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彼方臭著臉重擊桌面。
 
  眾人由凹下去的桌子可以得知,彼方現在不但生氣而且非常焦慮,自從青行燈升官後他就常常用打壞桌子或執折筆發洩情緒。
 
  「不過就是觀命簿出現奇怪的扇動文字,然後有隻異世界的生物跑來陰間,紙糊高鐵爆炸也是能預料的吧,至於青之門沒被轟應該是值得令人高興的事情。」
 
  輪迴路的孟蘭悠哉地說著,即便口裡說的事情皆是數百年來從未發生過的,但她也不覺得這有什麼好憤怒或焦躁。
 
  石楠在一邊沉默不語,她手裡抱著一本破書,對於今天的突發狀況完全沒想法,但身為天堂路管理者,她還是有盡到責任的將天堂路封鎖。
 
  至於清錄則,他還在不開心青行燈用蠹魚嚇他的那件事。
 
  四路鬼官只有彼方一個人在關心入侵者呀!
 
  其他鬼官臉色都不太好,他們雖然都是有位階的鬼官,但真正有戰力的武官並沒多少。
 
  起碼四路鬼官都能用自己的方法戰鬥,青行燈門外資歷年久,也許可以應付。
 
  剩下的文官,都已經備好行囊準備逃命去了。
 
  看會議上複雜的氛圍,還有青行燈又隨意缺席,彼方緊握拳頭再次捶向桌面。
 
  可憐的桌子被敲出兩個凹陷,孟蘭也只能無奈的回應,「好啦!我們會認真做事,不過要從哪下手呀?」
 
  「清錄則!你確認敵人身份了嗎?」彼方對著清錄則喊道。
 
  「是蠹魚。」清錄則嚴肅認真地回應彼方。
 
  「……」彼方抽了一下眼角,轉頭看著石楠,「你也給我負責一項工作。」
 
  石楠用書遮住自己的嘴,剩半張臉眼神不甘願的看著彼方,「你要讓我去對抗野蠻人嗎?還是要我用人皮製作高鐵呢?」
 
  彼方按著眉心,對於石楠每次都懶得戰鬥相當頭疼,她只會為了有興趣的事物行動,如果硬逼她去做不喜歡的事情,只會搞出更多麻煩。
 
  身為相同位階的鬼官,彼方也無法用命令的方式讓石楠聽話,看她不想處理外敵和高鐵的事情,那也只有--
 
  「去研究那隻異世界羊駝。」
 
  「喔?」石楠雙眼一亮,闔起書溫柔的笑著,「就算把羊駝剖開也沒關係嗎?」
 
  「只要能把羊駝趕出陰間,你想怎都可以。」彼方才剛嘆了一口氣,石楠眨眼間便消失在會議當中。
 
  「那我呢?」孟蘭笑咪咪的合掌,將手背貼在臉頰上,「要我去修高鐵也可以喔!反正是紙糊的。」
 
  「你在打什麼主意?」彼方瞇起眼不屑的看著孟蘭。
 
  「嘿嘿,在地資源要多加利用嘛!」孟蘭甩起藥壺掛在左肩,「那我就先走囉!拜!」
 
  孟蘭走了以後,彼方理所當然去處理青之門外的敵人,清錄則的工作就是修補觀命簿。
 
  清錄則面無表情地走出會議室,在離開前彼方好像有說很多注意事項,不過剛才在回想被蠹魚嚇飛魂的記憶。
 
  完全不知道彼方說了什麼。
 
  應該,只有把觀命簿修好而已吧。
 
  緩緩朝著朱之門走去,第一個發現觀命簿有問題的是周揚,好像也只有周揚的本子有瑕疵,其他鬼官和守門人都沒回報呢。
 
  另外,關於青之門外亂丟炸彈的敵人,清錄則原本有派鬼火當探子,但鬼火出去便沒再回來,連通報一聲都沒有。
 
  他原本的文書業務已經夠多了,現在又冒出不知道有什麼目的的敵人,說真的,攻擊四方之門究竟有什麼好處?
 
  除了四方之門外,還有很多陰間門可以攻擊吧,為什麼特意選擇這裡呢?
 
