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

  我永遠忘不掉那種眼神,也忘不掉那個觸感。

  畏懼、嫌惡、冷漠的眼神,像是尖銳的細針插在我身上的每一寸毛細孔。

  那令人窒息噁心的話語,跟廉價骯髒的淚水。

  我不懂父母為什麼要有那樣的表情,也不懂為何眾人要用扭曲的嘴臉對我。


  「狗狗會咬人的話,把牠嘴巴縫起來就好啦!」

  「貓咪會抓壞家具,把牠手掌砍掉就好了吧。」

  「金絲雀不會鳴叫,把牠腳趾慢慢折斷好了。」


  我說錯了什麼嗎?

  為什麼要用那個眼神看我?為什麼要擺出那種臉呢?

  於是我開始沉默,我開始理解外人需要的行為。

  大家都喜歡開朗熱情的孩子,他們也喜歡乖巧聽話的孩子。

  即便我不喜歡那個人,也討厭那個人的言行舉止,我也不能當下表現出來。

  身為一個富有人家的千金,若有『冷血無情』的名號會對自己和整個家族名譽有損害。

  因此,我必須偽裝,成為『溫文儒雅』的女孩。

  很簡單吧,任何人都可以做到,如果不想再次遭受冷漠,再次看到那些噁心的臉。

  只要符合他們的理想就行了。


  我有一個姊姊,正確來說是個鄰家姊姊。

  她就是個善於偽裝的優良範例。

  面對外人總是保持溫柔的微笑,就算遇到煩人的蒼蠅她也能應付的很好。

  總是用漂亮的外表拉攏自己的勢力,花言巧語使別人成為自己的工具。

  她從來不在自己以外的地方卸下偽裝,只有在日記裡我才能看到她的真實。

  沒錯,我會偷爬進她家,進到她房間東看西看,還會偷用她的化妝品、偷穿她的衣服,最重要的還是看她的日記。

  我很喜歡也非常崇拜鄰家姊姊,她表面也喜歡我,但從日記裡看來,我除了讓她在外走路有風外,似乎……連朋友的不是啊。

  --噁心的小公主,每天在我身邊繞來繞去,真煩呀。

  --她居然在看人體解剖書,這麼笨當不上醫生吧。

  --送我的刺繡真難看,除了花之外,其他圖案都是鬼畫符。

  意外的我沒有難過,好像早就知道這個結果了。

  爸爸也好,媽媽也罷,每個人帶著虛偽過著每一天。

  當然,我也是,如果不那麼做,我就會被關起來,像狗、像貓、像隻剪舌的金絲雀。

  他們討厭我,我也沒辦法不討厭他們。

  因為他們沒有值得我喜歡的理由。


  唯一喜歡的還是只有鄰家姊姊,就算她一肚子壞水,會私下挑撥離間,會在暗處踐踏別人的真心。

  我還是喜歡她,喜歡她亮麗的外貌,那溫暖柔和的笑容,還有姣好婀娜的身材。

  與腐敗的內心極大的反差,她就像是無人可觸及的天使。

  如果,喜歡鄰家姊姊,該怎麼辦?


  喜歡姊姊的話……把她的皮扒下來就好了呀!


