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
 
  南方屬朱雀,朱之門。
 
  周揚慵懶的打了個呵欠,同時眼前飛來焦黑的屍體他卻無動於衷。
 
  只是拄著長棍輕敲擊地面,朱之門瞬間打開讓屍體順利從寬敞的大門飛進去。
 
  正確來說,屍體是被丟進去的。
 
  「於書,你不覺得我們有點多餘嗎?」周揚懶懶的臥躺在門邊,就算雙眼被布蒙著,他也能看到書坐在另一側畫圖。
 
  戴著口罩的於書沒有回應周揚,紫色雙眼看著周揚眨了眨,像是不理解周揚的意思。
 
  他們之所以變成守門人,原因之一就是四方之門需要看門的鬼官,如果守門人是多餘的,那他們怎麼還能繼續坐在這裡呢?
 
  周揚看於書眼神中充滿疑惑,舉起手指了指遠方的道路,「那個健康步道呀,裝上輸送帶之後我們的工作只剩下開門而已。」
 
  於書才剛抬頭望向輸送帶,幾具表情痛苦扭曲的屍體又飛入門內,基本上除了覽的時候會關門,其他時間都是大門開開,所以連開門的必要都沒有了吧。
 
  開著也不會有鬼想進去。
 
  朱之門是重罪鬼魂走的地方,原本只有灼熱的石頭路,現在改裝成高溫高速輸送帶,鬼魂只要一踏上輸送帶就會進行高速傳送。
 
  然後就會像剛才看到那樣,一具又一具的焦屍被丟進門裡。
 
  『(´ΘωΘ`)可以在這裡偷懶很棒呀。』
 
  於書傳了一封簡訊給周揚,他認為這裡安全又有錢能領,就算位階很低還要長時間綁在門前。
 
  但至少比外面的漂流魂太多了。
 
  於書不太記得自己的死亡方式,只知道死後才發現人間是個可怕的世界,充斥著妖魔鬼怪,自己也有被吞噬的可能。
 
  如果躲在被別人家,還會被當作是惡靈驅逐,最後他無處可去被逼到搭上一台老舊的區間車,來到四方之門找到守門人的工作。
 
  先別管四方之門到底需不需要守門人,反正能在這邊悠閒度日就很棒了。
 
  周揚緩緩挪動身子到於書身邊,露出和藹的笑容說著,「我是擔心,上面的人會用很多理由讓我們失去工作。」
 
  於書微微瞪大雙眼,他還沒想到這麼危險的事情,因為高層開會都是青行燈去,有問題青行燈也會幫忙辯駁,好像只要青行燈繼續當長官守門人的職位就會永遠存在。
 
  但,青行燈不在了怎麼辦?
 
  『(´_ゝ`),事情應該不會這麼糟,前代守門人不也做了好幾年嗎?』
 
  「是沒錯啦!做很多年卻突然說不幹,神獸還真是任性呢。」
 
  『(´・_・`),總之,上層沒有開除守門人的理由。』
 
  「也沒有一定要留守門人的理由吧……」
 
  『 ( •́ _ •̀)?你想說什麼?』
 
  周揚嘆了口氣,垂著間看一堆屍體陸陸續續飛進門內,他沉默了一會兒,露出苦笑。
 
  「收到觀命簿了吧。」周揚拿起藍色布書,翻開其中一頁唸到,「外面的世界更有趣,只要放棄這扇門,會看到更多好玩的東西。」
 
  於書聽了皺起眉,也拿出自己的觀命簿書翻翻找找,但書並沒有這段文字。
 
  『Σ(*゚д゚ノ)ノ,你的書有瑕疵!』
 
  「不知道呢,字就是那麼突然的浮現出來。」周揚把內頁轉過去給於書看,「你認為這段話想表達什麼呢?」
 
  『(゚д゚),……』
 
 
  西方屬白虎,白之門。
 
  今天的梳影也在細心栽培著靈魂果樹。
 
  「疏影!」鈴鈴忽然大叫,還騎著光溜溜的謎樣生物跑來。
 
  疏影拍拍手上的泥沙,好奇的看著鈴鈴的坐騎,那是一著臉部表情爽囧,身材豐腴光滑四肢粗短的……馬?羊?
 