  來到朱之門,除了周揚和於書之外,碧笙跟泛財也在門口,他們好像在聊關於青之門外的事情。
 
  「喔!是清錄則大人呢!」泛財咚咚咚的跑到清錄則身邊繞來繞去,「怎麼樣?青之門外的壞東西解決了嗎?」
 
  「還沒。」清錄則冷冷的回應,心想解決那些東西的工作,不是應該交給守門人嗎?
 
  泛財和碧笙稍微回報了玄之門的狀況,他們剛剛去過並沒看到什麼敵人,所以很無聊的跑來朱之門聊天。
 
  要說他們跟青行燈一樣怠惰嗎?懶得幫別人管小孩的清錄則,只想快點解決這裡的工作,然後回去辦公室裡趕公文。
 
  跟周揚要了那本有問題的觀命布來檢查,清錄則隨手一翻只看見空白無字的頁面,並沒有周揚說的扇動句字。
 
  這個現象如果是在過去,清錄則會判斷守門人可以能看錯了,或是只是想叫清錄則出來幫忙處理文件。
 
  換做現在,清錄則拿出艾鳳滑開螢幕鎖,雖然不是很熟悉電子產品的操作,但只是點點東西他還是記得住的。
 
  點開周揚的簡訊,裡面有他拍照下來的鐵證,確實觀命簿上有好幾頁浮出各種歪歪扭扭的文字。
 
  「嗯……」清錄則看著手裡的書沉默,心想解決的法只剩下一個了,「燒了這本書。」
 
  「了解!」周揚毫不猶豫地拿過觀命簿,正想把觀命簿朝輸送帶丟去時。
 
  刷!
 
  大量烏黑的墨汁從觀命簿裡衝出來。
 
  一名披頭散髮的女性,帶著詭譎的笑容佇立在眾人面前,周遭散環繞著陰森氣息,彷彿女性所在之處才是陰間。
 
  『(☉д⊙)!周揚,你的書裡藏了一個女人。』
 
  「喔?真可惜之前都只有字,如果是圖那該有多好呀!」周揚咧嘴而笑,對於眼前的女人毫無畏懼。
 
  「那個女的也是特種藥公會的人嗎?」泛財小聲的問碧笙。
 
  「沒見過呢。」碧笙聳聳肩,拿出一枚金幣在手中把玩著,「來賭賭看吧,誰會贏呢?」
 
  「墨汁女。」泛財丟了一枚金幣到碧笙手上。
 
  「那我賭……墨汁女會逃走。」
 
  於書看見青之門的兩人居然在旁邊玩賭博,看起來完全沒有要幫忙除理外來者的模樣。
 
  『(#`Д´)ノ!你們,不幫忙就算了還聚賭!』
 
  碧笙無所謂的輕笑著,「我想有清錄則大人就足夠了吧,他可是四路鬼官呢。」
 
  「話說回來,於書你覺得誰會贏呀?」泛財招招手,像在跟於書要錢幣。
 
  於書困擾的皺起眉,總覺得在這種時候聚賭黑沒良心,但確實就像碧笙說的,四路鬼官應該很強,在一打一的狀態下似乎也用不上守門人。
 
  一枚金幣落在泛財掌心上,丟錢的是周揚,「我也要賭墨汁女。」
 
  『(((゚Д゚;)))!幹嘛賭敵人啦!』
 
  「於書很意見很多欸!快下好離手!」泛財揪著嘴催促著。
 
  在三人的眼神逼迫下,於書拿出一枚金幣放在泛財手上,『(。ŏ_ŏ)……我賭第三個人會贏。』
 
  「第三個?是我們的人還是敵人那方啊?」泛財疑惑的問。
 
  『( ˘・з・),敵人那方。』
 
  就在四人聚賭的同時,清錄則與墨汁女面面相覷,清錄則毫無戰意,反倒是墨汁女殺氣騰騰。
 
  「你想做什麼?」清錄則仔細端倪著墨汁女,發現她並不是真的墨汁,而是用黑暗力量形成的黑色液體。
 
  墨汁女歪著嘴笑,扭著水蛇腰嫵媚的說,「原本想說讓你把我帶進去的,四路鬼官果然沒這麼好騙。」
 
  清錄則瞇起眼看墨汁女搔首弄姿,他討厭那種話說的不清不楚的人,特別是說話說到一半肢體動作還很多,真不知道墨汁女是來跳鋼管的還是想表演瑜珈
 
  看旁邊四個守門人也沒有要幫忙的意思,清錄則也不懂他們在想什麼,若一般路徑走進朱之門會寸步難行,敵人傻傻的闖進去好像更好辦事。
 
  是故意要讓敵人掉進去嗎?
 
