寺栖抱著剛收進來的衣服走進客廳,看見華狄特臥佛躺在沙發上,寺栖有點困擾的皺著眉頭。

  「大哥哥,你什麼時候回去啊?」寺栖把衣服丟在地上,一件一件拿起來慢慢摺好。

  「直到外面那個女人離開呀。」華狄特舉起腳,用很不雅的姿勢指著窗外。

  有個自稱羽縫寺住持名叫砌鴦凜的女人,昨天華狄特要回家時她突然擋在中間,還逼問很多房仲業者的事情。

  華狄特原本想從鴦凜口中取得房仲業者的誹聞八卦,沒想到鴦凜不但沒說還動用暴力逼問狄華特。

  兩人在溝通極為障礙的狀態下談判破裂,怕被鴦凜揍成豬頭,華狄特只好跑到寺栖家求救,說是躲到那女人離開就好。

  「爸爸說,不想讓廢物待在家裡太久,廢物是有傳染病還會帶來霉運的東西,你最好在我爸動手之前趕快離開。」

  寺栖眼神中充滿睥睨,她認為華狄特自己在外面招蜂引蝶,所以才會被女人追打。

  鴦凜在外頭徘徊了一整天,好像不會累的模樣一下跳起來偷看屋內,一下坐在門口照鏡子,這麼死纏爛打華狄特根本不敢出去。

  「我也不想打擾棲玖的蘿莉後宮家庭呀,只是外面那個女人我真的不知道怎麼應付。」

  「什麼蘿莉啊?」寺栖眨眨水汪汪的大眼歪著頭問。

  「沒、當我沒說。」華狄特想到棲玖左擁右抱小蘿莉的畫面就覺得羨慕。

  棲玖是個對女兒溫柔,做事認真又成熟穩重的男人,比起華狄特這個事業無成又倚賴蘿莉的渣男,棲玖在寺栖的心中地位煞然突破天際。

  原本只覺得爸爸只是普通人,但跟別的男人做比較,自己的爸爸簡直完美,雖然行為上有缺陷就是了。

  看華狄特處處逃避的模樣,寺栖決定去外面跟鴦凜談談,看能不能跟鴦凜達成協議,讓華狄特平安回家。

  拿幾隻銀叉放在裙底,寺栖悄悄推開門看見坐在圍牆上的鴦凜,用鏡子照了一下,寺栖發現那個鴦凜不是人類,而是類似式神的替身。

  鴦凜看見寺栖躲在門後偷窺,瞇起眼打了個呵欠,「你是那個男人的女兒吧,那件事情我不會追究,你可以出來沒關係。」

  那件事情……寺栖不安的縮著身子,她知道鴦凜現在不是在說狄華特的事,而是在說棲玖以前做過的事情。

  「欸?她在說什麼事情呢?」華狄特冷不防貼到寺栖背後。

  寺栖感覺到華狄特身上廢宅悶熱的氣息,還有薯片、汽水的味道,她不舒服的遠離華狄特身邊。

  「大哥哥到底什麼時候要走呀?」寺栖雖然不會討厭廢宅,但知道爸爸絕對沒辦法忍受廢宅,為了華狄特的安危,必須趕快把他趕走。

  「告訴我你爸爸做過什麼,我聽完就會走。」華狄特歪著嘴笑,聽別人秘密的壞習慣仍改不掉。