  就在疏影打量謎樣生物時,鈴鈴環住生物粗長的頸子,這才發現生物其實是有毛的,只是細毛太過光滑以至於誤認是滑溜溜的肉膚。
 
  「我是羊駝嚕嚕你好。」囧臉的生物用成熟富有磁性的音桑說著,「死後都沒衣服可以穿,有點害羞呀。」
 
  「羊駝?」疏影難以置信的看著羊駝嚕嚕,這謎樣生物的長相跟他記憶中的羊駝長得可不一樣。
 
  「是的,請問你知道這是哪裡嗎?」羊駝嚕嚕抿了抿W形狀的嘴。
 
  「這裡是陰間!」鈴鈴大聲回答,「你已經死了唷!」
 
  「啊、我知道我死了,不過陰間是什麼地方呀?」羊駝嚕嚕眉頭深鎖,看起來很困惑的模樣。
 
  鈴鈴用手指戳著羊駝嚕嚕的臉頰,那柔軟的細毛和白嫩的肌膚觸感,鈴鈴戳了之後雙眼便閃閃發光,情不自禁的又戳了好幾下。
 
  羊駝嚕嚕並不在意被鈴鈴戳臉和摸摸,溫馴的坐下抖了抖馬尾般的尾巴。
 
  「陰間是死掉的靈魂去的地方,就算是動物也應該知道吧。」疏影也好奇的戳了戳羊駝嚕嚕的脖子,確實感覺到溫暖柔和的觸感。
 
  「死掉?靈魂?」羊駝嚕嚕沉思了一會兒,「羊駝死掉應該會進入輪迴,然後投胎變成羊駝才對。」
 
  「欸--羊駝還有自己的輪迴方式嗎?」鈴鈴有點詫異的問。
 
  羊駝嚕嚕W形狀的嘴開始蠕動,用有點失望的語氣說,「看來,我的屍體被觸手雨帶走了。」
 
  「啊?觸手雨?」疏影腦子裡出現很多隻手的畫面,「你是不是死前電玩打太多呀?我用觀命簿看一下你的資料好了。」
 
  疏影和鈴鈴同時拿出觀命簿,一翻開就看見驚人的資訊--該生物非陰間管轄範圍。
 
  「咦?咦咦咦--」鈴鈴整個人跳起來,把書對著羊駝嚕嚕,不管翻哪一頁都只顯示這句話。
 
  「不是地球上的生物或妖物呢。」疏影看過使用說明書,觀命簿是用來簡易看見亡魂的訊息的本子。
 
  當訊息顯示『該生物非陰間管轄範圍』時,就代表眼前的靈魂是從別的地方來的,非地球上原始該有的生命體。
 
  不過這是幾乎不可能的,說明書上寫著發生率只有零點零零零一。
 
  如果機率這麼低,那眼前這隻謎樣羊駝又是什麼呢?就是那零點零零零一嗎?
 
  「觸手雨是什麼呀!」鈴鈴抱著羊駝用臉蹭著那軟綿綿的毛。
 
  「嗯……用你們人類的說法,就是一個黑洞吧,只是那個黑洞有自己的意識,還會到處攻擊羊駝跟其他生物。」
 
  「聽起來是難理解的東西。」鈴鈴躺在羊駝嚕嚕身上,一臉快睡著的模樣。
 
  「那就不要理解吧,總之我現在回不去了……」羊駝嚕嚕低下頭露出哀傷的表情,「如果我在這裡輪迴,會變成什麼呢?」
 
  「別這麼難過嘛!」疏影拍拍羊駝嚕嚕的背,「我可以問問青行燈大人,他也許可以幫你喔!」
 
  「不可能……從古至今沒有任何生物,穿過觸手雨還能平安回家,除非……那個傳說是真的……」
 
  「傳說?」疏影趴在羊駝嚕嚕身上,聞到一股像是巧克力的香甜。
 
  「聽說擁有『彩虹羊駝仙子棒』的人,可以讓羊駝自由穿梭在任何時間裡,如果地球上真有此人就好了。」
 
  羊駝嚕嚕說完一聲長嘆,其實他根本不相信這個傳說,因為傳說都是沒來源沒邏輯的。
 
  彩虹羊駝仙子棒何其珍貴,怎麼能將這麼重要的東西輕易交給人類呢?
 
