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看路人君唉聲歎氣,其實覺得他可以不用這麼多嘴,因為這次撿回來的垃圾非常的複雜,複雜到在場所有人可能都無法理解。
 
  只見午夜把棺材蓋移開。
 
  「殭屍--!」仙子大叔突然尖叫,「大家小心不要被咬到了!」
 
  棺材裡面並沒有仙子大叔預期的殭屍,應該說連一具屍體沒有,裡面只有一堆文件報告,密密麻麻的一時看不出在寫什麼。
 
  「我們把這些文件都看過一遍了,基本上都看不懂,不過倒是有奇怪的影片呢。」
 
  午夜彎下身把棺材裡的小型攝影機拿出來,放到桌上讓其他人圍過來看。
 
  影片看起來像是從遠方拍攝灰鎮的監察站,開啟夜視功能應該是深夜,只見監察站突然小規模爆炸,好像有一台車想趁亂衝進灰鎮裡。
 
  不過監察站的守衛也不是省油的燈,槍閃幾下之後車就失控翻覆到旁邊河裡,影片到這裡結束,而錄製時間差不多是兩個月前。
 
  「有人企圖闖入灰鎮?」
 
  真奇怪,一般人都是想要從灰鎮離開,怎麼會有人想進入灰鎮?還是用這麼顯眼的手段。
 
  「所以這個棺材是在河邊發現的嗎?」入夏拿起裡面的資料大略看了看,「掉進河裡居然還不會濕呢。」
 
  「不是在河裡撿到的,是在附近的廢棄工廠裡面。」
 
  午夜大概描述一下那個廢棄工廠的位置,不過荒郊野外的一般人也不會想去吧,只有午夜這種憑直覺亂走的人才會靠近。
 
  路人君不想對午夜碎碎唸,反正有夜歌耶跟去應該沒什麼危險。
 
  「好像有人在研究灰鎮呢。」入夏很不優雅的盤腿而坐。
 
  「這個字體跟沙漏上的異國文字很像。」路人君也拿起一張文件來瞧瞧。
 
  「這是特殊用字,中央研究院會防止資料外洩而發明只有自己人才懂的文字。」
 
  入夏努力想了解文件上的內容,可是看的頭都痛了都還看不出什麼只好作罷,午夜也不急著知道文件寫了什麼,反正他們有的是時間,慢慢研究也可以。
 
  由於眾人研究不出什麼來,多數人乾脆放棄去做自己的事,路人君也覺得隨便翻閱機密文件不太好,可能會惹禍上身,就先把東西整到櫃子裡。
 
  晚餐又是歡樂的吃火鍋。
 
  桃花月坐在仙子大叔背上,用雙腳夾緊仙子大叔的腰,拿著自製小釣竿用火鍋料當餌,仙子大叔努力的抬頭往前爬,一直吃不到晃來晃的火鍋料。
 
  「快點!快吃!發出蠢豬一般的叫聲,你這個死肥豬!」
 
  「噗噗噗噗--」
 
  仙子大叔嘟起嘴想要吸住火鍋料,不過桃花月一直故意讓火鍋料晃走。
 
  路人君挪動位置遠離那個區塊,感覺等等桃花月會讓仙子大叔撞過來,先找個安全的地方吃火鍋吧。
 
  「來,午夜、少佐,要吃多一點海帶才能長出漂亮健康的頭髮喔!」
 
  夜歌耶用海帶把午夜跟少佐的碗堆成一座小山,兩人也沒反對,看見碗裡也食物就自動吃起來了。
 
  午夜跟少佐意外不挑食,午夜是太多東西沒吃過,看見新食物就想嘗試,而少佐是戰爭時期東西太難吃,就算過期微波食品也比戰爭餐好吃幾百倍。
 
  「維洛,你用到我的杯子了。」少佐想喝飲料卻發現杯子不見。
 
  維洛趕緊放下杯子,「啊、對不起,我去換新的。」
 
  「算了,我們就共用好了,明天去灰鎮要記得多撿一點杯子。」
 
  少佐拿飲料填滿杯子,喝到一半遞給維洛,維洛苦笑,然後把飲料喝掉。
 
  「不好意思,謝了。」
 
  午夜看見兩人的互動,默默把缺少杯子的事情記在心裡。
  最近家裡的東西總是少了幾個,出去找垃圾也不是只找特殊垃圾,而是為了湊齊生活所需,雖然這樣有點無聊,但為了讓家裡的人過上舒服的生活,午夜決定要默默解決大家缺少物資的困擾。
 
