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揹著諾妮,羅格扛著行囊,身為殭屍的我們雖然逐漸腐敗,但力氣卻意外的大。
 
  城市裡有許多防腐劑,特別是醫院地下室保存屍體的特殊液體。
 
  大城市醫院有一種特別服務,那就是把屍體美容後加工做成標本,在幾年前這種把屍體做成藝術品的行為非常熱門,醫院還成立專業部門處理客製化屍體標本。
 
  我與羅格在醫院地下室找到這些黏答答的東西,喝下去能讓屍體內部停止腐化,外觀則用標本專用染料塗塗抹抹,我們更像個活人,但臉上肌肉僵硬的問題還是無法解決。
 
  諾妮說早就看出我們是殭屍,她不害怕,因為小時候遇過善良的殭屍,而且媽媽也說殭屍最初的源頭是好的,只是有壞心人利用殭屍做壞事。
 
  一開始是好的?
 
  我疑惑的看著羅格,他也察覺事有奚翹。
 
  也許找到諾妮的媽媽,我們就能知道殭屍病毒是怎麼爆發的。
 
  在城市裡晃了三天三夜,尋遍各處找到適合的吉他和樂器維修設備,也找到很多物資就是找不到諾妮媽媽。
 
  殭屍不會累也不會難過,但諾妮累了也越來越迷惘,儘管沿路上陪著我們有說有笑、唱歌跳舞,但那也只是強顏歡笑,隨著時間流逝,她開始認為媽媽不會回來。
 
  住在大城市的三個月裡,我們沒放棄過尋找活人,找活人時還會自己找樂子做。
 
  例如去遊樂園嘗試重啟遊樂設施,雖然最後只成功玩到旋轉咖啡杯,但我們還是讓沒去過遊樂園玩的諾妮體驗到歡樂氣氛。
 
  羅格把自己畫成小丑的樣子,笨手笨腳的丟著塑膠瓶,還試著踩在球上面移動,不過試了好幾次都以摔倒收場,小丑戲法唯一達成的也只有用氣球摺出一隻貴賓狗。
 
  我找出幾件公主裝,讓諾妮住在遊樂園城堡主題的旅館,她可以當困在高塔上的長髮公主,或是睡在玻璃櫃的白雪公主,或是永遠停在午夜前的灰姑娘。
 
  諾妮說比起公主她更想當壞皇后,因為皇后有一面有問必答的魔鏡,如果魔鏡能回答媽媽在哪裡她就不會朝朝暮暮的擔憂媽媽的安危。
 
  我們坐在高塔頂端,能看見整座城市的樣貌,羅格指著對面大城最高的奇妙大樓說:
 
