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給實習生的作業是--裝飾四方之門。

  四方之門是陰間轉運站的門面,由於每扇門都有不同的屬性和鬼魂類別,請發揮創意營造相對應的樣貌吧!

  「這個作業爛透了,你是國小老師嗎?」彼方臭著臉把文件摔在桌上。

  青行燈端著茶坐在長板凳上,慵懶的呵呵幾聲,「有什麼關係,看實習生布置門外也很有趣呀。」

  「你根本是懶得自己做,所以把這種事情推給實習生吧。」

  「別說的我好像什麼都沒做,我可是在玄之門蓋了高鐵、在青之門裝了區間車。」青行燈拿出手機傳簡訊給自己的女朋友,內容寫著:『同事不體諒我的辛勞,好想去你的公司工作。』

  彼方不屑的哼了一聲,「不過就是把人間的東西拷貝過來,紙糊的交通工具根本用不久!」

  「高鐵也沒多少人搭呀,還有,區間車是人間壞掉的車廂,我把它回收再利用,用到現在車子都快妖物化了。」

  「陰間的能量讓它加速變成付喪神嗎……要快點處裡掉才行。」彼方提起武士刀,要起身前往青之門時,青行燈攔住了他。

  「別這麼無情嘛,鞍野郎好歹也是我培養的付喪神。」

  「鞍野郎?」彼方睥睨的看著青行燈,心想青行燈該不會幫區間車取了名字吧?

  「擔心的話,現在跟我去視察怎麼樣?」

  「我拒絕!」

  青行燈的邀約秒被拒絕,只好自己提著燈籠來四方之門探查。


  玄之門。

  瓔絮和宵風正在種花,由於玄之門平常沒有鬼魂會經過,他們有相當充裕的時間摘花回來種。

  青行燈看著一塵不染的玄之門,有種莫名的欣慰感,上代掌管門的神獸玄武,因為懶得動加上龜首與蛇尾常常吵架,玄之門總是被放到灰塵。

  玄武經常跑去門後度假,玄之門也沒有保樣照顧,等灰塵都長成塵塚怪王才趕回來打掃。

  現在的實習生霄風,他能精準的掌控風流,是個優秀的鐮鼬,不管是牆角的灰塵是隙縫裡的雜草,他只要三分鐘就能把玄之門打掃的一塵不染,這種掃除工作可是天天進行,就連來觀光的鬼官都稱讚這裡能感受到純淨聖光。

  其實,那只是乾淨到無菌的錯覺。

  「你們在種什麼花?」青行燈聞到腐敗的氣味,走進便看見鮮紅色的巨花。

  「大王花……」瓔絮蹲在花旁邊語氣平淡的說,「彼方長官很討厭蟲,所以種會吃蟲的花。」

  「沒錯!蒼蠅都被吸引過來了呢!除了這裡其他地方都沒蒼蠅了喔!」霄風握緊拳很有朝氣的說。

  青行燈冷冷的笑了笑,心想下次絕對要帶彼方來玄之門,他大概會被成群的蒼蠅嚇到惱羞,接著做出有趣的反應。

  除了大王花外,還有一株向撕裂大嘴的植物,宛如電玩、電影裡會出現的異形。

  那株植物聚集著陰間、陽間的甲蟲、甲殼類昆蟲。

  「這是什麼呀?」青行燈抓起一隻像是聖甲蟲的蟲,丟進花的嘴裡。

  「Hydnora africana……」瓔絮發覺自己種的花沒被嫌棄,有點開心的湊到青行燈旁邊解說,「這是專門吃甲蟲的屍花,會寄生在灌木的根莖部,現在所有的甲蟲都會被吸引到這邊呢。」

  「原來如此呀。」青行燈覺得新奇,又指著另一個花問,「那又是什麼?」

  「泰坦魔芋,顏色鮮艷也能容納大量的肉蠅科。」

  「喔,那另一個呢?」

  「食羊樹,會吸引大量的羊來吃草,然後羊會被樹的尖刺扎死,用羊屍做為樹的養分。」

  「屍體會引來更多的蒼蠅喔!這樣其他植物又有糧食了!」霄風熱心的補充。

  青行燈沉默的思考著,玄之門後面根本沒有羊,食羊樹是要怎麼引羊過來呢?

