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敢隨意回答,就怕說錯話會讓伊凡或迪里艾爾變成金、銀、銅之類的礦物。
 
  女人見我如此慎重,掩嘴輕蔑的笑著,隨後彎下腰輕鬆的把掉進湖裡的兩人拎起來。
 
  她無視湖的深度和兩人掉落的位置,好像在撿地上的東西似的,撿起兩人後踏出輕快的步伐,同樣無視冰塊和水面,走到我面前將撿到的兩人丟在岸上。
 
  這女人究竟是什麼來頭?超能力者?精靈妖精?
 
  先不管女人的身分,我看伊凡臉色鐵青狀況不是很好,趕緊脫下衣服套在他身上,太過慌亂不小心把懷裡的《紫色雪花》落在地上。
 
  女人撿起那本書,瞇起眼發出奇怪的竊笑,「原來你去了那個地方啊,能活著回來運氣真好。」
 
  「你、你倒底是誰?」我試著拖走伊凡,但我力氣太小完全無法移動他。
 
  「唉呀,明明是你們邀請我過來的,卻問我是誰。」女人垂下眼簾半瞇著眼打量著我們,「閒話家常前,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呢。」
 
  叩!
 
  女人跺腳,高跟鞋鞋跟敲擊著雪地,竟發出清脆響亮的敲擊聲,好像踩中的不是雪,而是大理石地板。
 
  咚!
 
  眨眼不到的瞬間,我跟伊凡、迪里艾爾都回到宅邸裡,旁邊的火爐熱呼呼的,好像早就被點燃。
 
  女人悠哉的坐在沙發上,一個彈指變出熱茶壺。
 
  她修長的雙腿交疊,靠在扶手邊替自己倒了一杯熱茶。
 
  「衣服最好趕快換掉,不然體溫會流失的更快喔。」
 
  「咦?」
 
  我愣了幾秒,忽然意識到伊凡的體溫比我還低。
 
  手忙腳亂的褪去伊凡的衣物,我自己也脫到只剩下薄內襯,隨便拿個大毛毯把自己跟伊凡捲在一起,聽說這樣可以分享體溫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看我無暇照顧旁邊的迪里艾爾,女人喝完熱茶從抽屜拿出剪刀,走到迪里艾爾身邊把他頭上的鳥窩頭剪掉,順便替他換上新的衣服。
 
  沒過多久迪里艾爾醒來,伸個懶腰趴在矮凳上一臉睡眼惺忪。
 
  我有些訝異,原本頹喪又髒兮兮的屍體,在女人的打理下竟然煥然一新,從流浪漢變成文藝青年。
 
  可惡,有點帥啊!
 
  「嗚……看來我們成功啦。」迪里艾爾慵懶的說。
 
  「成功什麼?」我依舊抱緊伊凡,在暖爐的熱火下,他的體溫好像有一點回復了。
 
  「那女人不就是我們要的結果嗎?銀色森林的紫髮女人。」迪里艾爾斜過眼瞧了幾眼女人。
 
  「我叫做北風,是這些書的作者。」
 
  名為北風的女人,手裡晃著那本《紫色雪花》。
 
  咦?難道地下室那些書全都是她的作品?
 
  所以戴納先生跟這個女人是什麼關係,她知道戴納先生的事情嗎?
 
  北風注意到我灼熱的視線,她知道我有很多事情想問,不過我們有整個晚上,就算到隔天早上再聊也不遲。
 
  半跪在伊凡身邊,北風摸著伊凡的臉,「明明放開那具屍體自己游上來就好啦!何必讓自己泡在冷水裡呢。」
 
  「活人就是麼脆弱,才泡在水裡十分鐘而已就不行了。」迪里艾爾揉著自己的髮尾,頭髮突然被修整齊有點不習慣。
 
  十分鐘?
 
