶走吧。」美露雅知道自己一無所有,除了交出宅邸外,她想不到其他的交易方式。
 
  「這麼廉價的東西,要我完成什麼微不足道的願望?」
 
  美露雅臉色一沉,果然要拯救所有人是不可能的。
 
  那至少,做點什麼彌補自己引發的災難。
 
  那怕是一點點也好。
 
  「讓迪里艾爾離開這裡,越遠越好,最好遠到永遠不會靠近這個地方。」
 
  「喔?那傢伙只是你們的玩具吧,有必要為了他賣掉宅邸嗎?」
 
  「這就是我微不足道的願望。」美露雅眼神堅定的說。
 
  紫髮女人猶豫了一會兒,隨後站起身拿出一本精裝書和筆。
 
  「讓我把這裡發生過的事情寫出來,寫完我就會帶走那傢伙和宅邸。」
 
  「那個、能不能變造紀錄?」
 
  「為什麼?」
 
  「雖然不一定會看見,不過我不想讓迪里艾爾想起這裡的事情,至少別在記錄裡提到他。」
 
  「要求真多呢,我要多開條件,那傢伙離開這裡後會過著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生活,直到他回到這個地方想起過去。」
 
  「這根本是詛咒吧!」美露雅慌張起來。
 
  就某方面來說,迪里艾爾獲得了永生,但他失去的死亡的權利,而且做為半活人,生活上也會有諸多不方便,這樣的人生應該會過得很痛苦。
 
  紫髮女人轉著筆,悠哉的說,「有求於人,是要付出代價的喔。」
 
  美露雅無法反駁,這個條件她沒有選擇的餘地,只能默默接受。
 
  「好、好吧,也許離開這裡他會遇到真正的幸福。」
 
  「他有很多的時間可以思考未來,而你們只能永遠停留在原地。」
 
  「無所謂,我們虧欠迪里艾爾太多,是該讓他自由的時候了。」
 
  紫髮女人寫完紀錄後,闔起書站走到宅邸門口。
 
  正當美露雅疑惑女人要怎麼帶走宅邸時,她聽見清脆響亮的回聲。
 
  喀擦!
 
  女人打開了一扇門外的門,那扇門發出咯吱聲緩緩闔上。
 
  關門的霎那間,整座宅邸消失,徒留她與父母在茫茫雪地中。
 
  忽略父親的哀號,美露雅苦澀的笑著。
 
  迪里艾爾,別再回來了--
 
  永遠不要。
 
《完》

 

  --
  廢叭:
  屍體先生到此正式結束~
  迪里艾爾雖然被詛咒了,但他很幸運的遇到戴納
  不然被醫生玩壞掉,到別的世界還繼續被玩太可憐了w
  話說我的生日快到了
  以往會舉辦文換文之類的活動
  不過今年辦了鬼小說比賽,感覺還不錯欸
  明年繼續辦吧w下一屆鬼小說來指定個主題好了
  例如文章裡必須出現馬桶之類的(喂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