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四方之門守門人、引路人是個吃力不討好的工作,必須長時間堅守在門前,薪水每個月只有一萬元新台幣,工作時數卻長達二十小時,由於是鬼魂不半沒有勞健保更沒有勞工法的保障。

  在神獸世家看守時期,至少還會因為是神獸的關係有供奉資金和福利獎,如今砍看守人都變成門外漢,他們必須在低薪又沒有福利的情況下工作。

  究竟為什麼這麼爛工作還有人想做呢?原因就在於,四方之門的管理者是不務正業出門的青行燈。


  青之門。

  「這位大叔,過路費加車馬費一共十萬元美金唷!過不去只好讓你走朱之門了。」

  泛財手中拿著一疊鈔票,邊用鈔票打大叔鬼的禿頭,邊邪惡的笑著。

  「你也可以簽下『借據』去遊樂園打工,反正十萬元美金很快就能賺到的。」

  碧笙瞇起黑色鳳眼,纖細的指尖將臉邊的髮絲勾在耳後,莞爾一笑讓大叔鬼害羞的斜過眼。

  泛財又用鈔票打了一下大叔鬼的頭,「色瞇瞇的視線,一共十萬美元!」

  「咦?欸--開什麼玩笑!」大叔鬼惱羞推開碧笙,聲音粗魯沙啞的吼著,「就算長得好看,但那傢伙是男的吧!別以為用柔美就可以色誘我。」

  「誰要色誘你這種大叔呀,呿。」泛財嘟著嘴吐槽,轉頭想看看碧笙,她忽然尖叫起來,「碧笙--!」

  只見被推倒碧笙臉色慘白還吐了一大灘鮮血,碧笙冒著冷汗微微顫抖著,用若有似無的聲音說道:

  「被攻擊了啊……」

  「嗚喂喂!我只是推了他一下,哪有這麼嚴重!」大叔鬼看自己好像鬧事了,緊張的退後幾步。

  泛財跪在碧笙身邊,緊緊握著碧笙的手,淚眼汪汪哽咽的說,「再見了,我的好同事,就算你魂飛魄散我也會記得你。」

  碧笙免強擠出笑容回應泛財,「雖然……早就知道這個工作很危險……不過……至少我努力過了……」

  「碧笙!嗚哇哇哇!」泛財放聲大哭,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看著大叔鬼,「都是你害的!你要負責呀!」