  我錯愕不已,記得自己遇到露美雅那段時間已經不只十分鐘了吧,說到露美雅,我又想起她交代的事情。
 
  「迪里艾爾,我有話要代替朋友轉達。」
 
  「怎麼了嗎?」
 
  「迪里艾爾!滾吧!永遠不要回來!」
 
  「啊?什麼鬼,我是惹到誰了?」迪里艾爾一臉莫名其妙。
 
  「露美雅要我這麼說的。」
 
  「她誰啊!」
 
  「《紫色雪花》裡面醫生的女兒,她好像認識你。」
 
  迪里艾爾相當困惑,他的記憶很零碎,大部分的回憶都關於地下室,還有與戴納相處的過往,其餘的都已經模糊不清。
 
  「每本書都是美麗的世界,是這個意思嗎?」迪里艾爾無神的雙眼逐漸焦距,好像領悟某些事情。
 
  「呵呵,你們現在才發現嗎?自己其實來自別的世界,是戴納一時興起把你們帶到他的世界。」北風召喚出熱水袋塞進毛毯裡。
 
  「我也是?」我有些慌張,抓著伊凡靠在他身上,「應該問『我們』都是?」
 
  北風揚起嘴角點點頭,「蒐集東西是戴納的嗜好,你們也是喔!所以才會在這間宅邸裡呀。」
 
  「所以、我不他親生的兒子……」
 
  不知道為什麼有些難過,明明之前都沒在期待真相,現在知道戴納先生的興趣後,我忽然覺得自己只是展示櫃裡面的裝飾品。
 
  北風坐到我身邊摸摸我的頭,「你所在的世界太危險了,當時戴納只能選擇帶你或老婆離開,他跟老婆討論過後,就決定先讓你避難到這個世界。」
 
  「他……真的在書裡……哪本……」
 
  伊凡醒來聽見北風的話,吃力的擠出幾個字想知道更多。
 
  我皺起眉按住伊凡,他的身體還很冷,隨便亂動可能會摔倒。
 
  「我不知道。」北風咧嘴而笑,雙手十指交扣放在膝上,「我負責開通道給他,他要去哪個世界是他的自由。」
 
  「戴納果然是靠著書在旅行,不過我怎麼沒在書裡看到他?」迪里艾爾湊到身邊幫我一起壓制伊凡。
 
  「每個人、每個世界穿越的法則都不一樣,戴納穿越過去後不是原始的個體,他可能是新世界的一隻狗或路人,如果他的行為不足以影響世界,那他就不會被書記錄下來。」
 
  「不可能、戴納他……我們是在俄羅斯相遇的……」伊凡氣喘吁吁的說。
 
  「你好像叫做伊凡雷帝對吧」北風彈指變出一本白色精裝書,書本上面有燙金花紋,「《Canis lupus communis》這本書的世界觀這裡差不多,你當初被戴納救回來時應該就察覺兩個世界細微的不同,只是你不想承認。」
 
