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人君,要出發囉。」午夜拍拍路人君臉頰,輕輕呼喚著他。
 
  「嗯?」
 
  路人君起身揉揉眼,自己仍在拾荒家。
 
  看來這不是夢吧,還會覺得餓、覺得冷,能感覺到午夜掌心傳來溫暖的觸感,這不是夢,哪有夢這麼真實的。
 
  收拾包包坐在客廳裡吃著維洛做的早餐,灰鎮探險小隊已經準備要出發了。
 
  第一隊要去灰鎮的是維洛、午夜、入夏和路人君,剩下的人就是顧家。
 
  再次進入灰色小鎮,爬出水溝蓋就看見房子被三頭犬踩得面目全非,感覺就像腳踩碎紙堆那樣,好像因為召喚時間有限,三頭犬似乎已經消失了。
 
  現在這區瀰漫著灰沙,天空非常渾濁感覺快下雨了,這代表其他妖怪不會出沒。
 
  走在暗巷裡,四個人跟著午夜的直覺來到一間像是咖啡店的地方,咖啡店櫃台桌上有個牌子寫著『地下圖書館,歡迎入內』。
 
  維洛點起光源探照了一會兒,確認沒危險後才慢慢下樓。
 
  地下圖書館多的是童話故事書,而且保存的很好都沒有受潮,路人君也找到了第二本『門』,這本書比鐵色小鎮末路區的那本還要乾淨,幾乎跟新的一樣。
 
  可以看清楚製造日期距離現在差了二十年,而且這裡也能看見作者前言和致詞。
 
  --向成為世界之門的鑰匙致意。
 
  最後一頁寫了一句話,而作者前言只說了作者是一位研究家,因為某些事情沒辦法正大光明的把事情真相寫出來。
 
  寫這本書希望有人能因此對灰鎮歷史感興趣,然後發現真正的歷史告訴後人,因為充滿秘密只能自己手寫然後塞在最常來的圖書館中。
 
  路人君還是覺得最關鍵的是那個紫髮女人,不管她是誰來自哪裡,如果她沒出現也許灰鎮就不會毀滅。
 
  不是紅顏禍水歧視女性的意思,總之,如果沒有那個紫髮女人,研究院也無法進行『門』的實驗,依照入夏說的故事推測,紫髮女人在研究院應該是相當有影響力的人。
 
  原本只研究生命樹的研究家為什麼突然發明一堆東西?
 
  為什麼會突然提倡大家都會變成異能者?
 
  把普通人送進研究院裡改造這是多麼瘋狂的舉動,為什麼其他研究家沒有反對?
 
  「這裡有沒受潮的報紙。」午夜看著報紙右上角,上面的日期是兩個月前的。
 
  --研究院實驗品遭竊,研究院起內訌?
 
  「就是這個。」入夏把報紙攤開來,一群人也都湊過來看。
 
  內容寫著,研究院最高級機密實驗品遭竊,竊取者駕駛研究院貨物車想逃進灰鎮,卻被眼尖的特種部隊察覺假冒身分,在激烈的衝突中有一方引爆炸彈造成灰鎮大門損壞。
 
  研究院並沒有高調搜尋遺失的實驗品,同時發出協尋啟事請警方幫忙找尋被綁架的人質。
 
  最後附上一張大頭照,是個黑色長髮金黃色雙眼的少女,那個模樣……
 
  路人君疑惑的望著身邊的少女。
 
  「午夜?」
 
  午夜眨眨眼,「我不記得我加入過研究院……」
 
  「不,這篇文章有點奇怪。」路人君指著協尋人質的地方,「為什麼會突然跑出人質照片?前面完全沒提到綁架人質和人質相關訊息。」
 
  入夏跩著嘴,「前面先說低調尋找實驗品,後面說找人,但其實只是想讓看的人誤以為實驗品只是個東西。」
 
  「什麼意思?」維洛把光源靠近照片,那確實是午夜沒錯。
 
  「意思是--午夜拾荒就是實驗品。」入夏說出這個駭人的言詞嚇到其他人。
 
  入夏的口氣非常堅定,沒有推測或嚇人。
 
  這種障眼法要騙到普通人很簡單,因為看報紙的人大部分都是草草看過知道就好,只要知道研究院有在找東西,不會危害到大眾的生活就可以了。
 
  反之有人失蹤,有些心存正義的居民就會特別留意,但至今都沒有找到也沒發現,很明顯的,鎮上的居民幾乎都不在意這種事。
 
  這要說幸運嗎?還是不幸?
 
  「不、不!這太突然了。」
 
  路人君今早還在想今天會不會有收穫、晚餐要吃什麼。
 
  結果現在來了一個轟轟烈烈的真相──午夜拾荒是研究院的實驗品。
 
  「其實問問午夜本人就知道啦,午夜小姐,請問你在遇到路人君之前在什麼地方?」入夏攤手,要證明午夜是不是實驗品。
 
  「廢棄屋。」午夜淡淡的說。
 
  「那在廢棄屋之前呢?」
 
  「不知道。」
 
  沒錯,午夜一醒來就在空蕩蕩的廢棄屋,這間屋子剛好離灰色小鎮很近。
 
  午夜不知道自己是誰、從哪裡來,連名字都是自己幫自己取的,午夜只記得在遇到路人君之前跟垃圾住在一起一段時間。
 
  路人君不覺得入夏有哪裡說不通的地方,唯獨奇怪的地方就是--
 
  午夜拾荒是怎麼進到廢棄屋的?
 