  「也許那裡有魔鏡。」
 
  「啊?另一個主題樂園嗎?」我捏著尖叫雞玩具,這個聲音讓諾妮覺得有趣。
 
  「對面城市有許多科技大公司駐廠,那個大樓主要研發監視器,記得電視有說過,兩座城市的監視器共有十萬八千六百多個,都是那座大樓發明的。」
 
  「真是沒隱私的發明呢。」我不屑的笑了笑,「不過現在也沒辦法啟用監視器吧,設備荒廢這麼久了,又斷水斷電的。」
 
  「我沒說要看監視器呀,我是說要去找魔鏡。」羅格聳著肩,有些無力,「但你說的也對,那裡的設備不一定能用,被稱為魔鏡的機器搞不好也壞了。」
 
  「去看看嘛!」諾妮舔著棒棒糖,露出可愛的笑臉,「這是公主的命令!帶我去找魔鏡!」
 
  我與羅格對看幾秒,隨後放聲大笑,接著我們各自穿上護衛衣服,配戴吉他和巨大拐杖糖,搞了一台小南瓜推車讓諾妮坐在裡頭,推著她前往對面城鎮。
 
  城鎮裡有許多屍骨,似乎是政府有派人來特別清理無法融化的東西,殘骸堆積如山,已經多到不踩在上面無法前進的地步。
 
  諾妮沒有露出害怕的神情,她直勾勾的盯著造型奇怪的大樓,我們要前往的大樓長得很像大怒神,整棟大樓十分細長,上端有巨大碗公,碗公中央有疑似避雷針的東西。
 
  歷經千辛萬苦,我們終於抵達大樓周遭,卻被拒馬、沙包擋在外頭,大門也被大量雜物堵住,很明顯就是為了不讓殭屍或其他人進入。
 
  搞不好裡面還有研究員,如果是這樣的話,他們應該會有護衛隊,我跟羅格隨意靠近有可能會被狙殺。
 
  偷偷繞到大樓後方,找到一個窗口,為了確認安全我先翻進去,發現那是一間倉庫,有很多不知道拿來做什麼的零件,推了幾個堅固的箱子到窗邊當立足點。
 
  接著把鐵鍊往外丟,讓羅格跟諾妮順利爬進來。
 
  倉庫原本是用電子鎖鎖著,不過跟其他大樓一樣荒廢太久,鎖不是壞了就是沒電失能,拿個鐵條就能輕易打壞玻璃門或鎖。
 
  大樓裡有許多樓梯,雖然看起來很複雜但其實都能通到下一層樓,讓羅格揹著諾妮,我拿著手電筒照亮前方,順便查牆上的公告和地上的字條。
 
  這棟大樓好像不只是監控這麼簡單,除了攝影機還研究出某種微型機器,這項研發受到各種阻礙,不管是資金還是職場道德都受到各方抨擊。
 
  研發者貌似打算把微型機器放進人體中,這個機器可以強化人的肉體,還能配合公司生產出的各種電子設備,體內擁有機器的人,光使用意念就能使物品漂浮或打開電燈等等。
 
  機器還在研發階段就因為副作用太強,機器密度太高導致心肌梗塞或有自爆危險。
 
  為了讓人體能與機器共存,合作公司又發明了強化藥劑,但這個藥劑也害死不少人,最終也在各界指責中停止研發。
 
  來到第七十樓,這裡依舊黑漆漆、空蕩蕩,奇怪的是出入口被封鎖,照理來說應該要有人駐紮在此,走了這麼久卻一點生機都沒有。
 
  難道是有直升機把倖存者接走了嗎?
 
