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以為行政區會是人類團結一片繁榮的景象,沒趕時間的我們邊走邊玩過了三星期才抵達,見到的城市風景已經是殘破不堪的景象。
 
  人們邊自相殘殺邊抵抗殭屍,到處都在爆炸和坍塌。
 
  雖然有預想過城市會不會已經崩解或荒廢,但沒想到是這麼悲慘的毀滅狀態。
 
  既然別人忙著吵架,我們還是別進去攪和比較好。
 
  我牽著諾妮準備撤退,這時一顆子彈飛來打在我臉邊的樹幹上。
 
  「別動!」
 
  看起來像是特種部隊的人拿槍指著我們,我跟羅格馬上舉雙手投降,諾妮則躲在我身後不安的左顧右盼。
 
  我們被軍隊包圍,也不知道這個軍隊來這裡是要支援誰還是有其他目的。
 
  他們稍微打量我們後開始接無線電回報,好像沒發現我跟羅格是殭屍狀態,只派了一個小隊帶我們去軍用車旁邊。
 
  「不好意思,請問現在是什麼狀況?」我半舉著手問。
 
  「你們不是從那個城市出來的嗎?應該比我更清楚吧!」蒙面的軍人邊說邊拆解槍枝。
 
  「我是偏遠小鎮過來的,原本聽說這裡可以庇護……不過……」
 
  「革命軍和政府起了衝突,你們最好做好心理準備。」把奇怪的裝置組到槍裡,軍人睹了一眼諾妮,「特別是小女孩,聽說高層在那個城市裡找到疑似殭屍王的實驗體。」
 
  「咦?殭屍王該不會所有病毒起源吧。」
 
  「不是,但殭屍王可以控制感染者,聽說他們會偽裝成人類,混進人群中再控制其他殭屍攻陷人類陣營。」
 
  「他們?」羅格和我對望幾秒,隨後繼續追問軍人,「那你們要怎麼確定誰是殭屍王?」
 
  喀擦!軍人的槍上了膛,槍口對準我們。
 
  「不用確認,全部殲滅即可。」
 
  碰!
 
  子彈打到羅格之前,我把他推開,驚險的避過子彈後,我直接抓起吉他往軍人身上砸。
 
  諾妮太過驚恐,尖叫一聲後鑽進樹叢,我認為讓她先跑會比較安全,反正其他軍人應該都去城市鎮壓殭屍了,應該不會在樹叢裡亂晃吧。
 
  「看你們可憐,所以才在開槍前讓你們知道一些事情,別掙扎了,我會打準一點讓你們感覺不到痛的死去。」
 
  「你才給我去死!」我撲到軍人腳邊,抱住他的腿,在他打我前羅格則抓住軍人拿槍的手。
 
  三人一陣扭打,最後我找到機會狠狠咬了軍人一口。
 
  軍人非常驚訝,但喉嚨已經被我咬出一個洞,還沒慘叫便倒在地上抽搐。
 
  其他軍人聽見打鬥聲,急急忙忙趕過來查看,我趕緊撿起槍朝那群人掃射製造混亂。
 
  羅格趁軍人慌亂時也趕快隨便咬人、抓傷人,接著那軍人們就開始自相殘殺,因為沒人想被屍變的同伴咬,也沒人想承認自己會屍變。
 
  我們搶走軍用機車,衝入樹叢中發現有一大批殭屍群聚於此,而諾妮也在殭屍堆裡,她完全沒遭受攻擊,還被許多殭屍無視。
 
  時間緊急,有很多問題想問但逃命重要,載著諾妮逃離城市區域,我們前往人煙稀少的大峽谷,這裡沒什麼資源,只有一間被搜括乾淨的超商。
 
  當天,我們在商店裡過夜。
 
  櫃台有個沒了內臟的老伯,他坐在木藤椅上看著訊號很差的小電視,雖然已經沒有頻道播放,但還能放錄影帶來回味經典。
 
  殭屍老伯看到諾妮也沒有太大反應,只是對我們喔喔喔叫了幾聲,好像是在宣示地盤主權。
 
  我們給了老伯一塊肉,還有剛剛跟軍人搏鬥時撿到的殘肢,老伯似乎非常滿意,指著商店後面的員工休息室,那裡有張舒適的大床。
 
  「諾妮,你可以跟其他殭屍溝通嗎?」我趴在床上捏著鯊魚娃娃。
 
  諾妮搖搖頭,用小拳頭搥打鯨魚娃娃,「沒辦法,不過我大叫他們都會圍過來。」
 
  「殭屍對聲音很敏感,這很正常,不過為什麼你不會被殭屍咬啊?」羅格換上點點睡衣,替我們泡了杯茶。
 
  諾妮依舊搖頭,她其實也不清楚自己的狀況,如果跟軍人說的一樣是殭屍王,那她應該可輕易控制大量殭屍吧,但現實就是她除了被殭屍無視外沒有其他能力。
 
  「荷莉、羅格,我不太舒服。」諾妮垂下雙肩有些難受的說。
 
  我們變得有些緊張,畢竟玩樂的這段時間以來,諾妮從沒主動說自己不舒服。
 
  難到是剛剛受傷了嗎?
 
