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

  近期是陰間轉運站準備春節的時間,不管是哪個部門的鬼官都忙得暈頭轉向,加上四方之門亂放鬼魂近來,這也讓更上皆的鬼官感到頭疼。

  四方之門原本的用意在於分類,現在不但沒達到類的功能,反而讓陰間內部變得更混亂。


  陰間警部屬。

  「青行燈!你的實習生計劃一點用處都沒有!我要向上檢舉!」

  總警長氣沖沖拍著桌,指著青行燈破口大罵,原本陰間警察的工作範圍只是抓偷跑的鬼魂,或是小偷、爆走妖怪等等的事情,現在因為四方之門大開,不明的妖物和鬼魂的都跑進來作亂。

  特別是青之門那條本來就不適很安寧的街,因為只要有錢就可以通過,導致一些罪惡至極的鬼魂拿到很多偽造車票,甚至有鬼魂搶奪別人的車票去天堂或直接投胎。

  當然天堂路和輪迴路的鬼官也不是省油的燈,一眼就能判斷車票是否偽造,也能把想偷渡的鬼揪出狠狠揍一頓。

  就目前為止還沒有成功騙過鬼官,也沒有鬼偷渡成功,雖然最近工作量變大但也還是能應付,也不至於說過勞或是有壓力。

  四路鬼官本身工作應變能力就相當優越,對於這種事情只是小菜一碟,而小鬼官可就忙的蠟燭兩頭燒了,警部裡的監獄也塞滿了違規的鬼魂,一時無法容納這麼多鬼,還要跟地獄部門申請地牢空間。

  才短短一星期的時間,青行燈的控訴書就堆得跟山一樣高,因為懶得讀那些文件,索性拿去給實習生們瞧瞧。

  在那之前,他必須坐在會議桌邊,聽每個部門的長官抱怨一輪。

  「你知道這樣做有多危險嗎?說不定有什麼東西,暗中計畫毀掉轉運站!」一隻長得像鼴鼠的老太婆喊著,「這世界的能力者再增加!路邊隨便一個孩子都有可能傷害鬼官。」

  「嗯……你是指如什麼嗜的組織事件嗎?」青行燈不以為意的摸摸脖子,「那種組織很少見啦、用惡魔、天使、鬼官開啟謎之通道什麼的,只有瘋子才會做哪種事情。」

  「世界上就是那麼多瘋子。」高馬尾的女性冷肅的說著,「你就是其中一個。」

  青行燈搔著臉,語氣依然慵懶,「別這麼說嘛!我也做了很多事情耶,發展觀光、跟人類組織聯手等等的。」

  面目猙獰的紅臉男,不屑的哼了一聲,「你的支持率也只有六十幾而已,雖然說支持人數過半,但反對的你計畫的人也不少。」

  「觀光客之中,也有可能參雜不懷好意的鬼。」總警長就是投反對票的鬼官之一,「而且你也讓四方之門失去了過濾、防衛的功能。」

  「唉呀,你們能力不足就說嘛!」青行燈雙手一攤,毫無悔意的嘆著氣,「明明都當上鬼官了,還擔心這裡會被毀滅嗎?我看你們只是嫌麻煩,不想多做事情而已。」

  「是,我們確實在嫌棄沒錯。」鼴鼠老太婆用手杖指著青行燈,「嫌棄你傢伙帶來的麻煩!你不但惹了很多事情,還破壞了很多規定,而你居然還能一副無所謂的模樣,有沒有羞恥心呀!」

  「他有就不會在這裡了吧。」高馬尾的女性死氣輕蔑,火焰般金紅的雙眼瞪著青行燈,「你的實習生根本沒受過訓練,只是你高興就讓他們進來,門外漢果然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青行燈輕輕的「喔」了一聲,「那麼,千古流傳佇立久遠的神獸世家就很厲害嗎?明明都是被家族排擠的人嘛!」

