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

  銳利的刀刃在眾人眼裡畫出美麗的銀弧線,彼方迅雷不及掩的移動速度在剎那間便能讓敵人失首分離。

  連喘息、驚恐、害怕都來不及,眼前只閃過嚴峻的面容,緊接在後的是那冰冷切割。

  當敵人以為只要退後拉開距離就能安全,誰知下一秒傳出槍響,在嗅到煙硝之前,灼熱堅硬的子彈已經穿過腦門。

  他像柔軟的貓一樣優雅,刀起刀落乾淨俐落,他彷彿是空中獵鷹,即便沒進入視野的目標也能擊碎。

  強烈的殺氣宛如尖銳的長矛,觸及肌膚的瞬間便能將人貫穿,削起的片片血花,他營造出煉獄般華麗又慘忍的景象。

  不同人的鮮血交融,覆蓋在歷史久遠的青之門石磚上,就像是鋪上鵝絨那樣柔軟的赤色地毯。

  屍體與頭顱咚咚落下,無法堆疊而起只能像壞掉的人偶一樣任意擺放。

  青之門前瀰漫著刺鼻的腥臊,彼方甩掉刀刃上的鮮血,收起槍枝朝最後的倖存者走去。

  將刀架在雀斑少年的肩上,彼方眼神中除了殺戮之外沒有其他多餘的想法,但他沒馬上砍下去,而是用沉重冰冷的語氣問道:

  「我是地獄之路的鬼官--桐山彼方,你是誰?」

  「褐賀……」少年全身顫抖著,視線無法從彼方身上移開,「對不起、我、我們……」

  「少廢話。」彼方俯視著雀斑少年,「說,你們的目的。」

  「我、我不清楚,只是聽說有可以成為神的方法。」

  「愚蠢至極。」彼方瞇起眼舉起刀刃,「既然敢來陰間,那肯定是做好下地獄的準備了吧。」

  「咿嗚嗚嗚--不要啊!」少年尖叫揮著雙手,瀕死前赫然想到什麼死命大吼,「我們把煙火帶走,對陰間比較好吧!」

  彼方皺起眉,這些妖啊、人啊,開口閉口都是煙火,他可不記得陰間有開發過什麼漂亮的娛樂火藥。

  難道陰間有鬼在做什麼打算嗎?但毀滅門對鬼魂和妖怪來說都沒有好處,因為門有結界、連結和製造力量的功能。

  比起摧毀,應該更想要統治陰間吧,但這群傢伙只想要拿到『煙火』。

  他們,究竟是中二病犯,還是嗑藥過頭呢?彼方心裡有很多疑惑,但不問雀斑少年自己亂猜也只是無解。

  「第一個問題,煙火是什麼?誰發明的?」

  「嗚嗚……」少年看彼方的刀尖指過來,知道彼方決不會憐憫他的年少輕狂,現在除了回答彼方別無他法,「只要吃下煙火,就可以得到穿梭空間和時間的力量,是、是一個自稱從未來的女人帶來的。」

  「所以,那個未來人的東西怎麼會在陰間?」彼方覺得現在能力者真讓人頭疼,光是能從未來回到過去的能力久能搞出很多麻煩了。

  「因、因為她……雖然有點無法相信,不過另一個未來的她偷走了煙火,然後丟到陰間打算銷毀。」

  看雀斑少年恐懼的眼神,彼方知道他沒說謊,雖然平行世界互相干涉這種事情很難相信,不過異界羊駝的闖入讓彼方信了這番話。

  肯定是那未來人過度使用能力,造成時空錯亂,所以羊駝才會跑到這裡。

  「不過那個人打算銷毀煙火,那應該已經不見了吧,你們還來幹嗎?」

  「煙火還在。」

  「依據?」

  雀斑少年臉色陰沉起來,喃喃的說,「因為陰間還沒崩毀,那東西不能打壞的,一旦損壞就會爆炸,爆炸後……」

  「空間會崩壞。」

  「沒、沒錯,那個女人說煙火可以大量製造,所以要我們拿回去給她研究。」

  愚蠢無知道一個極致!彼方握刀的手氣到發抖,真不懂現在的人類怎麼可以笨成這樣。

  大量製造那種明奇妙的東西?然後大家一起變成神?一群可以任意控制空間和時間的怪物?