  「我還種了各種大小的豬籠草,不管什麼蟲都會吃。」瓔絮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要在彼方長官那裡放幾株屍花嗎?」

  這時青行燈意識到,瓔絮根本沒有要為了彼方消滅昆蟲,而是想吸引更多蟲還惡整彼方。

  而霄風看起來沒發現瓔絮的計畫,還很認真地幫忙照顧這些植物。

  「青行燈長官!您覺得我們布置得如何?」霄風眼裡充滿期待,像希望得到認同。

  「雖然覺得很好,不過觀光區有異味不太好吧。」青行燈揮揮袖子打開幾隻蒼蠅,也許這可以讓彼方氣到胃疼,但彼方不常來四方之門,受苦的大概只有觀光客。

  霄風聽了露出失望的表情,還以為這個計畫非常完美,「那我們要怎麼驅蟲的同時,又保持美觀呢?」

  「嗯……去天堂要幾朵白菊花和睡蓮,然後去地獄拔幾顆針樹跟魔針,順便抓幾個罪惡至極的鬼魂插在樹上,我覺得這樣很壯觀呢,同時有蜻蜓、蝴蝶飛舞,又能看見酷刑煉獄。」

  「青行燈大人的審美觀真讓人不敢恭維。」瓔絮已經能想像屍體與蝴蝶共舞的畫面了。

  「是的!我一定會照長官的意思改進!」霄風語畢,倏然成風離去。

  「真是有效率吶。」青行燈按著斗笠,用艾鳳拍了好幾張蟲屍體的照片,然後通通傳給彼方。


  白之門。

  「青行燈長官!」鈴鈴一看見青行燈走來,馬上變成一顆粉球滾過去,腳上的鈴鐺發出清脆的聲響,粉櫻色的兩圈辮子,不管怎麼滾都不會弄亂。

  她滾到青行燈面前,用水汪汪的黑色瞳眸盯著青行燈,還沒開口青行燈就拿出草莓口味的棒棒糖給鈴鈴。

  「你們裝飾的怎麼樣?」青行燈摸摸鈴鈴,看四周好像沒什麼改變。

  白之門是流量挺高的一扇門,當年的神獸百虎都很乾脆的大門敞開,因為白虎的靈氣強烈,門內的動物也不敢隨意靠近大門。

  如果有鬼魂不願意進去,白虎還會咬斷鬼魂的雙腿,然後叫部下把鬼魂丟進去當動物糧食,殺雞儆猴的做法非常有效,百虎平常匍匐在門簷上就能把門管理的很好。

  「長官,你身上有屍臭味耶。」梳影踮起腳嗅著青行燈身上的氣味。

  「那是玄之門的味道,他們剛才在種屍花呢。」

  「種花!梳影也種了很多。」鈴鈴含著棒棒糖,指著門內,「鈴鈴看到漂亮的花覺得很難過,所以梳影種了別的花。」

  青行燈歪著頭,有點好奇梳影種了什麼,以前白虎門內踏進去就會看見彼岸花花海,現在不知道變成什麼花了呢。

  提著燈跟著兩個實習生走進去,放眼望去看見的都是--人頭。

  梳影把不配合的鬼魂都種在土裡。

  那些人頭各個表情痛苦扭曲,斷斷續續的哀鳴與呻吟就像是溶於空氣中,連風聲都夾雜著嘆息。

  梳影在地下埋了肉食藤蔓,那些藤蔓會死死的纏住鬼魂,根部會穿破皮膚扎在柔軟的內臟中,大概經過四十九天的吸食,鬼魂就會被榨乾變成白骨。

  原本的彼岸花被埋在前往轉運站的奈何橋邊,要走個十幾分鐘才會看見,而肉食藤蔓會在叢林中開花結果,據說能開出長臉的水果呢。

  「啊、原來是靈魂果樹。」青行燈想到陰間特有的植物。

  靈魂果樹需要大量的靈魂作為養分,因此在有條管理的陰間其實不好栽培,反而是亂葬崗那種沒人管的靈魂放縱地帶容易看見。

  但通常還沒長大就被妖怪吃掉,因為那種果樹就像是精力丸,鬼怪吃下去會精神百倍,還能提升一點靈力。

  「靈魂果樹好吃嗎?」鈴鈴歪著頭,抿著嘴看起來很想吃的模樣。

  「很好吃喔,而且可以賣到不錯的價格。」青行燈開始思考用靈魂果樹賺錢的方法。

  「對了,我在入口的黑河裡加點東西。」梳影露出溫暖的笑容,「這樣鬼魂划船的時候,應該會比較有樂趣。」

  青行燈又跟著兩個實習生來到黑河,四方之門有不同的抵達方式,玄之門原本有黑水,鬼魂必須付錢讓船夫送他們到對岸,但後來船夫跑去希臘,所以改成用仙鶴、靈獸等等當交通工具。

