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隔天我從圖書館客房醒來,一大早外面就充滿了小孩子們玩鬧的聲音,這裡有很多混種小孩。

  大家沒辦法在外面世界生活,所以只能留在異境之鄉,換好衣服,我才剛走出門,差點就撞上來送早餐的精靈。

  「早安,年輕的......現在是佐對嗎?」她露出笑容,「這是夏帝做的咕雞燉飯,送來很多,一起吃如何?」

  這個棕髮綠眼的精靈叫做莉亞罕茵,伯拉特神木森林的森精靈,當初那座森林要被黑暗氣息侵蝕掉時,珀伊在適當的時機把整座森林切進來,還順便切了幾隻森精靈過來。

  我接過早餐,「我下去大概就出不去了吧!」我笑著說,那些孩子們一定會通通撲上來找我玩。

  莉亞輕笑幾聲,多給我一杯精靈飲料就下去了,我吃著燉飯,雖然還是很在意三王子的歷史,不過我應該把重點放在競賽。

  雖然陶莉絲要我別去獄界,但我想見個人,到安寧草園跟神獸們要了幾株青草和果釀酒,在其他孩子們還沒抓住我之前離開異境之鄉。

  來到景羅天城門外,我伏在牆邊,裡面的鬼族都在忙各種事情,不像上次看見的小兵那樣呆笨。

  沿著圍牆爬了一段時間,我在偏遠的茅廁看見想要找的人。

  「嘿!山羊將軍!」我直接跳到山羊將軍身上。

  「咩--」山羊將軍嚇了一跳,「入侵者!」他拿起長矛想要刺我。

  山羊將軍的觸手和魚尾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副看起來像人的身體,所以他有正常的手腳。

  我握住長茅中間向上一扳用力折斷,「上次的咕雞好吃嗎?」

  「咩咩咩--好吃!......等等!那是你送的!」山羊將軍跳遠離我幾步,「你是誰?」

  我把上次凱薩達斯騙他錢和亂入戰場的事情告訴他,讓山羊將軍氣得直瞪腳。

  「別生氣啦!看我不是帶酒和小菜來賠罪了嗎?」我拿出酒和青草,山羊將軍立馬坐下。

  「好!原諒你。」山羊將軍忽然正經起來。

  我差點笑出來,因為有頭羊一臉正經的望著我手上的青草,不過山羊將軍性個轉變也太快了吧!

  「我現在叫佐,偶爾會來這裡玩,小時候常來。」想起我愛串鬼王門子的那段時間。

  山羊將軍坐的很正,「我知道,吾王有說過,平時要注意小鬼闖入。」

  我呵呵笑了幾聲,「那你現在放我進來沒問題嗎?」我倒了杯酒,在酒裡放上青草遞給他。

  「吾王只有說要注意小鬼闖入,沒說要防止小鬼進來。」山羊將軍喝掉酒露出滿足的表情,還咩咩叫幾聲。

  我繼續倒酒,「我跟虂娜安是朋友,你知道嗎?」

  「知道,你這個小鬼在吾王殿裡名聲不低。」山羊將軍手舉著,等我把酒放在他手上。

  「那你要不要跟我做朋友?山羊將軍。」

  「咩--我叫狄福拉!不是山羊!」他咆哮,不過我們在比較偏僻的地方,沒人聽見。

  你知道一隻山羊說自己不是山羊的時候,嘴裡還啃著青草,這畫面看見了還不笑,那我可能會內傷。

  「哈哈哈哈--」我拍著山羊將軍的背,「朋友都會幫朋友取小名的,你也可以幫我取呀!」

  山羊將軍的右耳抖動兩下,「小名?」他說,「那我叫你小佐佐,這樣我們就是朋友了嗎?」他噴了口氣。

  小佐佐?我在想,山羊將軍可能想要用小名羞辱我之類的,不過因為智商太低詞窮。

  嘿!我聽見有人問幹麻跟著隻笨山羊交朋友?

  告訴你們一個經典名言--多一個朋友,少一個敵人。

  笨笨山羊也有笨笨山羊的好,就跟笨笨精靈米爾也有笨笨的好,嘛!我以後亂入戰爭要找熟人就方便多了。

  「那麼,最近有什麼消息嗎?那些高手看起來真忙。」望著遠邊建築物裡跑來跑去的鬼族。

  「不知道,他們每天都很忙,就怕自己業績不好被拉下高手位置。」

  「業績?」原來高手七個排行是用業績排出來的嗎?我還以為是用強度。

  「咩--」山羊將軍喝口酒,「偷寶物、偷靈魂、擴張領土,吾王想要做好準備。」

  「什麼準備。」我居然從小兵嘴裡聽見這麼機密的事情,看吧!多交點朋友。

  「先防止比申復活耶呂後勢力變大,然後吾王想要更多兵力需要更多靈魂,吾王現在應該很無聊。」

  景羅天不是很忙嗎?居然還有無聊的時間,「為什麼?」我又倒了一杯酒。

  「因為沒人可以陪王,沒有可以給王娛樂,高手都不行,低階鬼族更不可能了。」

  喔!心靈困乏了嗎?也許景羅天應該像殊那律恩一樣培養下棋的興趣,看比申都參加麻將大賽了!我是不是該送景羅天跳棋或是大富翁?