  大叔鬼支支嗚嗚不曉得該說什麼,老實說第一次來到陰間就遇到這種意外,他也不確定逃走會不會遭受更嚴重的懲罰。

  不過,既然這裡的鬼官這麼弱,說不定努力點真的能逃掉,大叔鬼悄悄的退後,想趁泛財不注意的時候溜走。

  「啊……泛財,你看這就是現世的大叔,變態又不負責任呢,以後絕對不要放過那種傢伙。」碧笙眼神陰沉起來,語氣充滿怨念。

  「我、我才不是變態,也沒有不負責任呀!」大叔鬼被譏了一下有點不爽。

  泛財忽然變得死目,面無表情的藐視著大叔鬼,「那你簽字呀,現在碧笙被你打到重傷,以後可能會半身不遂,你要簽字為他負責!」

  「欸?真的這麼嚴重?」大叔鬼提出疑問時,碧笙忽然痛可的唉了一下,腥紅色的液體然紅他全身,在地上淹出小血泊。

  「呀--!碧笙!既沒有家人也沒有工作保險,我這個低薪的同儕完全付不出醫療啊!太可憐了!」

  泛財又開始大哭起來,還不忘把筆跟借據塞到大叔鬼手中。

  大叔鬼心中湧出莫名的罪惡感,確實是他推倒了碧笙,如果他沒這麼做的話,碧笙應該不會這麼悲慘吧。

  「那個呀,我真的沒那麼多錢啦,你看我兩手空空就知道吧。」大叔鬼只是個被逐出家門的流浪漢,因為不想工作只想跟父母要錢,所以就被父母用掃把打出家門。

  由於懶得找工作,所以想說偷溜進別人家偷點東西過活,結果爬陽台的時候失足摔死了,身上一點錢也沒有才不付過路費的。

  如果有人祭拜的話,至少還有點東西能帶,祭拜的時的思念,能兌換成金錢轉交到鬼魂身上,而大叔的身分警察還未查明,才會到現在都還沒有辦葬禮。

  泛財原本哭泣的臉霎那間變得爽朗,燦爛的笑容讓大叔鬼不舒服的打個寒顫。

  「轉世之後也能累積財富呀,預支財富不就好了。」泛財在借據上快速寫下『願意支付三世財富』,「來,簽名吧。」

  「欸?真的可以預支嗎?」大叔鬼拿著借據還有些猶豫。

  「可以唷,還能把未來子孫的財富預支出來,反正你都死了嘛,都死了幹嘛不過得快樂一點呢?」泛財把青之門開點門縫,讓大叔鬼看看裡頭繁華熱鬧的景象。

  大叔鬼看慶典又有酒,忍不住吞吞口水,「可是我沒結婚,怎麼會有後代呢。」

  「大叔,親戚總有的吧,你只要指名跟你有血緣關係的人就可以了。」泛財拍拍大叔鬼的背輕鬆的說。

  「親戚嗎……這麼說我很討厭那個自以為是的表哥。」大叔鬼開始吐苦水,說著表哥事業有成、囂張跋扈的事情。

  「簽吧、簽吧,反正那是預支你表哥的財富喔。」泛財輕按著大叔鬼的手臂,不用施力大鬼就自己動筆簽字。

  --願意預支我表哥三世財富。

  大叔鬼獲得大量財富,支付了財富的十分之二後門後逍遙去。

  泛財開心地跳坐在長椅凳上,算著手裡的鈔票遠遠超過時二十萬美元。

  碧笙慵懶的打個呵欠,舔舔嘴邊的番茄汁笑了笑,「陰間的番茄汁紅的太誇張了啦。」

  「多虧番茄汁,我們的薪水提高了很多唷!今天要去門後買東西嗎?」泛財把鈔票分成兩疊,把另一疊遞給碧笙。

  碧笙拿過鈔票仰望著些錢,淺淺微笑著問,「他預支了這麼多錢,投胎後會怎麼樣呢?」

  「誰知道呀。」泛財寫著收支表,順便把契約書呈簽道上頭,「不管寫預支誰的,反正簽名的那個人投胎後絕對會很慘。」

  「嗯?那故意簽別人的名字不就好了。」碧笙坐起身稍微打理沾濕的頭髮。

  「就算塗鴉也能生效喔。」泛財瞇起眼笑著,她看見借據上字跡微妙的變化。

  「這樣啊,靈魂契約真是有用的東西。」碧笙扶著臉腦子裡想著更多元的加薪方式。


  白之門。

  「鈴鈴--鈴鈴鈴--」鈴鈴坐在白之門屋簷上,面無表情的望著地面進入門內的亡魂。

  梳影正在跟一隻小柯基玩,那隻奶油蓬鬆短髮的男孩是白虎門的居民,平時狀態就是一隻柯基犬,但在梳影的靈力支持下可以化作人型。

  「柯基你聽好喔,有一種狗糧叫做『不乖的鬼魂』,那種狗糧特別好吃喔。」梳影溫柔的摸著柯基頸子,柯基開心的搖著尾巴。

  「欸?真的嗎?」

  「真的,你看鯊魚哥哥和鱷魚姐姐,他們在黑水那邊吃的多開心呀。」

  「哇!那我什麼時候也能吃到那種狗糧呢?」柯基烏溜溜的雙眼興奮的看著梳影。

