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

  瓔絮無法忍受玄之門的冷清,決定丟下霄風一個人到門後晃晃。

  玄之門後面是古典東方建築形式,仿紫禁城、仿天守閣、仿景福宫等等都能看見,似乎是老鬼官都從中日韓而來,念舊的他們把玄之門當作老故鄉在懷念。

  這些建築美歸美,但共通的缺點便是--大到必須坐馬車。

  就算只是買個喝的,都要坐馬車二十分鐘才能抵達茶館,為了解決距離上的問題,青行燈訓練了一批妖怪,讓他們擔任送貨、傳訊的工作。

  「小妹,你跟那個少年都是守門人吧?」精壯的黑馬噴著熱氣,馬蹄規律的達達奔走。

  瓔絮眨眨銀色眼眸,有點好奇這匹馬怎麼認出她的,「你怎麼判辨我是哪個部門的鬼官呀?」

  「氣息囉!嘶嘶--」黑馬聲音有些雀躍,「青行燈大人在你們身上放了什麼吧,雖然外表無法辨認,但可以感覺到青焰的力量。」

  「啊?」瓔絮看看自己身上的衣著,感覺沒有特別明顯的東西,青行燈唯一給實習生的就只有艾鳳。

  難到,這個艾鳳被動了什麼手腳嗎?