  「他有說他缺什麼嗎?我是指能娛樂的東西。」

  「啊!」山羊將軍好像忽然想起什麼,「有一次我看見吾王用白紙撿出一隻天使的圖案,還對著白紙傻笑,我好擔心吾王的精神狀況。」

  天使?安因嗎?所以安因可以娛樂景羅天?我忽然想到一個白痴的計畫。

  不過最近要先搞競賽,結束後我再來執行好了!

  「我要走了,拜拜,山羊將軍。」

  「等等!能不能告訴我升官增加業績的方法?」

  什麼?我現在變成鬼族就業輔導員嗎?

  「也許你應該多一點改變吧!不要一直留在原地。」你當茅廁守衛最好可以升官啦!

  「這樣啊!我要積極一點對吧!」山羊將軍智商好像變高了。

  「對了!」我走之前轉頭告訴山羊將軍,「告訴景羅天,我會給他一個驚喜,不要對著白紙傻笑,那樣有點可悲。」

  我不知道山羊將軍會不會完整的說出來,不過低階鬼族應該是不能直接見王的,所以還是會被過濾掉吧!

    之後,我跟著學長他們到了預賽地點,奇雅學院。

  說不定是那邊盛產礦物,那間學校全都是用鐵造出來的,連學生都穿著盔甲。

  嗯......這間學校到底是做什麼的呀?工藝嗎?如果把異境之鄉的鐵匠師丹迪老頭叫來,他應該會開心到心臟病發作吧!

  喔!丹迪老頭是一隻貍貓,不太確定這世界上有沒有波波利這個種族,反正人家都這樣自稱了。

  他很喜歡亂改造武器,如果你到異境之鄉看見精靈的武器是四管DESPERADO散彈槍不要意外,這族加入異境之鄉讓我們得到很多幫助。

  他做過最瞎的武器就是把刀跟法杖結合,還在法杖上面裝個大砲,重點是做出來還很漂亮,實用又美觀,超神奇的。

  「漾!你果然有來!」西瑞一看見漾漾進到休息室就開始炫耀自己的衣服。

  漾漾很無奈的回答好看、很帥,我在想如果雷多把彩虹埋進頭髮,然後穿成這樣......

  算了,想這種沒營養的東西會精神耗弱。

  因為時間快到了,我們移動腳步要去另一個休息室,學長說漾漾是跑腿的,什麼?為什麼漾漾不來當後補生呢?他不是很也強嗎?

  那個人造人三號在移動的時候還順便宣傳自己的學校有多好多厲害。

  哼!機械電子這種東西很容易入侵,惡靈學院多的是駭客,雖然我不太會用手機,不過要我用陰影入侵人造人,簡單!

  不過人造人說這間學校有什麼設計圖之類的免費供應,我看帶回去給丹迪看吧!

  然後比賽開始了,我跟漾漾一起趴在窗邊在著敵人穿得很詭異的服裝,好像線上遊戲裡面會掉寶的怪物喔!如果不是怪物,那就是台幣戰士,用虛擬點數買很多裝備的玩家。

  第一回合猜謎,只要猜完十題就沒事了,猜錯頂多被菜刀砍。

  第一回合夏碎先上場,然後用物體透視這個技能幫我們結省掉很多寶貴的時間。

  惡靈學校沒有這個課程呢!是不是要投信建議一下添加這項課程,不過之後可能會很多這這個能力去做壞事吧!呵呵。

  第二場是雙人競技,對手馬上走到場中,看起來真威武呀!

  「常駐模式中斷......」喔!我就知道!當那個人造人這樣說的時候我就知道是我同學在搞鬼,因為今天惡靈學院也有來。

  在人造人扭曲之前我一把壓住她的頭,然後硬甩到一邊,看能不能把她弄壞。

  我感覺到有什麼涼涼的東西刺入我的腹部穿出我背,這東西原來有攻擊人的機智嗎?

  「靠!」西瑞想要衝過來幫忙,結果插在我身體裡的東西末端忽然炸開。

  是更多的銀刀,就這樣抵著漾漾和學長。

  「Atlantis學院代表選手請出場。」外面的裁判催促著我們。

  「夏碎、西瑞,你們上場。」學長折斷幾根銀刀,把漾漾拉到自己懷裡。

  「可......學長......」漾漾應該是想說黑袍比較厲害吧!

  「他們就是不想讓黑袍上去。」學長瞪了人造人一眼。

  於是夏碎和西瑞上場了,哼!你們這些人以為夏碎和西瑞是簡單的人物嗎?如果你看見夏碎騎
野豬打鬼族的模樣必會讓你後悔。

  人都出去後人造人才收起銀刀,我按住傷口利用陰影瞬間恢復,不過學長沒說什麼。

  那果然不是奇雅的人,他們根本就是惡靈學院的。

  那個女人使用電子音讓我分辨不出是不是認識的,反正她說她要妨礙我們比賽。

  冰炎學長果然生氣了,用力按住女人頭,那個女的卻說打壞機器也沒用,聽起來好像是:哈哈打我呀!笨蛋!