  來到最頂樓,意外發現這裡是唯一有通電的區域,監控中心大門深鎖,因為有三層機制也沒辦法隨便敲鎖開門。
 
  諾妮抬起頭,指著上方的通風口,「我應該可以爬上去看看。」
 
  「這樣太危險了吧,我們一起上去。」我如此提議。
 
  為了安全,我領在前方,中間是諾妮後面則是羅格,因為我們都不太靈敏,笨手笨腳在通風口上方爬行,花了不少時間才來到疑似門後的通道。
 
  我們下來的房間是資料室,多數文件都被清空,這些文件似乎比性命還重要,一張紙都沒留的全部帶走,除了幾位不知怎麼死的白骨散落在各處。
 
  雖然文件基本上都帶走了,不過當時應該是情況緊急,落在桌子底下和櫃子縫隙裡的公文沒被翻出來,稍微挖出來仔細閱讀,發現是強化藥劑的相關文書。
 
  大略有提到監控公司會使用強化藥劑做實驗,實驗後果由製藥方負責等等。
 
  當然這只是一小部分,後面還寫了很多難以理解的名詞,原本想把文書摺成紙飛機射出去,卻在摺紙飛機時看見文書背後糊掉的字跡。
 
  「莎賓娜,帶什麼過來?」我瞇起眼想看清楚糊掉的字,但筆墨被不明液體渲染,可能是血或是咖啡漬之類的。
 
  「莎賓娜阿姨?」諾妮歪著頭問,「媽媽常常跟阿姨出去,阿姨也對我很好。」
 
  「所以你媽媽可能來這座城市找阿姨了吧。」羅格湊到我身邊一起研究糊掉的字想表達什麼。
 
  從汙漬乾固程度看來,這個留言有一段時間了,也有可能是還沒爆發殭屍病毒時留下的。
 
  「莎賓娜的工作是什麼啊?」我好奇的問諾妮。
 
  「醫生,我覺得是醫生。」諾妮語氣中充滿不確定,「我感冒的時候阿姨都會照顧我,也會給我打針吃藥,給阿姨照顧後身體就會變健康。」
 
  「諾妮該不會是實驗體吧。」羅格感覺不太妙,但如果諾妮是實驗體,那她怎麼會在外面流浪。
 
  我總覺得有那裡不太對勁,諾妮會跟媽媽出現在這座城市裡,是因為本來就住在這附近,而且跟研究藥劑相關者還認識,照理來說政府應該不會輕忽這對母子吧。
 
  諾妮媽媽肯定大有來頭,她跟莎賓娜也可能不是單純的友誼關係。
 
  「你知道媽媽的工作嗎?」我繼續追問。
 
  諾妮沒有馬上回答,露出困擾的表情,她似乎知道媽媽在做什麼,但不知道要怎麼稱呼那份工作,「媽媽也是醫生……會幫生病的人看身體,也會給他們打針吃藥。」
 
  「既然媽媽也是醫生,為什麼你生病的時候是莎賓娜照顧啊?」羅格按著下巴思考。
 
  「不一樣啦!就跟牙醫叔叔和眼科叔叔,都是醫生但不一樣。」諾妮嘟起嘴說。
 
  「所以莎賓娜是針對小孩,你媽媽是針對大人嗎?」
 
  羅格以為自己的推論是正確的,沒想到諾妮卻用力搖頭。
 
  「阿姨會照顧我,其他時間都在照顧老鼠,媽媽照顧很多身體奇怪的人,有大人也有小孩,有一天那些人都跑出來了,所以很多人都跟著生病。」
 
  「欸--!果然這裡跟殭屍病毒爆發有關啊!」我驚呼,並且抓住諾妮雙肩,「那你跟媽媽當時怎麼逃?逃去哪?」
 
  諾妮皺起眉,含糊回應:「逃去那間公寓,媽媽出去就沒再回來。」
 
  看來我的直覺很準,諾妮的媽媽不是失蹤,是在生化氣體災難中罹難了。
 
  大概就像羅格說得差不多,諾妮是某個實驗的實驗體,莎賓娜是觀察她的研究員之一,搞不好諾妮媽媽也不是真的媽媽,那也許是為了方便研究編織的謊言。
 
  但問題來了,生化氣體可以融化所有蛋白質,為什麼諾妮沒事?而且還窩在羅格家很多年。
 
  羅格也意識到這個問題,他也只能說出一個沒有根據的結論:「諾妮實驗成功了吧。」
 
  諾妮利用藥劑活到現在,她不會變成殭屍也不會受到生化氣體傷害,就算長期休眠也不會造成影響,不過成功的實驗體為何會外流,這就不得而知了。
 
  知道事情大略的發展,我跟羅格表情都嚴肅起來,先別管殭屍病毒發生的來龍去脈,重點是諾妮是成功實驗體的可能性非常高。
 
  把諾妮帶到這裡究竟是好還是壞?這裡還有通電就代表有人駐守吧,那留在這裡的人意圖何在?
 