  「對了,跟你有相同青焰的少年臉色很差,要不要去關心他一下呢?」

  「嗚……於書嗎?」瓔絮垂下眼簾,總覺得於書不是很好相處,因為他都用奇怪的表情符號來說話。

  當瓔絮在猶豫不決時,馬車已經停在某間藥膳店外,濃濃的食補大全氣味撲鼻而來,零散的客人在店裡喝茶閒聊,其中好像有於書趴在桌上休息的身影。

  付了車費,瓔絮一臉困擾也不敢踏進店裡,心裡想著就算不去搭話也沒關係吧,反正我們本來就不熟,就散搭話了也聊起來只會讓氣氛尷尬罷了。

  轉身想匆匆離去,沒想到迎面撞上後方要進店的客人。

  「呀!抱歉。」對方是個短髮女性,穿著淡藍色中山裝,腰間掛個小藥壺,有著銳利眼神的鳳眼及豪邁的笑臉。

  她按著瓔絮防止瓔絮往後跌,瓔絮愣了一下才發覺自己撞到人,連忙欠身道歉。

  「不、是我沒注意到後面有人,非常抱歉。」

  「嗯?這個氣息是那傢伙啊!」女性彎下腰貼到瓔絮面前,「喔,跟同事來藥店玩嗎?」

  「呃……」瓔絮斜眼看著於書,忽然覺得身上有青焰是麻煩的事情,「不是來玩的,只是來看看而已。」

  「孟蘭大人,您訂購的藥草在這裡。」一隻老海龜聲音枯老顫抖的問,「最近工作還好吧?」

  被稱為孟蘭的女性笑了笑,把一袋錢丟到櫃檯上拿過老海龜手中的藥材包,「最近很無聊吶,不過從那傢伙上任之後還是有好玩的地方。」

  「啊、您是指青行燈大人嗎?」老海龜緩慢的呵呵幾聲,「那位大人不是被四路鬼官討厭了嗎?」

  「沒這回事!我很喜歡他唷!」孟蘭咧嘴而笑,轉頭看著瓔絮,「青行燈很有趣對吧?」

  「欸?嗯……」瓔絮微微點頭,青行燈確實比其他人好說話,而且也不是那種規矩很多的人。

  孟蘭雙插腰嘿嘿的笑著,「那麼,去看看那個少年在煩惱什麼吧!」

  硬跩著瓔絮,孟蘭眉開眼笑的走到於書身邊,伸出青蔥般纖細的手摸著於書柔軟的黑髮。

  「嗚嗯……」於書一臉疲倦的抬起臉,神情充滿疑惑。

  孟蘭看見於書的表情,嘖嘖幾聲扯掉他的口罩,撩起藥壺強灌於書,「只是需要收驚,沒什麼大不了的。」

  「咦?他要收驚嗎?」

  「啊啊、大概是看到什麼嚇到了,而且是連續受到折磨才變成這樣的唷!但其實只要睡一天就會好了啦!」

  「噗咳咳!」於書被藥嗆得猛咳,等他恢復意識時,已經變得比較有精神了。

  孟蘭一屁股坐在於書身邊,摸著桌上的電繪板,「少年唷,青行燈是不是叫你做些有趣的事情呢?」

  嘟嘟--

  瓔絮的手機忽然震動起來,打開發現於書傳了表情給她。

  『。・゚・(つд`゚)・゚・,很噁!一點都不有趣。』

  「他說不有趣呢。」瓔絮無奈地轉達於書的簡訊。

  孟蘭爽朗的哈哈笑著,拿出自己的艾鳳給兩人看,「我是掌管往輪迴之路的鬼官,通訊有我的名字啦!直接傳給我就好了。」

  於書低頭看著通訊錄名冊,裡面果然出現『輪迴路--劉孟蘭』的電話號碼。

  「原來你是鬼官呀。」瓔絮目前只見過地獄路的彼方,原本以為所有鬼官都很嚴肅,沒想到輪迴路的鬼官意外的有親和力。

  孟蘭環起手想了想,「很噁的話,是蟲子吧。」

  『(☉д⊙),蠹魚--!還有奇怪的蟲。』

  「那就是清錄則囉!」孟蘭一臉興奮,合掌看著於書,「吶,告訴我你們想怎麼做吧!」

  「不是阻止惡作劇嗎?」瓔絮諾諾的說著。

  「唉呀!青行燈的惡作劇都很猛的,實習生要多學學。」孟蘭拍著桌子繼續喊道,「所以計畫是什麼呀?」

  聽見可以一起惡作劇,瓔絮稍微有點興致了,雖然臉上沒表露喜悅,但心中還是期待著惡作劇的收穫。

  於書簡單的用簡訊表示關鍵字,反正就是把蟲子裝進禮物盒裡,然後讓清錄則打開來嚇一跳。

  這個計劃常簡單。

  孟蘭單手靠在桌子上,撐著下顎沉思,「清錄則可不是這麼大意的人呢。」

  「如果報名青行燈大人送的,他就不收嗎?」瓔絮想起青行燈在眾人口中是個差評,謹慎行事的鬼官應該沒這麼容易上當。

  「不要用禮物盒,用卷軸。」孟蘭很有自信的說著,「說你們是來送公文的,他應該會放鬆警戒。」

  『Σヽ(゚Д ゚; )ノ,公文的話就沒辦法拒絕了!』

  「沒錯、沒錯!」孟蘭哈哈笑著,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至於遞公文的方式……」


  清錄則工作的地方距離地獄路非常進,可以說是只要打開窗戶就能聽見地獄路上鬼魂的哀號。

  位居於錯綜複雜的長屋內部,這裡是陰間村最靜閒的地方,由於貼近朱之門,危險的氣息閒雜人等沒事也不想靠近。

  早期,長屋一半是鬼官辦公室另一半則是宿舍,現在全然變成巨大資料庫,空屋都被堆滿了文件和卷軸,定期會有人在這裡遞交公文或索取文件。

  流量非常頻繁以至於不會堆積太久長蟲,當然清錄則也有做一些防蟲措施,畢竟陰間的蟲子比陽間頑強許多,只要有半點疏忽就會造成無收拾的災難。

  孟蘭領著兩個實習生走在迷宮般的道路上,她似乎走過很多遍,不管是過彎上階梯都不需要猶豫,很自然的向前邁進。

  來到充滿古典氣息的文房,還沒進屋就能從外頭的窗戶看見裡頭大量的卷軸,裡面不管是書櫃還長桌、椅子都是用檀木製成的,幾隻蠟燭上燃著青白色火焰。

  那是特殊冷火,就算打翻也不會到處慢火勢,據說這裡的冷火都是低階鬼火,他們都是擁有自我意識的鬼怪。

  孟蘭門都沒敲的拉開木門,把這裡當自己家搖搖擺擺的走進去,瓔絮和於書對望一眼,兩人還是小聲的說著「不好意思打擾了。」和「你好。」之類的話。

  「清錄則!有人送文件來囉!」孟蘭把兩個實習生拉過來,拍拍他們的肩開心的說,「這是新人唷!第一次到這裡送公文呢,辛苦他們了。」

  端坐在書桌前的男子抬起臉,面無表情、雙眼無神,身邊圍繞著冷肅氛圍,頭頂玉冠帽,身穿復古墨綠色白的史官衣袍。

  瓔絮和於書不約而同的退後一步,雖然清錄則沒有彼方那種強勢的感覺,但看起來也不是可以隨便開玩笑的鬼官。

  等等真的要對他惡作劇嗎?