  「學長那麼厲害!你們算哪根蔥呀!」我喊著。

  「對......對呀!」漾漾有點害怕的躲在我們後面。

  「褚,大聲點,我有多厲害?」學長瞄了漾漾一眼,那個女人還在大笑。

  「那個......」

  「毫髮無傷的打爛本尊?」我小聲的跟漾漾說,現在是嗆聲時間,怎麼可以弱掉。

  「我覺得學長可以毫髮無傷的打爛本尊!」漾漾豁出去大喊。

  嗯?雖然只有一下,但我感覺到什麼東西在流竄,某股力量匯集到冰炎學長身上,而學長笑得很開心。

  什麼?有喜歡的人加油就會變強嗎?這就是所謂的愛的力量嗎?

  抓出一團灰灰的東西,我知道是誰了,以前班上有同學會使用這種法術,不過她好像忘記我了。

  學長一刀乎給她死,同時外面也發出勝利的歡呼。

  西瑞傷的還挺重的,好像中毒的樣子,但他仍神采奕奕,還說什麼江湖漢子不怕蛇蠍。

  在後面加個美人,江湖漢子都被蛇蠍美人害慘了。

  休息一下,夏碎幫西瑞做點治療,學長手腕好像受傷了,他也在幫自己治療。

  「怎麼樣?」漾漾湊到學長身邊。

  「小傷。」學長一臉無所謂。

  學長很痛吧!看起來像燙傷耶!不要逞強了,讓漾漾幫你摸摸會比較舒服。

  「第三場比賽即將開始,請各位稍安勿躁。」人造人突然說話。

  學長露出困惑表情,「怎麼會有第三場比賽?」

  「這是新添加的比賽,Atlantis 學院將對上惡靈學院。」在場所有都確定人造人沒有壞掉,因為惡靈學院三個選手囂張的站在場中央,可見這是大會決定的事情。

  好快!我趴上窗,很好!都是我同學,基本上只要是我的同儕我都知道,雖然我跳年級跳很遠。

  「不指望奇雅了嗎?」學長冷笑,「還想被揍?我奉陪。」

  「Atlantis 學院僅能派出一位。」人造人聲音變得很怪,又被扭曲了,這間學校防毒軟體真爛。

  「靠!是男子漢就給我出來!」西瑞想衝上去打爛人造人,不過夏碎把他押回椅子治療。

  「我是女的。」人造人很不客氣的說。

  「我去。」既然是知道的對手就不難對付,而且現在還有誰可以上場呀?

  走出休息室,站到場上,很多人發出稀疏的交談,看來大會沒有規定我們學校只能派一個人出來呀!

  果然被駭了,這間學校的機智系統真的有夠爛,還是不要把設計圖送給丹迪老頭。

  不然哪天異境之鄉就要大戰機器人了,天然最好,大家快去亞里斯學院崇尚自然,研究天文。

  「Atlantis 學院居然只派出一名選手!」裁判很驚訝,但三個惡靈學院的學生卻笑的很開心。

  唉!這些薄情的人果然都忘記我了,我還記得跟他們在一起耍白痴的回憶呢!

 

15.

  「Atlantis 學院,派一個選手沒問題嗎?」裁判一臉傻眼。

  我說,就算說有問題也沒辦法增員吧!

  望了一眼選手休息區,我回答,「經過討論,覺得選手太弱,所以我們要選最弱的選手跟惡靈學校打。」

  說完,我指著自己。

  此時觀眾們傳來陣陣噓聲,如果沒有結界保護,可能會有拖鞋打在我臉上。

  惡靈學院的那三隻,笑得開心,真是的!一點都沒變。

  「這次的比賽選手是來自惡靈學院,分別是紫袍武術高手里染,紫袍巫毒刺客烏安德,白袍占卜師娜娜蒙約。」

  嗯!看來大家都很努力的往上爬呀!居然都有袍級了。

  裁判看向我,「Atlantis 學院的選手則是無袍級的佐。」嗯!整個弱掉了。

  我聽見很多人在笑和噓的聲音,唉!佐真的是很可憐的人耶!是說對方袍級這麼多沒違反規定嗎?

  想到後面有人搞鬼這也不奇怪啦!我想想要怎麼對付他們,應該先打招呼之類的吧!

