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人口錯綜複雜爆滿的時代,因為了減緩人方便判官審理鬼魂,鬼官們在世界各處蓋了類似轉運站的區域。

  這個故事,要從東方某處的轉運站--四方之門說起。

  話說,四方之門的守門人原本由青龍、白虎、玄武、朱雀等神獸世家擔當,但這種無趣又低薪的職業,對於神獸來說根本是一種低賤的職業。

  十年前,青之門的守門人失蹤後,這裡開始急速放縱,神獸們開始質疑自己有必要把時間浪費在手門之上嗎?

  於神獸們預警閃電辭職,而守門人的搭檔引路人,他們失去工作夥伴後也轉換跑道,不是去天堂當侍者就是去地獄當處刑鬼,那些職業的薪水還比守門、引路還高呢。

  唯獨留下來的是怠惰職守的青行燈,總是跑去人間泡茶聊天的他,某天回陰間才知道大家都離開的事情。

  站長找不到人才的狀況下,只能請經驗豐富的青行燈擔任鬼門官,要他去各處網羅人才培養出適任的守門人引路人。

  不僅如此,青行燈獲得一筆改善鬼門的金費,忽然變成高官又是暴發戶的他,究竟會把四方之門改造成什麼樣呢?

  讓我們拭目以待。


  十年後,被稱為實習生的一群鬼來到四方之門轉運站,今天是他們第一天上班日,必須和陰間長官門打聲招呼。

  「大家好,我是你們的長官青行燈,給大家小小的見面禮。」

  青行燈是斗笠穿著古代官服的男子,一手提著藍色燈籠一手端著不知名的茶,方才發下去的見面禮是人間正流行的艾鳳手機。

  「喔--」實習生們不約而同發出驚呼,沒想到就職第一天就能到這麼闊綽的禮物。

  「把改善金費用在這種地方可以嗎?」坐在青行燈身邊的是掌管通往地獄之路的鬼官--桐山彼方,穿著一身德式軍服,表情相當嚴肅,碧綠色的眼眸銳利的像把刀。

  青行燈推了一杯茶,用熱茶把彼方面前的咖啡杯擠開,「你放著地獄之路不管也沒關係嗎?」

  「我可是有值得信賴的部下,而你身邊都是一些……小孩子。」彼方睥睨的掃視著實習生,一臉就是沒對他們抱有期望。

  「哎?你這是在關心我嗎?真可惜,我有女朋友了,你還是去找石楠或清錄則吧。」

  「你到底在說什麼鬼話。」彼方困擾的揉著眉心,「四方之門是轉運站門面,做不好上頭的人會怪罪下來。」

  青行燈端起自己的茶,像年紀很大的老爺爺一樣呵呵笑著,「放心、放心,會越來越好的。」

  「讓你管人真的沒辦法期待啊。」彼方壓低帽沿,靠在椅背上語氣沉重的問,「現在實習生一個一個自我介紹,讓我看看青行燈都挑了什麼樣的人。」

  「啊。」青行燈忽然想起什麼似的輕嘆著,「我跟他們說,只要拿到手機就要馬上去自己所屬的門口呢。」

  「……」彼方抬起頭才發現,當自己在苦惱的時候,那些實習生已經不見蹤影。

  笑呵呵的拍著彼方的肩,由於青行燈臉被白布遮掩無法看見他欠揍的笑臉,不然彼方很想舉槍在青行燈臉上開幾個洞。


  跟隨青行燈的腳步來到四方之門,首先抵達的是北方屬玄武--玄之門。

  站在那邊的分別是守門人太由羅宵風和引路人瓔絮,乍看之下就是兩個普通的少年、少女,看見長官來都閉緊嘴瞪大眼,好像很緊張的模樣。