  就算真的在人類手中,但這傳說是幾十年前?幾百年前又或者幾千年前的?也許輾轉流傳在各種人類手裡,可能會被放在博物館或某個有錢人家地下室。
 
  最糟的狀況還是仙子損壞。
 
  不然就是傳說根本子虛烏有。
 
  鈴鈴跳起身雙手插腰說著,「問青行燈大人,他一定會知道。」
 
  「說的也是呢,感覺青行燈大人在人間的朋友很多。」
 
  羊駝嚕嚕看著兩個鬼官這麼願意他,不禁眼眶泛紅淚珠滑落成兩行河流。
 
  他們以為這零點零零零一的羊駝只是個意外,殊不知在他們跟羊駝搭話的同時,別處也正在發生反常的事情。
  
 
  北方屬玄武,玄之門。
 
  宵風和瓔絮坐在門外的接待處,今天的玄之門冷清的詭異,平常就算沒遊客也會有公務員、鬼官來這裡走走度假。
 
  看著高鐵時刻表,霄風皺著眉坐立不安,從早上到現在高鐵都沒有進站的消息,也沒有站務員式神的定時回報。
 
  「奇怪,太奇怪了。」霄風拿出艾鳳看著時間,已經過了進站時間卻連一點風聲都沒有。
 
  瓔絮坐在旁邊倒是一臉無所謂,因為她不是鐮鼬,對於風向、風聲這類的元素沒什麼感覺,只知道放出去的式神失去聯繫。
 
  看霄風這麼緊繃,瓔絮涼涼的說了一句:「紙糊的東西都靠不住呢。」
 
  「欸--」霄風聽了嚇得跳起來,「難、難道高鐵被風吹走了?」
 
  「也不是沒這個可能呀,因為材質是紙。」瓔絮隨意附和著,她才懶得管高鐵被吹去哪,只想著等等要去哪裡找樂子。
 
  叮鈴!
 
  式神回報專用鈴聲預警想起,深怕發生高鐵被吹走的意外,霄風連忙接通式神專線。
 
  「怎麼了嗎?」
 
  『你就是高鐵守門人嗎?』電話另一端傳來沙啞的聲音,像是很多天沒喝水的男子。
 
  「不是耶,話說這是式神回報專線,乘客不可以使用唷!」霄風發現不是式神來回報,失望的坐回椅子上。
 
  『哼。』男子冷笑一聲,隨後大聲喊著:『我劫了這台高鐵,去跟你上面的長官說,我要跟他談條件。』
 
  聽見高鐵被劫,霄風緊張對瓔絮投以求救眼神,「怎麼辦!高鐵被奇怪的人占據的樣子。」
 
  瓔絮半瞇著眼心想,誰會去劫紙糊的高鐵呀?雖然很想隨便敷衍幾句,不過看霄風緊張的模樣實在不忍心鬧他。
 
  搶過電話,瓔絮輕咳了幾聲,「我就是四方之門管理者,名叫青行燈,請問有什麼事嗎?」
 
  『嗯?青行燈是女的?』電話另一頭的男子有些疑惑。
 
  「青行燈也不過是妖物的名字,並沒有規定只有男性燈籠妖吧,你這個性別歧視的傢伙,快說你的目的!」
 
  男子被瓔絮直接了當的說話方式嚇了一跳,還以為自己劫持高鐵就是占上風,沒想到四方之門的長官真如傳聞中的那樣穩重。
 
  就算如此,男子也不想在此時退縮,充新整頓氣勢再次開口:
 
  『現在高鐵被我困再次元空間裡,想讓高鐵平安入站就讓我跟我的同伴進入玄之門。』
 
  瓔絮思考了一下,次元空間不屬於人間和陰間,就算進行攻擊或結界也會無效,若高鐵在次元空間裡發生意外,大概連一片紙屑都找不到吧。
 
  男子的要求她不清楚用意何在,如果想闖入玄之門,直接開高鐵撞進來不就好了嗎?挾持紙糊高鐵幹嘛?
 