  「比賽開始!」裁判說完飛的遠遠的。

  「哈!可憐的小傢伙!死前有遺言嗎?」里染是個高壯的的男人,也許他有維京人的血統,因為他總是帶著那種帽子。

  「有!」我說,「按照順序一個一個說可以嗎?」

  現場突然安靜下來,然後是一陣爆笑,唉!佐真的是很可憐的人。

  「呵呵,我已經預知你會死的很慘了。」娜娜露出虎牙。

  「就從娜娜開始吧!記得妳最喜歡按照日期來分配內衣內褲的穿搭,今天是......喔!所以妳今天內衣穿藍色,內褲穿綠色。」

  「啊--」娜娜忽然慘叫,一手蓋住胸口一手蓋住下身,整張臉脹紅跪在地上。

  「怎麼了?」旁邊的烏安德嚇了一跳。

  「烏安德嗎?跟丘洛妮告白得不到回覆,告訴你吧!丘洛妮已經跟我告白了,很可惜我跟她交往一分鐘就切,其實她私底下有跟我說你長得很噁,好可憐,連好人卡都沒有。」

  「喔--」烏安德抱住頭,極度失落的跪在地上。

  「現在是怎樣!搞什麼?」里染顯出慌張的模樣,我勾起嘴角。

  「至於你,該不會還穿著卡通圖案的內褲吧?我要跟你坦白,把你內褲掛在校旗上面的就是我,在你座位上放牛大便害你被班上排擠的也是我,現在想起來還真是對不起呀!我還擅自把你寫的情書公佈在布告欄上,可憐!錯字連篇。」

  「幹--」里染咆哮,氣到跪在地上垂地板。

  哼哼,現在觀眾換在笑他們了,連裁判都笑得上氣不接下氣。

  「你是什麼人呀!」里染大概是頭腦簡單的傢伙,很快就從絕望清醒了。

  也許之前我會很害怕說這件事,「第一七七八屆,小A班。」我說。

  他們傻眼的望著我,「你讀過惡靈學校。」里染訝異到嘴巴都合不起來了。

  「我想想,那時候我叫做安洛瑟吧!好久不見,親愛的同學們。」我知道我現在笑得很邪惡。

  觀眾席議論紛紛,裁判也想多聽這個八卦,似乎把音量調到最大的樣子。

  「那個資優生?真的假的?里染,我們快點棄權。」娜娜很明智的要其他兩人退場。

  嘿!聽過我去亂入鬼王戰爭,還認識那麼多大牌朋友,而且我學得比你們麼多很多,知道這些事情了還不喊棄權嗎?

  「去他媽的資優生,反正也是被退學的傢伙,怕什麼?」烏安德站起來,武器已經預備好了。

  里染也沒有退讓的意思,娜娜也只好硬著頭皮拿出水晶球。

  「喲!」我為他們鼓掌,「勇氣可嘉,如果跟廚房阿姨搶食物時也是這麼厲害就好了。」

  「閉上你的嘴!遺言說完了嗎?那就去死吧!」里染大吼。

  烏安德忽然出現在我的左邊,里染出現在我的右邊,娜娜正面迎擊,我應該是閃得過的,但我沒有閃。

  啪滋!一把長刀和斧頭砍在我身上,水晶球卡在我腹部,噢!血噴的到處都是,觀眾也倒抽一口氣,現在只剩下里染的笑聲。

  「契約轉移課程,第一頁第一章第一條,必要條件為血!」

  我用氣震開三個人,然後把武器一個一個抽出我的身體,傷口的部分就自己扭曲復原吧!

  「一次控制三個?」娜娜訝異的瞪大眼。

  「好了,誰想被自己的武器砍呢?快過來吧!不然我過去喔!」哇!這些武器真高級,如果變成我的那該有多好。

  「用咒術!」烏安德下指揮,三人馬上排成一個正三角形圍住我。

  我腳下出現一個綠色詭異的正法,三人喃喃唸著咒語。

  「咒殺課程,第三百五十六頁第九章第二條,強制終止!」我把三把武器用力插在地上。

  轟隆一響,三個人被爆炸炸傷,還沒碰到我就被自己的咒殺陣弄傷了,這種咒殺陣本來就要在敵人不知情的狀態下發動呀!在咒語沒唸完之前破壞掉陣法就可以逃脫了。

  「咳!」娜娜湊到里染身邊,「不行,這傢伙連鬼王都打不死,我們怎麼打?」她說的很小聲,場外的人大概聽不見。

  怎麼打死我?簡單啊!像比申那樣一拳打過來我就死一半了,我不是打不死,是再生能力強和閃的快。

  不過你們的力量一起上連比申的打嗝都比不上,算了!早早棄權,不要浪費時間。

  「喂!安洛瑟!你居然承認你是惡靈學院的高才生,難道不怕被其他人說你是臥底嗎?」

  喔!烏安德你真是天才,想用輿論給我壓力嗎?

  「啊!不好意思,我就是因為反對你們在比賽的時候動手腳才被退學的。」

  觀眾們驚呼,又是一陣騷動,啊,想跟我鬥嘴?也不想想自己有幾兩重,不過我也沒說錯呀!我是因為做事太光明正大被退學的。

  「你......你不要......」里染想說什麼,但是說得結結巴巴。

  「我我......我不想聽......」我故意模仿里染說話。

  嗯?很幼稚嗎?哈哈,我倒覺得好玩!看觀眾們不都笑的很開心嗎?

