翎敫(凜曜)、朔(特洛伊)、百里香、呈蝶(蝶)工作中。
 
  百里香坐在公園長椅上,剛剛在冰店吃冰的時候手機收到工作,集合地點就在這個公園。
 
  「妳也是來工作的嗎?」一個穿著飄逸長洋裝的人頂著草帽走來。
 
  百里香點點頭,「我是百里香。」聲音有點小,不知道對方有沒有聽見。
 
  「我是蝶。」蝶手上也拿著冰,直接坐在百里香旁邊,「其他人好慢呀!該不會不來了吧!」
 
  但其實蝶自己也遲到了十分鐘,百里香不但準時還提早到了。
 
  沒過多久,一位穿著看似黑色軍服的女生也來了,「抱歉,剛剛卡彈。」
 
  「卡彈?」百里香有點恐懼的縮一下,該不會遇到黑社會了吧?
 
  「沒事、沒事!我是凜曜。」
 
  百里香還是點點頭,然後坐過去一點讓凜曜有位置坐,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話題跟槍有關,蝶跟凜曜很快就聊起來。
 
  又過了一段時間,一個酷酷的短髮女生也過來了,「特洛伊。」她臉死板板的,看起來很不想來。
 
  「好了!大家都到齊了。」凜曜跳起來,然後手機按了按,「隊長什麼的就交給年紀大的人來當吧!」
 
  「欸?」百里香露出驚訝的表情,怎麼又來,但其實隊長好像也沒做什麼的樣子。
 
  任務內容很快就回傳了,這座公園中央有個水溝蓋,打開,進去,然後把嬰屍找出來,死了不負責。
 
  總金額三十二萬,一人可得現金八萬。
 
  「哪個孕婦在馬桶生小孩呀!」蝶有點厭惡的說,「我不要進去水溝裡!」
 
  「哼!」特洛伊什麼也不說,自己默默的走到中央打開水溝蓋先下去了。
 
  「又一個。」凜曜歪著嘴,「這算是所謂的物以類聚嗎?」
 
  「物以類聚?」百里香望著黑漆漆的水溝通道。
 
  「能看見鬼的都知道吧!很討厭普通人。」凜曜先讓百里香下去,然後是蝶。
 
  蝶同意凜曜的說法,「對呀!他們都不懂。」
 
  百里香好像聽得懂這兩個說的話,說也奇怪,人死後就變成鬼,但人跟鬼的差別應該只有肉體吧!但自己還是比較喜歡鬼。
 
  下去後發現特洛伊在下面等他們,原來她也不是不合群的人。
 
  「好了,聽說人力公司陽盛陰衰,這裡應該就只有我們鐵娘子自立自強了。」
 
  凜曜說出這句話時,明顯看見蝶露出有點尷尬的表情,但沒有人追問。
 
  「那個......簡訊後面有提到死了不負責,是什麼意思呀?」百里香拿出手機照亮道路。
 
  「就是這個意思!」
 
  凜曜不知道從哪裡抽出武士刀,一把拉過百里香同時把刀子比直的往前突刺。
 
  刀貫穿了一團濃稠的不明物,那個東西喔喔幾聲就變成一堆垃圾掉在地上。
 
  「那是什麼呀?」蝶貼著牆壁走,很不想碰到那團垃圾。
 
  凜曜把刀子上的髒污甩掉,「怨靈積怨的產物。」
 
  「那個嬰兒的怨靈嗎?」百里香皺起眉。
 
  特洛伊也拿出匕首,她自行往前走,也不管後面的人有沒有跟上。
 
  因為蝶一直抱怨哪條路太髒不想走過去,所以百里香和凜曜漸漸離特洛伊越來越遠。
 
  「你這個死潔癖!這樣永遠都找不到嬰屍了啦!」凜曜很不爽。
 
  「我沒有潔癖,是因為這雙鞋是昨天剛從義大利坐飛機來的新鞋,絕不能弄髒!」
 
  百里香被夾在中間有點無奈,也不知道要怎麼插話才好。
 
  在鬥嘴鬥到一半的時候,四周的氣氛開始改變,變得陰涼惡臭,好像有毒氣要飄過來的樣子。
 
  只見一群綠油油、黏糊糊的泥巴人堵住前面的道路,旁邊的水溝也爬上了幾隻泥巴人。
 
  「我來開路!」凜曜抽出武士刀,同時也拿出一把槍。
 
  「我來掩護!」蝶也拿出兩把槍。
 
  「我……」百里香頓時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基本上看見泥巴人很可怕,看見兩個女生居然可以隨意拿槍更可怕。
 
  碰碰碰!連續好幾聲槍響,泥巴人打爛了還會再生,蝶也不能顧及自己的新鞋,哪裡有路就往裡跑了。
 
  百里香摸著包包裡的東西,希望翻出訂製的銀色小刀,雖然丟出去不一定能造成多少傷害,但至少能幫忙。
 
  「啊!好煩呀!」凜曜不知道唸了什麼,然後武士刀上爬滿鮮紅色文字。
 
  用力把武士刀插在地上,造成某種震動,一股力量以為中心凜曜擴散出去,泥巴人瞬間瓦解成一團垃圾和髒水。
 
  「這是什麼?」百里香有點嚇到,這應該是電視上才會出現的場景吧!
 