  「請問,高鐵上只有你跟你的同伴嗎?」
 
  『呵!沒錯,我們可是有上百隻鬼怪呢。』
 
  「喔--」瓔絮拉長音調表示佩服,「好吧,那我現在按個按鈕。」
 
  『嗯?你要開門讓我們進去了嗎?』
 
  「不是唷。」
 
  『那是什麼?』
 
  「我要炸了那台高鐵。」
 
  只見瓔絮毫不猶豫的拿出艾鳳,按下青行燈幫她安裝的遠端遙控APP。
 
  碰!沙沙沙--沙沙沙--
 
  式神回報系統傳來嚴重雜訊,最後斷線無法再次聯繫。
 
  霄風看瓔絮這麼颯爽的把高鐵炸了,急忙追問幹嘛隨便亂炸高鐵。
 
  瓔絮只淡淡的回了一句:「沒啊,只是想測試那個APP是不是真的有用。」
 
 
  東方屬青龍,青之門。
 
  泛財與碧笙走在青之街上,在他們任期的期間把整條街整治的相當好。
 
  總共規劃了商業區、住宅區和行政區,商業區又分成美食街、遊樂街、特種街、藝品街、雜物街。
 
  這樣分的好處是方便管理每個街的亂象,而且也能分層收稅不會說做的東西不一樣又要改稅率。
 
  「最近特種街發明了新藥呢,說什麼希望我去試藥。」碧笙摸著稍長髮尾,從當上守門人後就一直沒時間減頭髮,現在已經長到接近腰的位置了。
 
  「要守門人試藥?他們瘋了嗎?」泛財不屑的別開臉哼一聲,「碧笙你去那邊當藥師比較快,免得他們搞出奇怪的東西。」
 
  「之前是有被特種藥公會邀請啦,但是我覺得工會成員有些不安好心。」
 
  「喔?怎麼說?」泛財挑起眉,拉長耳朵想聽聽八卦。
 
  碧笙雙眼掃過試四周,把泛財帶到巷子裡的茶館,找個隱密的座位坐下,然後點個需要花時間煮的甜點打發服務生。
 
  泛財有點興奮,真好奇有什麼事情需這麼神秘。
 
  確定周遭都沒有可疑人物後,碧笙才小聲說道,「他們說,青行燈大人暗藏密藥,還是人間製造的東西。」
 
  「密藥呀……」泛財環起手想了想,「是那種長生不老藥嗎?」
 
  「不是喔,是可以把時間、空間破壞掉的藥,據說藥效強到可以把神獸家的結界炸開,還補不回去。」
 
  「這根本不是藥,是炸彈吧!」
 
  「性能像炸彈沒錯,那是在沒吃下去的狀態。」
 
  「嗯?那吃下去會怎樣?」
 
  聽見泛財這麼問,碧笙臉色一沉,猶豫了一會兒才緩緩開口。
 
  「會進入『該生物非陰間管轄範圍』的狀態。」
 
  「欸?異形?」泛財腦子裡出現各式各樣的外型人長相,最後停在電影裡那種外骨骼堅毅,後腦夾長的怪異上。
 
  「雖然聽起來很誇張,我當時也覺得對方在說笑,但是他說『吃下去就掌控時間和空間,會變成這個世界的主宰』這樣的話。」
 
  「聽起來是相當危險的發言呢……」泛財不假思索,直接傳簡訊告訴青行燈這件事情。
 
  也許不會有人真的笨到去找那種藥,但這代表四方之門內出現異端分子,目的不只有找到那個藥,摧毀四分之門肯定也在計畫之內。
 
  傳完簡訊,泛財抬頭發現碧笙正在笑,就她對碧笙的認識,雖然碧笙時常保持笑容,但他是個笑裡藏刀的人。
 
  這一笑也不知道是在期待什麼,說不定他已經預料到有人要做壞事了,只是拖到今天才說。
 
  想到這裡,泛財默默把手機收起來,甩出一把鈔票當扇子扇風。
 
  「碧笙,你知道是今天吧。」
 
  「嗯?」碧笙笑咪咪的一臉傻樣,泛財看得出來碧笙是在裝傻。
 
  「想騙我是不可能的喔!」泛財瞇起眼揪著嘴,「你連特種藥公會都沒加入,怎麼得到這麼深層的消息呢。」
 