  「怎麼樣?這兩個實習生很可愛吧?」青行燈拿出手機,跟兩個實習生還有彼方在這裡打卡。

  彼方嫌惡的避開鏡頭,不是很習慣電子產品的電磁燈光,只拍到彼方半張臉的照片,青行燈索性把修圖把比方的臉放大還標記名字。

  「正經一點!」有點惱怒的彼方抽刀刷的一聲,青行燈的艾鳳當場被砍成兩半。

  青行燈看著手機殘骸無奈嘆氣,轉頭對著兩個實習生說,「桐山彼方的弱點是蟲子,你們快做點什麼呀。」

  「你在跟實習生說什麼鬼話!」彼方瞇起眼狠瞪著青行燈,「夠了,玄之門安排安靜的人也不錯,這裡本來就是很清閒的地方。」

  「長官!我們會讓這裡熱鬧起來的!」宵風緊握著拳站直身子,像是軍營裡站哨的士兵。

  「不、別讓這裡變得熱鬧……」

  「彼方長官好無趣,我比較喜歡青行燈長官呢。」瓔絮默默的碎唸著,銀色雙眸裡明顯露出失望的神色。

  「……」彼方抽著眼角,臉色變得更差。

  青行燈噗哧笑著,拿陰間三秒膠把艾鳳黏回去,然後半推半拉著帶彼方前往下一扇門。


  西方屬白虎--白之門,那裡的實習生是兩個可愛的孩子。

  彼方一來就看見粉色的糰子在他身邊滾來滾去,他一把拎起滾動的物體,發現那是實習生引路人鈴鈴。

  鈴鈴眨眨水汪汪的大眼,看著彼方伸出小手說道:「點心。」

  「……」彼方嚴肅的與鈴鈴對望,心情錯綜複雜,很想大罵引路人居然是這種乳臭未乾的小鬼,但怕罵下去對方會嚎啕大哭,所以還是決定放下鈴鈴忽略她。

  鈴鈴歪著頭,看彼方反應如此冷漠,她跑到青行燈身邊拉著他的衣襬,「鈴鈴想吃甜點。」

  青行燈摸摸鈴鈴的頭,從懷裡拿出粉色玉兔和菓子,「特地為你帶來的喔。」

  「呀!」玲玲感動的瞪大雙眼,一口吞下兔子幸福的說著,「果然還是青行燈大人最好了。」

  「呵呵。」青行燈側過臉看見彼方將硬的臉,心中不明湧起彭湃的優越感。

  彼方才不屑對方幼稚的比較,左右張望了一會兒,發覺少了一個守門人。

  青行燈打電話過去把守門人叫回來,原來那個守門人跑到門內,好像是看見有一隻狗叼著某人的手,他覺得很有趣就追過去了。

  沒多久,守門人百里梳影總算有點喘的跑回來,他是個看起健朗的男孩,遇到長官還很有禮貌的打招呼。

  「果然信不過呢,你的實習生連門都看不住,問題很大。」彼方冷冷的說著。

  「照料門後的事物也守門人的工作範圍喔!長.官。」梳影燦爛笑著回應,「萬一那隻狗亂吃東西生病了,沒人去關心牠很可憐呢。」

  青行燈拍拍梳影的腦袋瓜,轉頭看著彼方,「守門人的工作是很辛苦的喔!我們不但低薪工時也長,看管範圍也很廣呢!」

  「我不想聽你這個怠惰職守的鬼官喊辛苦。」

  「唉……」青行燈蹲下身對著兩個實習生說,「彼方是門內大官,我們只是小卒罷了,如即使如此也要加油喔。」

  「嗯!」兩個孩子認真的點頭,好像理解青行燈想表達的意思--大官是不會懂小官的辛苦!

  看著偽淒涼場面,彼方仍無動於衷,只想著青行燈自從當上鬼官後就越來越囂張跋扈,以前都沒把工作守則看在眼裡,現在連同輩鬼官都要被他調侃,真不理解上面的人為什麼要讓青行燈升階。

