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遙(累遠)、瀾 (六月雪)、乙澄(路人乙/小乙)工作中。
 
  夏天的夜晚,可以說熱的像是在卡車排氣口聞臭。
 
  六月雪去小七買了一罐咖啡,這次的任務時間是在午夜十二點,反正爸媽都睡死了,現在年輕人晚上不回家本來就是常態。
 
  為什麼爆肝也要接這個任務呢?因為上面顯示總金額三十萬,這代表越少人接,分到的金額就越高。
 
  「我是小乙。」一個讓人分不出性別的人站在六月雪旁邊。
 
  上下打量一下,看不太出來是男還是女,不過聲音判斷應該是女生吧!應該吧!
 
  有點感嘆這次沒有跟到像百里香那樣可愛的女生,而且她還揹著一個很長的武士刀,長度都快跟小乙一樣高了。
 
  「我是六月雪,好像還有一個人沒到。」看著手機,上面顯示會有三個人來。
 
  「沒來?那就算啦!這樣錢是我們兩個分。」小乙眨眨眼。
 
  一人十五萬?還不錯!那隊長給小乙當,六月雪把資料傳出去後,工作內容就傳過來了。
 
  地點OX豪宅,條件:在不吵醒屋主的情況下拿走冰晶石,限定時間凌晨五點之前。
 
  「等等!這次要我們去偷東西,這跟鬼有什麼關係?」
 
  小乙也看一下自己的手機,「那個豪宅是鬼屋,私人土地,聽說有鬼在阻止屋主拿回價值三億的冰晶石項鍊。」
 
  三億?六月雪聽了差點把價值五十元的咖啡吐出來。
 
  兩人招了計程車去那棟豪宅附近看看,大門深鎖,需要磁卡才能進去的樣子。
 
  正在煩惱要怎麼進去時,六月雪的手機響了。
 
  「喂?」
 
  電話另一端傳來一個慵懶的男生聲音,「我累遠,現在幫你們打開鐵門了,快進去吧!」
 
  欸?六月雪輕推鐵門,居然真的打開了,怎麼回事,這個累遠怎麼辦到的?
 