  《Canis lupus communis》是北風替書取的名字,既然是圖書館的藏書之一,迪里艾爾也對那本書有印象,只是書裡同樣沒有戴納。
 
  伊凡盯著那本書眼神有些複雜,他陷入長時間的沉默,感覺好像打擊很大,我想我能理解伊凡的心情。
 
  因為我們都對戴納先生保有期待,但結果並沒有我們想的美好,戴納將我們帶來這裡也許起初是好意,但如今有種被放生的感覺。
 
  把野狗帶回家養就要負責啊!別擅自給我消失。
 
  很想對戴納先生這麼說,但他現在在某本書裡冒險,我也無從發洩。
 
  北風表示自己只負責開啟通道,至於穿越的力量來自於其他人,每當穿越時間都會錯亂,所以才會出現這世界過了十分鐘,另一個世界卻過了一整天的現象。
 
  我被帶過來時還只是嬰兒,一過來戴納先生就把我寄放在親戚家,想趕回去救老婆時,發現書已經被燒掉了。
 
  心灰意冷之下,他才會陪伴我一段時間,後來在北風告知下得知,書被燒掉不等於世界毀滅,充其量是通道被關閉而已。
 
  於是為了找老婆的戴納先生,才又開始了長時間的旅行。
 
  至於他的喪禮,戴納先生把宅邸之外的財產全交由親戚,希望親戚在幾年後替他辦場喪禮,因為他打算把人生所有時間都用在穿越冒險上。
 
  如果直接人間蒸發,這世界的事情處理起來很麻煩,不如就把財產發一發,然後讓兒子搬到宅邸住,無法向兒子解釋來龍去脈,只能用宅邸的線索來解答。
 
  那個線索就是迪里艾爾。
 
  雖然這具屍體有點散漫不可靠,但戴納先生相信迪里艾爾能帶領兒子找到北風,而負責照顧兒子的人則是伊凡。
 
  「對了,這棟宅邸是連同迪里艾爾一起帶過來的。」北風有點興奮的說,「因為是屍體,當作家具一起搬過來毫無壓力呢。」
 
  「原來我一直住在這裡呀,還以為戴納曾經盜墓過。」迪里艾爾苦笑說著。
 
  由於《紫色雪花》的視角是醫生,迪里艾爾沒辦法從中得知自己與露美雅的關係,而我也把露美雅所在村莊的狀況告知迪里艾爾。
 
  當然,用光圈把村莊圈住的人就是北風,但她不認為自己有錯,畢竟她只是完成醫生的願望罷了,她也不願意跟迪里艾爾說過去的事情。
 
  迪里艾爾心情有些複雜,好不容易有了找尋過去的機會,他卻起了放棄追尋真相的念頭。
 
  書裡的內容加上露美雅的話,迪里艾爾認為自己還是保持現狀就好,他有種難以言喻的不安感,總覺得找回記憶是個錯誤的選擇。
 
  至於伊凡的書,那本書的故事大概是講戰爭時期,因為研究生化武器引發的戰爭,伊凡在書裡只是普通的路人角色,他是私人保鑣組織成員。
 
  因為研究有保密原則,於是聘雇者在結束合約後,打算把所有聘來的傭兵滅口,伊凡在關鍵時刻遇到戴納才免於一死。
 
  當時伊凡傷得很嚴重,戴納將他帶回宅邸,拜託北風治療照顧,之後為了讓伊凡有活下去的動力,就帶著伊凡走訪各地探訪奇聞異事。
 
  最後讓伊凡成為宅邸管家,並且留下書信拜託他照顧席懷就離開了。
 
  「戴納不會再回來了嗎?」迪里艾爾手裡拿著《紫色雪花》,他還想把這書鎖進保險櫃裡。
 
  「穿越的時間是錯亂的,搞不好再等一下他就回來啦。」北風語氣輕鬆的笑著說,「或是──現在。」
 
  碰!
 
  樓上傳來重物掉落的聲響,我與伊凡、迪里艾爾同時往天花板看去。
 
  造成所有謎團的男人──
 
  回來了。
 
 
《完》
  --
  廢叭:
 
【後記】
  各位安安,我是夢墨!感謝各位看完這系列短篇,雖然結局的有點莫名其妙,不過當初的設定多種變化,最後我才決定將結局設在「戴納回來的瞬間」。
 
  由於設定是日常向的故事,在三人組見到戴納後,他們依舊過著打打鬧鬧的日常,至於是如何打打鬧鬧呢?請讀者們自行腦補吧!(灑花)
 
  屍體先生最初的原稿來自於《拾荒少女垃圾們》,當初為了投稿尖端大賞而寫的長篇小說,由於字數設定和劇情安排,在第二次投稿時硬生砍掉一萬多字,那部分就是席懷與屍體先生的橋段。
 
  雖然在投稿故事中砍掉了他們的劇情,但畢竟有一萬多字,我便將他們拉出來寫獨立短篇,也就是《請問屍體先生》!
 
  剛開始寫的時候打算寫成推理類妖怪故事,席懷、伊凡、迪里艾爾三人在小鎮裡遭遇不可思議的事件,歷經各種推理破案的同時找到戴納過去留下的線索,最後發現戴納透過書冒險,那麼戴納的狂粉伊凡肯定是第一個跳書找戴納的嘛!
 
  這是初版設定,二版則是戴納是奇怪研究社的集會成員,因為戴納失蹤集會幹部便要求席懷繼承父業,於是他帶著管家和屍體踏上解決妖魔鬼怪的旅途,最後遇到北風,叫北風把戴納召喚回來。
 
  當然不管初版還二版,其中的細節有修改過很多次,後來都因為推理殘廢才放棄這些設定(弱),我就想別把故事寫得這麼複雜,雖然要加入鬼怪等設定,那應該也能寫日常才對呀!這故事的軸心本來就是小男孩跟管家還有屍體的互動過程,如果可以我還希望能稍微提一點管家跟屍體先生的過去。
 
  所以,雖然本系列到此結束,但之後還會更一些小番外唷!至於內文中提到的《惡鬼先生》跟《邪奏曲》是實際上有的故事,只是《邪奏曲》還沒寫完所以網路上看不到,《惡鬼先生》則是公開在巴哈姆特,有興趣的人可以直接谷歌書名就能看見囉!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