  「你這個無理傢伙!」總警長用力垂著桌子,「所以我才會反對你當鬼官呀!明明只是個下階燈籠妖!」

  「是啊,四方之門的燈籠妖都轉行啦!你怎麼不跟他們一樣呢?」紅臉男臭著臉不耐煩的喊著。

  「上面的長官究竟在想什麼呀?這麼隨便就讓一隻燈籠當上階鬼官……」高馬尾女性用纖細的指尖敲擊著桌面,表情顯得更煩躁。

  鼴鼠老太婆瞇起眼,望著青行燈冷淡的問,「你還有什麼想說的嗎?例如,你為什麼覺得自己可以當上階鬼官?憑什麼跟我們上等鬼官平起平坐?」

  「嗯……」青行燈搓搓下巴,歪著頭說,「就憑我還願意在四方之門任職吧。」

  「……」眾人安靜下來,幾個鬼官開始用怪異的眼神交換視線。

  青行燈似乎說到什麼重點,讓原本頤氣指使他的鬼官都閉上嘴,看他們沉默不語的模樣,青行燈也沒怎麼感到訝異。

  「看來,你們也知道守門人和引路人,這工作有多不討喜了對吧?」青行燈單手撐著下顎,悠哉自若的說,「當神獸世家的人放棄四方之門時,你們在場有誰跳出來扛這個爛攤子呢?」

  「……」

  「沒有吧,高尚的上階鬼官們嘛!沒人想處理四方之門的問題呢,真奇怪呀!明明自己接手就不會有『麻煩變多』、『治安問題』了耶,但為什麼不願意接管呢?」

  「這個……」總警長咳了一聲,原本想說什麼但又把話吞回去了。

  「反正我就是個小小的燈籠,要我下台是很簡單嘛。」青行燈聳著肩,打了呵欠趴在桌上,「但是,我下台後,誰要接管四方之門?」

  「……」

  看現場一片寂靜,青行燈也不想坐在這裡浪費時間。

  提著燈籠颯爽的離開會議室,青行燈表面上看起來好像沒什麼情緒,但他一出去就用手機狂發訊息給女朋友。

  內容多是自己努力工作還被羞辱,覺得委屈需要女朋友的安慰,雖然這只是想跟女朋友約會的藉口,在剛才的會議裡,他除了爽一個字之外沒其他想法了。

  四方之門在神獸世家脫離後,就沒有福利保障,工作時間長薪水又少,不努力爭取、關說也拿不到補助,當大家有假日可放、有年金可以拿時,唯獨門外是被忽略的邊緣地區。

  讓鬼如此沒有目標的工作,自然是沒鬼應徵,當時大會議一堆上階鬼官互踢皮球,大家都不想把時間浪費在門外,覺得只要把門內管好就好。

  只有青行燈跳出來自願處理這個問題,不但管理的門外也在門內做了不少改造,即時有段時間沒辦法好好休息,他還是四處奔波到處找資源和鬼來弭補門外空缺。

  之所以放任實習生偷懶,那是為了讓轉運站的鬼官知道,門外也是很重要的,如果忽略的門外就會有很多麻煩。

  所以!要彈劾就儘管彈劾吧!不過青行燈真的下台後,這個空缺還是要有某個鬼官來補,到時候就不要抱怨四方之門福利爛!


  唉,一群不知感謝的上階鬼官。

  每次開會都一定會爭論這些無聊的問題,當然最後的結果就跟今天差不多,只要用一句「誰要接管四方之門?」就能輕鬆脫身。

  青行燈在手機裡感嘆幾句,轉運站之所有有紀律、日日安逸,還不是因為門外有守門人和引路人,那些上階鬼官都門外的行為視為理所當然,好像小鬼官本來就應該無條件做好分類、過濾的工作。

  不!其實分類和過濾應該在轉運站做的,只是為了不讓轉運站擠爆,才把分類線拉長,那個地方就是四方之門,第一分類區,轉運站變成第二分類區。

  某些老鬼官自以為在門後就是比較高階的鬼官,但實際上是差不多的,門建立的時間一久,裡外鬼官的能力差距越大,在這裡指的能力是戰鬥力,就算是文書類型的鬼官,至少也要有自保的能力才能擔任,不然哪天被派出去公差回不來,會讓別的職員很困擾的。