  把那三把武器丟到一邊,我直接用肉搏戰打比較快,一看見武器脫離我手,里染馬上衝過去想把武器搶回來。

  一個抬腳,膝蓋直接命中他的鼻樑,我還聽見骨頭碎裂攪和著稠血的清脆聲響,他大概是來不及防禦,整個人被我踹出場外失去資格。

  安路德趁我腳還沒放到地上直接用咒術打在我腳下逼我跳起來,接著瞬間出現在我背後早就發動好下一個咒術要打我了。

  我立即轉身抓住他發動咒術的左手用力往不對的地方拗,斷骨聲傳出的同時我也看見斷裂處岔出肌肉皮膚裸露在外,聽見他的哀號我多補他一腳,直接把他踢出場外。

  「安洛瑟!」娜娜的嘶吼中充滿憤怒。

  「更正一下,我現在叫佐。」雖然我比較喜歡安洛瑟這個名字,聽起來就很強。

  惡靈學院交戰守則,打贏敵人的方法最初章,恐嚇、壓力、賤,因為賤很重要所以要再說一次,賤!

  你可以嘴賤、手賤、腳賤,絞盡腦汁使出渾身解數發揮你貝戈戈最大的威力,說好聽一點叫做暗招,不過我自己擅自把那兩個字塗掉改成賤。

  我在一上場裁判還沒喊開始的時候就在畫陣法了,我畫在很外圈,小心翼翼的遮掩那個陣,然後故意說遺言來拖延畫陣的時間。

  那是可以讓陣裡面除了我之外的人動作變得很慢的陣法,所以那三個敵人速度已經很快了,在陣裡卻慢得跟普通人一樣,因為這個陣畫得很外圈所以那三個人居然沒注意到。

  他們只在意我奪走武器,也沒人想到要去破壞那個陣,怎麼破壞呢?用腳把陣的邊緣抹一抹,磨到糊,我就破功了。

  不然跟兩個紫袍打我可能要使用更多陰影的力量,怎麼可能一腳兩腳就結束啦?

  同學,不要忘記我也是讀過惡靈學院的,耍賤不是你們的專利喔!

  娜娜冒這冷汗,我想她現在腦子一定很亂,在想怎麼辦?該怎麼做?

  我告訴妳吧!伸出腳把後面的陣邊緣弄糊,這樣就換我苦惱了。

  「可惡!」娜娜搞出一個超大陣法,那個好像是死咒的一種......想跟我同歸於盡?

  「破陣!」因為她動作變慢,在畫完陣之前我先比她架出其他陣法。

  轟隆一聲爆炸,娜娜雖然沒被炸傷不過被風壓彈出場外失去資格。

  「Atlantis學院勝出!」裁判激昂的吼聲帶動了全場的觀眾。

  就在觀眾喝采得開心時,我快步走回選手休息室,一踏進去就腿軟跪在地上。

  嚇死我了,我還很擔心別人會不會說我是什麼髒東西之類的,也還好我偷跑先放減緩陣沒有被裁判發現。

  「佐!沒事吧!」漾漾跑過來扶我。

  「沒事、沒事!讓我休息一下。」坐在西瑞旁邊,他的手似乎已經好了一大半。

  他搭上我的肩,「跟班的跟班,讀過惡靈學院怎麼不早說呢?是怎麼被退學的啊?」西瑞露出痞痞的笑臉。

  「跟副校長吵架......然後炸掉學校。」不知道副校長人是否建在?

  「幹得好!」西瑞用力拍我的背,我差點把胃都吐出來了。

  大家好像對於我讀過惡靈學院沒有太大的排斥感,太好了,看來這些人都比我想得好很多。

  接下來是休息時間,學長說要留下來在休息室吃飯,不過我說要出去走走,自己就先出去。

  走走?去哪?當然是去找我同學囉!

  「娜娜!」看見她偷偷摸摸的,就知道要做壞事了。

  「嘖!」娜娜看見我,就像貓看見有人要來搶她睡覺的地方,氣得整身毛都豎起來。

  「幹嘛?妳不是有占卜能力嗎?還會不知道我會出現?」我到販賣機前買瓶飲料。

  「你以為占卜能力可以隨便用嗎?有些要付出代價,有些只會占卜關鍵,不是說想看就看!」

  娜娜指了販賣機了果汁,看來是要我請囉?

  「所以?妳要偷襲亞里斯?目標是伊多吧!」我買了果汁丟給她。

  她先是露出驚訝的表情,但一下子就收回去了,「哼!不是我負責,是更厲害的人。」

  更厲害的人?「有聽說打算怎麼對付亞里斯嗎?」我坐在娜娜旁邊,拿出剛剛學長買的套餐。

  娜娜又指著我手中的漢堡,我只好遞給她,「魔封咒,不過我不知道誰會搞這種高級陣法,先說好,雖然我們參與計畫但是只有執行沒辦法深入。」

  我點點頭,這是防止計畫外洩的方法,我又拿出雞塊,娜娜又伸出手,還要呀?