  「你要進去就進去吧。」清錄則也懶得想對策了,反正對方也才一個人,到時候再通知陰間警察抓她。
 
  「嘖嘖,我需要通行證呢。」墨汁女環手抱胸,看著清錄則舔舔嘴,「不然怎麼走過那些陷阱啊。」
 
  感覺到墨汁女的殺氣,清錄則正要掏筆寫字時--
 
  嘶!
 
  墨汁女噴出高速水柱打掉清錄則手上的筆,還劃傷他的虎口。
 
  「我們都知道四路鬼官的能力唷!」墨汁女得意的說著,「沒有筆,你還能做什麼?」
 
  清錄則表情毫無起伏,斜眼看著打斷的毛筆,他只是輕嘆了口氣。
 
  「你,你們是不是誤會什麼了。」
 
  「嗯?」
 
  就在墨汁女疑惑的當下,清錄則揮動受傷的那隻手,甩出的血液並非鮮紅色,而是漆黑的墨汁。
 
  「封陣,束縛。」
 
  眨眼墨汁像敏捷的蛇,迅速攀到在墨汁女身上,死死的勒緊、纏繞。
 
  「咿--怎麼可能……你沒有毛筆了……」
 
  清錄則不想跟一個敵人多做解釋,正要下第二個指示時--
 
  碰!
 