  「如果你真的想吃的話,我跟鈴鈴離開的時候,你就是看門犬囉!到時候想吃多少都可以,吃不完在門後挖的洞埋起來就好了。」

  「喔喔喔--我居然可以擔任看門犬的工作嗎?還是幫忙鬼觀看守白虎門,好開心!」

  梳影點著頭搓搓柯基的小腦袋,「那麼我要和鈴鈴出去玩、啊,是出去探查青之門後面的街道了,你要顧好這裡喔。

  「好的!汪!」柯基變回胖嘟嘟腿短的原型,很有活力的搖著屁股吐舌。

  鈴鈴捧著自己軟綿綿的臉頰,聽見能去陰間村玩便微微揚起嘴角,在梳影抬頭約她前,鈴鈴已經提前出動了。

  在琳瑯滿目的街上,鈴鈴四處張望尋找好吃的甜點,聞到一股香甜,不自覺的就被味道吸引過去。

  「唉呀,你好像是白之門的實習生吧?」穿著銀藍色相間短和服的女性,手裡正端著繽紛的茶點。

  鈴鈴瞪大眼緊緊盯著茶點,「那是什麼?」

  「喔,這是馬芬還有馬卡龍,雜貨店的秋風推薦我的新產品,要吃吃嗎?」

  「嗯!」鈴鈴用力點頭,一拿到馬芬馬上往嘴裡塞。

  感受到柔軟綿密奶油與蛋糕交疊的幸福感,最後還有巧克力微苦的後勁,鈴鈴吃了不禁露出愉悅到快溶化的表情。

  女性和藹的笑了笑,像溫柔的鄰家大姊姊般,用餐巾紙擦掉鈴鈴嘴邊的奶油。

  「我叫做月冥唷,是這間茶館的店長。」月冥蹲下身,伸出青蔥般纖細的雙手捧著鈴鈴的臉,「喜歡甜點嗎?」

  「喜歡!不過鈴鈴沒帶錢,青行燈長官說上層的老屁股都虐待員工,所以鈴鈴已經餓了很久。」

  月冥微微皺起眉,露出憐憫的眼神,「這樣啊,那要不要替我跑個腿?做完的話,店裡的點心任你挑六個帶回去吃喔。」

  「好哇!」鈴鈴握緊小小的拳頭,雙眼閃動人心意堅決。

  月冥看見鈴鈴可愛的反應,發出鈴當般細碎的笑聲,到店裡拿了一盒咖啡粉,上面註明--桐山彼方訂購。

  是那個沒糖果的無聊長官!鈴鈴內心小小的抱怨,不過為了甜點還是抱著咖啡粉前往地獄路。

  地獄路總是大排長龍,那裡有諸多鬼官忙著維持秩序與點清鬼魂,彼方要忙著追查逃犯和分配鬼魂該走的路。

  花了一點時間擠出人潮中,好不容易到了彼方的辦公室,卻因為彼方給她第一印象很差,讓鈴鈴有點猶豫是不是直接把東西放在門口就好。

  站在門外思考的同時,辦公室裡傳出悠揚清脆的琴聲,鈴鈴小心開點門縫,看見彼方正端坐在鋼琴前。

  彼方優柔的敲著黑白相間的鋼琴鍵,每聲每下都撥動著空氣裡的氛圍,就像是輕盈舞翅的蝴蝶,輕飄典雅。

  正當鈴鈴聽得入迷忘我時,比方忽然停下雙手,嚴肅的看著門板,「有什麼事嗎?」

  冰冷的語調瞬間把鈴鈴打回現實,她頓了一下隨後默默地開門,走道彼方面前遞出咖啡粉。

  彼方睹了一眼咖啡粉,又看著鈴鈴的眼神,鈴鈴正盯著鋼琴看起來躍躍欲試。

  接過咖啡粉,彼方將咖啡粉放在旁邊的矮櫃上,接著向鈴鈴問到:「想彈看看嗎?」

  「嗯?」鈴鈴有點訝異的聳起肩,斜過眼不太確定的點點頭。

  彼方伸出溫暖的大掌抱起鈴鈴,讓她坐在旁邊,「有想聽的曲目嗎?」

  鈴鈴搖搖頭,她雖然聽過鋼琴這個名詞,但實際接觸和聽樂曲這還是第一次。

  思考了幾分鐘,彼方彈起輕快的兒歌,開頭歡樂逗趣到了後面變得急促高亢,後期音調越來越緩慢,越來越輕柔悲傷,當以為音樂要結束時又突然激昂起來,就像是一顆石頭投入水中,激起水花之後有了陣陣漣漪,不過漣漪漸漸消失、平復。

  噹!

  最後的重聲嚇了鈴鈴一跳,當她回神後才發現彼方表情平淡的看著她,可能是想問她聽完曲目後的想法。

  但鈴鈴腦中只有讚美甜點的詞彙,對於音樂素養非常貧乏,但人家長官都彈鋼琴給她聽了,至少也擠點感想出來吧。

  「覺得……後面有點嚇人。」鈴鈴困擾的皺起眉,「這首歌叫什麼呢?」

  「チコタン。」彼方意外的說出日語,這讓鈴鈴更加聽不懂,但彼方沒有更加詳細的解釋。

  抱起鈴鈴將她輕放在地,拉出旁邊矮櫃的抽屜,拿出一盒草莓大福,「青行燈說你喜歡這個,就補上次沒給到的。」

  收到草莓大福的剎那,彼方在鈴鈴心中的地位從『無趣』突破到『超級大好人』!