  就算現在陰間沒被煙火炸到潰散,也會被群白癡用超能力轟爛吧。

  上層的神佛界若聽到這個消息,肯定會把人類打回石器時代砍掉重練。

  「第二個問題,『青之守門被刀捅』的傳言從哪聽來的?」

  「也是……那個未來女性,不過她說親身經歷這件事的是曾經的活作夥伴,她也只是聽聽而已。」

  「曾經的合作夥伴?誰?」

  「不知道呀!我真的不知道,嗚嗚嗚--」

  在彼方問話的同時,陰間警察匆忙趕來,先是把泛財、碧笙和清錄則扛走,接著詢問彼方敵人靈魂的刑罰。

  收起刀刃,彼方冷冷的回了一句:「通通丟進『人間穢污』。」

  說完馬上朝人間走去,說要去把青行燈抓回來問話。

  「『人間穢污』是什麼啊?」雀斑少年害怕的問。

  「你會變成蟑螂、葡萄球菌、癌症細胞其中一種,輪迴三千次才可以重新投胎成別的東西。」陰間警察露出的微笑令人不寒而慄。


  人間,石楠等人。

  三鬼一羊駝下車就看見,公車站牌下的座位上坐著戴惡鬼面具的西裝男。

  石楠挑起眉,感覺得到西裝男散發著似人非人的氣息,難不成他是謎之都市傳說嗎?

  鈴鈴和疏影互看一眼,兩人決定上前與西裝男搭話。

  「吶吶、你知道彩虹羊駝仙子棒嗎?」鈴鈴歪著頭問。

  西裝男用詭異的面具看像鈴鈴和疏影,也瞄了一眼羊駝嚕嚕,隨後從西裝內側口袋拿出有點惡趣的仙子棒。

  「喔喔喔喔--彩虹羊駝仙子棒!」羊駝嚕嚕看見那根仙子棒,雙眼噴出大量淚水,「拜託!快把我送回去!」

  就在西裝男要揮動棒子的瞬間--碰!

  遠處射來藍色激光,西裝男持仙子棒的右手瞬間變成冰塊。

  「居然凍住男人的右手!太慘忍了!」羊駝嚕嚕高分貝尖叫著。

  石楠看兩個實習生跟西裝男都不緊張,就只有羊駝嚕嚕嚇得亂跑亂叫,好像是牠的手被凍住一樣。

  提著冷凍槍的少女面無表情走來,除了她之外,還有全身刺青的大叔跟一個扛狼牙棒的不良少年,三個擁有超能力的人類氣勢磅礡的站在鬼官面前。

  不良少年咧嘴而笑,用狼牙棒指著西裝男,「戴奇怪面具的傢伙,你怎麼會有那個好玩的東西呢?」

  「羊駝給的。」西裝男語氣平淡的回應。

  「說的真簡單,不過來源不重要。」刺青大叔點了一根菸,吸氣隨後把氣吐在西裝男身上,「把那個給我們。」

  「等等!」疏影擋在刺青大叔和西裝男之間,「先到先贏!先讓我們把羊駝送回家。」

  「沒錯、沒錯!先讓我回家。」羊駝嚕嚕奮力的踏著羊蹄,「話說,你們搶仙子棒想幹嘛!想成為羊駝嗎?」

  「廢話真多。」冷凍槍少女不想跟陌生人拖時間,舉起槍就是朝疏影射去。

  疏影從指間拉出銅弦,奮力一甩擊破冰柱,此時石楠連忙拉著西裝男朝森林逃去。

  大叔跟不良少年看目標逃跑,正要追上去時鈴鈴急速滾動,由後方像打保齡球那樣撞飛兩人。

  就在一團亂戰的同時,羊駝嚕嚕焦慮的跟上石楠的腳步,牠只是想回家而已,為什麼會搞出這樣的場面啊!

  石楠跑到一處有大石頭的地方,儘管臉上掛的笑容,動作卻異常的粗暴。

  只見她把西裝男的右手壓在石頭上,舉起手術刀和藹的說,「切下來我會再縫回去的,嗯……也許會少幾片指甲,請別介意。」

  手術刀落下的瞬間--西裝男突然膝擊石楠側腹,看到自己的手莫名其妙要被砍,果然還是會反抗的。

  石楠貴為鬼官也是做假的,雖然被踢一下有點痛,但她打死不放開西裝男右手。

  在她與西裝男拉拉扯扯之間,費了點工夫才將西裝男強壓在地上,石楠扣著西裝男右手坐在他身上,而西裝男處於劣勢,只能抓著石楠持手術刀的手,避免她一刀落下。

  羊駝嚕嚕緊張的左跳右跳,牠總是覺得人類的心理好複雜,原本可以好好的對談,現在怎麼搞成要護殺人的樣子啊。

  石楠呼吸平緩看起來不像歷經打鬥,她專注的盯著西裝男的右手,在意的不是那根仙子棒,而是西裝男觸感不錯的膚質。

  鬼官在外有不能亂殺人的規定,但只是砍一隻手,拔幾片指甲應該沒關係吧!