  寺栖抿著嘴猶豫了一會兒,想說華狄特都已經參與過無月之夜了,知道白鏡教也丟過閃光彈,告訴他更隱密的事情應該也沒關係。

  反正,華狄特本來就已經回不去了,回不去平凡的生活。

  「我爸爸跟媽媽離婚後就搬來這裡住,爸爸遇到很漂亮的人,他叫做九沐……因為白鏡教的關係,爸爸不得已要把那個人殺掉。」

  寺栖低著頭語氣含糊,不太願意把太細節的事情告訴華狄特。

  總之,大概是棲玖跟老婆吵架離婚,因為心情低落被白鏡教吸收為信徒,後來遇到九沐之後跟那個人相處的愉快,要提出交往時才知道九沐是羽縫寺的人,而且還是住持人選之一。

  歷經抗爭之後,九沐在兩個現任住持允許下,完全脫離羽縫寺的束縛,正當以為可以無憂的跟棲玖交往時,白鏡教的大神宗忽然說要嘗試新能力。

  那個能力就是無聲無息地偷走別人的靈魂,由於能力者都會優先成為目標,當時九沐脫離羽縫寺的事情也傳到大神宗耳裡。

  於是,九沐就被鎖定了,棲玖在慌亂中去了九沐家,並且把這件事情告訴九沐,希望他能趕快離開。

  結果沒想到大神宗居然也到了九沐家,棲玖為了不讓九沐的靈魂被奪走,搶先殺了九沐並且偷偷把靈魂藏起來。

  大神宗不知道棲玖與九沐的關係,還誤以為棲玖是個虔誠熱血的信徒,不但沒責怪棲玖還讚美他的行動力快速。

  「等等!你爸是會做這種事情的人嗎?」華狄特驚嚇的問,因為他一直認為棲玖是個理性聰明的人,應該不會使用下下策解決問題。

  寺栖別過臉揉捏著裙襬,聲音微弱的回應,「那個時候的爸爸……根本下不了手嘛,他果然很喜歡九沐。」

  「咦?不是棲玖殺的?」

  「是我喔。」寺栖揪著嘴,露出落寞的表情,「因為看爸爸遲遲沒下手,大神宗又站在門外了,所以我……」

  「啊?你用叉子把那個人殺了嗎?」華狄特無法想像一個小學生,可以用叉子將人一擊斃命。

  「嗚……其實我是能力者喔。」寺栖蹲下身子抱著膝蓋,擁有能力並沒讓她得意或開心,「不過殺掉九沐後,能力就消失了。」

  「能力也會消失啊?」

  「爸爸說,可能是因為我是小孩的關係,能力不穩定,以後可能還會出現吧。」

  「你們有把這件事跟羽縫寺的人說嗎?」華狄特想起門外的女人,鴦凜知道這麼可怕的事情還不會追究?

  「沒有,如果被他們知道的話,不知道會有什麼結果,所以我們決定私下進行對大神宗的復仇計畫。」

  看寺栖很困擾的模樣,華狄特突然覺得自己跑來避難是錯誤的選擇,雖然喜歡聽別人愛恨情仇糾葛的故事,但不喜歡捲入複雜的事件裡啊。

  華狄特決定出去跟鴦凜說房仲業者的事情,也許說完鴦凜就會離開寺栖家,偶爾也要看一下氣氛,當廢宅也是可以做點事情的!