  「東西放那邊。」清錄則用毛筆指著旁邊的矮桌,他語氣平淡也沒有特別厭惡的感覺。

  就算是感覺到青焰,也不會露出嫌惡的表情或說些抱怨的話。

  孟蘭搶過於書手上的卷軸,走到清錄則面前咧嘴笑著,「這是緊急公文,必須朗誦過後才能呈交。」

  原來公文還有分一般與緊急、機密三等級,緊急公文要在鬼官面前朗誦一遍,鬼官聽了之後可以決定要不要先處理,機密公文則是優先處理。

  清錄則碧綠無神的瞳眸盯著孟蘭瞧,一手持著毛筆看起來在防備什麼。

  「啟稟清錄則大人,在下晚輩青行燈,為了體貼您日夜操勞的工作,故想獻給您特別的東西,那便是--蠹魚歡樂送唷!」

  唰--

  孟蘭甩起卷軸,數百隻密密麻麻蠕動的蠹魚傾瀉而出,蠹魚們急促扭動摩擦著彼此發出沙沙沙的聲響。

  「咿!」在後方看見這驚人場面的瓔絮嚇得手滑,原本拿在手裡的卷軸也滾了出去。

  嘶嘶--

  第二個卷軸意外攤開,清錄則原本已經想好對付蠹魚的計策,卻沒預料到地上的卷軸也炸出令人驚悚的蟲子。

  如同蜈蚣般黑亮的大蟲,巴掌大的身軀快速扭動,連同那細長多隻的長腳,由於是陰間鬼官手下的產物,那蟲子一看見自己的糧食便活躍往上是衝

  那是--蛐蜓!

  整間房裡上布滿蠹魚,下充斥蛐蜓,排山倒海而來的蟲子們將清錄則夾在中央。

  清錄則瞇起眼振袖揮舞毛筆,快速在兩者間寫出工整秀逸的字。

  「死滅!」

  噗滋!