  漂亮的笑臉貼在西裝男面前,黑色長髮傾洩而下散落在兩人之間,「我突然有個猜測,你在那邊坐著不是在等公車吧,是等我們。」

  西裝男子沉默不語,握緊石楠的手腕將手術刀逐漸推離自己,但石楠的力氣也不是普通的大,稍微施點力便能讓手術刀繼續往下壓。

  「青行燈提醒你的對不對?如果你是他認識的人,那肯定非等閒之輩。」石楠陽光般溫暖的笑著,因為好奇,用原本按住西裝男右手的手,伸去掀起西裝男的惡鬼面具。

  「……」

  與西裝男的真面貌四目相交,石楠先是愣了一會兒,臉上的笑容退去但很快又恢復了,而且變得更燦爛。

  接著她換按住男子的頸部,然後把手術刀移到男子臉上,「帶張臉皮回去,應該沒關係吧,呵呵。」

  「等等!手下留情呀鬼官大人!」羊駝嚕嚕著急的原地打轉,「別忘了我們到這裡的目的。」

  「嗯,你是說研究羊駝嗎?」石楠愉悅的說著,「這個男的跟羊駝也有關係,所以我要把他剖了,好好研究。」

  「欸--怎麼這樣!」人類就算死了也這麼喜歡互相傷害嗎?羊駝嚕嚕無法理解人類的行為舉止。

  不管是現在也好還,還是剛剛那群奇怪的人也好,到底為什麼這麼喜歡打來打去啊?

  看石楠與西裝男僵持不下,羊駝嚕嚕決定去找守門人求救,急促奔跑回公車站旁,這時他才看見四周被打得面目全非。

  到處都是冰凍和被打壞的痕跡,還有幾個樹枝跟焦炭在地上,看不到守門人羊駝嚕嚕幾乎快被逼出淚來。

  「救命啊!殺人啦!」羊駝嚕嚕朝著空蕩蕩的山路喊著,但回應他的只有一片沉寂。

  我到底該怎麼辦?

  羊駝嚕嚕無助的站在公車站牌旁,看著夕陽緩緩落下,牠變得越來越迷茫。

  只是想回家而已,為什麼這麼困難?


  玄之門。

  霄風用了一整天的時間剪出一架高鐵,由於講求快速他也沒心力注意細微部分。

  孟蘭看著全新的高鐵雙眼閃爍金光,看來只要有毅力還是能辦到的嘛!

  「但這個能跑嗎?」瓔絮問了一個戳中兩人內心的問題。

  「這個嘛……弄幾個式神是去測試吧。」孟蘭雙手一攤,碰碰兩聲出現一男一女的式神。

  當式神上去後,正要開動前忽然有隻金黃牛從天而降,慌慌張張的衝進車廂內,正好趕上車廂關門時間。

  霄風疑惑的看著孟蘭,好像在猶豫要不要發動高鐵,孟蘭聳聳肩燦爛的笑著,比個讚代表可以出發。

  於是高鐵順利啟動,咻的一聲朝著人間衝去。

  「效果看起來還不錯。」霄風鬆了一口氣,還以為臨時剪出來的高鐵會出問題呢。

  瓔絮沒因此感到開心,她滑著艾鳳用監控軟體查看高鐵狀況。

  沒過幾秒,瓔絮冷不防說了一句:「唉呀,在異空間焚燒殆盡了呢。」

  「居然。」霄風失望的趴在桌上,果然沒有專業人士製作,要做到完美非常困難呀。

  孟蘭笑呵呵的拍拍霄風的肩,「沒關係啦!下次我們用厚紙板做看看。」

  「……」

  為什麼還是紙呀!

  --

  廢叭:

  這系列混雜了敲鬼門1和敲鬼門2的東西
  (打算結局是接續敲鬼門3)

  彼方穩妥妥的解決的青之門大亂

  結果超展開的石楠那邊呀
  石楠生前的設定是 膚質很好的人+剝皮殺人魔
  所以好不容易可以回到人間,馬上來剝個皮也是可能會有的反應吧
  (不要懷疑,西裝男就是衰到極致的惡鬼先生)

  羊駝嚕嚕表示人類都好可怕QDQ

  最平安的玄之門,高鐵依然修不好(霄風也QQ

  明天要趕實習報告,所以這次深夜更文啦!大家晚安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