  忽然有個巨大的衝擊力冷不防撞上清錄則,所有人的視線幾乎跟不上下一秒發生的事情,只聽見巨響和看到灰沙塵粉。
 
  他們看的到畫面只有,牆上被撞出一個巨大的洞,清錄則整個人被撞飛到另一扇門前。
 
  「哞!」撞飛清錄則的是一頭強壯的金色黃牛,他噴著熱氣暴力的抓住墨汁女用力一扯,墨汁女身上的束縛就被解開了。
 
  四個人在旁邊看得目瞪口呆,還能透過被撞出來的洞看見對面就是青之門,彼方就站在門前眼神兇惡的瞪過來。
 
  「啊、好痛!」碧笙不知何時倒在地上,還滿身是血表情痛苦。
 
  泛財看見碧笙的舉動便反射性流出淚來,「碧笙--你居然為了我擋下攻擊,嗚嗚嗚嗚。」
 
  「泛、泛財……噗咳!」碧笙吐出大量鮮血,揪住泛財的衣領湊到他耳邊說,「我們居然賭輸了。」
 
  『(/‵Д′)/~ ╧╧!你在意的是錢啊!』
 
  於書剛傳完簡訊,周揚馬上跪到碧笙身邊,「糟了,粉碎性骨折,而且內臟也破了好幾個,敵人還真殘忍。」
 
  「嗚嗚嗚--碧笙!噗哇!」泛財哭到一半也突然吐出血,除了鮮血外還有墨綠色不明液體,「不好!我中毒了。」
 
  「泛財!」周揚扶助泛財的同時,順手把泛財手裡的金幣搶走,還在她耳邊小聲碎唸著,「於書贏來的錢先交出來呀……」
 
  發覺自己的錢被拿走,泛財不甘願的瞪大雙眼,呼吸急促想說些什麼,不料卻被周揚用棍子壓住喉嚨。
 
  「嗚咿咿咿!」泛財只面目猙獰發出呻吟,全身還不斷抖動掙扎,想要把錢奪回來卻動不了。
 
  「於書!快過來幫忙,泛財痙攣了!」
 
  『Σ(゚Д゚;≡;゚д゚),你們到底在演哪齣呀!』
 
  於書雖然很困惑,但還是幫忙周揚一起壓住泛財,至於碧笙已經一臉安息的倒臥在血泊中,好像已經回天乏術的樣子。
 
  彼方站在青之門前看著那群守門人,由於距離關係他也只能知道有人受傷,看他們手忙腳亂的模樣,大概是有人傷的很嚴重吧。
 
  敵人有這麼強嗎?彼方看著眼前妖艷的女人,和那隻巨大的黃牛,清錄則雖然沒什麼傷,但似乎被撞昏一時醒不來。
 
  「嗯……打傷兩個守門人和一個鬼官,你們是什麼人?」彼方按著刀柄警戒著兩人。
 
  「哞!我們是來搶奪代號『煙火』的藥物。」黃金牛踏著沉重的步伐,懶得理後方守門人上演八點檔,感覺彼方知道的會比較多,所以便向彼方發出了挑釁。
 
  「呵呵,說了你大概也不懂吧。」墨汁女輕蔑的笑著,「那個東西,可是連你們都不知道的存在唷!」
 
  「你們……」彼方瞇起眼掃視四周,知道就算在追問去下去也得不到答案,不如先解決眼前的的敵人吧。
 
  除了墨汁女和牛外,青之門外也聚集了像是能力者的怪人。
 
  他們都是人類,有男有女不分老少大約二十幾人,每個人手裡都拿著武器和奇怪的法器。
 
  人類直接打進陰間實在稀奇,彼方死了這麼久,頭一次看到自投陰間的活人,而且一點都不怕陰間和鬼官,像是握有絕對勝利的把柄似的。
 
  兩個妖怪要搗亂就算了,人類跟著妖怪一起亂陰間?這是什麼詭異現象。
 
  「嘻嘻嘻!我們這麼多人,打一個會不會太過分呢。」綁雙馬尾的女高中舔著獵刀刀刃。
 
  「確實,聽說青之門的守門人很弱,被捅一刀就不行了。」臉上有雀斑的棕髮少年慵懶的說著,「難怪它們要把門建的這麼堅固。」
 
  彼方聽見另他在意的句子,青之門原本的守門人是由神獸龍族擔任,那位龍族某天失蹤好無音訊,之後便由青行燈擔起守門兼引路的工作。
 
  現在青行燈讓實習生負責看門,守門人和引路人就變成泛財與碧笙,那兩位不明原因跑去朱之門還打傷,在那之前,完全沒有守門人負傷的消息。
 
  那麼--青之守門被刀捅,這個傳言是怎麼回事?
 
  「那邊那個小鬼。」彼方語氣嚴肅的問著,「你從哪聽說青之守門人很弱的?」
 
  少年挑起眉,就算被鬼官點名也毫無畏懼,「我幹嘛要告訴你呀,笨蛋。」
 
  「……」
 
  彼方握緊刀柄蓄勢待發,感受到彼方的殺氣,原本嘻皮笑臉的人們也提高警戒。
 
  僵硬冰冷的氣氛一觸即發--
 
 
  白之門。
 
  該處只剩下兇猛的野獸在外防守,儘管已經將大門封鎖了,但為了避免敵人對這裡開砲,石楠還是請結界部門的人來幫忙封鎖。
 
  而內外都是守門野獸,只要有不懷好意者皆能立即咬斃。
 
  那麼,守門人和石楠究竟在哪呢?
 