  「沒想到我占卜的方式是貢獻食物。」我把整個套餐都給娜娜。

  「就跟你說過,預知是要付出代價的!」娜娜整袋搶過去,「去亞里斯休息區附近的花園,炸了那個小女孩。」

  娜娜說完馬上站起似乎想匆匆離開。

  「不多跟我聊嗎?」我們以前可以很好的朋友喔!不過好像只有我這麼認為。

  「哼!你相信我說的?」

  「因為妳是我朋友呀!」我勾起嘴角,默默從懷裡拿出第二個漢堡。

  娜娜看見馬上搶過去,「白痴!」說完帶著食物離開了。

  我也沒悠閒的走馬看花,馬上跑去找亞里斯學院的選手休息室,附近的花園?靠!這麼多花園是哪座呀?

  忽然我聽見小女孩的哭聲,我連忙衝過去,結果居然看見伊多要牽那個可怕的小女孩。

  「伊多!」我也不管那小女孩是啥鬼,整個人撲過去,好像還撞到伊多。

  滋滋滋滋--我感覺到陰影像是電流在亂爬我的身體,下意識也使用陰影的力量去反抗,然後好像有什麼怪怪的紋符在我腦子裡竄,該死!我除了到處亂揮和交錯使用陰影跟光明,還在地上用很蠢的姿勢滾動。

  多蠢?我不想形容,希望伊多沒在旁邊看。

  「伊多!......佐?啊!這是怎麼回事?」當電流停止時,我聽見雷多的聲音。

  「雷多?」我發現我的頭髮變得僵硬,還有點翹,這就是被電到的樣子吧!不過大致上沒有受傷。

  雅多搭上我的肩用力搖晃,「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他口氣中充滿憂慮和怒火。

  什麼?怎麼了嗎?我應該是阻止伊多跟小女孩牽手了才對,就算牽到了,我應該也阻止咒術流到伊多身上了啊!

  不然我是被白電的嗎?

  「佐......」

  我聽見背後傳來一個稚嫩的聲音,嗯?是個小男孩。

 

本帖最後由 夢貘輓歌 於 2014-6-14 18:06 編輯

16.
  好吧!雖然我阻止了伊多被魔封咒侵蝕,不過我也沒完全擋下來就是了,好像只是篡改咒術而已。

  不過我沒有篡改咒術的記憶,那大概是我用陰影掙扎的時候打亂咒術排列了吧。

  Atlantis學院請求與亞裡斯學院選手席連結,然後我們一群人望著......不!是我跟雅多、雷多望著一群小孩。

  小孩!沒錯!伊多、漾漾、學長、西瑞、夏碎,他們都變成小孩了,什麼狀況?中咒術的不是只有伊多嗎?

  「看來他們使用咒術連結。」小小的學長環著手用可愛的臉蛋嚴肅的說,「一但伊多中了魔封咒,我們也會受到影響。」

  「為什麼?」雷多皺起眉,我也很好奇。

  「剛剛有一個灰白的傢伙衝進來不知道要幹嘛,反正他突然爆炸......」西瑞隨手一摸,四周都是奇怪的粉末。

  所以......我衝進去干預其實也算好事囉?

  「對不起,如果我再快一點就好了。」我無力的說。

  「已經夠快了,如果你沒衝過去擋,事情可能會更糟。」雅多拍一下我的肩。

  「這個咒術什麼時候會消失?」伊多有點擔心,因為等一下要上場,可是小孩子的他好像沒辦法弄出武器。

  咒術嗎?我想想,被改得亂七八糟,說不定有時效性,大概,不過多久我不知道。

  等等!這也許是一個測試的好機會。

  「伊多,手伸出來。」我把手覆蓋在伊多小掌上,天哪!超可愛!這個咒術真是萬惡。

  伊多照做了,「請問......」他大概想問這到底有什麼幫助。

  「聽好,我現在把你身上一部份咒術轉移到我身上,然後你找到空隙就把武器召喚出來,我不確定我能不能全部接收,如果可以,我就一口氣把咒術轉移到我身上。」

  「不可以!」小夏碎走起路來跌跌撞撞,這樣子的體型是兩歲半吧?

  天呀!太可愛了,小小的大家都太可愛了,真可惜咒術轉移到我身體裡的時我就要打碎重組,不然我就可以回顧自己小時候的模樣了。

  我把力量一口氣匯集在掌心,滋滋滋滋滋--兩倍的電流從指尖奔向我腦子裡,我必須忍住,因為我感覺到有兩把刀刺穿我的手背,溫熱的鮮血流滿了我整雙手,武器正在被召喚出來。

  痛死了!但不可以分神,還要在集中,刀都出來了就代表咒術逆流到我身上。

  滋--!好像有什麼畫面在我面前閃爍,好多雜亂尖叫的聲音,畫面就像一個人拿著攝影機去坐雲霄飛車一樣,一直亂晃,我都快吐了。

  『快逃--』

  『不要啊!伊多--不要--快走!』

  『啊啊啊啊--』

  什麼?我好像看見某個孕婦被鬼族拖走的景象,不過畫面染滿血腥雜訊,我看不清楚。

  嘿!這不是時間記憶,我把咒術吸過來......那會不會......

  『把靈魂打碎,再用陰影重組。』

  「啊!」我用力推開伊多,好像讓他跌倒了,不過我有一瞬間嚇得脊椎發涼。

  我剛剛在吸伊多的靈魂嗎?還是那是先見之鏡的?

