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人間、地獄,三者看似重疊卻又在不同的空間。
 
  神創在空間縫隙中創造了「通道」,就像火車站那樣,可以利用特定的方式抵達天堂、人間、地獄,而大站之間還有許多不同的小站,每站都有各自的功能和管理方式。
 
  例如人死後變成靈魂,離開人間搭上前往陰間的火車,來到審判靈魂的小站後,根據善惡拿到不同的車票,看要去畜生站還地獄站等等。
 
  簡單來說就是一個輪迴的軌道。
 
  眾神會議上,來自不同世界與時空的神,幾乎都參考這種機制來管理天堂、人間、地獄。
 
  由於每位神的喜好不同,並非所有神都使用火車來當「通道」,也有用高鐵、飛機等等他們喜歡的方式進行管理。
 
  那在某個世界神,特別喜歡創造漂亮美麗的天使,天堂的天使數量過多,於是神把其他生物趕去地獄,把人間變成第二個天堂,並且設置大量天使專用的福利設施。
 
  天使之外的職位都必須服侍、服從天使們。
 
  某天,有位管理澡堂的神使利用職務之便,偷窺了天使們洗澡。
 
  神發現他的惡行,於是把這位神使丟進滾筒洗衣機裡,懲罰他體驗神界外的酸甜苦辣。
 
  沒錯,這個世界的輪迴通道就是洗衣機,因為這世界多數物種都是天使,其他生物的死活神都不想管,於是把三界通道弄得簡單一點。
 
  神使轉呀、轉呀、轉呀,因為通道沒有維修加上神造通道時偷工減料,神使就這樣轉到別的世界去了。
 
  就這樣,他展開不斷轉生的旅程。
 
-*-*-
 
  第一世:殭屍荷莉(一)
 
  碰!
 
  我從床上跌了下來,原本以為會非常痛,沒想到眼珠滾出來我依然什麼都感覺不到。
 
  把眼球裝回去,扭了扭頸肩,站在長鏡前發現自己變成一個殭屍。
 
  咦--?貼在鏡子上,難以置信的看著鏡子裡的樣貌。
 
  我是一名女性,擁有一頭龐克風格的紅色亂髮,身材有精壯,應該是時常有在鍛鍊。
 
  轉生到變成殭屍還挺詭異的,畢竟殭屍是死掉過後沒靈魂意識的軀殼吧,會動起來不是被人招魂就是被病毒控制,然而我現在的樣子完全不像前面兩者。
 
  努力回想過往卻腦袋空空,只能從房間裡的擺設知道我叫做荷莉,變成殭屍前是個玩咖,平時喜歡跑夜店狂歡,似乎擅長彈吉他所以加入了某個小樂團。
 
  由於殭屍疫情爆發,荷莉不幸被咬變成殭屍,死掉的瞬間想起自己上一世是神使,於是覺醒變成有自我意識的殭屍。
 
  荷莉住在一個鄉村小鎮,城鎮上已經沒有人類,設備也因為年久失修都無法使用。
 
  雖說是鄉村,但鎮上卻有輕軌站和電子板設備,店裡也沒有櫃檯只有兩根銀柱在門口,以前有居民時購物好像都是用卡或手環掃描付款,許多店面外觀復古內部卻相當有科技感,是非常獨特的景象。
 
  不過系統都壞光了,就算我直接打破玻璃警報不會響,拿了一個背包裝滿糧食,另一個背包裝滿物資,為了掩蓋殭屍身分,我還特地把傷口縫好拿顏料塗塗抹抹,在美妝櫃翻出隱形眼鏡戴上去,最後提著吉他打算去別得城鎮看看。
 