  「啊!抱歉忘了說我其實來自日本,這種小伎倆是偷學到的。」凜曜嘿嘿笑了幾聲。
 
  「不過你們有槍,這樣不會被警察抓嗎?」
 
  蝶歪著嘴,「這是玩具槍啦!哈哈!」很明顯是騙人的。
 
  一路上還遇到鬼火之類的東西,不過都被一槍打掉,最糟糕的也不過遇到毒氣,不!那是最糟糕的。
 
  叮咚--
 
  正當三個人困惱的時候,手機居然有了簡訊。
 
  上面顯示任務完成,金額匯出。
 
  「特洛伊自己找到嬰屍了?」蝶很大聲的叫著,「還把我們丟在水溝裡自己先走!」
 
  凜曜聳聳肩,「看來現在是我們要想辦法自己出去。」
 
  「不過她能自己一個人找到嬰屍還帶出去真厲害。」百里香蹲在一邊有點失落。
 
  「不過怨靈的怨氣還在呀!真麻煩。」凜曜又拿出槍。
 
  前面後面都被毒氣夾包,唯一能走的就是旁邊的溝渠,又臭又髒,看起來像是廚餘化糞池融合的汙水。
 
  「我不要下去--」蝶幾乎是在尖叫。
 
  百里香只能硬擠蝶下去,總不能自己先逃走吧!
 
  突然覺得蝶的胸口硬硬的,一般女生到了這個年紀胸口還會平成這樣嗎?
 
  「蝶?你……」
 
  「我是男的,幹嘛啦!我不要下去!」
 
  百里香赫然發現自己就擠在男人的胸口上,一時壓力飆高,整張臉脹紅,熟練的拿出防狼噴霧劑朝蝶臉部噴去。
 
  蝶痛得睜不開眼,一個重心不穩摔入溝渠裡,然後爬起來再尖叫第二次,因為他全身的被髒水碰到了。
 
  「對不起啦!」百里香也跳進溝渠,雖然很怕被蝶打,但還是硬拉著蝶往前拖。
 
  凜曜喃喃唸了幾句,然後輕吻槍口,接著把子彈朝毒氣打去,,子彈碰到毒氣前爆開炸出另一團白色霧氣跟毒氣調和,當毒氣消去時,鬼火和泥巴人又蜂擁而上。
 
  「啊啊啊--我的洋裝!」蝶已經無力掙扎在一邊哭了。
 
  「等出去就有八萬元,去買新的就好了啦!」百里香也有點心痛自己身上的衣服跟鞋子。
 
  「這件要一千七百萬,德國名師設計的耶!今年夏天才剛出款,已經沒有貨了啦!」
 
  「好啦、好啦!明天一起去德國在買新的給你!現在快點逃出去好嗎?」對於家裡也是富豪企業的百里香而言,一千七百萬的衣服已經有一整櫃了。
 
  蝶聽了之後才默默點點頭,「我現在訂機票。」
 
  「等等!這裡收不到訊號啦!」百里香有點急跳腳,再說,應該先打電話救援才對。
 
  我是哥哥!快接電話!我是哥哥!快接電話!
 
  聽見奇怪的手機鈴聲,原來是凜曜的手機在叫,凜曜用日文罵了一句髒話,一邊打怪一邊接起手機。
 
  「我在工作!還有幹麻亂調我的手機鈴聲!」
 
  「凜曜,快叫你哥打電話報警救我們!」蝶爬上岸,也拿出槍一起打怪。
 
  凜曜露出很不願意的表情,「不要打擾我工作!」然後哼!一聲把電話掛掉。
 
  百里香也爬上岸,這裡明明收不到訊號,凜曜的哥哥是怎麼打電話過來的?
 
  「從這裡爬上去!」百里香抬頭發現附近有一個水溝蓋,雖然爬梯有點噁,不過要出去也只能爬了。
 
  三個人慌慌張張爬上去後,那些鬼怪也想爬上去。
 
  凜曜把蓋子蓋上,然後把自己的刀放在蓋子上面,那些鬼怪居然就出不來了。
 
  「唉……雖然百里香要帶我去德國,但我還是要跟人力公司索賠。」蝶接過百里香的濕紙巾,到公廁把自己弄乾淨。
 
  「看起來活的很好嘛!」特洛伊又冒出來,然後冷冷的說著。
 
  在其他人還沒想到應該罵她還是問她怎麼出來的時候,特洛伊又自己走掉了。
 
  「唉呀!做這行的果然有點難交到朋友。」凜曜嘆口氣,然後收起武士刀。
 
  蝶環起手,「哪有啊!」蝶指著自己又指著百里香,「明天一起去德國,機票我請。」
 
  「哈!不過到時候可能會在行李箱裡發現我哥。」
 
  百里香皺起眉,「你哥?」
 
  「這說來話長……」
 
  太陽落下,三個人走在有點冷清的街道上,為了怕凜曜的哥哥跟著一起去德國,三個人決定今晚要外宿了。

 

  --
  廢叭:
  明天就要領生日小蛋糕啦~
  然後每次生日都會發生很衰的事情
  今天就被提醒,我生日那天是同學的忌日ODO!
  我姊的生日也跟我差不多衰,所以我們都不太會在生日當天慶生
  要嘛提早要嘛過了再慶生,不然每年生日都挺OOXX的(尤其小時候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