  不想在這邊跟青行燈玩口舌戰,彼方自顧自的朝下一扇走去,青行燈緊緊跟過去,在後方的兩個實習生還很熱情的揮手道別。


  南方屬朱雀--朱之門。

  有個戴口罩的少年正拿著電繪板,幫另一個蒙眼的青年畫素描。

  這裡的守門人是於書,引路人則是周揚,前著帶著口罩不發一語,後者蒙著眼淺淺的笑著。

  「一個瞎子當引路人?」彼方不解的看著青行燈。

  「只是把眼睛蒙起來嘛,說瞎子有點過分啊。」青行燈摸著自己臉上的白布,「鬼怪遮臉是一種安全措施喔。」

  嘟嘟--青行燈的手機忽然震動,那是於書傳來的簡訊。

  『( ˘•ω•˘ ),盯。』

  彼方湊過來也看見那個表情符號,看了於書一眼,雖然他面無表情,但眼神彷彿是在模仿他傳過來的符號。

  「戴口罩的於書正在跟我們熱情的打招呼呢。」青行燈總結了一句。

  「不管怎麼看都不像是在打招呼……」

  嘟嘟--

  『(σ′▽‵)′▽‵)σ,笑。』

  「啊、這是兩個人都很歡迎你的意思唷。」青行燈開心的點點頭。

  「我覺得這比較像嘲諷的表情。」

  彼方看著兩個實習生,感覺他們非常瘦弱,不太適合任職朱之門,對這點向青行燈提出選人質疑。

  朱之門主要是給罪孽深重或怨念很強的鬼魂通過的,如果鬼魂忽然爆走他們擋得住嗎?

  發覺彼方不信任的神色,青行燈指著旁邊的拉門,「我在每扇門都做了連結,如果應付不來可以開門讓其他人過來幫忙。」

  青行燈裝的拉門長得有點奇特,那是日式紙門卻異常堅固,開門時要轉動旁邊的指針色盤,藍色就是青之門、黑色就是玄之門以此類推,而啟動門的能量是依靠實習生本身的靈力。

  「他們也要獨立呀!不能一直靠同事!」彼方雖然覺得加裝這種門很方便,但重點還是在實習生的強弱上。

  嘟嘟--

  『ಠ_ಠ,……』

  「於書叫我們放心呢。」青行燈把手機移到彼方面前。

  「感覺不是要表達那個意思……」彼方斜眼看著於書,他的眼神中滿滿的嫌惡,絕對不是在說放心。

  「對了!彼方要不要一支手機呀?我用公費幫你跟其他鬼官買了艾鳳,還把所有人的電話都輸進去了呢。」

  青行燈把黑色艾鳳丟到彼方手中,馬上就有兩個訊息跳出來。

  一個是於書的表情符號『ㅍ_ㅍ,您好。』,另一個是周揚的簡訊『請您別跟在下通話,在下耳朵會痛。』,彼方用力捏住艾鳳再出點力就能把手機捏碎。

  礙於手機是公費買的,彼方也不想隨便浪費資源,只好假裝不在意的收起手機。


  最後,總算最後一扇門。

  東方屬青龍--青之門,青行燈以前的職位也是所有門中最墮落的一扇門。

  守門人是柳泛財,引路人是碧笙,彼方原本想看看兩人有沒有讓青之門恢復秩序,沒想到過去就發現兩個實習生都不見了。

  「跑去門後逛街了呢,要不要叫他們順便買東西回來?」青行燈很習慣的說著,他自己也是一個喜歡擅離職守的鬼,因為守門真的超級無聊。

  「不,我們回去吧。」彼方覺得胃痛,青行燈找來的人根本是烏合之眾,回去之後一定要寫申訴向上舉報。

  行程以相當糟糕的狀況收尾,回到辦公室彼方提起筆想要振筆疾書時,青行燈送的艾鳳忽然叮咚、叮咚的響了幾聲。

  訊息是青行燈傳來的,附上一張照片是他跟其他上層長官愉快的搭乘高鐵的樣子。

  『申訴我沒用喔!上層的人非常喜歡高鐵呢,我把它引進到玄之門打算發展觀光事業。』

  「你到底……想把四方之門變成什麼樣的地方啊。」彼方握斷鋼筆,打開另一則訊息,那又是青行燈傳來的。

  『對了,明天我要跟女朋友約會,麻煩幫我照顧一下四方之門。』這次附贈的照片是青行燈和女朋友一起喝茶的照片。

  「這傢伙……」


  陰間實習生的故事,就由一位某位長官氣到折斷三十支鋼筆開始。


  --
  廢叭:

  第一篇粗淺的介紹一下地理環境

  四方之門進去後是一條街或一條山路等等,走下去就看見『彼岸』

  彼岸就是轉運站那樣的地方,會根據你的善惡值、宗教轉送到正確的地點

  然後四方之門,每扇門就是兩個人為一組,之後會個別的介紹他們

  這篇只要知道>青行燈是個很不正經的長官兼同事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