  雖然神要我好好反省,但我是抱著旅遊的心態轉生的,畢竟只要是活的生物都會死,那不如在死前到處走走看看吧。
 
  不對,我已經死了。
 
  唉,好吧!就繼續走下去,搞不好會被倖存的人類亂槍打死也說不定。
 
  走在潮濕的山林中,沿路上都是廢棄物和殘屍,也許是地帶偏遠,我沒看見人類也沒其他殭屍的身影,偶爾是能在路邊的行李中找到日記之類的東西。
 
  這世界曾經是個科技發達的地方,由於人類拋棄了神,還不斷嘗試突破極限和碰觸禁忌,於是神就丟了一個病毒細胞給某個科學家。
 
  於是災難就開始了,殭屍病毒爆發不到三年,人類就從幾億人變成幾百人。
 
  原來是被神拋棄的世界呀,那這世界大概凶多吉少,過不了多久可能會有大隕石丟過來砸爛星球,然後變成宇宙中的塵埃。
 
  「啊……」
 
  一個沒下巴的少年殭屍走到我身邊,用哀怨的眼神打量著我。
 
  「肚子餓了嗎?」我從背包裡拿出一塊肉給他啃,肉遞到他面前才發現他根本無法咀嚼。
 
  對於這樣的狀況我愛莫能助,把肉放在他手上繼續前往下一個地方。
 
  變成殭屍有一個好處,那就是不需要睡覺和休息,只要吃一點肉就能精神百倍。
 
  很快的我來到下一個小鎮,這小鎮非常熱鬧到處都是殭屍。
 
  我試著和其他殭屍對話,卻發現他們根本無法溝通,除了啊啊啊叫外沒其他反應。
 
  有點難過的來到中央廣場,發現前方有個舞台,災難發生前這裡好像在辦演唱會,災難過後主唱已經變成殭屍,但他依舊對麥克風念念不忘,站在舞台上望著遠處發呆。
 
  「嘿!你還能唱歌嗎?」我興奮的拿出吉他,站在旁身邊彈了簡單的旋律。
 
  主唱表情抽了幾下,可能是想表達震驚及感動,他指著牆上巨大的簽名,意示我他叫做「羅格」,是剛出道不久的男歌手。
 
  「嗨!羅格,我是荷莉。」我牽住他的手晃了兩下。
 
  「荷、呃……荷……荷莉……」
 
  「原來你可以說話呀。」看了一眼羅格被咬的地方,還好是左手被咬斷,喉嚨是完好的。
 
  拿一把刀幫他砍掉腐爛的左手,再去附近找比較完整的手,切下來縫到羅格身上,同樣為了讓他看起來像人類,我帶他到附近藥妝櫃精心打扮。
 
  歷經一番努力,羅格變回英俊的美少年,但因為肌肉硬化他變成面癱。
 
  「羅格你想唱歌嗎?」我抱著吉他做在櫃檯上問。
 
  「想。」
 
  羅格從口袋裡拿出破爛的樂譜,那好像是他自己編的曲子。
 
  我看了樂譜幾眼,因為荷莉本身有接觸音樂,那些奇怪的蝌蚪符號我竟然能馬上看懂然後記住。
 
  彈了幾個音暖身一下,然後向羅格使了一個眼色,便開始彈起羅格的歌。
 
  樂曲彈的起勁,羅格卻唱得亂七八糟,他雖然能說幾個簡單的詞,卻無法像以前那樣隨便唱隨便好聽,即使如此他還是認真的唱到最後。
 
  我們的音樂吸引大量殭屍聚集,殭屍們靜靜的站在外頭聽歌,當羅格唱完最後一句,外頭的殭屍開始發出啊啊啊的叫聲,像是在幫羅格歡呼。
 
  「謝、謝謝。」
 
  羅格感動的想哭,但他沒法哭。
 
  「羅格,要不要跟我到處旅行?我們可以邊旅行邊尋找樂團成員。」
 
  「樂團?」
 
  「其實也不一定要樂團啦,就是想組成一個喜歡音樂的殭屍團體。」
 
  羅格有些疑惑,他從變成殭屍開始就沒思考過未來,殭屍除了漫無目的行走和吃人外,沒其他選擇,但自從跟荷莉對話後,好像就有點重拾活人時期的感覺。
 
  我跟羅格一起踏上巡迴演出之旅,沿路上靠著唱歌找到許多其實可以說話的殭屍,雖然不是每位殭屍都很友善,但至少只要願意給他們肉就不會對我們動手腳。
 
  不過如果打起來,身體比較強壯的我勝率高出很多,大部分的殭屍都失去了肌肉行動緩慢,只有我還能「活動筋骨」,肢體也比他們靈活。
 
  經過反覆唱歌練習,羅格也找回音樂節奏,說話跟我一樣清楚又快速。
 
  巡迴幾個月後,我們終於來到大城市,從奇形怪狀的高樓廢墟看來,能想像當年繁華熱鬧的景象,羅格說他還記的自己住在第幾條街的某棟大樓裡,如果可以想要回去看看。
 
  反正我們也沒其他計畫,肉品跟物資都還很充足,只是樂器缺乏保養加上太過老舊需要更換,我想這城市那麼大,應該會有幾家樂器行吧。
 
  荒涼的街道到處都是武器殘骸和汽車,可以感覺到當時人民慌亂撤離、軍隊死守前線的氛圍。
 