  「佐!」雷多刷抓住我的手臂。

  我看見武器已經在他們手上了,伊多也變回正常模樣,我成功了嗎?

  我只記得我呼吸困難,胸口好像被什麼壓住了,光線越來越暗,變黑之前好像有人叫了我的名字,但我還沒聽清楚就先跟地板親密接吻。

  ......

  我看見一個孕婦,旁邊有個被撕爛的男性屍體,孕婦全身是傷,面對眾多鬼族圍剿仍沒有放棄掙扎,最後還是不敵眾多鬼族被打倒在鬼門邊。

  『還有一口氣。』一個女鬼族,這聲音我聽過,而且很熟悉。

  『我......我的孩子......』孕婦虛弱的說。

  『被拋棄了啊!女人。』女鬼族穿著斗篷讓我看不見她的臉,『妳可知協助鬼族進來的是你們的人。』

  『我的......孩子......』孕婦依然努力吸著氧氣,除了女鬼族還守在孕婦旁邊,剩下的鬼族早就跑去攻打其他地方了。

  『伊多嗎?』蹲下身,女鬼族坐在一邊看個孕婦。

  『還有......雅多、雷多......』

   『妳可知妳的族人想要爭奪先見之鏡的繼承權,所以才想借我們之手殺掉可能繼承的人。』

  『我......只想讓我的孩子平安活著。』

  女鬼族注視著孕婦的雙眼,這是茍延慘喘無謂的抵抗,『我要拿你們的屍體去交差。』

  『但不用我兒子的。』孕婦的口氣堅定,雙眼充滿了身為母親只想保護兒子的決心。

  面對一個快死的孕婦,女鬼族似乎失去某種興致似的,好像有什麼煩惱,讓她想跟這個即要變成屍體的孕婦說說。

  『我認識一個精靈,他相信我不會去傷害任何人,但我還是做了,我殺了很多水妖精,就如同我在殺害水紋精靈。』

  我知道那個女鬼族是誰了,她就是如果我漏接電話就會氣得炸毛的朋友,鬼族朋友--陶莉絲。

  『妳是鬼族......』孕婦居然笑了,『這是妳生存的方式。』

  我沒聽錯嗎?這個孕婦在死之前還能這麼淡定跟鬼族說話。

  『我認為,我可以選擇自己的生存方式,妳呢?妳想活下去嗎?』

  孕婦吐了幾口血,『不行了,我的身體我最清楚。』摸摸自己鼓起的肚子,『但我不能讓他們跟我走。』

  『我會剖開妳的肚子,讓妳的小孩平安留在這裡。』陶莉絲抽起腰間的斧頭,『在鬼族,從屍體出生被稱為奇蹟之子。』

  『在水妖精......在這裡......被稱為禁忌之子。』

  孕婦闔上眼,最後的疼痛也是最開心的痛處,失去的體溫反而讓她感覺到放心,進入了鬼門,也無所謂了,因為在走前還能聽見兩個嬰兒的哭聲,還有什麼比這個聲音更動聽?

  ......

  「......他吸走所有咒術......」

  這是學長的聲音嗎?

  「對,剛剛心臟停止了,不過......救回來。」

  嗯?夏碎的聲音。

  他們在跟誰說話?什麼我心臟停止了,大家的聲音都變回來了,這麼說他們脫離咒術了嗎?

  「噢......」我明明沒有失控,全身卻還是痛的要命。

  「佐?還好嗎?」夏碎馬上過來看看我的雙手。

  學長、漾漾、夏碎、西瑞、伊多,大家都恢復了,比賽呢?亞里斯的比賽怎麼樣?有沒有被惡靈學院暗算?

  「發生什麼事了......」我腦子裡還有些雜訊,而且我身體真的超痛的。

  「因為伊多身上的咒術被你吸過去了,所以我們身上的咒術也被解除,剛剛你死了三十秒。」



  夏碎很冷靜的對著我說,好吧!我腦子還是有點不清楚,照理來說陰影應該是傷不了我才對,那我為什麼還會死?是因為那記憶嗎?

  西瑞和漾漾看我沒事了,繼續趴在窗台看著亞里斯的戰鬥,我回憶著那個不屬於我的記憶,那絕對不是伊多的記憶,有可能是先見之鏡嗎?

  「不過現在沒事了,你可以好好休息。」伊多面帶和藹的拍上我的肩,我怎麼覺得我掛掉的那三十秒很有問題。

  「我心臟停止的三十秒,那段時間我的身體有什麼變化嗎?」我壓著太陽穴。

  冰炎學長走到我椅子邊,環手靠牆,「在伊多他們出去前你就像屍體一樣。」學長說,「但他們出去後告密者就衝進來了。」

  我皺起眉,告密者?博士好像有提過如果遇見就要把什麼力量給他們之類的,反正要賄賂他們,然後那種東西會出現是因為我用不正確的方式破壞了時間。

  好吧!我也不懂要如何用正確的方式破壞時間,預知嗎?占卜嗎?還有為什麼我非自願看的記憶會引來告密者?之前都沒有呀!