  是啊!人體最大的器官--皮膚。

  特別是保養過的皮膚,非常適合在上面繡花,也能縫製成外套和配件。

  有了剝大姊姊的經驗後,我的內心有種微妙變化。

  我愛上了細緻的肌膚,不管是什麼顏色,不管是什麼性別。

  就像是選布那樣,不同的主題需要不同的膚色膚質。

  剝皮能短暫的使我忽略人們的虛偽,因為我不需要去看那汙濁的內心,只要有外表就夠了,那才是用來生存的道具。


  我永遠忘不掉那種眼神,也忘不掉那個觸感。

  柔軟、滑順、溫暖的肌膚,像是母親體內胎盤那樣緊緊的擁抱著我。

  那令人心平氣和的寂靜,跟高貴純潔的鮮血。

  我不用知道父母擺出的那種表情,也不用理解眾人扭曲的嘴臉。


  不管做什麼,都無法改變你們對我的想法,那麼我就別再做無意義的事情了。

  你們能得到一個溫馴優雅的少女,而我能得到自己歡的東西。

  這樣不就好了嗎?每個人都虛偽的活著,我愛那虛偽的皮。

  
  其他的,都是多餘。


  人間。

  夕陽西下,橙紅的光穿梭在樹林之間,細微的光灑落在石楠與西裝男身上。

  死了很久的石楠,看著壓在身下的男人內心有種難以言語的澎湃,她已經有很久沒有碰到活人的皮膚。

  雖然鬼魂或妖怪的皮膚也不錯,但果然還是人類的觸感最棒了!

  看著手術刀微微割開西裝男的臉頰,石楠就像拆驚喜包的孩子那樣興奮,想像用手術刀劃開西裝男的臉,刀片切割組織分離肌肉的畫面。

  鮮血找到缺便簇擁而出,刺鼻鐵鏽的腥臊讓石楠更加施力,一點一點的把刀尖刺入西裝男臉裡。

  也許西裝男戴著惡鬼面具有點怪,但石楠判斷他仍是個人類,凡人是沒辦法與鬼官抗衡的,能僵持到現在已經算厲害的了。

  西裝男被掐臉、割臉,竟然還能保持面無表情,好像一點都不害怕自己的臉皮被扒走。

  就在夕陽沉入邊際黑夜降臨的剎那--

  「住手!」羊駝嚕嚕賣力奔來,並用厚實的胸口撞開石楠,「我受不了啦!你們到底有什麼問題!」

  石楠被撞飛也沒驚慌,輕盈的後空翻後安穩落地,轉頭看著西裝男時,西裝男已經被羊駝嚕嚕載走了。

  一臉惋惜的看著手術刀,嗅著淡淡的血腥,石楠依舊保持著微笑。

  反正,只要是人總有一天會死,等那個人到陰間在剝也不遲吧。


  羊駝嚕嚕邊哭邊跑,背上的西裝男已經戴回惡鬼面具,不過持仙子棒的手仍被凍結著,不解凍也無法使用仙子棒。

  「嗚哇哇哇--人類真的好可怕喔!我要回家啦!」羊駝嚕嚕的淚水滴在地面,就像是鹽酸那樣侵蝕著柏油路。

  「你在融化。」西裝男語氣平淡的說,「嗯,看來你不能待在人類世界太久。」

  「啊?我融化了嗎?」羊駝嚕嚕保持著時速三千公里奔馳著,他沒發覺自己除了流淚之外,其他部分也在漸漸潰爛。

  「你能先慢慢停下來嗎?」西裝男一手扣著羊駝頸子,避免因為速度過快被甩開。

  「停?」

  省略『慢慢』二字,羊駝嚕嚕緊急剎車,西裝男就這樣冷不防被慣性原理丟了出去。

  羊駝嚕嚕皺著眉,感覺到背上輕輕的相當困惑,回頭才發現西裝男不知道被丟去哪裡。

  「啊……那個……先生?」在原地轉了幾圈,羊駝嚕嚕發現自己來到陌生的環境相當不安,「有人嗎?有、有活著的人類嗎?死的也可以喔!哈囉?」

  四周灰濛濛像是起的大霧一樣,腳踩的地板是龜裂的泥沙,到處走走可以看見乾枯的樹木跟不明骨骸。

  羊駝嚕嚕全身顫抖,牠自己來這種地方就算了,剛才還把西裝男丟到更遠的地方,難道因為牠把人類害死了嗎?

  糟了、糟了,這裡有沒有守門人還是妖怪,有的話至少可以問個路吧。

  啼子不安的踩踏著,噠噠噠的胡亂奔跑,由於身體有些部位融化的關係,牠開始覺得呼吸困難腳步沉重。

  原來異世界羊駝到這裡會融化啊!