  我們先幫諾妮取個名字叫做鋼琴,然後我跟羅格方別是吉他、麥克風,會這樣取名的原因是,三人都有異常,曝露身分有點危險。
 
  諾妮是實驗體那還好說,我是神使轉世也說得過去,但羅格也充滿了謎。
 
  畢竟他的記憶裡,羅格一直都是凡人生活,頂多成為偶像之路有點艱辛,不過這些回憶跟殭屍病毒一點關係都沒有,而且他也是被咬後變成殭屍的人。
 
  不過能找回自我這點就很奇妙了,其他殭屍不管怎麼教化最多只能表現憤怒和渴望,然而羅格卻可以慢慢變回人類。
 
  「唉!再怎麼亂想都沒有用,還是去抓個人來問問吧。」我抓亂頭髮,把文件揉成一團扔掉。
 
  剛開門要走出去,眼前忽然出現一批面容憔悴的人,他們手裡拿著槍指著我們。
 
  「誰、什麼人!」站在最前方的大叔吼道。
 
  我們趕緊雙手舉高,諾妮則躲在我身後。
 
  因為他們沒穿正式服裝,很難判定他們是研究員還是流浪漢。
 
  「我們是遠方小鎮的倖存者,來這裡找資源,發現很安全所以想住在這裡。」我冷靜回應。
 
  那群人也沒馬上驅趕我們,而是交頭接耳竊竊私語。
 
  「把資源留下,然後趕快離開!」領頭者說出他們最後的決定。
 
  我們不想惹麻煩,除了樂器之外的東西都給他們後,領頭者用特別的卡片替我們開了三層門,然後要我們走樓梯下去。
 
  諾妮沒找到媽媽覺得很失望,不過她很開心在這裡遇到倖存者。
 
  離開大樓後,我們去了幾間超商搜刮物資,從那些人的行為判斷,監視系統大概壞了,不然那些人應該知道我們住在城裡三個月了,而且那麼憔悴的模樣,明顯是寧願餓死也不想離開大樓。
 
  這些人應該跟我們差不多,都是到處逃亡意外發現藏身處所以駐紮的倖存者。
 
  按理來說大家要團結起來才對,但看他們氣氛不是很好,我跟羅格都覺得與其組織團體,不如小隊行動的好,人那麼多資源分配就要精打細算。
 
  蒐集完物資,諾妮說她想去大型遊樂園,就在另一個城市,那裡有超大的醫院,她以前常常生病所以住過一段時間。
 
  「諾妮說的那個城市是首都吧。」羅格找來電線替電動車充電。
 
  「咦?這裡已經夠大了,難道不是首都嗎?」我再次感到訝異。
 
  「首都比這裡更高級,而且有許多高層機構,例如總統府之類的。」羅格說起首都不是很開心的樣子,「那裡會不會更危險啊?」
 
  「不然,在遠方觀察一下,如果感覺不對就別靠近。」我拿走架子上的望遠鏡。
 
  電動車充電完畢,羅格把車頂的太陽能板打開,這樣就能一邊續電一邊前進,為了避免中途有什麼意外導致沒電,他還帶了兩顆微型電池,不過小電池只能撐一天而已。
 
  首都距離這裡大約七天路程,中途還是會有幾個休息站和小村落可以讓諾妮休息。
 
  「等等,她現在是超人類的吧,還需要像正常一樣休息嗎?」羅格問。
 
  「沒辦法證實我們的推論是正確的,萬一諾妮只是普通的小女孩怎麼辦?」我摸摸諾妮的頭,燦爛的笑著問,「諾妮還是會餓、會累對吧?」
 
  諾妮瞪大雙眼,好像很訝異我會這麼問,「莎賓娜阿姨說,如果不按照時間累和餓是不行的!」
 
  「啊?」
 
  「早上八點、中午十二點、晚上五點會肚子餓,活動一小時就會累,我現在沒什麼活動所以不會累喔,除非一直走路。」
 
  諾妮的回答有點詭異,她把自己說得很像某種定時鬧鐘。
 
  「那我們可以改時間嗎?」羅格斜過眼想了一會兒,「我們餓的時候你就餓,我們累的時候你就會累。」
 
  諾妮雙眼轉了兩圈,接著點點頭,「好哇!」
 
  「別、別勉強,真的不舒服還是要說喔。」我有擔心諾妮。
 
  就這樣,我們騎著電動車前往首都。
 
  --
  廢叭:
  想起以前非常喜歡殭屍題材
  剛開始殭屍大爆發是最精采的部分
  但到後面人都死了一輪,開始物理生活就有點無趣了
  除非有變異的殭屍~不然沒什麼好發展的啊
 
  那麼,我們的三人組會如何變異呢?(喂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