  「那種東西不用怕!一拳就可以打跑了!」西瑞朝我這個方向打拳,手上好像還有沒癒合的傷口,像噴水池一樣一個一個噴出血。

  看來他們不是用一拳就解決的樣子,夏碎換跑過去幫西瑞治療,察覺我自己身體有了變化,馬上把這件事情以簡訊的方式寄給博士。

  博士研究過很多東西,我也是她的研究對之一,我自願給她做研究是為了知道怎麼控制自己的力量,所以一有怪事情就要馬上告訴博士。

  例如,空白之城和異境之鄉逐漸擴大,祈光有讓生物變得和諧的功能,魘影不管什麼都會吃,基本上那是什麼到現在都還不得而知,為什麼會有時間之流後遺症,為什麼我的靈魂可以打碎重組,為什麼我死掉還能看見奇怪的記憶又引來告密者。

  好吧!其實從我出生那一刻就夠詭異了,陶莉絲和米爾之間也很詭異,關於伊多母親的事情我回去要問問陶莉絲。

  因為那一句:就如同我在殺害水精靈。

  這是什麼意思?米爾知道這件事情嗎?還是說他們已經解開誤會了?

  「欸?那是什麼?」我突然發現漾漾手上一直端著黑色的球。

  「這個......」漾漾好像難以啟齒,而且一臉想丟掉那個東西的樣子。

  「伊多身上的詛咒原型。」學長瞪一眼漾漾,好像在警告他不要手滑,「基本上,佐只是改變咒術排列,改變詛咒結果,但是力量還是沒有不見。」

  喔!所以學長他們趁我昏過去的時候幫我抽出來了嗎?我也不知道如果這東西一直留在我身體裡會怎麼樣?

  如果我還醒著我當然可以自己弄出來,但問題是我剛剛還死了幾秒,下咒的人應該超越惡靈學院學生的等級了。

  又讓我想起被掛在榮譽牆上的鬼王高手,該不會是安地爾吧?

  「我們贏了!」雷多忽然殺進來,把捧著黑球的漾漾撞飛。

  「褚!」學長一把拎起漾漾壓在身後。

  然後我看見有一條東西在扭動,眾人就這樣看著詛咒原型緩緩爬出......是蚯蚓?啊!不對!是小蛇。

  學長一把捏住蛇頭,「這是咒文的型態,你應該慶倖是蛇,如果出來的是老虎還是其它種猛獸的話,你的腦袋應該已經不見了。」

  漾漾還在學長後面發抖,我望著蛇,所以剛剛是這傢伙在我身體裡嗎?

  西瑞一直在求學長快送他詛咒蛇,不過學長隨手把蛇打成很漂亮的蝴蝶結丟在一邊,我看見西瑞偷把蛇塞進漾漾包包裡。

  雷多說要開慶功宴什麼的,喔喔!我以前亂入完戰爭,鬼族朋友也會開慶功宴,慶祝我還活著。

  「漾漾,詛咒蛇放在你包包裡沒問題嗎?」我小聲的跟漾漾說。

  漾漾一臉無奈,「唉......」這樣的嘆氣算是回答嗎?

  我看見漾漾的書包被綁得死死的,蛇本來就被綁成蝴蝶結,現在又被書包封死,看來漾漾應該沒問題吧!

  「蝶館,菲兒娜菈的店。」

  雷多帶我們到了一間很有日本古代風格的......更正,是日本戰國風格才對,因為門口被了掛一顆血淋淋,非常逼真的死人頭。

  因為面容被搞得破爛,我也不知道這是不是再說哪個歷史名將,反正因為那顆頭,讓這間店變得相當獨特。

  如果是獄界有名的店,可能會放更多人頭,有些人頭還可以帶回家當紀念的呢!

  為什麼獄界名店要放人頭?其實也不限於人頭,只要客人喜歡就有賞,會送給店家自己狩獵回來的殘肢做為獎勵,等於是原世界的小費吧!

  不過大家看見那個裝飾每個人都露出不太一樣的表情,漾漾看起來要吐了,那顆頭該不會有下什麼咒術吧!

  「奇怪,什麼時候多了這個新裝飾?」雷多歪著頭,照這樣看來這間店不是以戰國為風格的樣子。

  拉門忽然被拉開,一個可愛的黃鼠狼像我們鞠躬,「各位客人歡迎光臨。」

  喔!真的不是戰國風格,之前獄界有家店就在搞戰國風格,出來迎賓的是無頭騎士,而且還是真的把頭砍下來所以看不到前方,踩死了不少客人。

  「吼!又來了!」黃鼠狼應該是在皺眉頭,然後一口吞掉牆上的箭和頭,「抱歉嚇到客人了,最近常有人惡作劇請別在意。」

  原來這是惡作劇不是有鬼族給小費喔?

  在漾漾擺著絕望顏面要離去時,學長說那是競爭對手的式神,想要影響這家店的收入所以故意惡作劇,守世界不會沒事出現人頭或是屍體。

  獄界也不會走在路上就出現屍體,因為屍體在還沒被看見之前就被別人撿走去做其他事情了。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