  實習生應該有戰鬥能力吧,青行燈忽然頓了一下,自己在徵選實習生時,好像沒驗收過「戰鬥力」這個項目。


  朱之門。

  來到朱之門,青行燈在遠處就聞到撲鼻而來的香氣,似乎是地瓜、醬油還有焚燒的氣味。

  「你們在做什麼?」提著燈籠走到門邊,看見於書跟周揚圍著火溝,好像在烘烤東西。

  「喔,青行燈大人,剛才我們拿到一堆廢紙,原本想丟去回收場,但於書說那些紙可以拿來烤地瓜。」周揚拿著樹枝,樹枝上插了一條魷魚乾。

  「嗯……那是新品種的地瓜嗎?」青行燈彎著身子,打量隻魷魚乾的外表,不管怎麼看都不像地瓜。

  「這是春雨給我們的小菜啦!」周揚嘿嘿笑著,遞了一根烤蜥蜴給青行燈,「聽說烤蠑螈也不錯喔!要吃吃看嗎?」

  「呃……蠑螈?」青行燈拿過烤蜥蜴,猶疑的嗅了嗅,隨後連同樹枝一口吞下烤蜥蜴,「吃起來像傘蜥。」

  「蜥蜴是可以用『吃』來分辨品種的嗎?」周揚從身邊的木箱裡抓起壁虎,用樹枝貫穿後放在火溝邊。

  「蠑螈就是蠑螈,他不是蜥蜴的同種,所以口感很容易分辨。」青行燈環手抱胸,意識到雜貨舖的春雨,該不會他用一對雜物騙實習生說是山珍海味吧?

  『青行燈大人對界門綱目科屬種也有認識?(‘⊙д-)』

  於書戴著口罩,感覺沒有很想吃火溝邊的東西,他畫出一個火柴人幫忙顧地瓜。

  「多少有點認知,只是沒有人類那麼狂,他們很喜歡幫生物畫族譜的樣子。」青行燈看見燃燒中的廢紙,感覺有點眼熟,那是控訴書嗎?

  『(´_ゝ`)我以前也不喜歡分這麼細。』

  「你是指,不喜歡上生物課嗎?嗯……人間的學校就跟開會一樣,讓人頭痛呢。」青行燈回想起自己偷跟蹤女由上學的日子。

  「對了,長官不是說會有公文寄過來給我們嗎?」周揚抱起廢紙往火溝裡丟。

  青行燈默默望著紙燃燒殆盡,也許控訴書回收再利用也不錯啦!反正上面寫的東西大概都是廢話,所以這堆紙確實是「廢紙」呢。

  「公文就算了,也不是什麼重要的東西。」拿起烤壁虎,青行燈咀嚼著樹枝和肉串,吃東西時思考這自己原本要來幹嘛。

  也許,就只是來這裡吃東西吧。


  白之門。

  因為吃飽沒事幹,青行燈提著燈籠來到下一扇門。

  「青行燈大人!」鈴鈴從門上跳下來撲抱青行燈,用水汪汪的大眼盯著他看。

  看到鈴鈴的眼神,青行燈大概知道是想要拿甜點的意思,不過今天忘記帶食物在身上了。

  就在氣氛要變得尷尬前,青行燈忽然想到一個好點子,他從嘴裡把方才吞下的烤蜥蜴抽出來。

  「這是烤蠑螈。」青行燈拍拍鈴鈴的頭,「雖然不是甜的,但偶爾可以嘗試新口味。」

  鈴鈴面無表情的看了一眼烤蜥蜴,被烤過的東西乾扁扁又黑漆漆,雖然看起來不好吃,但這是長官的心意,鈴鈴還是丟進嘴裡咬了咬。

  「吃起來像巴拉刈。」鈴鈴皺起眉,嘴裡的味道有點複雜,「這是人類的食物嗎?」

  「人類應該不吃蠑螈……櫻花妖都說這是巴拉刈嗎?」青行燈對於陌生的名詞感到好奇,說不定巴拉刈是櫻花妖的遠古語言呢。

  「不知道欸,但鈴鈴之前遇到一個來報到的鬼魂,他說是來見喝巴拉刈的朋友什麼的,所以鈴鈴也去人間喝喝看巴拉刈,也許鈴鈴能跟那個鬼魂一起去找他朋友!因為我們都喝了巴拉刈。」

  「好喝嗎?」青行燈有點疑惑的歪著頭,他的人類女友沒跟他提起過這種飲料,不過有人會製造喝起來像烤蜥蜴的飲料嗎?