  我帶諾妮進浴室,稍微檢查身體後也沒看見傷口。
 
  跟老伯借了醫藥箱,測量溫度、聽心跳等等,做了很多檢查都沒發現異狀。
 
  但諾妮就是不舒服。
 
  我們決定帶諾妮去醫院,至少那裡有比較好的儀器可以檢查,雖然夜色已晚,但我們還是騎著機車到峽谷後方的小鎮找醫院。
 
  眼看小鎮就在前方,小鎮內還有一些燈光,也許有人駐紮在那邊。
 
  碰!
 
  羅格突然摔車,我停下車的瞬間--碰!有一顆子彈打穿我的左肩。
 
  突然被打穿導致我撐不住機車重量倒在羅格身邊,看見羅格腦袋被打穿慘死的模樣,意外的沒有太過感傷,但非常生氣不爽就是了。
 
  諾妮開始大哭,為了避免她被子彈打中,我壓在她身上。
 
  一群研究員和軍人走過來,先確認我跟羅格死了沒,隨後才想把諾妮帶走。
 
  因為我本來就是殭屍,他們以為我停止呼吸就是死了,想說先把諾妮帶走再來補槍。
 
  太過鬆懈的心態讓我抓到反攻機會,當研究員的手伸過來要抓住諾妮時,我直接咬斷研究員的手指,對方慘叫後旁邊的軍人連忙補槍。
 
  我把羅格的身體拉過來擋槍,不過特殊子彈非常強大,直接打穿羅格的身體射中的我右眼。
 
  差一點就把我的腦子打穿,讓我暫時無法行動,也許是傷到腦子某個部位了吧,特殊子彈流出某種液體,逐漸將我溶解。
 
  研究員拉著諾妮想把她帶上車,還用無線電回報抓到零號實驗體等等。
 
  「不要!」諾妮尖叫,四周溫度瞬間下降。
 
  研究人員和軍人被不明力量彈開,諾妮癱坐在地上大口喘氣,她眼神中充滿驚慌與害怕。
 
  看不見的能量在周遭奔騰,好像某種閃電或是電磁波訊號。
 
  軍人朝諾妮開槍、丟手榴彈,但諾妮被無形防護罩保護著,所有武器都無法傷害她。
 
  我逐漸失去意識,有什麼東西正在把我拉走,就連羅格的屍體都扯了過去。
 
  遠方有大量殭屍狂奔而來,他們都是被諾妮的能量訊息吸引而來。
 
  成群的殭屍和人類打成一團,當然人類敵不過人潮戰術最終被殭屍海吞沒。
 
  殭屍們互相推擠拆解、重組,在諾妮身邊構築成巨大殭屍城堡。
 
  我跟羅格被掛在疑似王座的地方,諾妮雙眼無神臉上爬滿青黑色血絲。
 
  她招招手,天花板掉落幾隻殭屍,就像捏黏土那樣,隔空揮手光用意念就能重組殭屍。
 
  諾妮捏出好幾隻強壯的殭屍,要他們去毀滅小鎮。
 
  沒過多久,因為特殊子彈的液體,我失去了意識,眼前一片黑暗。
 
  心裡擔憂諾妮之後的生活,但因為轉生懲罰的緣故,死了就必須到下一個世界去。
 
  ……
 
  沉淪在寂靜無聲的黑暗裡,我隨波逐流。
 
  「你、喂……起來……」
 
  在黑暗中,隱約聽見某個女人的聲音,斷斷續續的像是訊號很差的收音機。
 
  追尋著聲音來源,我再次見到光明。
 
  但,那又是下一個故事了。
 
  --
  廢叭:
  寫到用殭屍蓋城堡時,我忽然有種卡巴內里的感覺XDDD
  基本上轉生系列的節奏都會是突然死掉(差不多
  不過投稿過來的角色視情況會有不同的劇情交代啦
  像是某回會出現蟑螂王,這感覺就是從頭殺到尾最後暴死(一回結束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