  因為拾荒家的人變多了,吃個火鍋讓食物消耗的很快,鬧哄哄的吃完火鍋,時間也不早了,收拾收拾,大家各自去做自己的事情。
 
  「午夜,我們今天在討論之後去灰鎮的事情,應該要有人留在這個家的。」
 
  路人君邊說著邊把仙子大叔的床單塞到旁邊的壁櫥,午夜滾到二樓邊緣,把頭探到圍欄木條中間看著路人君,「所以決定了嗎?」
 
  「出去人數最多四個吧。」
 
  「其他人呢?」
 
  「就……就留在家裡呀,看要打工還是做什麼。」
 
  午夜不反對大家討論出來的結果,考量到效率和收穫成果,的確把隊員分清楚會比較好。
 
  「明天去探查灰鎮圖書館吧。」午夜眨眨眼,「我想那些攻擊我們敵人,應該不會出現在圖書館之類的地方,還有可能有杯子的商店或住家。」
 
  路人君還是很害怕被襲擊,不過對小鎮歷史也很感興趣,所以還是贊成了。
熄燈之後路人君煩惱得無法入眠。

  他在想明天會遇到什麼怪物?
 
  明天會被什麼敵人偷襲?
 
  明天會找到什麼歷史?
 
  路人君有點好奇午夜每天都在想什麼,是在期待能撿到特殊垃圾,還是想著哪裡有新睡衣可以撿?某人或某個生物,又會成為午夜家的『傢俱』。
 
  想到這裡,路人君赫然發現自己沒有成為『傢俱』,仙子大叔是床、維洛是廚房、桃花月是吊燈、少佐是狗、入夏是音樂播放器、夜歌耶是梳子。
 
  那我是什麼呀?這個家的『路人』?
 
  路人君苦惱的皺著眉。
 
  午夜雖然喜歡亂叫別人名字,但真正名字有被改掉的也只有路人君。
 
  啊!
 
  這時,路人君才發現完全忘記了自己的名字,以前的記憶逐漸模糊起來,取而代之的,都是拾荒家無俚頭的撿垃圾生活。
 
  如果現在閉上眼,明天起來發現這都是一場夢,或其實自己是出車禍變成植物人,而這些發生的事情都是幻想的會怎麼樣呢?
 
  異能者、外界者、次元夾縫什麼的,這一切都是幻覺,其實只是自己太孤單所以幻想一堆人,然後午夜是自身的潛意識,接著住進來的人們就是心理的各種表態。
 
  沒錯,我很孤單,我想要被人記住,我想要變得特別,只是一個普通的十八歲少年怎麼可能會是異能者呢?
 
  也許或是我現在其實被歹徒關在什麼地方,也許我被踹下車的時候早就落水了,現在躺在醫院裡昏迷不醒。
 
  然後爸媽正在討論要不要把我器官捐贈等等,雖然比較希望只是吹完蠟燭吃完蛋糕回家睡著了而已,如果真是這樣,那這個夢真的太瞎了。
 
  路人君如此想道,幻想出來的人事物就是這麼不可思議又強大嘛!
 
  但不知為何,並不想離開這個夢境。
 
  雖然稱不上是美夢,可卻是會讓人上癮的夢境。
 
  如果能永遠待在就好了,待在午夜身邊、大家身邊。
 
  能察覺我存在的人身邊……

 

  --
  廢叭:
  好想趕快度過煎熬10月(唉唉
  話說連假去了紫南宮,看到好多閃閃發亮的母雞回家XD
  雖然我是個討厭去人擠人的地方
  但如果是人擠人的廟我倒是挺喜歡的(廟會也是但我怕鞭炮)
  因為沒辦法去追廟會,意外在網路上看見有人會去拍廟會現場
  這個視頻真是太佛心了(合掌)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