  鈴鈴揪著嘴,雙眼轉了一圈,似乎在腦子搜尋能形容那個味道的詞,「算好喝吧,喝下去櫻花樹樹根四周的煩人雜草都消失了呢,神清氣爽?應該可以這樣說。」

  「嗯……也許可以買給彼方喝,他也需要神清氣爽。」青行燈點點頭,把巴拉刈記錄在手機裡。

  這時,身上沾了一些泥巴的梳影回來了,「呼!多虧有那些廢紙。」

  青行燈看著梳影,感覺是剛園藝結束的模樣,「你把紙埋進土裡了嗎?」

  「對呀,順便種了幾個討厭的鬼魂。」梳影燦爛的笑著說,「陰間的蚯蚓應該會喜歡吃紙漿。」

  控訴公文這次被拿去當肥料了啊,青行燈一臉沉思,覺得這些實習生潛力無窮,沒想到可以把廢紙利用在各種地方。

  「對了!」鈴鈴彈起來揮舞著小手,「蚯蚓會喜歡巴拉刈嗎?」

  「巴拉刈?」梳影表情抽了一下,「應該很討厭,我不太確定耶。」

  「鈴鈴,巴拉刈是人類製造的飲料,不能給蟲喝。」青行燈拍拍鈴鈴的頭,「人類製造的飲料通常都對自然有害。」

  梳影挑起眉,半掩著笑意問青行燈,「長官,您不知道巴拉刈是什麼嗎?」

  「難道不是飲料嗎?」

  「噗哧!」梳影痛苦的憋笑,看鈴鈴和青行燈滿頭問號,收斂一下情緒回復溫和的微笑,「對,有些人確實會喝啦。」

  「鈴鈴還以為每個人類都會喝呢。」

  梳影呵呵的笑著,「只有失意落魄、走投無路、心情低迷的人才會喝。」

  「所以,那是類似喝酒解愁的飲料囉?」青行燈像是想通了什麼。

  「長官?您是認真的嗎?」梳影露出詭異的笑臉,有意無意的附上一句,「也許植物類的妖怪會比較喜歡,可是我們不是植物。」

  青行燈聽不太懂梳影的意思,不過既然人類和植物都喜歡,那應該是很好喝的東西。

  果然還是買幾瓶給其他鬼官喝吧。


  玄之門。

  繼續前進來到玄之門,因為變成觀光計畫區的緣故,不少神靈進出這個地方。

  神靈來訪會使該區域受到淨化,這也是一種免費清潔的方便之處呢!至少不用再花力氣排除陰間晦氣,玄之門需要維持聖潔的形象。

  瓔絮除了擔任守門人,現在還順便兼職縫補員的工作,她的縫紉手工本來就很好,現在有客人需要保存外衣或是修補衣物,都可以尋求瓔絮幫忙。

  偶爾客人還會提供高級衣料,讓瓔絮可以把衣物改造的更華美,這個兼職不僅是瓔絮的興趣,還能額外拿到不少小費,真是一舉兩得。

  「宵風呢?」青行燈有點意外的問,因為宵風通常是工作最認真的實習生,難得看見他無故擅離職守。

  瓔絮指了指門內租車的位置,「他在表演剪紙秀。」

  「剪紙?」青行燈把頭探進門內,看見很多遊客圍觀剪紙秀的景象。

  「呃……今天原本送來一堆不知道要做什麼紙,我沒發現紙放在桌子旁,不小心打翻紅色染料讓那堆紙報廢了,所以……」

  「宵風就拿那些紙表演剪紙秀?」

  「一開始只是想剪個春聯之類的東西啦,但被一個叫做玄壇真君,騎白虎過來的爺爺誇讚,然後要宵風多剪一點,讓他帶回去過春節。」

  「玄壇真君?沒想到這裡會有大人物大駕,真意外呢。」青行燈搓了搓下巴,當意識到這裡變熱鬧時,身邊盡是成群神獸坐騎。

  「反正那接剪紙不用錢,很多遊客租車的時候都要順便拿幾張,都要春節了嘛!這也是應景的贈品。」瓔絮聳聳肩,心想那堆紙原本就是垃圾,把垃圾當贈品不知道是不是好事。

  「那些紙上不會字嗎?」青行燈有點擔心,萬一控訴內容被看到就糗了。