  字呼應了清錄則的指令,所有即接碰到清錄則的蟲子都被滅得死無全屍。

  此時孟蘭露出詭異的笑容,當清錄則開始懷疑事情不單純時已來不及了,清錄則四周的蟲子雖然被滅光,但後面一波的蟲子只有被強大的力量打碎。

  蠹魚與蛐蜓的殘屍攪合成一塊,甲殼、蟲腳、體液紛紛落在清錄則身上,而孟蘭早就跳出辦公室外避難。

  原來孟蘭早就在卷軸上動了手腳,儘管清錄則墨言靈強大,孟蘭還是有辦法削弱言靈的力量,不需要保全蟲子,只需要讓蟲子留下屍體即可。

  「……」

  遭受蟲屍淋浴的清錄則臉色鐵青,僵硬的站久久沒有動作。

  孟蘭抽著嘴角,兩個實習生則屏息瞪大眼,還以為下一秒清錄則就要爆走衝出來揍人,但可怕的事情完全沒有發生。

  就這樣僵持了幾分鐘,孟蘭似乎意識到了什麼東西,忽然捧腹彎腰竊笑。

  「你們在這裡幹嘛?」彼方拿著一份機密文件前來,看見孟蘭和兩個實習生在房外傻愣著。

  孟蘭衝到彼方面前搭上他的肩,顫抖幾下後放聲大笑,「啊哈哈哈、不行!這畫面太好笑啦!哈哈哈哈--」

  「啊?」彼方挑起眉不是很理解孟蘭笑的原因,看見兩個實習生表情複雜,總覺得有點不妙。

  嘟嘟--

  『(´σ-`),這個計畫有點太超過了。』

  「突然覺得清錄則長官好可憐……」瓔絮掩面避開彼方的視線,很想笑但現在笑有點沒禮貌。

  彼方臭臉走進清錄則辦公室,發現清錄則站在蟲屍堆中,身上也沾滿了令人作嘔的液體和殘屍。

  拍了一下清錄則的肩,清錄則就像斷線的人偶一樣癱軟倒下,還好彼方及時扶助他,不然他倒在蟲屍堆裡會更慘。

  「你們,在幹嘛呀!」彼方把清錄則拎出辦公室,揪住孟蘭的衣領罵道,「清錄則都失魂了!還笑!」

  「哈哈哈哈--」孟蘭笑得無法自拔,眼角都逼出淚來,「竟然失魂啦!太猛了、這個計劃太強了吧!」

  「不准笑!快調藥把清錄則拉回來呀!」彼方凶狠的瞪著兩個實習生,「你們在這裡做什麼?」

  『┐(´д`)┌,青行燈長官要我們送公文。』

  「來送公文的喔。」

  看兩個實習生一臉無辜,彼方姑且就不先追究他們送的公文是什麼,只要知道青行燈肯定利用實習生來惡作劇就好。

  孟蘭抹去眼角的淚,把剛才偷拍的照片傳給青行燈和另一個鬼官石楠,照片還附註:『第一次看見清錄則被嚇到失魂欸!啊哈哈!』

  彼方皺眉柔額,看著凌亂的辦公室,喚來鬼火把蟲屍清乾淨,接著要孟蘭回去開藥房治療清錄則。

  「自從那傢伙上任後,事情就越變越麻煩了啊!」彼方邊抱怨邊拎著清錄則,好像感覺不到手上有重量一樣輕鬆。

  孟蘭唉呀、唉呀的說著風涼話,三人離開了文房剩下瓔絮和於書,兩人對望了一眼。

  『(✺ω✺),這件事要跟其他人說嗎?』

  瓔絮看了一眼簡訊,隨後微微勾起嘴角,「當然要囉。」

  於是,清錄則跟蟲子搏鬥,最後被蟲殘屍嚇到崩潰的影片,就在實習生與青行燈之間連流傳著。


  惡作劇完的隔天,青行燈就被抓去四路會議問話,由於清錄則尚未清醒,問話的只有天堂路、地獄路和輪迴路的鬼官。

  青行燈面對三個鬼官毫無壓力,還無限重播清錄則崩潰的影片,輕浮的態度讓彼方氣得拍桌。

  「現在陰間路的行政都耽擱了!就因為你無聊的惡作劇!」彼方抽著眼角,想到清錄則文房裡堆積如山的文堅就頭痛。

  青行燈歪著頭,扇扇手不以為然的說,「用蟲屍體做為強攻的是孟蘭耶,我反而是在幫助清錄則呀,蛐蜓是會吃蠹魚的蟲喔。」

  「呀!我只是助攻嘛!這個計畫不是青行燈想出來的嗎?」孟蘭笑呵呵的雙手撐著下顎。

  「追究犯人沒意義吧……反正魂都飛了一時也抓不回來……」天堂路的鬼官石楠,語氣溫馴柔和,手中正在縫著謎樣的布料。

  青行燈忽然感覺到彼方冷冽的視線,嘆了口氣提起燈籠,「知道了,那些文件我處理吧。」

  「你做的每一件事情,都無法讓人信任。」彼方瞇起眼語氣相當嚴肅,「想必你只會讓有錢的鬼怪定居陰間吧。」

  「這是當然的囉。」青行燈理所當然的聳肩,「陰間的金錢等於陰德嘛,而且讓有錢的鬼住下來才能促進經濟呀。」

  「意外的合理。」石楠默默的同意了青行燈的話。

  「雖然很現實啦,不過篩選住民也確實是用善德決定呢,妖怪就另當別論了。」孟蘭環起手點了點頭。

  彼方揉著額角,很不想讓青行燈接下清錄則的工作,但現在最閒得好像也只有他了,另外一個很閒的就是石楠,不過石楠的性格也有某方面的缺陷,這讓比方也無法完全放心。

  「青行燈,你跟石楠一起分擔工作吧。」彼方一番掙扎後還是作出這樣的決定。

  「嗯,我是無所謂。」石楠依舊縫著自己的東西,從頭到尾都沒有抬起頭。

  「沒有當過陰間居住就職的鬼官呢,就當作體驗活動吧。」

  青行燈隨興的模樣讓彼方嘖了幾聲搖頭嘆氣,要不是青行燈在陰間也是個老屁股,彼方早就抽刀把他大卸八塊了。

  孟蘭看了彼方的反應笑了笑,忽然想起彼方去文房的目的,好奇的問,「你拿的機密文件內容是什麼呀?」

  彼方冷眼瞪在孟蘭臉上,「等清錄則醒來再說。」

  「嗯?是不想讓我知道嗎?」青行燈指著自己的臉說,「我們都是鬼官,分享彼此的困擾也沒問題喔。」

  「你別搞怪就是最大的幫助。」彼方用銳利的視線傳達自己的怒火。

  「好、好,我會努力完成清錄則的工作。」青行燈壓低斗笠帽沿,提著燈籠離開會議室。

  至於那份機密文件的內容,暫時無法得知了。

  --
  廢叭:

  清錄則首次出場就出魂了(喂
  下回,青行燈蹺班,實行生要跟石楠一起審查居留申請單W

  最近畫展展出免強成功XD有點忙得同時也想寫個日誌啊、

  畢竟這次有參賽嘛!雖然要抱怨的有點多
  但日誌應該會寫點開心的事情W

  假日會去CWT44
  如果看到有趣的東西也會寫日誌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