  地上有張糊掉的宣傳單,蹲在地上仔細一瞧,得知原來政府使用生化氣體融化殭屍,那個氣體可以融化含有蛋白質的物體,所以不管是活人還死人、肉渣都會被清乾淨。
 
  這個決策似乎非常臨時,接近市中心的大廣場上有很多件衣物,還有抗議牌子跟布條,來不及撤離的人在這裡跟殭屍一起消失。
 
  過了很多年,氣體終於消散,這也是我跟羅格沒被融化的原因。
 
  路邊有台還算完整的腳踏車,我們嘗試了一整天,最後終於有辦法騎著腳踏車載羅格往他家的方向前進。
 
  羅格家是高級公寓,但在繁榮的大都市裡只是常見的房子,因為電路荒廢門鎖隨便敲就壞了,我們輕鬆進入大廳,走逃生路口到十一樓。
 
  大樓內光線不良,還好我有帶晚會用的螢光棒,不過螢光棒照亮的區域有限,我們還是沒辦法看到太多東西。
 
  羅格撬開家門後把窗簾拉開,日光照入物內每一個角落,真慶幸他家有巨大落地窗,這裡視野不錯,能看見遠方的大公園和對面更華麗的城市。
 
  羅格開始跟我介紹左邊有花園泳池,基本上那區就是休閒用的地方,差不多就是飯廳和客廳的概念,我望著那些擺設,深深感受到貧窮限制了我的想像。
 
  右邊就是睡房和儲物櫃、書房之類的區域,羅格家雖然住公寓,但這公寓一層少說有六十坪,他一個年輕人竟然能住在這麼大的房子,還真讓人羨慕啊!
 
  羅格翻出櫃子裡的茶葉,有些笨拙的泡了一杯紅茶給我,我們悠哉的坐在沙發上享受午後時光,羅格說他會住在這裡是因為這塊地其實屬於他的家族。
 
  家族有許多土地都拿來蓋公寓,因為房子太多需要有人管理,羅格就接手其中一間公寓成為管理人,間單來說就是房東的意思。
 
  咚!
 
  右側房間突然傳來聲響,羅格好奇的伸長脖子,想說是不是有鳥飛進來。
 
  我們小心翼翼朝房間走去,卻發現門被鎖住,這代表--
 
  房間裡有人!
 
  我手刀打壞門把,跟羅格一起衝去抓住躲在床邊的人。
 
  「啊啊啊!」有個小女孩大聲尖叫,他賣力掙扎還拿枕頭打我。
 
  「是、是小女孩!好可愛!」我瞪大雙眼看著淚眼汪汪的雙馬尾女孩,太久沒感受到活人的氣息非常感動,「我叫做荷莉!你叫什麼名字?」
 
  「嗯?」小女孩非常驚恐,發現我跟羅格看起來像活人後,才緩緩的說:「諾妮。」
 
  「諾妮呀,你一個人嗎?」
 
  諾妮點點頭,說媽媽出去找食物到現在還沒回來,他等到睡著卻被我跟羅格的聲音吵醒。
 
  「我有鎖門耶,你們怎麼進來的?」羅格查看了一下房間門把,這個公寓每扇門都有電子鎖,就算是廁所也必須刷卡或指紋感應才能進出。
 
  諾妮從懷裡掏出一張萬用卡,「媽媽在一樓找到的。」
 
  「所以這棟公寓還有其他人嗎?」我摸摸諾妮的頭,把他抱起來走出房間。
 
  「不知道,我跟媽媽才剛來不久,肚子很餓媽媽就出去找晚餐。」
 
  「晚餐?可是現在不是下午嗎?你媽媽出去多久啊?」羅格看了一下時鐘,卻發現時鐘沒電了。
 
  「昨天晚上就出去了。」
 
  諾妮又餓又累,他也很擔心媽媽現在的狀況。
 
  我翻出一些乾糧和糖果,羅格則去倉庫拿各種罐頭,因為他自己一個人住,平常懶得出門都會叫外送或吃罐頭,雖然變成殭屍後味覺退化,但羅格還是很喜歡水蜜桃罐頭。
 
  倉庫藏在衣櫥旁邊的空房牆壁,如果不仔細看根本不知道暗門開關在哪。
 
  我跟羅格決定明天帶諾妮去找媽媽,順便到街上尋找樂器行。
 
  夜晚來臨,整座城市陷入死寂,羅格找到替代能源晶片,把晶片插進總電源中就有電可以使用,但我們不想太高調,拉上窗簾後只開小燈,然後大家一起在寬敞的浴室裡泡溫泉。
 
  很意外過了那麼久還有水可以用,加上這裡是高級公寓,濾水設備非常完善,浴室裡有按摩浴缸也有藥浴池,我突然有一種想定居在這裡的想法。
 
  晚上殭屍不會用睡覺,加上諾妮又睡太飽,晚上我們只好打桌遊度過。
 
  --
  廢叭:
  這是關於一直轉生的坑
  因為人設徵收只開在噗浪上,所以主角只會轉生七次
  更文時間不定,是希望十月份解決家裡的麻煩事之後能順利更文啦
  最近運氣差到到處拜拜QAQ犯太歲嚴重又水星逆行了嗎?
 
  今天原本有點萎靡,還好有朋友陪我畫畫,回家又看見覺得不錯的影片
  >>影片傳送門
  就這樣緩緩的寫可愛殭屍直到肚子餓想去買消夜了XD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