  羊駝嚕嚕心裡想著要回去跟同伴說才行,告訴牠們這個地方很可怕,大家都想殺了對方,更重要的是羊駝還會慢慢融化。

  即便已經死了一段時間,但牠相信回去跟女神稟報,女神會降下神諭告訴祭司這件事情。

  如此一來,羊駝們的歷史又多了一筆警惕--絕對不要來人類世界。

  嗚--

  羊駝嚕嚕豎起耳朵,聽見有什麼在移動的聲響。

  牠就呆站在原地,看著一台寫著『玄之門高鐵』的東西朝著牠奔來。

  「高、高鐵?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不過上面應該有人。」

  羊駝嚕嚕興奮的朝高鐵衝去,看到高鐵跑這麼快牠更亢奮的加快腳步,眨眼間,高鐵就衝到牠面前,與牠親密接觸--

  碰!

  一聲巨響,羊駝嚕嚕驚恐的看著那架高鐵,還以為會因為碰撞停下來,沒想到……

  高鐵被牠撞飛了。


  轟隆!

  不但撞飛,還在半空中直接爆炸。

  「……」

  上面,應該沒有人吧。

  當羊駝嚕嚕這麼想的時候,忽然有個人影伴隨著煙灰落到地面。

  人!看見疑似人的物體,羊駝嚕嚕開心的朝落下的方向奔去。


  「嘖,青行燈建議的東西果然沒一個好的。」穿著軍服的男子拍拍身上的灰沙,看著被炸爛的高鐵有點困擾。

  「啊呀!太好了!看起來是個鬼。」羊駝嚕嚕擺著幸福的表情在男子身邊噠噠繞圈。

  「我是地獄之路的鬼官,桐山彼方。」彼方看著那隻詭異的羊駝,疑惑的瞇起眼,「石楠沒把你送回去?」

  「啊、啊啊……因為她忙著剝別人臉皮。」想起石楠可怕的笑臉,羊駝嚕嚕不禁打了個寒顫。

  「呿!果然還是變成這樣了嗎?」彼方總覺得今日諸事不順。

  原本是想從青之門去人間,結果青行燈飼養的鞍野郎,也就是那台區間車,堵在出口打死都不讓出條路。

  所以彼方就從隔壁的玄之門出去,正好孟蘭說高鐵完成了,請彼方試搭看看,怎麼也沒想到高鐵這麼脆弱,開到一半居然就爆炸。

  孟蘭還很有自信的說:「厚紙板絕對沒問題的!」

  結果現在還不是爆炸了嗎?