  畫面來到人來人往的街道上,今天是風光明媚的好天氣,石楠穿著一身白色洋裝,頭頂竹編圓帽。
 
  姣好的身材和精緻美麗的五官,吸引著路人眼光,眾人並沒看見她身後有兩個碰碰跳跳的小孩,跟長相奇特的羊駝。
 
  石楠在出門前,拿著手術刀把羊駝皮扒下來過,意外發現異界的羊駝再生能力強的可怕,連靈魂的能量也近乎於神佛界的靈體。
 
  真不愧是異世界的生物。
 
  感嘆之餘,石楠還發現羊駝的內臟都變成巧克力,羊皮也是接近巧克力的材料。
 
  可可粉、可可脂、糖、香料、咖啡因等等。
 
  羊駝嚕嚕的毛之所以這麼柔軟,除了是動物毛外還參雜著生巧克力。
 
  「因為我生前吃了女神祝福過的巧克力喔!死後才會變成這樣。」羊駝嚕嚕一臉幸福的回答石楠的疑惑,牠看起來是自願將自己變成巧克力的。
 
  如果把羊駝嚕嚕身上的器官和絨毛取走,形體就會開始融化最後變成普通的巧克力,石楠覺得沒辦法保存異界研究材料有點可惜,但至少她今天大開眼界了。
 
  石楠坐上公車,拿出艾鳳打給青行燈,出門前她就一直和青行燈保持聯絡,據說輕型知道送羊駝回家的方法。
 
  「你說的是真的嗎?去精神病院什麼的……」石楠臉色不是很好,她覺得青行燈很可能在耍她。
 
  「我曾經看過一次呀,如果不在那裡,那我也沒辦法囉。」電話另一端傳來青行燈無奈地嘆氣,「是說現在四方之門很混亂吧,你擅自離開沒關係嗎?」
 
  「我的工作只有處理羊駝喔,其他不重要的事情交給另外三個鬼官就好。」石楠靠著窗戶看著外頭的景色,也藉著反射看到兩個實習生興奮的表情,「倒是你,丟下實習生躲起來,還真無恥呢。」
 
  「我也沒躲著呀,只是在想辦法處理某些東西,很棘手嘛!」青行燈語氣慵懶完全感覺不出他遇到困難。
 
  石楠冷哼一聲,關掉手機繼續望著外頭。
 
  他們要前往深山中的精神病院,稍微打聽一下才知道,那裡是連當地居民都不敢去的鬼地方。
 
  被稱為鬼地方,卻不少有錢有勢的人會到山上,好像是有什麼事情要請精神病裡的人解決,也可能是自己的親人去探親之類的。
 
  有可能嗎?去探親這種行為。
 
  石楠輕輕笑著,她雖然死了很久,但活著的記憶卻像是昨天剛發生的一樣。
 
  父母冷漠的眼神,姊姊耀眼奪目的身影,每個人都對姊姊多家關愛,卻把石楠隔離在房間裡。
 
  不管做什麼都是多餘的,幫助別人、憐憫別人,這些都是……沒意義的。
 
  沒有人,會願意接近我。
 
 
  玄之門。
 
  「什麼!你把高鐵炸掉了?」孟蘭用力拍桌,驚恐的看著瓔絮。
 
  被孟蘭這麼大的反應嚇了一跳,瓔絮諾諾的回應,「整車都是敵人,炸了也沒關係吧。」
 
  「是呢。」孟蘭揚起嘴角燦爛的笑著,「做的太棒了,不用我出手就先解決敵人,你真是稱職的守門人。」
 
  「哪、哪裡。」忽然被誇讚,瓔絮有點開心的低著頭。
 
  「可是,孟蘭長官!沒高鐵以後怎麼載觀光客啊?」霄風還在苦惱未來玄之門的發展。
 
  孟蘭一把搭上霄風的肩,表情與語氣嚴肅起來,「霄風。」
 
  「是!」
 
  「接下來的任務只有你能辦到。」孟蘭把臉湊到霄風面前,緊緊抓著霄風肩膀,「我可以把希望託付給你嗎?」
 
  「當然可以!」霄風吞吞口水,被長官託付重任,對他來說是一種光榮,但同時也是難以釋懷的壓力。
 
  「那麼。」孟蘭深吸一口氣,緩緩說道:「請你用紙剪出一台高鐵。」
 
  「咦?」
 
  --
 
  廢叭:
 
  結果高鐵還是要用紙做啊(最便宜的材質W
 
  泛財和碧笙的職場生存之道>遇到危險先裝死再說(喂!
 
  目前狀況
 
  朱之門>因為路徑危險,敵人不想走,被打了一洞可以直通青之門
  於書和周揚假裝在看照傷患,泛財和碧笙正在裝死
 
  青之門>門更新後變得異常堅固,敵人無法進入
  清錄則受到衝擊昏迷中,彼方被敵人圍攻
 
  白之門>大門封鎖,內外都有凶猛野獸看雇
  石楠帶著鈴鈴和疏影前往精神病院,希望能送羊駝嚕嚕回家
 
  玄之門>原本也要被敵人攻陷,敵人搶高鐵前往途中被瓔絮用遠端遙控炸死
  霄風正在努力用紙製作高鐵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