  「鈴鈴現在喜歡彼方長官了!」鈴鈴抱著大福用稚嫩可愛的聲音喊著,喊完馬上變成一團球滾走。

  「……」彼方望著離去的鈴鈴,內心莫名湧起久違的成就感。

  側過臉看著咖啡粉,彼方不禁意的笑了笑。


  朱之門。

  「於書,你在畫什麼呀」周揚靠在於書肩上咧嘴而笑。

  『(;´༎ຶД༎ຶ`),蠹魚。』於書眼神中瀰漫著嫌惡、噁心,看來畫蠹魚對他來說也是精神傷害。

  周揚無奈的嘆口氣,撇了一眼電繪板,於書畫的蠹魚有些像蟑螂,有些像蜈蚣,用艾鳳上網查了蠹魚的照片,周揚自己看了也有點反胃。

  「很痛苦就別畫了吧。」周揚苦笑著說,「還可以找其他長官玩呀。」

  『༼ ༎ຶ ෴ ༎ຶ༽,我一點都不痛苦。』

  「啊啊、看起來超痛苦的。」周揚嘆口氣,打電話問青行燈有沒有畫圖比較快的方法。

  「把圖複製貼上不就好了嗎?」青行燈在電話應一端輕鬆的說,「如果是重複的圖的話,記得有這樣的創作方式喔!」

  「欸--長官還真了解呢。」

  「在人間無意間學到的,不過你問這個要做什麼呢?」

  周揚皺著眉,看了一眼於書,「想要送小禮物給清錄則長官……東西雖然小,但量很多。」

  「是嗎?其實我也想寄東西給他,先把檔案寄給於書好了。」

  沒過多久,於書的艾鳳收到一個圖檔,好奇的點開圖檔,書於瞬間瞪大眼把畫面關掉,胃裡一陣翻攪跪在地上乾嘔。

  「還好嗎?」周揚忽然擠緊張起來,扶起於書到旁邊的椅凳上稍坐休息,「你看了什麼啊?」

  『ฅ(๑*д*๑)ฅ!,很噁。』

  「啊?」周揚看見簡訊反而更好奇了,正想過去看檔案時,卻被於書攔住。

  『∑(✘Д✘๑ ) ,看了會死啊啊啊--』

  「青行燈長官到底寄了什麼呀?」

  即使好奇,但於書不管怎麼樣都不讓周揚看檔案,抱著電繪板利用傳送門跑到玄之門。

  『(。ŏ_ŏ),別跟過來唷。』

  於書傳完簡訊,關閉傳送門獨留周揚一個人。

  「真是的……」


  玄之門。

  無聊到開始縫製和服的瓔絮,她看著空蕩蕩的門口,玄之門就算二十四小時大開也沒什麼問題。

  偶爾裡面的侍者會出來看看造景,然後跟瓔絮或霄風聊個天,但更多的時候他們只能發呆。

  瓔絮也想多了解自己的搭檔,可是霄風是個過度認真的人,就算對他開玩笑也不好玩。

  好想看彼方長官家充滿蒼蠅的樣子。

  瓔絮趴在桌上慵懶地想著,玄之門的福利其實比其他門好一點,因為被青行燈開發成觀光區,門面的改善金自然提高許多。

  只是,要以禮接待鬼官的法則讓瓔絮很不自在,雖然不會被刁難,但要向櫃檯小姐那樣機械般的說話,感覺有點累人啊。

  唰--

  傳送門忽然亮起,跑出來的是朱之門的於書。

  他臉色慘白意識輕飄,感覺上受到什麼打擊走起路來搖搖晃晃。

  「喂、你沒事吧?」霄風走過去關心一下於書。

  於書搖搖頭表示自己沒事,然後指著玄之門,『(°ཀ°),讓我進去。』

  「喔……也不是不行。」霄風疑惑的環起手,「但你要告訴我進去裡面要做什麼?」

  『_(┐「ε:)_,精神調養。』

  「欸?工作壓力太大嗎?」霄風稍微打量一下於書,「看你弱不禁風的,連心靈都很脆弱呀?」

  『ლ(╯⊙ε⊙ლ╰),你不會懂的。』

  「唉,好啦!聽說玄之門後面有一間不錯的藥膳店,你趕快去補補吧。」

  霄風稍微幫於書指個路,於書點點頭後唉聲嘆氣的朝那個方向前進。

  在一旁看的瓔絮,雖然有點擔心於書,但跟他不熟還是默默地望著於書離開。

  於書離開後玄之門又恢復了寧靜,瓔絮望著手裡做一半的和服嘆氣。

  我也好想出去玩啊,但一個人逛街感覺也很無趣,如果能認識知己就好了……

  玄之門,又是無聊的一天。

  --

  廢叭:

  附個小註解--

  チコタン是日本恐怖兒歌,不過歌曲作者好像原本沒想讓歌變得這麼恐怖

  呀!第二篇實習生就開始亂亂跑XD

  瓔絮很快就會受不了煩悶跑出去吧W

  是說,這篇彼方終於沒胃痛了

  不過下一篇要被玩的鬼官是清錄則

  究竟,青行燈在計畫什麼惡作劇呢?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