  自從陽間出現可愛動物保護團體,陰間有些住民也開始提倡要愛護動物,所以仙鶴、靈獸類的動物就被派去其他部門。

  當年的玄武乾脆把黑河放乾,乾脆讓鬼魂自己徒步走過來,放掉的水都被引渡到白之門,換成白之門需要划船,因為只是普通的靈體,不需要有船夫服務,只要用蓮花燈帶路即可。

  梳影說木船的消耗度太高,而且一次只能載一個鬼魂很沒效率,原本想改用海龜、海豚、海馬、水母等等水屬動物作為運送。

  因為有可愛動物保護法,因此運送的動物變成鯊魚、鱷魚、巨大燈籠魚、海蛇。

  「不過他們很容易肚子餓,常常把不乖的鬼吃掉。」鈴鈴皺起眉說。

  「只要有屍塊,鬼魂過段時間還是會長回來的。」青行燈望著遠方,正有群鯊魚在追殺渡河的鬼魂。

  據梳影所說,白虎門後的動物好像能讀取鬼魂的想法,如果是非分之想,鬼魂所騎的動物也會變得兇殘,這很方便的替他們教訓不少鬼呢。

  看見白虎門變得如此有趣,青行燈很放心的前往下一處。


  朱之門。

  於書正在熟悉電繪板,他的能力是能將畫作實體畫,以前用紙筆作畫時,圖很快就能跳出來,可是用電繪板有個不方便的地方。

  那就是--要把圖層合併才能實體畫。

  『(╯‵□′)╯︵┴─┴,太慢了!』

  青行燈看著簡訊有點困擾,「這是春雨推薦我的,他說這比清錄則的封印還要厲害呢。」

  「清錄則是誰呀?」周揚坐在椅子上好奇問道。

  「掌管陰間居住就職的鬼官,他很討厭蠹魚,但因為能力和職業需求,房間裡放了一堆會引來蠹魚的東西呢。」

  『٩(ŏ﹏ŏ、)۶,噁。』

  青行燈懶懶地笑了幾聲,「清錄則雖然是死板的人,但如果無聊也可以找他玩喔!畫隻蠹魚丟到他桌上,可以看見好玩的反應呢。」

  「呵呵,長官的建議我們會記住的。」周揚勾起嘴角,露出有點邪惡的笑容。

  『(ㆆᴗㆆ),好奇他的能力。』

  「啊、沒什麼,是無聊的墨言靈,將寫出來的字化為拘束的能力,這對需要被管制的陰間著名很有用,但很無趣就是了。」

  青行燈沒趣的介紹著,但於書雙眼中卻透漏著興奮,好像覺得這種能力很好玩。

  『✧*。٩(ˊᗜˋ*)و✧*,想認識!』

  「嗯,你們先把布置的作業完成再說,現在進行的怎麼?」青行燈也沒看出這裡的變化。

  以前掌管者朱雀是個暴力的傢伙,看到不爽的鬼魂不問對錯先燒成灰再說,這裡也是全年都能大門敞開的地方。

  因為門後就是二十樓高的懸崖,摔下去的鬼基本上都爬不上來,就算爬上來也會被朱雀燒成灰隨風而去。