  一走出去就看見鴦凜銳利的眼神,她單手插著腰仰起臉,用睥睨的目光瞧著華狄特。

  「終於肯出來了嗎?」鴦凜舉起手中的圓鏡,鏡子裡印著房仲業者的臉,「你說他是房仲業者吧,那麼他現在在哪間房產工作?」

  「呃嗚、在公車站那邊。」

  「名字?」

  「我就是房仲業者……」

  「什麼?」鴦凜皺起眉,向前踏了一步。

  「他胸前的名牌真的這麼寫啊!」被鴦凜殺氣壓迫的華狄特連忙解釋,就怕鴦凜等等飛踹過來。

  鴦凜不悅的嘖了一聲,把鏡子收起來瞪著華狄特,「他最近在做什麼?有沒有跟別的女人亂搞?還是跑去吸毒走私?」

  「我只知道他跟研纓走得很近,啊、就是我的鄰居,是女高中生。」

  「女高中生?」鴦凜提高音調,語氣中包含著錯愕與憤怒,「丟下原本的工作跑出來找女高中生?」

  「房仲業者的其他事情我不清楚啦!不過,我都告訴你訊息了,你是不是也該告訴我房仲業者的一些事情啊?」

  鴦凜挑起眉,臭著臉猶豫了幾分鐘,「他是羽縫寺的住持之一喔。」

  「欸?住持跑去當房仲業者嗎?」華狄特腦裡出現房仲業者的笑臉,那張臉擺在寺廟裡,非常違和啊。

  不管怎麼說,房仲業者屌而啷噹的個性,跟莊嚴的寺廟完全搭不起來。

  說不定房仲業者是受不了寺廟才跑出來的吧。

  「那傢伙真是的,要跑出來至少等爭權日結束啊!」鴦凜忿忿的說著。

  「爭權日是什麼時候啊?」

  「嗯……大概還有三十二年吧。」

  「……」

  那我也會選擇中途逃離寺廟。

  華狄特邊聽鴦凜抱怨房仲業者隨興怠惰的行為,邊牽引她遠離寺栖家,最後在鴦凜自己講到口乾時才停止碎唸。

  不過停下時也站在租屋處外頭,華狄特垂肩嘆氣,花了這麼多時間和精神,結果聽到的八卦都是閒話家常。

  例如房仲業者祭典的時候總是遲到、小時候常常翹課、沒事都在計畫怎麼溜出寺廟等等,明明就是快三十歲的男人,行為卻幼稚的像青少年。

  「你也差不多該回去了吧。」華狄特拿出手機看了一眼時間,已經是下午四點。

  鴦凜愁著臉,原本期待華狄特會邀請她進屋入座,結果對方居然這麼無情。

  隨意掃過租屋處,鴦凜稍微瞪大眼,像是發現了稀奇的東西似的,指著研纓的房門問:

  「那間是誰在住啊?」

  「研纓,就是跟房仲業者走得很近的女高中生。」

  「喔,好心提醒你,別跟那個女生太熟。」鴦凜語氣有些嚴肅,斜過眼看著優夙家的門,「另外一間常常鬧鬼嗎?」

  華狄特愣了一下,說到優夙家鬧鬼,他想起一隻鵝與女鬼爭鬥炸掉屋子的恐怖回憶,那是比鬧鬼還可怕的場面啊!