  碧笙呵呵兩聲,單手撐著下顎一派輕鬆道,「明知故問。」
 
  「所以你覺得四方之門被打爛很有趣嗎?」泛財有點不開心的臭著臉,她也有猜不透碧笙的時候。
 
  「別對這裡沒信心呀,我可是壓注不少錢在四方之門上唷!」
 
  「你該不會想要的是對方的財寶吧……」
 
  回應泛財的是碧笙燦爛的笑容,確定碧笙的用意後,泛財也露出幸福的表情。
 
  泛財招了招手意思是要問可以分到多少錢,碧笙伸出比了一個五。
 
  「一半一半,全部拿到的話就是我們兩個分喔!」
 
  「這樣啊,那我們還在等什麼?」
 
  碧笙斜眼看著店外,街上不知何時引起了小騷動。
 
  用下巴指了指外面街道的方向,泛財點點頭回應碧笙,兩人付了茶館費後朝街上走去。
 
  陰間居民驚恐慌亂,有的在看好戲,有的則是不安恐懼。
 
  隨手搭上一個小哥的肩,碧笙聲音輕柔的問道:「發生什麼事了呢?」
 
  「咦?你、你是守門人吧?外面有奇怪的傢伙說要炸門。」
 
  「炸門?」碧笙揚起嘴角輕蔑的笑著,「這有什麼好怕的呀,你有看過四方之門任何一處被破門過嗎?」
 
  「是沒有啦,不過對方說什麼,四方之門又老又破的們可以輕易被打破,所以我們都很擔心呢。」
 
  旁邊的泛財冷冷的呿了一聲,隨手拿起路邊攤的大聲公,朝著大門方向大喊:
 
  「有種你炸看看呀!」
 
  所有陰間居民頓時傻愣了幾秒,隨後對於守門人有氣勢的行為歡呼。
 
  「炸呀!」
 
  「炸嘛、炸嘛!」
 
  「別以為我們很好惹!」
 
  居民此起彼落的對外投的陌生敵人亂喊,敵人似乎真的受到挑釁,開始大聲介紹自己的武器。
 
  一邊說著武器威力有多強多厲害,還有性能如何、如何,說四方之門的建築構造是幾千年的老骨董,不費吹灰之力就能炸爛。
 
  「不要說廢話啦!」泛財聽到耳朵都快長繭了,最討厭那種做壞事前還要解釋一堆的敵人。
 
  這麼一嘰,敵人也閉上嘴直接對青之門開炮。
 
  碰!轟隆隆隆--
 
  外頭五光十色,絢麗燦爛彷彿煙火的火藥炸開,陰間居民大開眼界,各個拿出零食坐在門內觀望。
 
  就這樣炸了十五分鐘,敵人炸藥用盡後居民開始鼓掌喊安可。
 
  「原來是炸藥呀,我還以為是煙火秀呢!」
 
  「喂!繼續炸啊!還沒看夠耶!」
 
  「是說四方之門的材質是什麼呀,我住這麼久都還不清楚呢。」
 
  正當居民七嘴八舌的聊天時,碧笙和泛財悄悄的離開青之街,想要從其他門繞到青之門前看看。
 
  對於四方之門的材質碧笙也沒了解過,看泛財邪惡竊笑,碧笙按捺不住好其還是問了。
 
  「喔,我把青之門衝新裝修更新囉,那個等級差不多是阿鼻地獄門呢,而且只有青行燈大人可以輕鬆開關,連我都挪不動那扇門呢。」
 
  「居然做了一個連自己都打不開的門啊……」
 
  「當然,四路鬼官可能也打的開吧。」泛財聳聳肩,其實她是故意選這種特定鬼官才能打開的門。
 
  如此一來,高層會議就更沒辦法開除青行燈,不然青之門就會永遠關閉或永遠開啟。
 
  因為,只有青行燈可以自由開關青之門。
 
  就算四路鬼官能開,但也不能讓其他鬼官去當守門人吧。
 
  兩人帶著輕快的步伐,朝著玄之門前進。
 
  --
  廢叭:
 
  超久沒更新這篇了w
 
  預計只有十篇左右吧……前面混了這麼久
 
  後面總算要鬧點東西出來XD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