  「等等,你就是第三個人?你怎麼沒來?」
 
  「有錢出錢,有力出力,三十萬我要佔十五萬,其他你們自己分。」
 
  「喂!你哪有出錢出力呀!我在這裡熱到流汗你還在哪個地方吹冷氣?」
 
  累遠嘖嘖幾聲,「十五萬,保證你們進出暢通無阻。」
 
  小乙看六月雪一直在講電話,自己先溜進去,裡面的大門居然也是開的。
 
  六月雪也追過去,不過還是沒放棄跟累遠討價還價。
 
  「我不懂,你是怎麼辦到的!」
 
  「我請三隻鬼朋友幫我們保持通訊,請五隻鬼朋友駭入電路當中,有兩隻控制主機版防監控,這是專業懂不懂?」
 
  啊!好卑鄙呀!不過他的確讓我們輕易進入到豪宅之中,而且幫我們指路,省下不少時間。
 
  因此,事情進行的很順利,依照累遠的說法,現在只要推開這扇大門拿走裡面的冰晶石項鍊就可以離開了。
 
  「喔!找到了!」小乙一進去馬上衝過去拿項鍊。
 
  六月雪瞪大眼,腳軟退後好幾步,因為項鍊掛在某人身上,掛在某具屍體身上,而小乙拉著項鍊順便把屍體拉起來了。
 
  『小偷--!』屍體嘴大張九十度尖叫。
 
  「你們這些蠢貨做了什麼?」累遠也聽見了屍體的大叫。
 
  六月雪急著抓住小乙往外跑,也沒時間跟累遠通話,不過項鍊還掛在屍體身上,所以現在是拖著屍體跑。
 
  「喔喔喔,這就是打死不讓項鍊給別人的女屋主。」小乙淡淡的說。
 
  屍體四肢往地面插,強硬到讓六月雪整個人被拉住,「小乙快放開項鍊!」六月雪大喊。
 
  「不行!」累遠和小乙同時說。
 
  「屋主已經被吵醒了,任務失敗,趕快出去啦!」
 
  小乙一個後空翻跳到屍體身後,「那就把她打昏,這樣就不算醒來。」
 
  只見小乙以拿棒球姿態拿著武士刀,然後猛力一揮,屍體的頭就直接被全壘打飛向六月雪。
 
  這才不是打昏的力道!見到頭飛來,六月雪緊急之下單手把頭打回去,他才不想把一顆腐爛的頭拿在手上。
 
  「好球!」小乙擺出打排球姿態,再把頭頂回去給六月雪。
 
  「不要打過來!噁心死了!」六月雪一樣用單手又把頭打回去一次。
 
  來來回回打了五六次,途中還聽見那顆頭打呼的聲音。
 
  「我以前可是網球社的。」小乙涼涼的說,好像還打的很開心。
 
  「不是排球社嗎?」六月雪已經眼皮在跳全身冒冷汗,因為那顆頭被打出屍水弄得滿手都是。
 
  小乙還是輕鬆的打回去,但這次打的有點太高,「啊!」
 
  六月雪見到頭又飛過來,忍無可忍,直接跳起來扣殺,那顆頭直接撞上小乙旁邊的鵝絨地毯上爆開碎裂變成糊。
 
  「……人不是我殺的。」六月雪望著那個爛泥,讓人有點想吐。
 
  突然整座房子都在搖動,六月雪扯下項鍊直接往外跑,結果每扇門都被封死,兩人就被困在走廊上。
 
  「啊!屋主生氣了,現在不是電子電路能夠處裡的。」累遠一邊看著螢幕一邊吃著爆米花。
 
  「十五萬不是能保證我們全身而退嗎?」六月雪拉起旁邊的桌巾擦手。
 
  累遠聳聳肩,「你們自己搞到把門鎖起來,不是我的錯。」
 
  「我恨你--!」六月雪注意到女屋主的屍體在扭動。
 
  「就算你說你愛我,我還是救不了你們。」
 
  「啊--!」六月雪直接炸毛,要不是這支手機是他的最愛,早就捏爛了。
 
  小乙拿起旁邊乾掉的花梗去戳戳扭動的屍體,不小心把幾隻蛆弄出來了,就在此時,四周出現了很多淒厲的哀號。
 
  「這節奏不錯,可以拿來配第五元素。」帶起耳機,小乙直接在屍體旁邊跳舞。
 
  六月雪都快瘋掉了,轉身又看見小乙跟屍體一起怪異的扭動。
 
  「喂!再不想辦法我們就變成第一個死在任務裡的角色了啦!」早知道保險保多一點。
 
  小乙繼續扭動身體,「看!牆壁上有好多臉想要一起來參加我辦的轟趴。」
 
  牆上真的擠出很多面目猙獰扭曲的臉,那些臉也詭異的扭動,不過小乙跳舞跳的很有節奏,在詭譎的氣氛下行成違和的景象。
 
  六月雪完全不敢靠近小乙身邊,自己貼在門上看著那些怪東西越來越靠近小乙。
 
  「不!你脫離節奏了,先向左再向右!」小乙對著一張臉說,不過那張臉才不鳥小乙,張開長滿利牙的嘴朝小乙咬去。
 
  小乙左閃右閃,還一邊誇讚那張臉找回節奏,六月雪花了一番功夫把門栓螺絲弄掉,整扇門直接被拆下來。
 
  「小乙!走了!」因為小乙戴耳機聽不見,六月雪只好拉著小乙往前跑。
 
  跑出第一扇門的同時,怪東西通通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堆鬼哀哭狼嚎,很明顯現在身邊有很多鬼。
 
  小乙取下耳機,也聽見了這個聲音,還邊抱怨那些鬼音準很差。
 
  「現在你們只要從前面陽台跳下去就可以出去了。」累遠接上通訊,把地圖告訴他們。
 
  「不過現在有很多鬼在追我們,萬一被攻擊怎麼辦?」六月雪和小乙都是聽覺型的,看不見鬼。
 
  「涼拌炒雞蛋。」小乙抽起長刀,「我來打鬼你先跳下去吧!」
 
  「看不到鬼怎麼砍呀?」
 
  「我每年夏天都蒙著眼訓練自己打蚊子,現在練就看不見鬼也能打鬼的能力了!」
 
  六月雪呆了一下,雖然小乙一臉認真,但他個人覺得那是騙人的。
 
  直接從陽台跳下去之後被一個軟棚子接住,可以沿著旁邊的水管滑到地面,依照公司的指示把項鍊投入旁邊的郵筒裡,手機就顯示任務達成,金額已匯出。
 
  「唉......」六月雪覺得這次拚死拚活居然只拿到一點錢,真不划算。
 
  小乙不知道在宅子裡做了什麼,好像真的開了一個轟趴把裡面弄得亂七八糟,玩爽之後才出來。
 
  不過六月雪早在收到任務結束時就回去睡覺了。

 

  --
  廢叭:
  來到第三章,這次出現的角色小乙是我最喜歡的角色之一
  那種不按套路除靈的設定我超愛XD
  這章的故事,當初是設定富有夫妻吵架,老婆自殺用怨念之力趕走老公
  因為值錢的東西都在老婆名下,老公拿不回來
  只好委託主角們去拿當年的定情物這樣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