  「實驗品一般都是睡眠狀態吧,如果有人刻意把午夜放在廢棄屋,那應該會有其他同伴來找午夜。」
 
  入夏是不知道偷研究院東西的幫派有多少人力,不過正常來說應該會有人到廢棄屋來找人才對。
 
  「午夜是異能者吧,為了保護自己把自己送到安全的地方。
 
  「午夜的能力不是感應嗎?」維洛好奇的問。
 
  「一個能力者可以有複數的能力。」入夏雙手插腰,看著午夜,「第二個能力可能不被午夜控制所以到現在都沒辦法使用。」
 
  午夜想著,如果自己可以把自己轉移到另一個地方,那不就跟研究院發明的傳送機一樣了嗎?
 
  「研究院想用我,發明更多傳送機?」午夜歪著頭。
 
  「我覺得應該不是為了傳送機吧……」
 
  路人君嘆口氣,就算午夜真的是實驗品、有第二個能力,那到底為什麼沒人來敲門說要找午夜?佈告欄上也沒出現午夜的協尋啟事。
 
  「也許跟報紙上寫的內訌有關係。」入夏一臉正經的說,「灰鎮裡有一個幫派叫做黑鴿,他們也很愛研究東西,說不定他們用什麼辦法想偷走午夜,然後研究做出更多傳送機。」
 
  「為什麼又是傳送機呀!」路人君總覺得,大家好像把焦點放錯位置了。
 
  「因為午夜可以到處移動,如果他們也有到處移動的能力,這樣不就可以出灰鎮了嗎?」入夏挑起眉,也許黑鴿還想做更糟糕的事情。
 
  維洛突然拍了一下手,「哈!這不就是跟故事書裡面那個研究員想要得到『門』力量的橋段很像嗎?」
 
  眾人突然一陣靜默,維洛燦爛的笑臉與其他人僵硬的臉形成強烈對比。
僵笑著,維洛原本想開個小玩笑,沒想到大家會這麼認真,讓氣氛更嚴肅了。
 
  入夏用力拍上維洛的雙肩,「勇者你真是太聰明了!」
 
  研究院的實驗品是擁有傳送能力的午夜,這代表研究院從沒放棄研究『門』,不管午夜是人造人還是誰家孩子,午夜的存在和研究院的立場,這證實了童話故事『門』的真實性。
 
  先別說黑鴿偷午夜要做什麼,直接說研究院一定在搞什麼鬼,把一個少女當做實驗品,應該不只是為了研究能力者而已。
 
  真相的心臟狠狠敲擊胸口,這一切發展的太快了,昨天路人君還在唸午夜亂撿棺材,現在這個驚人的秘密讓他感覺到不安。
 
  「我們趕快回去……」
 
  午夜垂下眼,她的直覺告訴她家裡出事了,感覺房子似乎又變得空蕩蕩。
 
  好想快點回家,午夜的直覺嗡嗡作響,並不是指引她往某個方向,而是告訴她有某些事情正在發生。
 
  看午夜不太舒服的模樣,大家加快收東西的速度,把一些報章雜誌帶在身上,剛上樓就發現外頭下起大雨。
 
  「淋雨吧。」
 
  入夏帶起帽子,依照往常的經驗看來雨天不會有問題的。
 
  「等等!」維洛把入夏用力跩回屋裡,「不能出去。」
 
  「為什麼啊?」
 
  入夏甩開維洛的手,她之前在雨中跑來跑去都沒事。
 
  只見維洛把桌子翻倒,要大家躲在桌子後面,接著比了一個禁聲的動作。
 
  大家躲在桌子後面大眼瞪小眼,因為太好奇雨天會出現什麼,不免還是把頭稍微探出去。
 
  雨中有什麼東西在飄移,太過透明看不清楚,不過雨中有一部分很明顯不自然的在晃動,就好像有人飄在半空中。
 
  「鬼魂?」午夜好奇探頭。
 
  「雨中的鬼應該要叫雨魂吧。」入夏瞇起眼。
 
  雨魂移動的範圍就是有下雨的地方,有些雨魂會進到屋子裡翻箱倒櫃,所以有些東西會被弄。
 
  它們吃東西的方式就是用大量的水包住目標然後把他們融化,不過雨魂只吃活物的樣子。
 
  難怪天氣看起來不好時怪物就會躲起來,難怪室內有很多東西都受潮了,入夏之前都沒注意到雨天特別的地方。
 
  但現在想起來,雨天出去找東西的人很少能回來。
 
  原因就是這些看不清楚的雨魂嗎?
 
  看來現在只能等雨停才可以出去,午夜心中莫名的焦躁,不知道為什麼想趕快回家,是什麼感覺又說不上來。
 
  反正就是一種會失去重要東西的不安感。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