  「我打翻的是熔岩紅染,本來就是拿來消除污漬的液體,有字也不見了吧,那堆紙上有寫重要的東西嗎?」

  「沒有。」青行燈速迅回應,隨後去跟宵風要了幾張剪紙,確認真的沒字後才放心離開。


  青之門。

  青行燈來到此處時,碧笙和泛財不意外的翹班,青之門毫無防備的敞開著,不管是外面來的鬼怪還是裡面的住民,都自由的進出這扇門。

  看到這種景象,青行燈感覺到有點不妥,偶爾開著門還好,但總是開門似乎真的挺危險的。

  出門至少要把門關上嘛!想起人類女友總是這麼叮嚀他,出去忘記關門家裡的東西可能會被偷走,萬一有壞人窩藏在家裡不就更糟了嗎?

  拿出艾鳳,傳個簡訊要兩個實習生下次記得鎖門在離開後,自己提起燈籠站在門前喊了一句:

  「我要關門了,要進來就快點!」

  外頭的鬼怪露出睥睨的表情,臭著臉議論紛紛。

  一隻臃腫的豬怪指著青行燈吼道,「你算老幾呀?這扇門要開要關你說了算?呸!」

  其他鬼怪也放聲大笑,他們已經自由進出好幾天了,忽然有個陌生人跑出來管理,讓他們覺得是多管閒事。

  青行燈嘆了口氣,想起以往工作的辛酸,為什麼每隻鬼怪都看不起燈籠呢?

  「好吧,既然沒辦法用說的,我只好用燒的。」

  「啊?」

  就在其他鬼怪還沒反應過來的剎那,一股熱流席捲四散,青藍色的火舌宛如颶風掃蕩青之門前,眨眼的功夫就把門前的鬼怪燒得連渣都不剩。

  青行燈掃過左右,確定沒其他漏網之魚後轉身看著門內的鬼怪,「我要關門囉。」

  「嗯!請關、請關。」裡頭的鬼怪都嚇傻了,每隻鬼都猛點著頭,沒有鬼敢多嘴。

  把門關上後,青行燈在門外佈下幾道結界,就像是關門後要拿鑰匙把門鎖好一樣的行為。

  佈完結界後發現門縫裡有殘破的紙屑,那是控訴公文的一角,其餘的文件好像在剛才不小心燒光了。

  「……」把最後的一角也稍乾淨,青行燈拍拍手上的灰完全無所謂。

  要離開時青行燈仰望著青之門,總覺得今天好像忘記了有點重要的東西,今天找每個實習生應該不是為了看他們怎麼處裡公文吧。

  是要做什麼呢?

  叮咚!

  彼方傳來了開會通知,青行燈困擾的嘆口氣,只好暫時放下原本思索的事情,做好心理準備去開會比較實在。

  當青行燈不甘願的離去後,原本封鎖的青之門,不知道被誰從裡面開了一點縫。


  --

  廢叭:

  註解--

  巴拉刈:也叫對草快、克蕪蹤、巴拉刈,是一種除草劑(維基百科)
  谷歌一下會發現,不少人飲用這種農藥自殺,但實際上這是一種會讓人生不如死的液體

  玄壇真君:全稱金龍如意正一龍虎玄壇真君,道教神祇,相傳姓趙,名朗,字公明
  民間相傳趙公明為「武財神」,居五路財神之首,為天官中路元帥(維基百科)

  --
  考試途中又來敲鍵盤w
  最近被推坑>陰陽師和《史帝芬宇宙》

  很喜歡《史帝芬宇宙》寶石人的設定w
  而且這部其實有GL的味道呀(雖然設定上寶石人沒有性別,但外表特徵多數以女性為主)
  嗯……如果我也能寫寫同人文就好了,在同人裡加入自創角,這通常會寫得很瑪莉蘇

  不過嘛、就算瑪莉蘇也想寫寫看,自己創個寶石人之類的(寫這部同人文要去研究礦物了XDD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