  彼方內心不斷抱怨,他永遠不知道有問題的不是高鐵,是高速衝撞高鐵的異界羊駝。

  「那個呀,能送我回的人被丟在這裡了,可以幫忙找他嗎?」羊駝嚕嚕諾諾的問著。

  「是死人還活人?」

  「呃……我背著他的時候還是活人,但丟出就……說不定死了吧。」

  「連死活都不知道要怎麼找呀。」彼方按著眉心嘆氣。


  朱之門。

  因為牆壁被打破,一堆工人在此門忙進忙出。

  周揚和於書閒著也是無聊,乾脆去青之街走走晃晃。

  「哎呀!好久不見。」雜貨舖的春雨熱情的向兩個守門人打招呼,「今天有新貨喔!」

  「嗯?青之門不是關了嗎?你們還有新商品?」周揚覺得有趣,拉著於書朝店裡走去。

  『(´-ι_-`),感覺不是好東西。』

  於書有點不安的緊跟在周揚身邊,周揚也只是笑著安慰他幾句。

  雜貨舖裡雖然常常有讓人錯愕的東西,不過都挺有趣的,像是電繪版、艾鳳、掌上遊戲機之類的。

  多數的商品都是從人間來的,雜貨舖有外出許可證,能在特定的時間到人間補貨,貨物限定無生命物體。

  「這次是墨魚糖嗎?還是怪味雷根糖?」周揚想起之前吃的詭異食品,有些雖然難吃但也很新奇。

  春雨搔搔櫻色短髮,一如往常神秘的笑著,沒有回應周揚的問題。

  於書皺起眉,腦子裡出現很多假想,想著等等會有假蟑螂或是惡趣的玩具等等。

  每次來雜貨舖都會被惡整,通常都被整之前周揚都會替他擋下來,但看到周揚被整於書也不是很高興。

  春雨帶他們來到像是倉庫的地方,看來這次的商品不能隨便拿出來給人看呢。

  悄悄打開鐵門,門後是堆滿布料、棉花手工藝品的儲藏室,儲藏室的天花板不知為何破了一個洞。

  微光從洞口照射而下,有個戴著惡鬼面具的西裝男站在那兒,全身都是棉花和羽毛、棉線。

  「看到了嗎?」春雨瞇起眼貼在門縫上,並沒打算直接進去。

  「呃……你們終於開始當人口販子了?」周揚打量一下西裝男,猜測他應該是不明原因從天而降掉進儲藏室裡的。

  『-`д´-!我要去通報警察!』於書用譴責的眼神看著春雨。

  「欸、不是你們說的那樣,其實他不是商品啦!我只是想讓你們看看那個奇怪的人。」春雨連忙解釋。

  「看起來沒什麼特別的。」周揚看著西裝男臉上的惡鬼面具,心想這種自我流打扮在青之街很常見,哪裡怪了?

  「他是活人唷!」春雨加重語氣說,「一個『活人』,在『陰間』裡,這很不正常吧。」

  周揚和於書對望幾秒,他們才發覺事態的嚴重性,陰間是只有死去的靈體才能進入的地方。

  活著的東西如果進去就會逐漸死亡,可能會變成妖怪或是殭屍,就算是活人能力者,也不可能堅持太久。

  『(((゚Д゚;)))!還在這裡幹嘛!快把他送出去!』

  於書緊張的要衝進去,卻被周揚和春雨一把攔住,將於書壓回自己身邊,周揚不懷好意的笑著。

  「說不定他是敵人,仔細想想普通人不會突然從天而降對吧。」

  『(|||゚д゚),是這樣沒錯啦、那現在怎麼辦?』

  周揚按著下顎沉思,對於敵人的了解很少也不能輕舉妄動,果然還是先假裝示好,看對方的反應再做決定好了。

  戳戳春雨的肩,周揚小聲地說,「身為店長之一,你先打頭陣去跟他搭話。」

  被人戳又被推出去,春雨不是很甘願但也只能去做了,只見他笑嘻嘻地朝西裝男走去,攤著雙手親切的打招呼。

  「哈囉!請問需要幫忙嗎?」

  西裝男戴著惡鬼面具無法看見他的表情,他只是異常安靜的盯著春雨。

  忽然安靜下來讓氣氛變得有點尷尬,春雨再次提問:

  「請問需要幫忙嗎?」

  「幫我……」西裝男頓了一下,好像在猶豫要說什麼,他緩緩舉起被冰住的右手,「解決這個。」


  鈴鈴與疏影在樹林當中,好不容易從山下爬回公車站旁,只看見石楠坐在那裡擦拭著手術刀。

  「石楠大人,羊駝跟那個奇怪的人呢?」疏影跑的有點喘,剛剛跟一群瘋子打架真不鬧著玩的。

  「不知道。」石楠隨性的回應著,斜眼看著兩個髒髒的守門人,「你們怎麼搞成這樣?」

  「因為鈴鈴忽然嘩--的變成火球!還是藍色的火球喔!」鈴鈴做出誇張的動作,努力還原當時烈火燃燒的模樣。

  藍色火焰?石楠盯著鈴鈴,每個實習生身上都有青行燈氣息,鈴鈴和疏影也不意外,只要特意去感受就能感覺到青行燈的火焰。

  所以,青行燈把自己的火焰放在哪裡呢?直接放在實習生身上應該保存不久吧。

  就在石楠分心時,鈴鈴和疏影已經拉著她前往回去陰間的路上。

  因為要回去白之門,所以他們要找有水的地方,這樣才能連結到黑河,他們來人間也是乘坐黑河上的鱷魚來的。

  「羊駝嚕嚕平安回家了嗎?」疏影仰起臉問著石楠。

  「應該吧。」石楠一手捲著髮尾,另一手抱著手臂,她滿腦子都在想剝皮,根本不關心羊駝的去向。

  「四路鬼官都很可靠,沒問題。」鈴鈴可愛的笑了笑,「石楠大人回去之後要不要一起吃甜點?鈴鈴想吃牡丹餅。」

  看著鈴鈴和疏影拉著她的衣襬有說有笑,石楠心中湧起莫名的憤怒。

  為什麼要對著我笑?好想吐啊,幹嘛邀我去吃甜點?我跟你很熟嗎?

  「石楠大人身上有花香呢,我很喜歡喔。」疏影湊到石楠身邊嗅了嗅,「而且還是個溫柔的人,不像彼方大人那樣嚴肅真是太好了。」

  別說了。

  「嗯!鈴鈴也喜歡石楠大人給的巧克力!」雖然是從羊駝嚕嚕身體裡拿出來的。

  閉嘴。

  「石楠大人喜歡花嗎?我在白之門後種了很多花唷!」

  不要邀請我。

  「鈴鈴知道哪裡有賣好吃的糖果,一起去、一起去嘛!」

  吵死了啊。

  石楠僵笑著,她看著兩個孩子純真的笑臉,雙拳越握越緊。

  不懂他們幹嘛這麼熱情,不懂他們為什麼要親近我。

  是想巴結高官讓自己升官嗎?討好人、裝可愛,說些好聽的話,應該有目的……不可能這麼簡單。

  他們也有虛偽的皮吧,表面上想有說有笑,心裡不知道在盤算什麼。

  無趣!愚蠢!浪費時間!沒意義!謊言!

  「你們先回去,我要去辦點事情。」石楠語氣溫柔的說著,輕輕推開兩個人的手轉身離開。

  鈴鈴和疏影注視著石楠離去的背影,不約而同皺起眉。

  「我們讓敵人逃跑的事情被發現了嗎?」鈴鈴難過的嘟著嘴。

  「可能吧,沒被罵真幸運。」疏影垂下肩嘆了口氣,「不過石楠大人好像不太高興。」

  「姆……甜點可以讓心情變好喔。」

  「嗯,先回去再說吧。」

  鈴鈴和疏影找到一座河流,走到河流中央閉上雙眼,地上出現黑色漩渦將兩人捲入。

  噗通!他們就這樣回到黑河,此時的石楠還走在幽暗不明的鄉間小路。


  路燈閃爍幾下,石楠盯著眼前狼狽的人影,那是使用冷凍槍的少女。

  少女感受到身後一股寒冷,轉頭看向路燈下的石楠。

  手術刀在燈光照射下閃閃發光,石楠詭譎的笑臉倒印在少女瞳眸。

 

  「吶,給我臉皮好嗎?」

 

  --

  廢叭:

  本篇石楠主場!壓力大就是要剝皮(別呀

  霄風辛苦做出來高鐵又爆啦!(點蠟燭

  死掉的羊駝畢竟還是鬼魂,因為速度太快與高鐵同調XD(朝著玄之門奔去

  不過本來就是停在空間夾縫裡,把惡鬼先生亂丟,丟到青之街

  原本想說在這個月填完這個坑的,但被我這樣拖應該會到三月了(望

  可能是我劇情設定本來就寫得這麼短吧w

  路線>羊駝成功送回去>青行燈解釋來龍去脈>END(欸?!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