  朱雀跟其他神獸一樣據有淨化汙穢的能力,他用自己的羽毛和地獄焦炎石做成健康步道,通過這個步道的人會在極為痛苦的情況下被淨化乾淨,畢竟業障太重的鬼魂也有危害引路人的可能。

  現在這個步道被周揚拆除,由於朱雀的羽毛可能重新再利用,周揚便把羽毛做成輸送帶。

  「只要有鬼魂踏上去就會直接送過來喔!」周揚露出滿意的笑臉,「朱雀羽毛在空氣與高速摩擦下會焚燒,所以送過來的鬼魂也順便被淨化了。」

  『(๑•̀ω•́)ノ,燒成焦炭,大概也沒有反擊能力。』

  「原來如此。」青行燈對於實習生的改造非常訝異,「那萬一鬼魂不願意進門呢?」

  『ᕕ ( ᐛ ) ᕗ,周揚會用長棍把他們打下去。』

  「嗯,管控惡靈暴力是必須的。」青行燈點點頭,看來這邊也沒什麼需要擔心。


  青之門。

  「喲!長官!」泛財熱情的向青行燈揮手,她眨眨黃銅色的貓兒眼,感覺很想快點介紹他們的計畫。

  「呵哼哼,我們在村莊裡做了很多改變喔。」碧笙溫柔的笑著說,「邊走邊聊吧。」

  青之門原本的守門者是青龍世家,被安排到這裡的青龍通常都是被排擠的龍子,可能是身體病弱或能力不足,這讓以前的居民很歡調侃青龍,或是趁青龍不注意偷跑出門。

  加上當時的引路人是怠惰職守的青行燈,陰間居民亂跑都管不住,因此青之門是最混亂的一扇門,毫無紀律可言直到某個戴惡鬼面具的傢伙出現。

  那傢伙明明不是陰間的鬼官或居民,卻可以輕鬆解決跑出來的鬼,青之門還有個「若見戴帶著惡鬼面具的男子,要趕快逃離男子的視線範圍,否則……」的傳說。

  如此守門人和引路人制度回歸,陰間的居民喜聞樂見,大概是覺得有實習生惡鬼就不會再出現了。

  泛財敞開雙手,興奮的喊著,「我在這裡蓋了賭場!」

  「還根據居民的需求,增建了體驗當處刑官的樂園呢。」碧笙優雅的抬起手指著聳高的建築物。

  參考十八層地獄,從一樓開始往下地下發展,十八個樓層各有不同的刑具,只要沒付過路費的鬼都會被丟進去當受刑者,直到賺到過路費才能離開。

  過路費依照泛財和碧笙心情而定,而處刑樂園的時薪換算成台幣是每小時十元,沒有休息時間和餐飲,肚子餓要自己去買便當,休息的話要扣薪水,負債進去的話還會有每天五十元的利息。

  為了讓村莊變得熱鬧,道路左右都開設了食物商店,就像是慶典那樣可以一路吃到底,商店後面是遊樂區和賭場、鋼珠店、賽馬場等等,再來才是普通住戶。

  青行燈還聽見路邊居民稱讚兩人的對話,一路上還有幾個商家拿點小點心送他們,陰間村莊似乎變得有點不太一樣,即使還是龍蛇混雜,但好像變得比較好溝通,也不會沒事就想著跑出門。