  不過優夙好像不太在意,很縱容的讓鵝跟女鬼在家裡跑跑跳跳,沒有受到陰氣和動物的影響生活一如往常規律。

  「好像沒什麼問題。」

  「是嗎?」鴦凜有些表情訝異,但她沒有追問再次掃視周圍,「昨晚好像發生很慘烈的打鬥呢。」

  「咦?」華狄特疑惑的左看看右看看,只看見幾戶人家家裡正在裝修,而租屋處前方空地好像種植了幾株新植物。

  鴦凜半瞇著眼看華狄特遲鈍的蠢樣,但她也沒嘲諷對方,畢竟自己不是普通人,看到的東西遠遠超乎凡人所見。

  在鴦凜眼中,研纓的房裡傳出陣陣陰森黑暗的氣息,就算不靠鏡子也能看見穢物蔓延,目前是不會對現世造成影響,但長期下來不知道會引來什麼災厄。

  優夙的房間則是呈現很詭異的狀態,有一條紅線繞在他的房子四周,就像是結界一樣。

  裡頭傳出淡淡的惡靈氣息,不過在紅線的限制下氣息變得若隱若現,這種感覺貼近於鬼怪的進化與昇華。

  也就是說,原本在那裡的惡靈,從具有傷害人的力量轉為可以幫助人的能量,就像守護靈那樣的性質。

  說不定惡靈被開導後好好祭拜了吧。

  鴦凜歪著頭盯著華狄特的門看,「你家後面住誰呀?」

  「一個叫做捻角山羊的怪人。」華狄特不是很高興的提起捻角山羊,因為捻角山羊給他的印象一直是糟糕的。

  「第一次看到呢。」鴦凜平淡的說了一句,隨後轉身總算要回去的模樣。

  華狄特也沒跟鴦凜到別,加快腳步衝回自己家,從貓孔看見鴦凜真的離開才鬆了口氣。

  陪這種人聊天很累的啊!所謂的『這種人』,就是說話的時候還藏了幾句,雖然告訴你一件事但卻沒說詳細的內容,他們都會有所保留。

  既然鴦凜是住持,那麼他肯定能看見靈異現象或是特別的東西,但『這種人』是不會說明白的。

  也許是自身有顧慮,也有可能是認為「一般人不需要知道」、「普通人不可能會懂」、「說出來可能會引起不必要的恐慌」等等。

  後者後通常比較多吧。

  華狄特脫掉外套換了輕鬆的服裝,打開電腦準備彙整紀錄,在工作之前先為自己弄了杯漂浮汽水,還叫了外賣小菜。

  覺得空氣有點悶,隨手拉開窗簾就看見捻角山羊釘在對面。

  雖然知道這是可能發生的事情,但華狄特還是被那詭異的羊臉嚇了一跳,他故作鎮定的喝了一口汽水。

  「怎麼了嗎?」華狄特看捻角山羊異常安靜,僵硬的氛圍令人發毛,不說些什麼好像會顯得自己很不關心鄰居。

  「昨天,我吃的很飽,但被警察罵得很慘。」捻角山羊失意落寞的說,「他們說我把重要的證據吃掉了……因為表現不太好,要被族長召回去了啦。」

  「這樣啊,祝你返鄉愉快。」華狄特雖然聽不太懂,不過大意就是捻角山羊要搬走了對吧,那真是可喜可賀。

  「好可惜呀。」捻角山羊大大嘆氣,「研纓就快成熟了,真的好可惜。」

  「喂、你可別對女高中生做奇怪的事情啊!」

  「我只是想吃她而已啦、比起她做的事情,我應該沒怪到哪裡。」

  華狄特眼神中滿滿的睥睨,沒想到捻角山羊居然可以大辣辣的說出變態的言論,就像電車癡漢公然襲擊女學生那樣,厚顏無恥。

  不想和捻角山羊多談,拉上窗簾時外送差不多也來了,把食物放在另一個小桌子上,華狄特總算能好好記錄昨天至今為止的事情。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正當華狄特寫到鴦凜在寺栖家外徘徊時,忽然聽見研纓房裡傳來細碎的聲音。

  好像是研纓放學回來了,不過除了研纓之外還有第二人說話的聲響,而且語調還有些煩躁。

  不是房仲業者,因為他說話都油腔滑調的,也不會對房客這麼沒禮貌,失憶呢?不可能他就算是打呼聲也微乎其微,應該說根本沒聲音,失憶說話通常有氣無力而且很小聲。

  按捺不住好奇心,華狄特爬到衣櫃裡透過貓孔看過去。

  研纓正跨坐在某男人身上,只見研纓撩人的靠在男人肩上,在他耳邊輕聲細語幾句。

  男人露出不是很開心的臉色,按住研纓的肩直接把她推倒在地,像是碰到髒東西一樣拍拍研纓靠過的肩膀。

  那個男人……

  華狄特緊貼著貓孔,看見男人的樣貌不禁露出賊笑。

  那不是--寺栖的爸爸嗎?

  原棲玖,在研纓的房裡做什麼呢?

  --
  廢叭:
  期末即將陣亡的夢墨<腦力無法使用在背考題QDQ

  彼鄰居者說長得不像話XD明明歸類在短篇的,卻比前面系列還多了很多
  現在這個系列已經不是小心鄰居了,而是『小心你的學生』、『小心你的客戶』、『小心你女兒的男性朋友人是廢物』(喂

  新年新希望嘛、
  我希望波蘿神偷3可以平安結束,然後羊駝之國可以順利開始
  至於實習嘛(望天)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