  大概是門內的娛樂變多了吧。

  「對了,送你們這個。」青行燈拿出一本空白借據給泛財,「這是請清錄則量產的『靈魂契約』,只要鬼魂在紙畫押,契約就會生效,你們好好利用吧,沒了就去找清錄則。」

  「喔喔!清錄則就是居民說的,掌管陰間居住就職的鬼官吧!他的能力真好用。」泛財雙眼發著金光,開心的接下借據。

  「啊、想問一下青行燈長官,為什麼青之門這麼冷清呢?」碧笙輕柔的語調中顯露著失望。

  青行燈回想了幾分鐘,帶著兩個實習生來到車站邊,青之門的抵達方式是搭上區間車,這個區間車被青行燈取名為鞍野郎。

  摸摸鞍野郎有些生鏽的車身,青行燈語氣平穩的說著,「因為我把車站設在人煙稀少的地方,搭車時間是極端的零時零分,一天只有一班車。」

  「欸--怎麼這樣!」泛財不滿的抗議,「應該要把車站設在市中心,然後全年無休每分鐘一班才對呀!搭車還要收服務費和車馬費。」

  「其實就算不靠鞍野郎,只要有人玩禁忌遊戲也能來這裡的,例如百鬼物語或是陰間連結的遊戲。」青行燈被泛財激動的反應嚇了一跳,他當初會這樣設是為了減少工作量,不然整天都要守在車站前太辛苦了。

  早期的青之門不是車站模式,只要玩禁忌遊戲或是迷路的鬼魂都能走來這裡,能來的鬼魂不分善惡,陰間村的住民才會變得如此混雜,因為只要收賄青行燈就能偷偷住在村莊裡。

  後來有了鞍野郎,雖然減少鬼魂誤闖的現象,但車廂裡載的鬼魂依然善惡不分,瘴氣加速區間車變成付喪神,在青行燈的照顧下已經變成某種寵物了。

  「青之門的鬼魂太少了啦!我要改車表!」泛財揮舞著拳頭,外表只有十一歲小女孩的她,這樣的行為讓青行燈覺得可愛。

  「可以在車廂裡設置遊戲關卡嗎?」碧笙合掌開心的說,「例如,如果贏了就可以免費復活,但實際上沒有這個獎品。」

  「你想要玩類似人性測驗的遊戲嗎?」青行燈一手扣著下顎,雖然覺得很麻煩,不過然實習生要玩就讓他們去玩吧。

  「喔!喔喔!對了!」泛財拉著青行燈的衣襬,「有沒有那種能看見鬼魂罪刑的東西呀?」

  「有的,每個守門人都有『觀命簿』,只要唸出鬼魂的姓名,就會浮現他們做過的壞事和好事。」青行燈拿出自己的觀命簿,讓他們瞧瞧,「但這種書不好製作,可能還要等幾天你們才會拿到。」

  泛財聽了燦爛的笑著,「這種書真是太方便了,哈哈!」

  你想用那本書做什麼呀?青行燈雖然有點好奇,但還是沒直接問,反正等他們拿到書,自然就能知道了吧。

  --

  廢叭:

  彼方和清錄則覺得躺著也中槍XDD

  下面各種註解:

  鞍野郎-戰場上無人收拾的馬鞍變成的付喪神,在這裡是青行燈替區間車取的名字

  塵塚怪王-灰塵變成的付喪神

  Hydnora africana-生長在南非干旱貧瘠的沙漠地區,是一種奇特的寄生性花,花吸在附近灌木的根莖。發出惡臭的花簇吸引著成群結隊的腐屍甲蟲,也藉此方式傳播花粉

  針樹跟魔針-其實都是指像似魔針地獄(噴炎龍)形象的架空植物

  船夫跑去希臘-在希臘要抵達冥府必須通過地獄的絕望之門。然後必須付錢給冥界船夫 (Charon)才能渡過三途之河(Styx) 。過了三途之河後就會遇見地獄三頭犬賽伯拉斯 (Cerberus, Cerberos)。過了地獄犬就會抵達審判宮被地獄審判官 米羅斯王 (King Minos) 決定你該往地獄或極樂世界去。

  戴帶著惡鬼面具的男子-敲鬼門公司的主管,又名惡鬼先生、あっき(惡鬼)、葉慕言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